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如今玩《玄界》的玩家,已经越发的习惯通过论坛来进行实时交流了。
虽然直播功能似乎还没有开放,但通过短暂的录播、拍照然后再把视频照片上传到论坛,也算是勉强可以做到类似于直播的效果,甚至有一些触手怪大佬,不仅会上传视频、图片,还能以精美且简洁的文字进行实况描述,给那些不幸已经失去参与活动机会的其他玩家带来身临其境般的感受。
而在这样的大佬里,有两个人尤为出名。
一位是【战地狗仔】,另一位则是【总想搞个大新闻】。
这两人是第三批进入游戏的玩家。
但在被玩家公认为“第一次全服活动”的事件发生前,这两人都属于默默无闻的那一类。不过随着“活动”的开展,前线战事越发激烈,玩家死亡率越来越高的眼下,这两人便迅速成为了游戏知名人物,被玩家亲切的称为“战地大佬”和“闻总”。
不仅那些已经“复活回城”的玩家在看着来自这两位大佬的前线战报,许多还在“前线奋战”的玩家,闲暇下来时也喜欢看这两人的战报,甚至还很乐意接受他们的采访。
此时,便有一名玩家正在接受战地狗仔的采访,他似乎对于自己居然能够被采访而感到相当的荣幸,以至于神色激动:“我觉得,这次官方的活动不能说是失败的,但也不能说是成功的。”
“为什么这么说?”战地狗仔适时的卡断了对方的话语,很懂得如何为自己争取存在感。
“这次的活动,可以让我们玩家升级速度超级加倍,这当然是好事了。但除了这一点,我看不出这个活动还有什么其他价值意义,没有战利品、没有积分兑换,什么都没有。”这名玩家侃侃而谈,“当然,如果是为了后续活动做准备的话,那就当我这话是在放屁。”
“哈哈哈。”战地狗仔很是配合的笑了起来,“说不定我们这篇采访放到论坛上,能够钓到策划大佬现身说法。”
“希望吧。”
“好的,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战地大佬做了一个右手并指,然后做了一个类似于敬礼的动作,“我是战地狗仔,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旁边围观的人并不算少,但每个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此时随着战地狗仔宣布采访结束,有人便赶着最后的镜头结束秀了一下存在感:“战地大佬,下期采访内容我帮你想好了啊,就定一期女战神的内容吧,我们想看本子!”
“对对对!”旁边的人迅速起哄。
“大佬,回头你给画一张先让我们解解馋呗。”
“这画正不正经啊。”
“那必须正经啊!黑丝白丝晚礼服啊!”
“我要看肉丝!”
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了。
报告首长,萌妻入侵 小说
战地狗仔也来者不拒,直接把这些对话内容也给录了下来,甚至已经想好一会如何剪辑,然后当成花絮给放上去了。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此围观。
也有那么好几个小团体并没有参与到这种讨论之中,甚至并不接受战地狗仔和总想搞个大新闻的采访。
战地狗仔和总想搞个大新闻大概也明白彼此之间的阶级差距,所以除了最开始在稍微尝试了一下然后被拒绝后,这两人也就没有往前凑。当然,他们两人对于某个二哈一般的主播,自然是非常羡慕嫉妒恨的,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这个主播最开始走了狗屎运成为最早一批内测玩家的话,恐怕如今的结果并不比他们好多少。
“你怎么不去跟他们一起玩采访游戏?”陈齐收回看着前方热热闹闹的视线,转过头望向冷鸟。
“多无聊啊。”冷鸟撇嘴,一脸的不屑,“这种手段我见多了,反正先通过采访拉热度,吸引人关注,然后就开始整活继续炒热度,最后就是靠着短期炒起来的流量开始找门路,和大佬们联动。……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当然可以稳住人气流量啦,但如果失败了,那他们的流量来得有多快,就会散得有多快。”
“你倒是看得清。”施南笑了一声。
“我又不傻。”冷鸟继续撇嘴,“为什么你们总觉得我是傻的?”
其他人此时便笑了笑,并不接话了。
“关于这次所谓的‘活动’,你怎么看?”沈月白将偏离的话题重新拉了回来。
“这恐怕是一次触底反弹。”
“什么意思?”其他人一脸疑惑。
“你的意思是,太一门要有大动作了?”沈月白最先反应过来。
施南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口说道:“不然的话,不会前几天才刚放出两百个测试名额,然后昨天就开了这次的‘活动’。”
施南在“活动”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陷入了沉思。
他们是这十人,除了悠闲和乱码外,其他八人都是最早就加入所谓“封测”的玩家,因此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最早的元老级玩家。而之后游戏开放测试名额,第一批、第二批和第三批都只有各一百个名额,但到了前几天放出名额的时候,却是突然增幅到了两百个,当时甚至引起论坛上的一阵狂欢。
不过从那个时候起,施南等人便已经开始提前做准备了。
毕竟在经过了那次线下聚会后,他们几人也已经不敢再将这个游戏真的当成是一个游戏了。
而事实证明,施南这一次又赌对了。
此前,因为第一次真龙围攻事件,玩家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很多玩家都在论坛疯狂吐槽,然后便也展开了新一轮的探索狂潮,许多玩家都将整个太一门的山门给逛遍了。
甚至有大手子直接画了一张地图出来,并且标明了一些资源的采集地点——太一门的山门毕竟是四条天地灵脉交汇而成的洞天福地,而且又经历了一阵“龙血雨”浇灌,所以山门内自然是多出了很多资源,以至于林依依和许心慧都在发布一些采集任务,所以很多玩家开始掘地三尺的进行采摘了。
虽然这并不能直接提升他们的实力,但完成任务是可以获得宗门积分的,而宗门积分则是可以在大师姐方倩雯那里换取功法秘籍等之类的东西,也算是能够间接提升玩家的实力了。
劍 靈 取 名
不过施南他们的这个小队,倒是有不少人都已经直接拜师了,所以可以换取到的功法秘籍就更多了。
这一次,他们这群人能够一个不死——就连冷鸟这种二哈型娱乐主播,还有转行当画家的舒舒都可以活下来,这确实得归功于施南的修炼路线。
儒脉兵家弟子,最擅长的便是战阵合击之法了。
如今的施南,最高可以指挥百人结阵,凝聚出一个三丈高的兵魂。
这一点,就不得不提玄界兵家和天元兵家的区别了。
天元秘境这里的兵家弟子,都会有一套模版框架。
基本上那些军团修士修炼的功法,便是这套模版框架类型的功法,这套功法根据不同的档次会有不同的上限,唯一便利的地方则是功法修炼速度非常快,基本上只需要数年的时间便可以基础成型。
这里所谓的基础成型,则是指的这些修士能够开始上阵杀敌。
不过这个阶段,并未真正的摸到功法上限的天花板,他们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够摸到上限天花板。
而天元秘境的兵家修士,则是可以通过这个模版,给这些军团修士带来一些更具针对性的修炼方向——例如,在枪法上进行强化;在刀法上进行强化;在剑法上进行强化等等。甚至针对不同的作用场合,也有更适合小规模作战的战阵配合等等。
例如齐修平的乾坤军,便是强化的战戟。
所以乾坤军的兵魂法相是一名手持战戟的军人,其特性是拥有极其刚猛的力量,基本上就算是其他皇朝的主力军团,也不怎么愿意和乾坤军的兵魂硬碰硬,毕竟“一战定乾坤”的说法可不是说笑的。
但以力量著称的兵魂,却是在正面硬碰硬的情况下,被上官馨四拳就打爆了,甚至就连一军主将的齐修平都当场死亡,这对乾坤军的打击有多大,完全是可想而知的。
至于一元军,他们更擅长的则是小规模的作战:人数在十到一百以内的渗透型和收割型团战,这才是他们最擅长的战斗领域。玩家伤亡量过高的主要原因,便是在和一元军缠斗的时候,被对方直接给收割带走了——大多数玩家并不擅长团队配合作战,他们更擅长的还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就连他们如今的配合能力,都是因为“兵家梦”这个副本磨练出来的。
简单点说,那就是天元秘境的兵家更擅长流水线式的批量制造风格,这是他们兵魂凝聚的保障。
但玄界修士则不是如此。
师承沈世明的施南,学到的是最正宗的玄界兵家之法。
这一门功法的核心在于共鸣,是对结阵修士们的真气波动痕迹进行微调,以达到彼此能够相互融合的程度,如此一来身为兵阵主使者的兵家弟子,自然也就能够如臂指使了。
总裁的午夜情人 小说
但弊端则是,身为主阵者的兵家弟子,修为境界必须要比入阵者高,如此才能够稳得住整个兵阵的真气融合,凝聚出兵魂。而且对于结阵人数方面,也有着比较严格的要求,通常都是以七、十、十八、二十一、三十六、四十九等符合特殊意义的“合数”为主。
不像天元秘境的修士,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典型的多多益善。
不过好处当然也是有的,最起码玄界兵家子弟就没有对结阵者的其他修士有什么功法方面的要求:甭管是修炼术法的沈月白,修炼剑法的余小霜,还是修炼武道的陈齐、修炼佛门的老孙,只要这些人的修为没有超过施南,那么结阵时施南便能够掌控住兵阵真气,从而凝聚出兵魂。
他们这支小队能够幸存下来,真就全靠施南给力,毕竟现在战场上最难缠的就是一元军的修士。
昨天他们还有大概一百名的玩家。
今天就只剩不到六十人了。
原因是很多玩家都有些飘了,觉得自己实力足够强了,能够横着走了,然后就被一元军的修士给教做人了。
施南这支小队就聪明多了,只会针对人数在二十人以内的敌军下手,超过二十人的话,施南就会想办法将其分散,然后尽可能的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实在分散不了的话,那么施南就会干脆选择放弃,并不做过多的纠缠。
毕竟,对于眼下的“活动”而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敌人那么多,只要能够活下来,总是能够猎到食的,实力也就能够稳步提升了。
上官馨此前感受到的“狼群战术”,便是因为有施南在居中调度和发号施令——毕竟他是这款游戏的元老级存在,而且论对游戏的理解程度,也无人能出其左右,甚至就连白神、寒霜似雪、悠闲、乱码、齐候等人都要听命于他,其他玩家自然不会去反对了。
而事实上,这些玩家也算是赚了了个满嘴流油。
如果不是后来这些玩家开始觉得“天晴了、雨停了,我又行了”的话,现在他们也不至于只剩这么点人。
“这位上官馨,太一门的二师姐,恐怕代表的应该就是太一门的最高武力值了。”施南沉声说道,“我之前分析过了,太一门这个门派应该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
“哪两个部分?”
“后勤部和外勤部。”施南用一种通俗易懂的方法说道,“后勤部,就是大师姐方倩雯,七师姐许心慧和八师姐林依依,这三人分别掌管着太一门的丹药、法宝、阵法……在我们看到的修仙小说里,这三者不就是一个宗门最大的资源吗?不过我猜测,应该还会有一位掌管御兽的人,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了。”
顿了顿,施南又继续说道:“至于外勤部,也很好理解。”
“一个宗门,如果只是在炼丹、炼宝和阵法方面出色的话,那么这个宗门肯定会成为别人眼里的肉,因此为了自保,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武力值。……这方面,应该就是我们的掌门苏安然和这位二师姐上官馨所负责了,不过只有两人是肯定不可能的,而根据我此前的调查,太一门的掌门派系一共有十人,除去三或者四名是后勤人员外,应该会有五到六名是外勤人员。”
“所以你的意思是,其他那些素未谋面的太一门师姐门,很快就要登场了?”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施南点了点头,“掌门代表的是剑气,而这个游戏剑气和剑法是分开的,所以肯定还有一位是代表剑法的。上官馨是武道,不过根据我们之前的内容看,武道也是有两种流派,所以我估计应该还有一位也是武道方面的。另外就是佛道儒了,儒家和佛门似乎不是太一门掌门系的人,那么这个术法就很值深究了。”
“术法的话……太一门不是有人在教了吗?”
“你看到白神的师父了吗?”
听到施南的话,其他人都纷纷陷入了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