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洪荒历
万族的根基在于超凡者,古对此有着自己的认识。
在古看来,万族士兵除了精良铠甲与武器以外,无论是士气还是团结,又或者是拼死的意志,这些全都不如人类。
古从未见过,也从未听闻有人类在战场上攻击自己的部落族人,这是最为恶劣,最为恐怖,也最为骇人听闻的事情,仅次于背叛自己的血亲,这样做的族人会被每一个人所唾弃,甚至是可以直接将其击杀。
并不是说部落族人就没有争斗或者矛盾,在古从小到大,部落里的大人们争斗可是不少,甚至因此而出了人命的也有许多,但是这是一种可以向着天上的星辰与心中的日月起誓的关系,平日里的矛盾,在部落中可以解决,便是打得头破血流都不会有人指责,但是一旦上了战场,狩猎场,或者是任何与敌人交战的场合,族人们便应该是血浓于水的关系,这种情况下,背叛自己的族人是古完全无法理解的。
夜袭开始后,古已经击杀了两名万族的超凡者,一名是趁其不备,而另一名则是彻底的偷袭,而每一次他击杀了超凡者时,剩下的万族士兵不管他们人有多少,立刻就是不要命的溃逃,完全没有任何与古交战的勇气与士气,甚至当他们看到古向他们冲来时,他们开始抛弃自己身上的武器和铠甲,然后遇到挡在自己前面的同族同胞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推开,攻击,劈砍……
然后古明白了那个名为利的侦察小队代理队长,为什么会说夜袭有奇效了。
这并非是所谓的夜袭奇效,而是沧部落前线的人已经开始熟悉万族的德行,知道他们是属于那种一旦受挫,一旦作为核心的超凡者出事,他们立刻就会变成一盘散沙,甚至自己人开始攻击自己人,由此引发大规模的暴乱骚乱,而这就是利口中所谓的营啸了。
古不明白万族为什么会如此,他不明白万族为什么要对自己的族人下手,他也不明白万族为什么明明人更多,实力更强,却因为少数几个人的死亡而就此崩溃,这一切在古看来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但是这并不妨碍古继续杀戮,他知道他杀的超凡者越多,那么覃他们就会越安全,毕竟相比于覃他们都是凡人,古却可以杀死超凡者,这显然对于万族的威胁更大,所以当古击杀了第二名万族超凡者后,他已经感觉到了有威胁正在来临,在他身后,身侧,以及前方,至少有十几个足以威胁到他性命的存在正在向他而来。
古的野兽直觉已经被他发挥到了极限,在这漆黑的深夜中,在远处到处都是溃兵,到处都是逃难逃跑的部落人类,到处都是慌张嚎叫以及火把乱晃的战场上,若是换一个人来恐怕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方向,但是古却可以很清晰的分辨出周边的情形。
超級基因戰士
他可以本能的感知到周围能够威胁他的生命之所在,这并不是一个很好形容的东西,古将这种威胁感以光芒大小与亮度来形容的话,在营地方向的威胁亮如太阳,大如山岳,那是他光感觉一下就如同有刀锋顶在眉心间的触痛感,古知道,他只要敢进入到那营地范围内,等待他的就是绝对性的死亡。
其次就是在营地两侧各有一个威胁点,那威胁亮如星辰,大如山坡,也是足以威胁到他生死的致命威胁感。
再次就是遍布在这黑暗战场上的超凡者,其中对他威胁最大的形容词大约是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数量不多,只有五六名,最差的就是如同黑暗里的烛火一样的超凡者了,他杀死的两名超凡者都属于这个行列,数量在十几名左右。
这就是古的野兽直觉的强大了,这个在他姐姐口中属于普通,在古自己认为中属于不值一提的天赋,其实是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绝顶天赋天资。
当然了,若是和古的姐姐刑的各类天赋比起来,野兽直觉确实属于不值一提的东西……
紅シャケ四格
此刻古就潜伏在黑暗之中,他并没有轻举妄动,看着整个战场到处都在沸腾,古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一些不和谐,在那大营处并没有任何的混乱,不光是大营处没有混乱,大营两侧都没有混乱,那边的万族军队并没有任何行动。
这不行。
古不知道为什么他得出了这不行的结论,但是他本能的就感觉到了这一点,当下他就潜伏在黑暗中开始了行动。
古所挑选的目标是一名威胁感如同火焰一样的目标,那是一只装备齐全的骑兵部队,他们护卫在大营约莫三千米外的地方,与其身后的威胁感亮如星辰的那一方隐成犄角,这一只骑兵部队也没有参与到黑暗中的纷乱里,他们就静静的立在火把照耀下,静静看着远处的骚乱。
这只骑兵约莫有五百人左右,他们的装备比普通的万族士兵更加精良,同时从阵列与沉默上来看也更加精锐,特别是这群骑兵中间有一个穿着银白色全身铠的万族,他身材高大,所坐的马匹更是不同寻常,这皮马身上有着鳞片,足有两米五以上的高度,比普通马匹大了两圈,古在遥远外就看到了这名万族骑兵。
这是一名超凡者,古肯定了这一点,而且这是一名两阶的万族超凡。
若说黑暗中的烛火威胁度是一阶,只要被古近身了,那么立刻就会被古重创击杀,仿佛燃烧火焰一样的威胁度就应该是二阶,也就是之前与他拼杀,几乎将他杀死的那名万族超凡战士的程度。
至于星辰光亮的威胁度应该就属于三阶了,还有就是大营中那仿佛恒星一样燃烧的威胁,那估计就是侦察小队所说的传奇……
古靠近着这群骑兵,但是他并没有冒然冲上去,而是默默的观察了一番,然后转身就向着离这骑兵最近的另一只队伍而去,那只队伍是一只溃逃的万族部队,有骑兵,有步兵,装备不齐,有许多万族甚至连防具都没有,脚上鞋子都没有,显然是在这骚乱出现时已经脱掉了全部装备,正在休息的那一群。
古直接就从黑暗中冲入到了这群万族溃兵里,然后他也不隐藏行踪了,直接跳起三米多高,撞在了一名骑兵的身上,将这万族骑兵身体都给踩扁了一般,然后古就将其踢下了马去,而自己则坐在了受惊的马上。
下一刻,古直接从后背掏出了斧头,顺着马匹的奔跑,这斧头斩向了旁边另一名万族身上,巨大的力量贯穿在了斧头上,这把斧头……与其说是斧头,倒不如说是一大堆金属堆叠在一起的斧形榔头,这是古用万族士兵的铠甲制作的斧头,将铠甲砸扁,挤压,然后用力捶打,两三件铠甲的金属被他制作出了这样的一把斧形榔头,然后再用一件铠甲继续如此制作,制作成金属的手柄,duang,一件上好的古牌斧头就出现了……
这样的斧头斩去,直接将旁边正在回头看过来的万族“斩”得了稀烂,上半身都被锤得粉碎开来了,然后古就在这堆溃兵中不停挥舞他的斧头,一时间一整片腥风血雨爆出,数秒后,这群溃兵各自都哀嚎狂叫了起来,疯狂的要远离这么一个杀神。
古就骑着马,驱赶着这群溃兵向着那只整装骑兵所在位置冲去,而这群溃兵鬼哭狼嚎的不停奔逃,离那只骑兵部队越来越近了。
这边的杀戮距离那只骑兵部队并不遥远,在骑兵部队中的那名超凡者自然也看了过来,他的脸型有些长,看起来如同马脸人类化了一样,他就冷声说道:“这就是那名异人吗?力气确实有些大,是肉体方面的变异吧……也不过如此。”
说话间,这名超凡就举弓瞄准了古,他的手指上有斗气爆发,这把长弓发出了咯吱的声响,被他拉满了弓弦,然后一道箭矢射向了古。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
LOW LIFE
只魚遮天 小說
另一边,古直接挥动斧头击杀万族溃兵,同时调整着驱赶他们的方向,然后他本能的举起斧头向着黑暗中一挡,嘭的一声炸响,他就觉得手中巨斧被一股巨力撞击,这让他不由的微微一震,再看时,就看到一根铁箭镶嵌在了他的斧头上。
古看了看斧头,又看了看远处的那名万族,然后他就继续的驱赶起了这些溃兵来。
双方的速度越来越近,这些溃兵加起来约莫有两百多名,全都在古一人追杀向冲向了这边的骑兵,见此情景,那名万族超凡就冷冷一笑,对身旁的副官说道:“原地不动,敢于冲撞阵地者格杀勿论,我去杀了这名异人。”
说完,他就放下长弓,将佩剑从腰间拔出,这把佩剑一拔出来就散发出了橘红色光芒,这却不是斗气,而是剑身本身在散发光芒,当下他就催动所骑鳞片巨马,策马就向古的所在位置小跑而来。
双方越来越近,这名万族超凡脸上也带着了狰狞笑容,在彼此距离约莫二十米时,他忽然一踢脚下的鳞片巨马,这匹巨马早就通灵,猛然间就爆发出了恐怖的速度,几乎是之前小跑时的五倍速,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古的身前,然后这名万族身上就有斗气爆发,他手中的长剑既有橘红色光芒,又有着斗气加持,一剑斩下,快若迅雷,而古手中的斧头也在仓促之间迎了上去。
看似巨大的斧头,在这一剑之下却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轻松就被斩成了两段,这名万族超凡就狰狞笑道:“区区的异人,你……人呢?”
在那巨大斧头切开的后面,古的身影却仿佛一瞬间消失了一样,在马匹上并没有古存在,这让万族超凡微微愣神,然后一道带着蒸汽的黑影从马匹的肚子下猛窜而出,一股破风声响起的同时,古的拳头狠狠轰在了鳞片巨马的肚腹处……
直直的将这鳞片巨马和万族超凡都给轰飞了数米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