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星主的化身载体虽然还能勉强有着三品的修为战力,但或许是因为卫主星袍受损的缘故,自身气机维持的极为艰难,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三品外合境再次掉落。
高沁等三人当中,虽然闻居象此时的气机已然跌落至五重天,可高沁和花剑楼二人却仍旧维持着六阶的力量,更何况还有一个此前一直被当做透明,几乎要被忽略,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却又忽然自行升级成为了生力军的商夏!
纵使星主化身此时也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在收拾掉这四人的情况下,能够让这具本就已经先天发育不良的化身载体不再受损。
无奈之下,星主化身只能引动元平界的本源意志权限,直接在众人身后的虚空当中开辟了一条虚空通道,并借助天地威压直接对四人进行驱逐。
实力受损最为严重的闻居象最先坚持不住,而且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早有退意,当即身形一翻便顺着天地意志的驱逐之力跌入了虚空通道当中。
高沁虽心有不甘,但也知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再拼一把极有可能会将性命彻底丢在这里。
更为重要的是,纵使众人能够拼掉这具化身载体,但也仅仅只是一具化身而已,可她若是在这里丢了性命,那可真就是客死异界他乡了。
唯一可惜的便是没有能够夺走卫主星袍,那可是开启元鸣界去往这方星域虚空通道的钥匙。
至于星原城星驿广场上的那条虚空通道,则因为星原道场的存在,使得元鸣界根本无从确定这片星域的位置所在。
不过此番没有成功,却并不意味着没有其他的机会……
高沁真人紧跟在闻居象之后,主动退入虚空通道离开了元平界。
闻居象与高沁先后退走,花剑楼再留下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他对于被驱逐出这方世界似乎也并不感到失望,似乎他早先进入这方世界的目的早就已经达到。
不过他注意到同样在被驱逐范围内的商夏,似乎并未心生退意,反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一边对抗着天地间充斥着驱逐之力,一边向着商夏笑问道:“怎么,商真人难道还不打算离开?我等撤出之后,单凭你一人之力恐怕……”
“我想试试!”
商夏忽然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花剑楼,面带笑容的开口说道。
“什么?”
花剑楼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大话一般,一时间竟有些愕然。
“呵,商某只是想要试一试!”
商夏发出一声轻笑,紧跟着便在花剑楼惊骇的目光注视之下,周身的气机突然开始暴涨。
六阶一品域成境,六阶二品内合境,直至六阶三品外合境!
这已然是商夏自身修为与战力的双重巅峰所在!
可……为什么?
花剑楼并没有见到商夏施展什么秘术神通,更没有借助什么外力手段。
为什么他的修为不受元平界天地本源意志的压制?
已然可以看作是元平界本源意志化身的星主,其降临的一缕本源意志的化身载体就在眼前,为什么会对这小子身上的变化熟视无睹?
这小子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所有人都小瞧了他!
小瞧了这个原本被认为是从新晋灵界出身,底蕴见识不足的年轻人。
所有人都认为这小子不过是好运闯进了元平界,实际上根本不值一提,可最终的事实却是小丑竟然是他们自己,而这个被他们小瞧和忽略了的年轻人在最后时刻才展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你早该……”
花剑楼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一股沛然无可抵挡的潜力掀翻后跌落进了虚空通道当中。
便在他跌落进虚空通道的一瞬间,花剑楼恍惚间似乎察觉到商夏暴涨的气机居然与星主化身载体有着几分相像……
商夏此时已然战力全开,自然不可能留下一个隐患在身边,唯独可惜的是在他展露全部实力的瞬间便已经被星主化身锁定,无力伺机将花剑楼斩杀,只能借助气机的迸发提前将其驱逐出元平界以免留下隐患。
“……我们联手本可以灭杀这具星主化身载体……”
花剑楼的身形早已经不知道跌落至元平界外哪一出虚空当中,但他的声音却仍旧从虚空通道当中徐徐传回。
联手?
当时商夏可没有他们三位的手段,他能骗过元平界天地意志的排斥,那是因为他一直都在观摩星主化身载体的气机变化。
商夏的突然爆发,不要说是花剑楼没有想到,便是化身载体中那一道星主意志也全然在意料之外。
“你……元平……余孽?”
随身之我有一颗星球
似乎星主的本源意志也没有能够弄清楚发生在商夏身上的变化,反而认为他可能是元平界本土武者的漏网之鱼。
商夏这个时候动了,已然恢复了全盛战力的他深知这种情况势必不能持久,一旦星主化身反应过来,已然完成对元平界天地本源意志立马便能够拆穿他模仿的把戏。
圆柱形的圣器石棍被他握在手中,商夏一上来便全力以赴施展出“六合棍法”的第三式:洞虚!
商夏与星主化身之间的空间直接被洞穿,圣器石棍出现的一刹那便再次破开了星主化身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本源领域。
然而眼瞅着就连星主化身的身躯都要被这一棍被洞穿,一层熟悉的星幕再次于星主化身身前张开。
危急关头,星主化身不得不再次祭出身后的卫主星袍,将石棍本体一层层的包卷起来,并通过层层卸力,化解上面浩大的六合源力。
尽管卫主星袍之前已经被花剑楼借助至寒之气划破了一道口子,但那一剑真正伤及的却是星主化身载体本身,卫主星袍却仍旧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星主化身显然一眼便已经看出了这根石棍乃是圣器的本质。
在成功化解了商夏这一式六合棍法的同时,他甚至想要将这件圣器夺来据为己有!
一根撑天玉柱,一根能够做到兵器使用的圣器,纵使在星主这般七重天大能的眼中也极具价值,至少对于目前的这具化身载体而言用途极大!
但也就在此时,之前星主化身还能勉力维持的三品气机再次出现衰减,出现跌落至二品境。
不过星主化身对此却并不在意,纵使仅有二品的修为,他自信也足以收拾掉眼前这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这里是元平界,这是他自己的世界!
星主化身忽然张开了双臂,这方天地陡然一暗,而后无数的荧光开始在天际上空浮现。
商夏下意识的仰头看去,却见此时他所处的地域已然被布满了星辰的夜幕所笼罩。
无数的星辰在闪烁之际将其荧光垂落,化作一缕缕如有实质一般的星光萦绕在星主化身身周,仿佛随时都能为之所用。
也就在这个时候,星主化身冷漠的目光落在了商夏的身上:“敕——镇!”
这一次天地威压再次降临,然而却不再仅仅只是天地意志的降临,而是天地意志伴随着天地本源之力的双重镇压!
沛然莫可抵御的力量降临,商夏果然被镇压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然而星主化身显然并不打算就此放手,而且他甚至没有在完成对商夏的镇压之后立马将其驱逐出这方世界,而是再次引动天地本源开口道:“敕——夺!”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商夏的双手震开,被卫主星袍紧紧包卷着另一端的圣器石棍一下子朝着星主化身飞来。
与此同时,星主化身身形一动,居然朝着商夏所站立的位置接近,同时再次开口道:“敕——封!”
雄浑的星辰之力向着商夏的体内渗透,开始禁锢他的丹田本源,封禁他体内的六合源力。
然而星主化身的动作仍旧在继续:“敕——诛!”
只不过这一次,星主化身却并不仅仅只是口吐天宪,而是在“诛”字刚刚出口之际,已然来到商夏身前的他同时意志点中了他的眉心!
“化身载体已然半废,然则这具躯体却更加完美!”
星主化身的目的赫然是泯灭商夏的神魂意志,然后以自身本源意志降临并夺取商夏的躯体。
然而便在星主化身的指尖点中商夏眉心的刹那,他却突然感觉对方的眉心突兀的一条,一下子便将他的指尖弹开了去。
第一次,星主化身的表情转变成了错愕。
与此同时,原本应当已经被星辰源力镇压并禁锢了全身上下的商夏,忽然睁开了双目,甚至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没有给星主化身做出任何下意识反应的机会,原本镇压和禁锢内外的星辰源力陡然消失一空,商夏扬手之际已然握住了一柄完全由星光凝聚而成的四方长锏,而后直接贯入了近在咫尺的星主化身载体的胸口。
“你这……”
星主化身瞪大了双目,完全想不到,甚至于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可他这个时候已经全然说不出话来,化身载体胸口处的星辰源力顿时开始失序,浩大的星芒从伤口处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溢,仿佛下一刻便要爆发开来。
便在这个时候,商夏抬手一招,原本被卫主星袍包卷的圣器石棍重新落入飞回他的手中,同时被带回来的还有那一袭星袍披风。
与此同时,商夏向后退去的同时将贯入星主化身胸口处的四方碑投影抽出。
原本因为失控而就要爆发的星辰源力居然一下子有大半儿被四方碑的投影所汲取。
可剩下的星辰源力仍旧因为星主化身的涣散而即将彻底失控爆发。
但此时的商夏已然来到了尚未完全合拢的虚空通道跟前,只身退出了元平界。
而就在商夏退出虚空通道来到一片天外虚空之际,通道另一端的星主化身终于彻底崩溃,剩余的无序星辰源力爆发开来,绚丽的星芒直接撕碎了这条虚空通道,也将元平界再次隐没在了虚空当中。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