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公主殿下,这张护身符,是我耗费多时写就,您佩戴在身上,可保三年平安。”永麟道长微笑着,递上一枚护身符。
“多谢永麟道长,道长对我一向多加照拂,此时还如此盛情,玉环当真无以为报。”
对面,是一身素衣常服的姬玉环。她如今经历西域风沙摧磨,褪去了身上神洛城里的奢华贵气,反倒添了几分温婉柔和的味道,挽起衣袖,还有几分贤惠。
“诶,公主切不可如此说。”永麟道长也客气道,“若不是因你的缘故,我又如何能结识王公子与小李道长,又如何能在白琅国谋求一个翻身之日?公主与我,快休谈恩情二字。”
不工作細胞
“今后道长若是有兴致,大可以来河洛游玩,我们一定好好招待。”姬玉环收下护身符,又热情地说了几句。
此时众人正站在白琅国城门前。
在李楚他们来的时候,这间城门还不容许道士通过,旁边还有修建星珠塔的队伍,如今却是僧道一片和睦。
星珠塔虽然建成了,星珠却没有了。
可喜的是,元气大伤的白琅国终于结束了它的最后一点纷争,百姓们终于迎来了和平安定的未来。
更可喜的是,想要星珠的人得到了星珠,想要老婆的人得到了老婆,想要家人的人守住了家人。
“这星珠之行,倒是还算顺利,看来集齐七颗星珠指日可待,哈哈。”余七安看着王龙七,道:“阿七,你真不跟我们继续走了吗?”
“不走了,行李都分好了。”王龙七笑道。
他本来就是来给孩子找妈的,既然找到了,自然没有再跟着冒险的道理。就算说李楚再怎么厉害,也总有照看不住的时候,这几日也没少撞上妖怪。他如今有家有口,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少年了。
“诸位。”
却听得王龙七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再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罢,袍袖一拂,携着姬玉环之手,与大雕比肩起飞。
其实明日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咿啊而鸣。老杜再也忍耐不住,笑容洋溢脸上。
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
送走了王龙七,永麟道长才又转头对余七安说道:“余观主,先前你托我打听星珠消息,我已经探查到了。就在向西八百里的不老城,先前传出了星珠的消息,你们若是前去,应该有所收获。”
李楚听到这个名字,目光轻轻一动,若有所思。
先前在神洛城里,他与不老城的一对兄妹颇有交集。此番前往,若是有熟人,应该能容易不少。
正想着,就听永麟道长又说道:“只是……那不老城如今情况复杂,你们此去还需要多加小心。”
“哦?”杜兰客问道:“再复杂,还能比你们白琅国还乱吗?”
“不一样。”永麟道长略有忧心,“我白琅国再如何,也是内乱,外敌已除。而那不老城,因为先前几子争王,闹出的一番丑剧,引来了异妖门的渗透……各位想来也知道,那异妖门流毒西域,所到之处贻害无穷。有它们在那里,不老城就算表面风平浪静,水下的形势也绝不会太好。”
“放心吧,有我徒儿在,区区小妖何惧之有。”余七安微笑摇头,云淡风轻。
“不错啊,有我师傅在,区区小妖何惧之有。”杜兰客也微笑摇头,云淡风轻。
小锦鲤虽然没说话,但也在连连点头。
永麟道长看着这一个两个废物自信的样子,又看了看李楚,不禁感慨一声确实。
只要大腿够给力,混子再多也无敌。
小李道长可以说是实打实的一神带四坑,如今走了个王龙七,想必肩上的担子还会轻上几分。
想到王龙七,永麟道长的目光突然转向他离开的方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坏笑。
蓝山灯火 小说
“想不到吧,我给玉环公主的护身符,其实是倾注了一身修为的‘烈女咒’。只要有男子想要给她宽衣解带,行不轨之事,立马就会有天降神雷,劈你个七荤八素……”
“哼哼。”
永麟道长脸上庄重严肃,心里却冷哼两声。
“你们一老一少恶搞差点把我全家都坑进去,现在没事拍拍屁股走了,我不给你来个恶作剧,岂不是心里很难受……余道长徒弟厉害我不敢惹,你我还不敢惹吗?”
“桀桀桀……哦不能这么笑,不吉利……嘿嘿嘿嘿……”
……
“嘿嘿嘿……”
天色阴暗,雨水落下,坐骑大雕停在一处山头上,支起翅膀,给二人避雨。
翅膀下,王龙七看着淅沥沥的小雨,对一边的姬玉环说道。
“娘子啊,也不知道这鬼天气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下起了雨。看来咱们也只好在这暂避一下了。”
姬玉环看着他一脸坏笑,没好气地说道:“这么点小雨,这只雕飞一会儿就过去了,你非要下来,是不是心里没想好事?”
“哈哈哈……”王龙七笑道:“都说小别胜新婚,咱们俩别了这么多日,当真是不知多少场大婚了。落下的洞房花烛夜,说什么也得补上啊。不让这只小雕停下来,又怎么能轮到我的大雕上场呢?”
“这荒郊野岭的,你可别想。”姬玉环白了他一眼,说道。
“就是荒郊野岭,才刺激嘛。”
王龙七摩拳擦掌,姬玉环欲拒还迎,正要一番天雷地火之际。忽听得,前方一声惊雷也似乎的大吼。
逆天仙帝 萧禹
90後村長 小說
“哇呀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脱下衣服来!”
一声锣响,一只披着红披风的豹子头精怪嗖得窜将出来,身后跟着五六名小妖。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小說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王龙七听着这奇怪的切口,冷笑一声道:“小小还未化形的精怪,也敢劫我王家七少?你怕不是不知道,我兄弟……”
嘭。
话没说完,王龙七就已经倒在地上。最后的记忆,就是眼前罩上来了一只砂锅大的拳头。
那豹子头妖王不屑一撇嘴,“又不能打,屁话真多。”
姬玉环在旁边吓得花容失色,忙道:“我们带了很多财宝,可以给你,你放我们两个离开……”
“哈哈……”豹子头大笑道:“大王我不好钱财,只好美色!小的们,来把这两个都绑回去。女的做我的压寨夫人,男的充做今晚口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