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大唐皇家科技奖到现在为止,已经成功的颁发了十几届。
它已经无可争议的成为了大唐科技圈的最高荣誉。
就连渭水书院、曲江书院、国子监等过去不大认可科技奖的机构,如今也都承认相关奖项的含金量。
对于番邦属国来说,能够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的人物,那更是个个都是文曲星下凡。
不过,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一般都是不邀请番邦属国的人员参加的。
愚者之夜
不管是颁奖仪式本身,还是各种演讲活动。
哪怕是很多东西最终在报纸上都能找到答案,现场也是不会邀请他们的。
不过,今天却是有点让人感到意外。
“伊藤君,这是大唐皇家科技奖评选委员会给我们送过来的邀请函,邀请您在六月十六的时候去出席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
这个邀请函,我听说是有钱也是买不来的,每年虽然发布的数量不少,但是从来都是没有我们的份的。
看来大唐这边对佐藤君您的认可程度已经提高了不少啊。”
久保田很是高兴的来到了伊藤身边。
作为一个大唐通,他们对于长安城的情况实在是太了解了。
也很清楚能够出席这么一场活动,意味着什么。
“你确定这个大唐皇家科技奖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个奖项,而不是其他某个机构为了收门票或者是其他什么目的而搞出来的?”
伊藤有点困惑的接过久保田递过来的邀请函,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个邀请函没有鎏金烫印,印制的一点都谈不上精美。
至少伊藤自己就至少看过十几种比这个邀请函更显格调的请帖。
这让他心中的疑问变得更大了。
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很清楚的。
作为倭国内部的独立派,他一向都是希望倭国能够尽可能的脱离大唐的影响,走自己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
但是这个选择却是没有太多人支持。
奈良那边哪怕是有些势力想要支持他,也不敢太过高调。
毕竟大唐在难波津等地的唐城,可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业机构。
他们也很清楚的知道倭国不是大唐的对手。
他们还想着多偷师一点东西,好苟着慢慢发展呢。
作为其中的代表人物,伊藤亲唐派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
倭国使臣府邸,九条跟伊藤之间可是没有少吵架。
不过他们各自背后都有人,一时之间,倒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伊藤君,这个大唐皇家科技奖评选委员会的委员长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谁敢那么大胆的冒充这个委员会给我们派发邀请函?
虽然我们是第一次收到这个邀请函,但是往年在报纸上也有刊登过邀请函的样子。
我印象之中跟这个就是差不多的。
所以这一次的邀请函,肯定是真的。
只不过是不知道为什么唐人这一次愿意改变之前的态度,让我们也去参加颁奖典礼了。”
久保田这话,算是让伊藤有点混沌的头脑变得清晰了。
是啊。
在长安城,还有谁敢在这种事情上面开玩笑?
这可是会掉脑袋的。
以前李宽还是楚王殿下的时候,就没有任何人敢在大唐皇家科技奖这个事情上搞事情。
现在李宽已经是大唐太子,并且还是监国太子,很快就会成为大唐天子。
这个时候更是没有人敢随便惹祸啊。
“这就有点奇怪了,不知道其他几个使臣有没有收到这个邀请函。
久保田,你立马就去调查一下,看看今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这是不是代表太子殿下对科技发展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
特别是那些不让各个番邦属国接触的作坊,今后是不是也可以进行技术转让?
只要他们愿意,哪怕是我们多花一点钱财,也是没有关系的。”
伊藤心中突然变得火热了起来。。
在他看来,这也许就是倭国的一个新机会。
大唐有太多的技术是他非常眼馋的。
但是哪怕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很多东西他也是连门都摸不着。
这个年代的大唐百姓跟后世可是完全不同。
对于倭国人,大家那是发自内心的鄙视。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純潔小天使
无他,我也不是单纯的看不起你倭国人。
我是说有番邦属国的人都看不起。
哪怕是大街上扫地的大娘,也有这个底气。
这种自信心,是任何一个朝代都比不过的。
“我立马就去打听,看看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久保田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需要赶紧行动起来了。
距离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也没有多少天了。
如果自家使臣需要准备什么的东西的话,也得赶紧行动起来了。
……
“金大棒,这个邀请函,确定不是你为了逗我开心故意制作出来的?”
就在伊藤和久保田在对话的时候,隔壁不远处的新罗王国使臣府邸,金胜强也很是好奇的拿着一张邀请函翻来覆去的看着。
对于大唐皇家科技奖,他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新罗王国作为全面唐化的一个国家,金城那边的新罗书院也都是完全按照观狮山书院的格局来展开修建的。
虽然大家对格物学和化学等东西都搞不大懂,但是不妨碍他们知道这些东西背后蕴含的重要意义。
如果能够跟着大唐学习到这些先进的知识,那么对于新罗王国的发展来说,绝对是非常有重大意义的。
不说其他的,单单就是一个自行车,新罗现在就制作不出来。
如果能够完全的自己生产所有的零件的话,那么也算是可以给新罗带来一条新的产业链。
至于各种化工业,那就更是新罗王国的弱项了。
别说就是硫酸、盐酸这些新式的化学材料,就是一般的炼铁炼钢,他们的水平更大唐相比也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这种情况下,金胜强作为新罗王国的使臣,自然也是担负着引入大唐的相关技术的使命。
这个引入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
但是最好还是能够得到朝廷的承认,免得当初金城附近的作坊突然失火的情况再次发生。
“我的使臣呀,我哪有那个胆子去在这个事情上弄虚作假啊?
整个长安城,有这个胆子的人,估计早就被太子殿下给收拾了。
情报调查局和百骑司的影响力,现在可是一天比一天厉害。
就连我们都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这个时候,我们还不夹着尾巴做人,想要在大唐皇家科技奖这个事情上挑衅大唐,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金大棒立马就否认了自家使臣的猜测。
这个锅,他可是背不起啊。
“那就奇怪了,大唐的太子殿下对于大唐皇家科技奖一向是非常看重的。
每年的颁奖典礼,他都是要亲自上台发表演讲的。
并且每一次他的演讲,都是被大唐科技圈作为本年度最重要的一个研究材料。
据说过去有好些科技奖的获得者都是从太子殿下的演讲之中找到的灵感。
这个时候他们邀请我们去参加这个颁奖典礼,就不怕我们学习到什么东西了吗?”
金胜强的这个疑问,几乎是所有番邦属国的使臣心中的疑问。
伴随着大唐的国力不断增强,四周的番邦属国现在全部都安排了常驻的使臣居住在长安城,以便及时的传递双方之间的一些信息。
当然了,长安城里头有越来越多的各个番邦属国的人员,为了让这些人员能够在大唐正常的生活。
这些使臣的工作也增加了一些,必要性变得强了很多。
“使臣,其实我倒是觉得他们能够开放这个颁奖典礼,应该也算是正常的。
伴随着大唐科学技术的发展,每年获得科技奖的内容,已经越来越深奥了。
有些东西,哪怕是就是当着我们的面给仔细的说一遍,我们也理解不了。
特别是像是医学奖、算学奖和化学奖之类的,好多东西非常的深奥,已经不是最开始那种注重实用性发明的东西了。
这个时候,如果没有相应的基础,我们是没有办法听懂他们在说什么的。
甚至就是听懂了,短时间内也不见得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国内重新把这个东西给模拟出来。”
金大棒的这个话虽然很刺耳,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真话。
这让金胜强心中有点失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唐的科学技术已经跟四周的番邦属国不是一个级别了。
像是作坊城很多作坊生产的东西,哪怕放开来让金胜强他们去观看,他们都是没有办法学习到的。
因为这些作坊使用的不少原材料,都是其他国家没有办法生产出来的。
除非你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否则根本就不可能独立自主的完成很多项目。
“我看往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都是放在观狮山书院举办的,但是今年的这个地址让人感到有点诧异啊。
这个什么大唐皇家试验场是什么地方,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呢,”
金胜强不再纠结邀请函本身的事情,而是仔细的观看着邀请函上面的信息。
这一看,还真是让他找到了一些让人感到奇怪的地方。
“啊?大唐皇家试验场?
这个地名确实没有听说过啊,我看看地址,具体在哪里。”
金大棒也很是好奇的探头去看邀请函。
“看这个地址,似乎是城外作坊城和观狮山书院西边的一块荒地,哪里最近好像都被圈起来了。
之前不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难道就是大唐皇家试验场吗?”
金胜强对于长安城的地理情况还是非常熟悉的。
一般的情况下,直接说出一个地址,他脑中都能立马就出现这个地方的情况。
不过这一次,却是有点陌生。
“应该就是那里了,我之前听说那里时不时的会传来雷鸣声,很是吸引了一些好奇人士的注意。
不过据说那里有东宫护卫直接看守,外人根本就进不去。”
金胜强和金大棒越说越觉得今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典礼显得很奇怪。
放着好好的观狮山书院大讲堂不举办,却是去到一个荒郊野岭去办理。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还专门邀请了自己这些人去参加,让人搞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们也不用在这里纠结了,这个东西既然送给我们了,那么肯定也送给了不少其他的人员。
我们去五和居定一个雅间,邀请附近的几个使臣一起去赴宴,大家交流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金胜强倒也干脆。
自己搞不懂就就不弄了。
总有人有一些其他信息或者看法的。
到时候就能把情况搞清楚了。
……
“夫君,你不是最担心大唐的一些先进技术被那些番邦属国学走了吗?
为什么这一次又同意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邀请那些番邦属国的人呢?”
太子府中,武媚娘有点疑惑的问道。
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对李宽最了解,那肯定是武媚娘了。
正因为了解李宽,她才觉得奇怪。
“这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是需要一定的基础的。
像是现在活得大唐皇家科技奖的技术,都不是他们简简单单的就能学会的。
最主要的是这一次我邀请他们来参加颁奖典礼,重点不在于让他们见识这个科学技术。
而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大唐的技术已经到了他们可望不可即的程度了。
试验场中的火炮,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
虽然现在技术还不是很成熟,但是一些震慑作用已经有了。
这些火炮虽然比较笨重,用来进攻的话不是很方便。
但是作为防守武器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们只要摆出来让他们见识到这个火炮的厉害,至少十年内,他们肯定不敢有什么坏心思。”
李宽是亲自确认过火炮的威力的。
虽然火炮的原理不复杂,但是还做出实用性很强的火炮出来,对于各种特殊钢的冶炼要求还是非常高的。
大唐现在的技术显然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不过拿出来吓人的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的意思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给番邦属国一个下马威,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话。
不要给你惹什么幺蛾子出来?”
武媚娘倒是很快就明白了李宽的意思。
“没错,差不多就是这个目的,要不然也没有必要专门邀请他们过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倒是理解了!”
武媚娘虽然知道大唐不怕番邦属国闹事。
但是现在正是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鞥你个不分心去折腾,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这一点,李宽显然也是已经意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