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出现意外是?”和马皱眉问着。
“这个嘛,有位年幼的参与者出现不可思议的精神障碍。具体来说,就是夜里常被怪梦困扰,白天时常精神恍惚,有时候还会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来……”
和马注意到,说这话时相田下意识地瞄向黑崎,但后者却端着茶杯低头扮出没听到般的模样。
“那些精神障碍是在参与实验不久便出来的,因而我判断它跟开门实验有直接关系。虽然并不清楚其中原理,但那东西明显对人的精神会造成不良影响。
“于是我便拒绝再参与实验,并把赞助金退还给了那边。”
这么说着的相田医生,相当愧疚般的低下头。“后来我想了许多办法,便结果直到她遭遇意外为止,都没能治好那位患者的精神障碍……”
“遭遇意外吗……”和马瞥向黑崎。尽管这位武器专家依旧面无表情地埋头喝茶,但和马心里己有了大致的推论。
于是他没在细节上继续纠缠下去,转而把话题继续推进下去:“相田先生,那时候你退出开门实验,福址科技那边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没有,他们只要求把他们提供的影像资料都还回去,然后别对无关人员透露实验详情……在那以后我就没跟他们再联系过,实在没想到突然会有极道上门来杀人灭口。”说着相田后怕般的摇摇头。
“关于这点,稍后请容我推荐个安全地方给你们暂时避避,但我想应该也不需要太久才是。”
福址科技今次不惜动用极道到处毁灭线索,足以证明开门实验背后牵扯巨大。
就算今次摆平极道也难保后面不会再有麻烦,因此和马打算安排相田一家暂时到南条财阀那边避避风头。
“感激不尽。”相田朝和马低头致谢。
“哪里,你提供的线索非常有价值,该说感谢的是我。顺便问问,福址科技用于开门实验的资料你都还回去了吗?”
和马敢肯定问题关键就出在那些音乐跟影像资料中,所以福址那边才会把它们都收回去。
要是相田这里也找不到实物的话,那他就打算亲自往福址科技跑一趟了。
鐵血にラブ・ソングを BISMARCK ACT
“这个,当时我觉得那些东西是有问题的,所以在还回去前请人帮忙拷贝了一份……请您稍等下,我这就去把拷贝的磁带给你找出来。”
相田医生说着起身离席往二楼走去。和马听到二楼居室传来翻箱倒柜的声响,一会儿后就见着相田拿着一件用报纸包着的物件下来。
和马从相田处接过纸包打开,里面是一盘录像带和一盘磁带。大概出于保密需要,录像带跟磁带上都没有写下任何标识,不过报纸日期确实是两年以前。
和马稍稍检查了下磁带和录像带的状态,心里长长呼出口气——拿到开门实验的实物资料,还保护相田家避过幕后黑手的清洗,此行最重要的目标可以说己然达成,这样围绕迷途者的调查总算是突入到核心阶段。
和马打算回到道场后再仔细研究相关内容,把磁带录像带等慎重收好,然后稍稍瞥向对面的某人。
老实说黑崎长秀会牵扯进来在他意料之外,但听相田医生的介绍,再结合从炭井那里打听到的状况,和马已对其中因缘有了个大致预判,只是这时候并不适合摆出来讲。
“相田先生,可以借下你家的电话吗?”
和马打算先联络南条家落实对相田一家的保护,在得到许可向门廓处电话走去时,在楼梯拐角遇到相田家的女儿。
差点被极道施暴的少女,这时候己换上一套朴素便装,似乎正在那里等着和马。
“有什么事吗?”和马停下微笑着看过去。
“呃,那、那个……”少女虽然有着超乎年龄的雄伟胸围,但性格却似乎偏内向,跟和马对上视线后便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嚯啦,令子,你不是要跟警官先生道谢吗?”相田太太擦着手从厨房走过来,出声鼓励着女儿。
“是,是的!多谢警官先生,谢谢您救了我们家,还有……那个,守住了我的贞操!”叫令子的少女朝和马深深鞠了一躬。虽然她看起来是蛮内向的性格,但说出的话却意外的劲爆。
“不用客气,保护善良市民是我们的职责。”和马有些哭笑不得地行了个礼,致上平凡而恳切的问候。“总而言之,家里没事比什么都好。”
“是的,多谢您啊,警官先生。”抬起头的令子脸色红朴朴的,很开心地笑出来。
少女那宛如发光般的笑颜,令和马也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
那时候要是他没及时赶到的话,那这般美丽的笑颜,今后恐怕会永远从相田令子脸上消失吧?
虽然这世上确实存在着许多惹人生厌的丑陋事物,但光是眼前这点微小且平凡的美丽,就足以让人心情舒坦。
**
“那么,我们就暂时告辞了。”
这样说着的和马与相田医生握手道别,走出相田宅时和门口墨镜西装打扮的南条保镖微微点头算是招呼。
待相田太太收拾好行李后,保镖们就会带着相田一家往南条财团麾下的一处别墅暂住,待到开门实验的风波过后再搬回来。和马暂时安排了两周时间来缓冲,但估计实际用不了那么久。
跟着和马走出相田宅的还有黑崎长秀。
保镖们到来让他也明显松了口气,到老街走着时和马跟他确认。
“黑崎君,你今天没骑摩托车来吗?”
“摩托是归警署调度的公家财产,小官今天并没有值勤。”黑崎摇摇头。
“那方便的话,我送你回去吧?正好我有开车来,而且也想跟你聊聊天。”和马指指停在老街前方的GTR,微笑着作出邀请。
虽然和马说是聊聊天,但实际要谈的内容恐怕远比聊天要来得严肃,黑崎当然也察觉到这点,还是默然点头接受了邀请。
黑崎跟着和马走近GTR,稍迟半步坐到副驾席上。
在副驾席坐定的黑崎,转头好奇打量着GTR内的洗炼装饰,尤其在安设综合电台跟追踪器等设备的暗格处停留了一阵,随即不禁点头露出赞许神情。
“是辆好车呢,警部补,就跟您说的一样。”
“这个嘛,其实我还有好些东西想装上去,以后有时间的话帮我看看上?”
和马笑着扭动钥匙。随着引擎的启动,GTR有如苏醒的野兽般发出阵阵低吼。和马驾车慢慢驶上公路,然后一脚油门,GTR瞬间加速有如箭般的射了出去。
强烈的推背感彰显着澎湃的动力,副驾席的黑崎也禁不住低呼了声。
真男人都喜欢钢铁猛兽,把着方向盘的和马,再次确认自己跟他应该有很多共通话题可聊。
GTR在东京都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到驶近黑崎住的地方至少有一小时以上的车程。
这期间驾驶室是不会受到任何干扰的理想谈话空间,而和马也没有浪费难得的机会,趁着拐上主干道的时候抛出话题。
“前阵子我找熟人帮助调查开门实验,然后顺便也打听了下黑崎君的事,意外听到相当不得了的称呼呢。”
“比方说,镰仓狂犬之类的?”黑崎嘴角上扬,倒是毫不避讳地提出来。
“是啊,不过当时我也没想到黑崎你会跟开门实验扯上关系,不过这样的话很多地方就说得通了……”
和马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着,因想不到什么委婉的说法,沉默数息后直接问出来:“我就直接跟你确认了,黑崎君……在相田诊所参加开门实验后出现精神障碍的,是你的夫人还是女儿?”
“是我的女儿,彩香。”在相田家便见识过和马那非同寻常的推理力,黑崎以毫不意外的语调回答着。
“方便的话,能具体说说吗?”和马皱眉问着。虽然他己拿到开门实验的实物资料,但能若从亲历者那里听到第一手情报,对接近真相无疑有着巨大的帮助。
“情况跟警部补掌握的恐怕差不多,事实上,我是过了好几天才发现彩香不对劲的……”凝望着前方不断飞逝的风景,黑崎以近乎叹息的语调开口。
那段时间他注意女儿彩香精神变得恍恍惚惚,跟她说话也听太明白,于是便问夫人琴子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琴子似乎也想不太起来。察觉不太对劲的黑崎于是调查了下,确认琴子前几天带着彩香到相田诊所去了一趟。
因琴子曾跟他提过相田诊所近期有免费的体验课程,所以黑崎怀疑琴子是不是去参加了那个。
黑崎的猜想在相田医生那里得到确认,再返过来跟琴子说起时,琴子才猛然回想起自己确实曾带着彩香来参过那个体验课程。
琴子本身除了遗忘当日经过外没别的问题,但五六岁的彩香却出现严重的精神障碍。最初只是精神恍惚,后来变得嗜睡多梦,有时候甚至白天都出现意识不明的梦游症状——
这样的情形把相田医生也惊到,在初步检查后判断大约是由开门实验引起的。
察觉实验危险的相田匆匆中止了跟福址科技的合作,不过却拿出现精神障碍的彩香没有办法。
“原来是这样……”和马默然点头。
虽然下意识地想问彩香后来治愈没有,但根据炭井那里听来的情况,这故事己注定不是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