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玉清子听到了玉漱子的话以后,忍不住有些激动的道:
“好吧,就算当时你是迫不得已,可是你只做一次就是了,让本门渡过了这大难关就行,可是你为什么接下来每年都要偷偷截留?累计私吞了足足七个甘露元胎。这样巨大的数目,真当五庄观那边不敢动你吗?”
玉漱愤然道:
“你听谁说我私吞了七个甘露元胎?!!我这么些年来,一共也就只拿了三个而已。”
玉清子咳着鲜血惨然道:
“不管是三个还是七个,宗主,你这件事做得过了,认命吧,为了我们门派的存续,现在你去五庄观负荆请罪,还能让我宗有一线生机!”
玉漱冷然道:
“师弟,我从炼化第一个甘露元胎起,就回不了头了。”
“有的事情,只要一发生,就是注定不会被原谅的,镇元子乃是地仙之祖,早已修炼到了大道忘情的境界,你要我去负荆请罪,那就是要我死!并且死前还要受到抽血焚脂,将金丹重新炼化的酷刑!”
玉清子一字一句的道:
“你做下的业,当然就要你自己承担!难道要整个门派来为你赎罪吗?”
玉漱冷冷的道:
“若没有我,道德宗在二十年之前就已经亡了,甚至你玉清子到现在甚至连筑基这一步都踏不过去,那么整个宗门为我消业也是天经地义。”
“我知道你性子坚刚,百折不挠,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回头,所以师弟,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十年,再过十年,我必跨入地仙之境,那时候就算是五庄观也拿我没办法了。”
玉清子的口角再次流淌出一股浓稠的鲜血,然后徐徐的惨笑道:
“果然不愧是师兄啊,下手依然是这么干净利落……十年,你还需要整整十年的缓冲时间,可是你知道吗,你现在能获得的缓冲时间,甚至连十个时辰都没有了。”
玉漱的脸色顿时变了,厉声道:
“不可能的,这周围只有你和这几名道童,我杀了你们之后嫁祸给毘教的人,班志达也死了,怎么可能泄露秘密?”
玉清子喘息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看起来灰蒙蒙的珠子,然后将之捏在了手指上:
“我明明比你先离开,为什么会晚很多回来?就是因为在路上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玉漱咬着牙道:
“什么事情。”
玉清子道:
“一头已经重伤的蜘蛛妖,在到处抛洒着这种蜃珠。”
玉漱当然知道什么叫做蜃珠。
在海上偶尔会出现海市蜃楼的幻象,船只远远看去以为前方就有一座繁华的城市,结果一旦靠近往往就会被船毁人亡。
于是就有强者前去调查,结果就发现原来是一种叫做“蜃”的妖怪在制造幻象,引诱迷途的船只前去成为猎物。
蜃是什么东西呢?外形是一个大贝壳,不过里面的斧足却会异变成一个半身美女,这个美女张口吐出蜃雾,就能形成以假乱真的幻象,引诱倒霉的船员上当。
当蜃被杀死以后,其贝壳里面就会掉落不少珠子,叫做蜃珠,是用来制作幻术的最佳材料。
不过,蜃这种东西本来就十分稀少,捕杀以后留下来的珠子还是一次性用品,属于墨啊,纸啊之类的耗材存在,于是后面有高人研究了一下其中的原理,利用更经济易得的材料,制造出来了效果与蜃珠类似的替代品。
这东西最初就直接用来当成蜃珠出售,用于谋取暴利,而接下来就渐渐的变成了市场上的主流产品。
而玉清子一面说,一面已经顺手将这枚珠子捏破!
顿时,烟雾弥散,然后直接在半空中就开始由烟雾形成了画面,看起来就像是投屏一样。
在滂沱大雨的山道上面,有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毡帽的男子快步而行,他的身法乃是极好的,可以见到这泥泞的地形几乎不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几乎就像是在道路上飘行一样。
不过,很快的在他的对面,就有好几辆马车疾行了过来,这马车虽然在风雨里不知道行进了多久,依然显得十分华丽,装潢富贵,并且前后左右都有十几名骑兵相随。
毫无疑问,此时方林岩也是在旁边偷窥,而这个时候,他惊讶得差点儿要叫出声来!因为他竟然在这幻象当中看到了熟人,并且还是两个。
这两人给方林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她们算是“慧眼识英雄”吧,居然肯花高价从吴管带手里面购买方林岩这个“男奴”……
如此奇特的体验,方林岩当然不能忘。
旋即,方林岩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这两个熟人的身份可不一样,乃是女儿国的王卫,甚至在王卫当中都是不折不扣的精锐存在!她们擅离职守的可能性很小。
也就是说,这一队马车当中,其主持者很可能是那个外表温和清纯,其实骨子里是疯狂暴戾嗜杀的二王女!或者是她的那位计师范。
很显然,这男子是认识这马车的,远远的就拜伏在了道路边,也不顾下方的泥水淋漓。
见到了他以后,马车迅速就停了下来,从中钻出了一个人,她不是别人,正是二王女,而计师范并没有随侍在其身边,只有两名王卫打着伞跟在她的后面。
二王女看着这名男子,然后微笑道:
“原来是你!徐二。”
此时方林岩很是吃惊,因为二王女之前给他留下来的印象真的是太深刻了,那种无法形容的乖戾,还有随意收割生命的漠然,都令他难以忘怀。
仙師無敵 葉天南
此时的二王女,才当得起“王女”两个字,温和而不失精明,举止大方得体。
徐二立即不顾泥泞,磕了个头道:
“殿下!出大事了,夏宫被外人侵入,敌人利用了天劫暗算了大真人(镇元子),现在他们已经闯入了回天坊内,直接冲着甘露元胎而去,我出来求援的时候他们已经得手了。”
“现在本门上下,正在拼死拦截贼人逃走,求殿下派出王卫施以援手。”
徐二说得真切惶急,那语气语调让人听了都觉得真的是十万火急!
二王女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道:
“既是这样的,那么本宫前往驰援义不容辞,天黑路滑,你也随我一起回去吧。”
徐二重新磕了个头道:
“小的本来应该是跟随殿下回去的,不过我家主上却是要我去给西峡镇的端木统领示警,同时还要去查看一下夏宫这边地宫当中的状况,这两件事也是非做不可的,若是误了时机的话,那么主上就会要了我的脑袋……”
二王女“喔”了一声,然后点点头道:
“好吧,我知道了。”
然后她打量了一下徐二之后便道:
“你出来得太匆忙了,连头上的斗笠都是破了,这么淋着赶夜路可不行,回头就得害一场大病。”
说到这里之后,二王女便对旁边的人抬了抬下巴,旁边侍候的邓司帛这个老嬷嬷立即木着脸走上前来道:
“道德派中徐二忠勤诚恳,不畏艰险,因此赐姜茶一杯,黄金两镒,内库精制牛皮蓑笠一顶。”
她说完了之后,后方的马车上就走下来了三名侍女,每个侍女的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分别放着热气腾腾的姜茶,黄金,还有一顶斗笠。
徐二愣了愣,就听到邓司帛冷然道:
“还不跪下谢恩?”
徐二立即跪下,用感激涕零的声音道:
“多谢殿下厚赐!”
王室出来的人,排场大,气势足,在什么地方都要显示高人一等的地方,这其实乃是一种常识。在这里生活的人其实都习惯了,人家本来就是主子啊。
所以面对邓司帛的话,徐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跪下以后先喝下了那一杯热气腾腾的姜茶,接着又将两个小金锭子收了起来,然后戴上了那一顶做工精细牛皮斗笠,顿时就觉得头顶一阵温暖。
不仅如此,刚刚喝下去的姜茶也是热腾腾的,将身上的寒意祛除殆尽,从徐二顿时满意的叹息了一声,这东西确实是王室出品的好东西,一戴上之后就觉得将大雨隔绝了开来。
“去吧。”二王女微笑道:“路上要小心。”
听到了这句话,徐二也是松了一口气,再次深深行了一礼,然后就大步朝着远处走去。
这时候方林岩却注意到,旁边的邓司帛忽然笑了笑,这个老妇人脸上露出的笑容十分可怕,就像是…….一只饥饿瘸腿的老猫看到了一条正在岸上活蹦乱跳的泥鳅!
所以,方林岩立即全神贯注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徐二的身上,若是有什么幺蛾子的话,那多半就在新赏赐给徐二的那两样东西上。
那两个金锭被徐二放进了怀里看不见,可是他新戴上的斗笠却能看得一清二楚,于是方林岩就见到,斗笠的下沿那里赫然弹出了一根蓝汪汪钢针,直刺入到了徐二的后脑里面!!
徐二此时做出任何反应按理说都并不稀奇,但最诡异的是,他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继续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这就让方林岩很是有些吃惊了,哪怕是蚊子叮一口,正常人的反应肯定都是一巴掌拍过去。
而那根钢针并不算细,直刺入脑之后,绝对是致命的一击,可是徐二却若无其事,这玩意儿一定隐藏了什么古怪。
旋即方林岩就想了起来,女儿国的王族乃是不折不扣的蜂妖,对于针刺这个行道乃是不折不扣的专家了。常言道术业有专攻,这一击估计潜藏着什么蜂妖一族的秘密也说不准。
徐二继续走出了十几步之后,突然就毫无征兆的仰面朝天摔了下去,然后就安静的躺在了泥水里面一动不动。
可以见到邓司帛的嘴巴里面此时正快速的嗫嚅着,显然正在诵读什么无声的咒语。
隔了差不多一分钟之后,徐二忽然爬了起来,然后重新走了回来跪在了二王女的面前,木然的道:
“主人!”
二王女却不理他,重新回到了自己乘坐的马车上。
邓司帛这时候才走到了徐二的面前道:
“你从一开始就在说谎。”
徐二木然道:
“是的。”
邓司帛道:
“你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来骗我们?”
徐二道:
“我是道德宗掌门玉漱子的死士,我的父母,妻子,儿女都在他的手里面。我并没有打算要特地欺骗王上,我们是偶遇。”
邓司帛道:
“你本来想要去干什么?”
徐二这时候表现出了十分艰难的样子,他左边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右边脸上的肌肉很平静,仿佛被割裂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而他正要说话,右手居然直接伸了出来,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就更不要说话了!
邓司帛一声冷笑,掏出了一把短剑霍然出手,直劈而下!顿时就见到徐二的右手齐腕而断,血光激射而出。
可是徐二却仿佛像是被解脱了桎梏似的,深吸了一口气就缓过了劲儿来,然后淡淡的道:
“现在夏宫当中大乱,回天坊当中被外敌侵入,玉漱子觉得这是个浑水摸鱼的大好机会,就趁着新产出的一具甘露元胎还没入道藏库的机会,将之取了出来让我带走。”
邓司帛听到了以后大吃一惊,急忙道:
“东西在哪里?快拿出来!”
徐二茫然的道:
“好的。”
然后他一屁股就坐倒在了泥水当中,伸手在耳孔里面掏出来了一个黄豆大小的药粒。
紧接着,徐二就将这个药粒平摊在了手心当中,然后直接将断臂处凑到了手心处去。
此时徐二断臂伤口处的鲜血依然没有被止住,其手心立即就被鲜血浸泡,药粒吸饱了鲜血之后,膨胀到了鹌鹑蛋大小,同时居然冒出了一阵阵黄色的烟雾。
随着这烟雾的出现,从远处飞来了一群诡异的虫子,似蚊似蝇,它们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开始在那黄色的烟雾当中聚集着,欢乐的飞舞着。
零技能的料理長
邓司帛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有些惊奇的道:
“这是魂蚜啊,徐二是道德宗的人,居然用出来了鬼道的路子!”
当黄色烟雾消散殆尽之后,这些魂蚜看起来也很是有些疲惫,就朝着徐二旁边的一个地方飞了过去。
这地方本来看起来空无一物,但是实际上当魂蚜在上面停留,聚集到一起之后,就渐渐的显形了出来,赫然是一个只有排球大小的木头箱子,居然就这么诡异的藏在了半空当中。
原来,这口箱子的木头是被特别炼制过的,具有很独特的双界效应,既可以在阳间停留,也可以进入到中阴界当中。
中阴界是附属于阳间的小界,人死去以后的新魂,就会在中阴界里面停留,可以看到亲戚朋友儿女的痛哭喊叫,自己却没办法做出回应。
而魂蚜则是鬼道的特殊产物,徐二在箱子表面涂抹上魂蚜的喜欢的气味,就能让它们从中阴界当中将这箱子拖出来。
这其中的机关和奥妙,可以说是令人叹为观止,若不是王女拥有操控人心的强大能力搞定了徐二,那么就算是杀了他也根本拿不到这东西。
徐二挥手赶走这些魂蚜,然后从半空当中将那箱子拿了出来,跪地将之献上。
王女有些迫切的打开了箱子,发觉里面居然是一个很奇特的瓶子,这个瓶子看起来的视觉效果就酷炫到了极致,左半边是由冰晶组成的,而右半边则是由通红的火炭一般的材质构成。
并且可以看得到,天下落下来的雨水淅淅沥沥,在落到瓶子的左边就变成了一粒一粒的冰屑掉落在木头上,而雨水落到右半边的瓶身上,就发出了“滋滋”的响声,瞬间变成了白气。
透过左半边瓶身就可以见到,瓶中赫然有着一团云雾状的东西正在飘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