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番外第74章 英雄豪傑總是成批地來,又成批地走熱推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赵云灭漠北鲜卑和丁零人,战斗环节都没费什么事儿,因为部队的训练素质、军纪士气和武器代差,都明显碾压了。
马超对西域的进一步用兵、把相当于后世塔吉克、吉尔吉斯全境,哈萨克东南角、阿富汗瓦罕走廊收入囊中,就更不存在战斗环节的苦难了。
有困难也是后勤方面和行军方面的。葱岭地势险要、部队经过时高原反应明显,这个要素对汉军的杀伤力,都比花拉子模和莎车军队的杀伤力大。
无罪之城
好在,汉军也真的只需要面对这个麻烦,后勤方面,帕提亚人是真心竭尽全力帮大汉的忙,在呼罗珊一侧筹措军粮供给给大汉了。
因为马超抵达花拉子模、跟帕提亚人控制的呼罗珊接壤时,帕提亚末代王阿尔达班五世,正在跟萨珊人的初代开国君主血战呢。阿尔达班太需要汉人承诺的“不与篡逆勾结合作”保障,来帮帕提亚续命了。
好在马超出发之前也是得到刘备面授机宜的,让他“如遇有事,可效呼韩邪单于故事”,可以假借“帮助阿尔达班五世平叛”,实际上给大汉捞好处。
有了“帮助正牌帕提亚王”的招牌后,汉军在后勤筹措上当然是轻松得很。
马超为此还不得不跟萨珊开国君主、那些土生土长的波斯人血战了一场。而萨珊人只有轻骑兵,没有铁甲骑兵,数量虽多,还是被马超杀得血流漂杵。
马超自己的损失却不大,打完立威之后,还趁机从帕提亚人那儿要了更多好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相当于后世那四个国家的领土,渐渐蚕食收入囊中。甚至还多蚕食了一部分后世的土库曼阿姆河草原(呼罗珊人的地盘)。
至此,大汉在东北和西北两个方向上的开疆拓土,都算是完成了主要目标。
北至库页岛和贝加尔湖,西至巴尔喀什湖和撒马尔罕的广大疆域,都成了大汉国土。
当然,马超在西北地区的征战和平定,还需要持续一点时间,这些被征服部族总有不怕死或者特别桀骜不驯的,因为缺乏对大汉的认同,总会反复多杀几次来同化。
过程中,马超本来历史上到了这几年,也天寿将尽了,因为水土不服、在中亚深入过远,最后竟在225年病死在撒马尔罕城。
好在马超在之前备战的那几年里,就不忘培养年轻将领、疯狂练兵年轻一代,在西征之战中一些争气的年轻将领也成功暂露头角。
马超麾下的新锐将领姜维,原本出征时只是一个军司马,因为战功卓著,在作战期间的两年里,火线升迁为都尉、校尉。
在马超死后,他还紧急给了接管军队的马岱不少建议,还提醒马岱注意提防敌军趁着马超之死反扑、扩大叛乱。
马岱也从谏如流,结果反而把冒头的西域叛军打得比马超在时更惨,终于是稳住了局势。
……
身在雒阳的刘备,最后是在225年秋天,才听到前方传回的马超病死在征途中的消息。
这着实让刘备受到的打击又重了一层——原来,就在前一年冬天,刘备就连续遭受了好几个亲近之人病故的噩耗打击,搞得刘备都有些病恹恹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打击,居然是刘备的太子刘永,才三十多岁年纪,居然就早死了,还没熬过65岁的刘备。
其实,历史上刘备的次子三子里面,确实也有短寿夭折的,而这一次,可能是跟皇后吴苋年纪太小的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先天不足有关。
白发人送黑发人,肯定是悲伤的,哪怕刘备儿子很多。他也想起了那个古老的诅咒——因为皇帝活太久,很多时候太子都熬不过,最后不能接班。
他觉得自己和武帝、光武帝的情况是一样的,最初立的太子都没等到。
好在李素一直做事很稳,让刘备平稳地立了嫡次子、也是第四子刘理为太子。(贵妃宋都和甄姜都有一个儿子比刘理年纪大)
刘理比同母兄长刘永年轻八岁,今年才二十三,相信他将来上位后,还是能干不少年的,也降低了大汉皇权频繁更替带来的不稳定。
刘备经历丧子之痛后,才不到半年,就听说马超也死了,心情着实郁闷了好久。好在对于国家而言,该开拓的都开拓了,该建立的功勋也都建立了,大局上还是一片向好。
刘备重赏了马超的子女,也加封了马岱、新兴的姜维。
至此,大汉的国土算是进入了一个全盛的阶段,刘备也没打算再靠对外发动武力战争来开拓地盘,最多再搞搞地理发现。
说到地理发现,在马超对中亚用兵的同时,因为赵云那边的军事行动已经闲下来了,所以之前两年给赵云提供后勤保障的周瑜舰队,也终于空了下来,可以把新造好的大批船只,全部正式用于当初建造时的原始目的——远航搞地理发现。
所以这两年,周瑜一直在致力于寻找美洲,也越开越远,经常与中原失去联系,刘备李素也不知道周瑜每时每刻具体在哪儿。
……
时间很快来到225年冬天,即将进入226年开春的时候。
刘备病恹恹了小半年后,也渐渐接受了换了太子的事儿,心情也好转了些,他打算好好过个喜庆的年。
然而,似乎是一代人普遍走到了尽头,正如后世有人说“大师总是成批地来、也成批地走”。
腊月的一天,刘备在雒阳宫中,忽然就接到了侄儿关平来报,说他父亲关羽中风瘫痪了。
关羽脸那么红,一看就是常年血压比较高,所以,这是典型的血管爆裂导致的风疾。刘备听到这个消息时,如遭雷击,跌坐在地久久说不出话来,他自己的病情也重新加重了。
消息传出后,雒阳官场也是微微有些慌乱,大家都不知先去大将军府上探病,还是宽慰一下陛下。丞相李素这时候是天下的主心骨,当然也免不了两头奔波稳定人心。
他探望了关羽的情况后,立刻赶到宫中,跟刘备解释:“陛下不必过于担忧,云长虽然中风,却没有性命之忧,陛下还是先善保龙体为上。”
刘备叹了口气:“朕登基三十年整,马上就第三十一年了,此生得建功业,得结识贤弟这等天下圣贤,得安享三十年优容富贵,于愿已足,还有什么念想?
云长、翼德当年号称与朕同生共死,朕也不算亏待他们,磨难是经历了,最后也同享荣华富贵这么多年。如今悲伤,只是因为想起当初三十年前、朕登基前,当时忠于先帝的大将军朱儁,最后也是风疾瘫痪而亡……甚至那……”
刘备说到这儿,没有再说下去,李素却知道他要说的是“甚至那伪大将军袁绍,也是中风瘫痪而亡”。
刘备这是产生了深深的宿命无力感,觉得“三十余年来,凡是汉的大将军,最后都免不了中风而亡”,这简直成了诅咒了。
对此,李素也没法劝了,只能说些车轱辘话,转移注意力。
一个多个月后,转眼翻篇到226年正月。上元节过后没几天,关羽居然没撑下去。
冬天本来就是中风恶化比较快的季节,朱儁袁绍当年也都是冬天死的。关羽血压高,积累的旧伤损也比较多,真到了宿疾陈伤叠加爆发的时候,还真没扛过去。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关羽也没受多久苦,也比较体面,跟朱儁、袁绍那种反复被折磨一两年才走的相比,关羽也算是好了,最后时刻仪表依然很有威严。
朱儁当年是六十五岁走的,关羽还是六十五岁,又一个巧合,也是让人们心头压上了宿命感。
而历史上关羽是非正常死亡,219年就不在了,现在已经是多活了六七年,算是到了自然寿命的极限。
关羽之后,刘备病情加重了一些,太子,马超,关羽都走了,严重打击了他。他饮食难下,就喝喝粥糜,好在是卧病之后,刘备彻底戒断了女色,倒是让他补回一口元气,此消彼长健康状况恶化才没太快。
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段时间里吩咐了很多事情,还跟李素、诸葛亮私下密集谈论了很多预案,李素让他别想多他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与刘备这种“病了之后反而减少不利养生的因素”情况截然相反,张飞在关羽故去之后,也是悲痛不已,茶饭不思,但他的不良嗜好却是愈演愈烈。
没办法,谁让张飞的不良嗜好是酗酒呢。关羽之后,他每天加大了借酒浇愁的力度。刘备自己病倒了也没法管他,也不知道他情况。
李素倒是想管,但经常被刘备喊来喊去,国务繁忙,还在筹划交接的事情,也顾不上张飞。
半年多的稳定期后,这年七月,看上去已经苍老了不少、实际上时年六十二岁的张飞,在一次通宵达旦的彻夜畅饮后,忽然睡梦中酒精肝肝硬化急性发作,肝动脉破裂内出血,迷迷糊糊就走了。
本来以张飞的体质,要是喝喝原本历史上的“中山冬酿”这种20度以下的酒,哪怕喝了四十年也未必会这样。
但毕竟世界已经改变,张飞二十五年前开始就改喝高度蒸馏酒了,也算是祸福难料,享受了人生也会付出点代价。
不过他好歹是身体很完整,只是太医给他处理时,把腹腔里的内出血放掉了一些减压。而且走的时候在酒精麻醉之中,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就过去了,相比于关羽吃了一个多月苦,张飞竟是一夜苦都没吃,很安详。
张苞是第二天凌晨才发现的情况,怕打扰陛下休息,没敢第一时间入宫禀报,熬到了天色全亮,辰时才入的宫。
刘备当时正在病榻上,看到张苞火急火燎赶来,明明对方还没开口,但刘备就像是有预感一样心惊肉跳,几乎想本能让张苞住口。
不过他自己也觉得那太没道理了,忍住了,让张苞说下去,结果就知道了一切。
刘备再次昏厥,连遭打击的他,彻底一病不起。
“一年之内,云长正月走,翼德七月走,怕是当年朕与他们盟誓的同生共死,真要顺应天意了。”好不容易醒来之后,刘备已经有了感悟,他真心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
面对如此凶险,李素还能说什么?他今年也肉身实际年龄五十四岁了,有些力不从心,他也无话可说。
刘备看他不说话,忽然记忆力也变好了,鬼使神差能想起很多陈年往事。刘备便挑了一件往事追问:
“贤弟可曾记得,三十二年前、袁术曾指使阎象以荧惑守心、天人感应逼宫怀帝?朕可是记得呢,朕还记得,诸葛贤侄算过,十六年后,三十二年后,各有一轮荧惑守心。
十六年前,荧惑守心时,那些依然迷信天人感应的愚臣,还借此攻讦朝政失德,最后,却应在了罗马伪帝塞维鲁之死上。
今年,可不就是第三十二年了么,如今都七月底了吧?还没来?荧惑守心现于五月凶,七月超凶,九月至凶。现在超凶老天都嫌不满足,非要熬到至凶才来?不是能算出来么?到底什么时候来?”
“臣……没有算过,是阿亮算的。”李素也没办法,只能坦诚相告,顺便也是拖延时间让刘备别多想。
可惜这种事情注定是拖不住的,刘备立刻召见了诸葛亮,随后用自嘲的口吻吩咐道:“阿亮,你这甩手师傅,算学都不如你了,今年的荧惑守心,几月份来呢?”
诸葛亮回忆了一下,谨慎但又不得不答:“九月初五之前,应该会来,误差前后不超过五天。”
刘备笑笑:“也好,朕心里也有底了,这不至少不用担心、还能多活两个月么。要不是知道了这一点,朕还以为翼德才去了没几天,朕就要跟上了。”
暂时安慰剂效应之后,刘备反而回光返照了一段时间,日子很快拖过了一个多月,进入了226年九月。
九月初的一天,一支远洋探险舰队派出的使者,终于回到了雒阳,给刘备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已经水米不进的刘备,还是忍着病体,听取了情况。
好消息是:周瑜的舰队,在224年东北地区战事结束转入地理探险后、经过漫长卓绝的航行,终于在去年也就是225上半年的时候,发现了流鬼以东群岛(阿留申群岛)的另一端,也有一片绵亘巨大的大陆!
周瑜过了最靠近北极、最风高浪急难行的航线路段后,终于开始了高歌猛进、轻松沿着美洲大陆西海岸南下,一路绘图极为顺利。
周瑜在美洲沿岸前后盘桓了半年左右,趁着秋冬季节来临前,再次北上、然后在寒冬前通过阿留申群岛海域、回到亚洲这边。然后今年上半年,则开始往扶桑返航,并且整理收获情况,往中原派出使者汇报收获。
而这里面有一个坏消息:那就是最后的收获汇报,其实已经不是周瑜本人做出的了。
周瑜在美洲沿岸的时候,染上了一种美洲人独有的传染病,亚洲人毫无抵抗力,最后埋骨他乡了。探险舰队中有三成的水兵,也都死在了各种美洲疾病上,剩下的人抵抗力比较强,或者是在好色方面比较收敛,对土著女人下不了手,才算适应出了群体免疫。
回航的舰队,也按照李素之前多年心心念念的交代,尽量寻找带回美洲特有的农作物。而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所有印第安人都会广泛种植的美洲粮食——玉米。
周瑜就是在发现沿海的印第安人部落、跟他们贸易特产的时候染上疾病的,所以那次也毫不意外地得到了玉米。
其他作物,因为暂时时间不够,没有得到更多,反而是可可豆这种印第安巫医经常会用的兴奋剂,也在贸易之列。而土豆辣椒番茄都还没找到。
不管怎么说,新航路已经开辟出来!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和体力活!周瑜不在了,可以让甘宁继续去,顺着成功经验找。
刘备看了他们献上的种子,也就是几个干枯的可以敲出可可豆的可可果,外加几个玉米棒子,还不忘勤政地关心了一句:“这种东西,能亩产几石?”
(注:刘备问的是汉亩,所以要乘以零点三。)
信使禀报说,据周瑜在时对当地土人的观察,那些土人以烧荒灰肥的耕作之法,都能亩产三石以上,汉人精耕细作,应该能更多。
实际上,现代玉米的单季亩产都能轻松到八百公斤,比小麦水稻肯定高一些。
哪怕是古代玉米,三四百公斤还是有的,那就比普遍一百公斤的麦子有三倍之差了。
刘备听完后,伤感于周瑜之死,但还是生出一股窃喜:丞相让他重视地理发现,最后居然真的没有白费!
天佑大汉啊!又送来一种能达到麦子三倍的谷物!
看来,个人的生死,与国家的兴衰国运,也并没有联系。
“天佑大汉,看来大汉国运长久、百姓丰足,乃是天命。朕个人之生死,自当置之度外。
把这些种子好好保存,来年开春后精心种植。若果有如此高产,可给周瑜比照吕布,死后追封公爵虚衔。”
刘备接见完探险舰队信使后,没过三天,就等到了荧惑守心的天象。诸葛亮这次也没敢瞒报,刘备得知后,虽然平时不看天象,但这天还是让宫女把他推到御花园里,躺在躺椅上看着星空。
还叫来李素和诸葛亮,跟李素谈谈心,交代一些事情。
跟诸葛亮则是请教一些观星的常识、好让他识别究竟怎么看出荧惑守心。

好看的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討論-番外第72章 收下四個國家作爲外交利息(六千字大章)分享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今天中午还有第二更,今天一共一万两千字。明后天也都是六七千字的大章。因为后天就是真.大结局完本了)
杨修抵达的时机不错,因为当时罗马人已经先胜后败、被帕提亚人打回去了。
两年前、罗马人第一波来势汹汹出兵的时候,一度是杀入过波斯高原的。
但卡拉卡拉皇帝被禁卫军刺杀、罗马内部分裂爆发平叛内战后,在前线督军的僭位伪帝马克里努斯(他在卡拉卡拉死前,是卡拉卡拉的禁卫军统领),因为军心涣散,就被帕提亚人反推击溃,不得不签订求和条约败退。
从那时起,帕提亚人就进入了反攻阶段,帕提亚王阿尔达班五世不仅光复了波斯高原全境,还反推回了两河流域,甚至差点儿光复十几年前沦陷的故都泰西封(巴格达)
这一点要是真实现了,那估计就能成帕提亚版的《出师表》了,“奖率三军、西征两河、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安息,还于旧都”。
不过,帕提亚人的反攻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们并没有最终夺回泰西封。因为当他们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218年下半年了,罗马人的内战也分出胜负了。
弑君篡位的马克里努斯只做了一年不到的伪帝,就被有卡拉卡拉血统传承的正牌罗马皇帝埃拉伽巴路斯手下的将领平叛杀了。
当然,埃拉伽巴路斯当皇帝时也才14岁,是个小孩子。他也不是先帝卡拉卡拉的儿子,只是他外甥。卡拉卡拉没有留下儿子。
埃拉伽巴路斯能上位,关键是靠罗马在叙利亚的驻军总督支持拥立他,他实际上目前还是叙利亚总督的傀儡。
上述的罗马内战,甚至可以说都没有牵扯到罗马国内,只是“事实上的叙利亚总督和伊拉克总督互掐,各自自立或者拥立傀儡”。
马克里努斯就像是“罗马袁术”,他走了自立的路线。而他那位同行“罗马叙利亚总督”,等于是“罗马曹操”,走了“奉天子以令不臣”的路线。
最后“罗马曹操”拥立个傀儡干掉了“罗马袁术”,简单概括就是这么点破事。
不管怎么说,因为罗马内部问题已经解决,虽然最后的内战中死了不少人,叙利亚驻军和伊拉克驻军都死伤不少。可只要重新统一回一面旗帜下,罗马人还是有实力跟帕提亚继续一战。
或许野战反攻没把握,守城保住泰西封却绝对绰绰有余。帕提亚人是游牧文明,他们最强的铁甲骑兵和铁甲骆驼兵又没法攻击城墙。
杨修抵达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帕提亚人表面上处于攻势、但实际上对坚城束手无策的窘境。
同时,看似帕提亚在局部战场上兵力更多,实际上此刻却轮到帕提亚人比罗马人有更多内患尚未肃清——
帕提亚王阿尔达班五世之前集结了全部铁甲骑兵和铁甲骆驼来跟罗马死磕,他是放弃了对他亲弟弟的平叛作战抽身来的。所以这一年里,他弟弟在后方波斯腹地又死灰复燃了,随时有可能集结起更多的军队来反叛他。
同时,波斯高原上当地的波斯族人部族酋长们,也把帕提亚人视为“希腊化的外来统治者”,觉得帕提亚的核心领土应该在两河流域,既然两河都丢了,波斯人也不想再以帕提亚帝国的一部分的姿态存在,他们想谋求波斯人自己建国。
所以波斯蛮王阿尔达希尔,现在也在勾结帕提亚王阿尔达班五世的弟弟,想浑水摸鱼——而且这个阿尔达希尔还很有实力,因为历史上六年之后,就是他最终杀了阿尔达班五世、灭了帕提亚帝国。阿尔达希尔本人就是后来的阿尔达希尔一世,萨珊王朝的开国君主。
现在整个中东就是乱成了一锅粥,
帕提亚末代国王阿尔达班五世,看似捏着一支全场最强大的野战骑兵、有两万多铁骑和骆驼,却四顾茫然,其他方面极度虚弱、隐患重重。
想收手又怕丢脸,怕威望扫地后立刻各方立刻看穿他的虚弱、从而引爆反噬。
杨修的到来,也就恰好投其所好了。
……
这天,大约是入冬后不久,218年10月底,波斯高原上已经下起了大雪,把草原都覆盖了,冻死了相当一批牲畜。
好在阿尔达班五世的铁甲骑兵远征在外、驻扎在泰西封城外。那是两河流域,比高原地区温暖一些,战马还能找到点草料吃,虽然也都是干黄的枯草。
一大早,他最信任的廷臣之一、也是他的表妹夫跋帝,突然神色紧张地进了御帐,给他带来了一条斥候回报的军情。
跋帝是一个生于叙利亚的希腊血统贵族,娶了阿尔达班五世的远房表妹满艳。
跋帝和满艳所生的儿子摩尼今年才四岁,也就是原本历史上后来改良了波斯地区传统琐罗亚斯德教、创造出摩尼教的那个人。
此刻,跋帝开门见山奏道:“陛下,昨晚有后方北海(里海)呼罗珊部的信使来报,说是有一支数千人规模的骑兵部队进入国境,日行百余里。
他们自称是汉朝国史,听闻我国与罗马人近年来连续资助对方内部的叛徒,故而前来调停、希望拜会陛下、劝说各方罢兵言和,并且盟誓承诺以后都不再支持对方内部叛匪。
内附呼罗珊部不敢阻拦,只好先派人快马请示陛下,当如何处置?若是再不拦截,以汉使的行进速度,最多五六日后就可以抵达泰西封军前了。”
从里海南岸的土库曼和伊朗交界处、要抵达两河流域后世伊拉克的巴格达地区,五天当然是走不到的。
但因为呼罗珊人派出斥候报讯时、这些斥候本身赶到泰西封都花了好多天了。
所以这里说的“再有五天”,只是指杨修的行进速度比帕提亚人的“六百里加急”再慢五天,是时间差而非绝对时间。
阿尔达班闻报,第一反应自然是担心自己的军事安全:“汉人怎敢带兵深入我帕提亚国境?使团需要带数千骑兵么?可知道这些骑兵战力、装备如何?”
他自己倾国之力才两万多铁骑,剩下都是轻骑。这也算是这个时代最强游牧骑兵强国的底蕴了。
要是汉人的单兵战斗力也不弱的话,这支力量万一倾斜到帮助罗马人的那一侧天平上,也不容小觑了。
跋帝立刻如实回禀:“据呼罗珊部探查,这些汉人果然学了我帕提亚的铁甲骑兵之利,不过因为是跋涉数千里而来,马匹不堪负重,所以只有不到一千人装备了铁甲,其余都是皮甲弓骑。人数约在三千人,所带马匹近万,还有数百辆汉人那种独特的船型大车。”
跋帝提到的船型大车,当然就是当年李素诸葛亮造的“西部大篷车”了,既可以当车用也可以涉水过河,运载量还比较巨大,需要至少六到八头牲口拉动。
帕提亚人和贵霜人最近也有随着技术扩散,慢慢开始造这种大篷车,以改善后勤、和降低丝绸之路上的贸易运输成本。
不过他们造出来的大篷车只是形似,具体技术细节上还是远不如汉人的做工,运输省力效率和耐用性方面也都有差距,就跟90年代的合资车和原装车区别差不多。
游牧帝国的工业技术,怎么可能跟大汉相比嘛。
看汉人这架势,阿尔达班倒是觉得汉人应该是来谈判的,不至于搞武力威胁,稍稍松了口气之后,静下心来仔细盘算,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事儿对他没坏处。
他现在本来就是外强中干,有个台阶下有什么不好?
于是乎,机缘凑巧之下,这荒诞的一幕还真就实现了——汉使带了区区三千骑兵,远涉五千里而来谈判,居然就成了决定这个局面平衡的关键一手。
(五千里是从离开乌孙西部边界开始算起、到泰西封为止。如果从长安算起,到泰西封一共是一万两千里,还只是直线距离)
这牌面也是没谁了。
帕提亚方面做了郑重的接待筹备,也不敢怠慢。五天之后,好整以暇的杨修,就得到了阿尔达班五世的亲自接见。
……
“汉朝皇帝特使,见过安息王。”
杨修来的时候,带了各种语言的通译。丝绸之路重开已经快二十年,大汉在兰州、长安、雒阳等地也各聚集了不少西域来客、学者商人,所以要找翻译已经比较容易。
最夸张的是杨修这人也算博闻强识,都四十来岁年纪了,为了这次出使,反正过去这一年的筹备期、赶路期也没别的事情可做,居然就把罗马人用的拉丁文,和帕提亚高层用的希腊语,给学了个大概。
此时此刻,简单寒暄打招呼,杨修也不用通译,直接亲自开口就是希腊语,语言态度不卑不亢,只是拱手微微一揖。
听得阿尔达班五世一愣一愣的:汉朝也是够开眼看世界的,居然对外面的情况那么了解。
当然,杨修也不会一直说希腊语,一开始秀几句那是显示自己的才智。后续具体谈判中,汉使说汉语是体现大汉地位,不可能去用蛮夷之语谈大事正事。
以后应该让说希腊语和拉丁文的国家,为了跟大汉打交道而多学汉语。
阿尔达班五世谦逊地降阶跟杨修交谈,还吩咐设宴款待。当然他说的是希腊语,他也没有通译,只能是由杨修的通译来翻译。
“请汉使回复大汉皇帝,我帕提亚国对于与贵国的友好向来是看重的。原本罗马人连战连败,已经被我军围困在泰西封,指日可下。
这泰西封是我帕提亚故都,汉使远来,恐怕还不知道左近的情形吧,莫非以为能凭只言片语、些许许诺,就让我帕提亚放弃光复故都之功?这太过强人所难了吧。”
阿尔达班这边的廷臣们,群策群力说得满嘴跑火车,明明是不擅攻城、到了泰西封也顿兵坚城之下,非要说成收复故都指日可待。
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面子,另一方面,也就是为了让汉人觉得“如果最终接受你们的建议,那我们帕提亚人的牺牲和诚意更大,所以你们大汉应该主持公道,在主持和谈时多分我们一点好处”。
幸好杨修也是做过功课的,这一路上对帕提亚内部的派系隐患、罗马那边的派系隐患,都了解过了。他立刻云淡风轻地指出:
“此言过矣!贵国兵势虽强,当初也不过是罗马大军的手下败将,是罗马内乱自相残杀,才给了你们反攻的机会。
如今虽然到了泰西封城下,但罗马内乱已解,贵军正是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依外臣之见,不如见好就收,彻底罢兵言和,双方都约定不再与对方内部的叛匪结盟。
更何况,外臣来时,听说去年年底贵国已经与罗马打成了议和,今年年初是贵军自行撕毁合约重启战端,就不怕将来其他国家有样学样么?谁都有个三长两短内部不稳的时候。”
阿尔达班脸色一变:“那不是我军撕毁合约,而是当时签订合约,是与罗马人在前线的伪帝签的。那伪帝后来也已经被如今在叙利亚的罗马新帝所杀,那缔约的对方都已经不存在了,何来毁约?我国又不曾与罗马新帝缔约。”
杨修:“那就给大汉一个面子。我大汉二十年前,也曾遭受严重内乱,几乎皇纲失统。幸得我章武陛下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终得三兴炎汉、历数无疆。
故而我大汉最痛恨的便是那些勾结他国内部篡逆之辈的卑鄙行径,不希望看到这种行径蔓延、让天下人心涣散、正统失序。
这普天之下、无论天涯海角,但凡日月所及之处,有如此劣迹的,我大汉都要管一管。
夺 舍 成 军嫂
贵国如果再与罗马内部反贼勾结兴兵、或是罗马人与令弟、亦或与贵国内部的萨珊部叛匪勾结,我大汉都会管,哪一方不服其管,我大汉便与另一方并力击之!
希望贵国识时务,否则到时候我大汉攻其外,罗马攻其内,贵国休说拿不回泰西封,便是国祚存亡,怕是都难以保障!”
阿尔达班脸色一变:“区区三千骑兵,也敢如此威胁我国?”
杨修:“贵国最好不要产生这种想法!本使现在却是只有三千人,可真要是得罪了我大汉,天兵到处,十万之众也是轻描淡写。
无非是数千里远征,粮草转运困难,而那点兵力,对于国力鼎盛的大汉,根本不算什么!真到了那一步,大不了我汉军因粮于敌、一路烧杀掳掠补给,到时候贵国尽为白地,尽管试试!”
杨修也没必要跟对方谦虚,汉朝的外交本来就是直接威胁的,谁让你是地球上最大的超级大国呢,鹰派就完事儿了。
阿尔达班本来也就是虚张声势一下,见汉人一点不怕谈崩,还很好战的样子,觉得该降降温了,连忙话锋一转。
不过他自己口才不好,所以仓促不知如何措辞,就给妹夫跋帝使眼色,跋帝立刻心领神会,接过话题跟杨修诉苦,开始由他唱红脸:
“汉使所言确有道理,我帕提亚素来是重视与大汉的友好的,只是这次要在光复故都之前收兵、我方牺牲实在太大,怕是难以服众。
罗马人如今是守势的一方,如果他们不付出一些诚意来,我们怕是难以收兵。不如这样,请汉使再去说服罗马方面,看看他们能许诺什么,只要合理,我帕提亚愿意给大汉这个面子。”
杨修看对方借坡下驴了,也就不为已甚:“这个好说,本使自会向罗马人传达要求,让他们也承诺绝对不与贵国内部的萨珊部勾结、也不得与令弟勾结,将来不得借贵国安内之机趁火打劫。
另外,也会警告罗马人不得企图与贵霜联手夹击贵国,如果我大汉能做到这些许诺,贵国应该放心了吧?如果罗马人不答应,我军与贵国一起合击罗马驻军便是。”
杨修说这番话的时候,还真有几分像1988年联合国的佩雷斯秘书长去巴格达,把撒旦姆和波斯的霍某人召集起来攒个局,敦促他们实现两伊停战。
杨修这个逼装得也够大了。
“你们能说服罗马人以后永远不和贵霜、萨珊部联手对付我们?若真是如此,这次我国罢兵言和,也不是不可以。”阿尔达班和跋帝交换了一下意见后,顺势服了软。
杨修眉毛一挑,知道打蛇打七寸、已经命中对方最关切的核心利益了。既然如此,他也要趁机为大汉谋取利益,大汉可不是来义务劳动的。
杨修想到了他出发之前,给刘备的秘奏。其中有好几条杨修自己的建议,希望时机合适时可以便宜行事,刘备当时也允许了。
此刻,杨修就根据他这大半年里、半路上了解到的情况,趁火打劫收利息:“另外,合约达成之后,大汉也会尽力保障贵国的利益的。
多年之前,贵国似乎有于贵霜国内叛逆勾连之举,我没说错吧?贵霜的呼罗珊和花拉子模地区,原本是横亘在大汉附庸康居与贵国之间的。但贵国早在二十年前,为了打通与大汉直接贸易的商路、不让贵霜人抽你们的过路税,竟支持呼罗珊和花拉子模独立!
这种行径,我大汉若是不处置,便不能秉公服众。好在我大汉如今已经彻底征服乌孙、附庸康居,希望贵国以后承诺花拉子模为我大汉势力范围、任由我大汉将其附庸。
而康居、大宛、莎车,也都是大汉的番薯朝贡,大汉如何处置他们,都是大汉的内政,贵国不得干涉。但作为交换,大汉也承认帕提亚对呼罗珊的处置、惩罚叛逆,这从此就是帕提亚内政,大汉也能担保贵霜不敢置喙……”
杨修还什么都没干,就这样在两次大国分赃之间,把势力范围给瓜分了,把那些小国的利益彻底牺牲了。
当然,大汉跟帕提亚“远交近攻”之后,要的当然不仅仅是帕提亚人对他势力范围和利益的承认,更要确保实现一个双边的互补贸易协定——
主要是未来马超对着这些地区用兵的话,帕提亚人要确保每年跟汉军的贸易规模,买汉人的昂贵货物拿去转卖,同时卖给汉军军粮。
汉人卖出来的好货,帕提亚人当然转手肯定不愁销路,罗马人那边对丝绸瓷器肯定是有多少要多少。
而汉军在中亚的行动,最大的困难原本是筹粮,因为要从东亚运军粮来西域太难了。可如果在中亚草原附近就有游牧帝国直接卖麦饼和牛羊牲畜给大汉,从里海草原方向给汉军供粮,那后勤距离就缩短了好几倍,可以因粮于敌、以战养战。
而大汉的目的其实也很清晰:根本不在乎那些大片的中亚草原,大汉要的只是沿途的交通要道、枢纽节点、丝绸之路的必经咽喉。
所以,呼罗珊这种相当于后世土库曼斯坦的里海东岸大草原,以及哈萨克西南部的草原,帕提亚人要就拿走好了,大汉承认了他们原本遮遮掩掩的利益。
而乌兹别克的撒马尔罕以东地区、阿富汗的瓦罕走廊,这些后世兴都库什山区交通要道咽喉城市,大汉全都要。
同时,再加上刚才杨修提的康居、大宛、莎车,
最终的谈判预期,就是大汉要得到相当于后世哈萨克的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地区,以及塔吉克和吉尔吉斯全境、阿富汗的瓦罕走廊、乌兹别克的撒马尔罕以东。
一共后世两国的全境、其他三国的部分精华地区。
阿尔达班五世对这些问题倒是懒得计较,毕竟也是慷他人之慨,而且帕提亚现在确实内部焦头烂额,哪有工夫想这些,就轻描淡写答应了。
杨修少不了又一番上下斡旋、补充细节,最后在大约一个月之后,继续率军西行,先请泰西封城内的罗马守将派人答话、提供信物,
然后杨修再带人从两河流域继续西进,到叙利亚一带,跟如今还驻扎在大马色城(今大马士革,大马士革也有四千年的建城史了,中东地区的古城都特别久)的罗马皇帝直接交涉。
其中细节无需过多赘述,总之在一番为期半年的长途跋涉、赶路斡旋之下,大汉利用了双方都无力再战的机会,把这个主持国际公道的大义名分抓在了手上。各方签订了一个共遵的条约,然后杨修才带着许诺回到了大汉境内。
回程的时候,因为已经得了帕提亚人的配合和许诺,杨修也先收点利息,趁机让马岱偷袭攻占了撒马尔罕城,把兴都库什山要道咽喉先拿到手再说。
战斗部分,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杨修觉得自己这次风头也出的够大了,怎么也得超过班超慑服鄯善国。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番外第44章 當年怎麼打公孫瓚,現在就怎麼打二田看書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杀!这座前哨坞堡竟敢抵抗大军,攻破之后全部杀了!粮草物资全部抢走!围墙全部拆毁、屋舍全部焚烧!”
“声势要尽量往大了闹!咱就算不能直接攻破长城要隘,也要把面铺开,让刘备感到处处受敌!”
高干带着六万三族联军,在张家口外的长城沿线,可谓耀武扬威,短短一两天之内,就扫清了很多关外的汉人。
这些年下来,因为边事渐渐平息,汉人也是有贪图草原之利,出关来放牧、贸易的,渐渐就会形成汉人的聚居点。
民间经济的自然发展形态,不可能完全按照军事和政治的严格分界,总有边民贪图利益,按照当地的情况来组织生产生活。但随着战端重启,这些人自然也会遭到灭顶的损失。
另外,高干虽然没有把握直接在张家口突破长城,但他迂回绕路,在山险之处寻找深入长城以南抢一把的机会,却还是容易的。
众所周知,长城自古其实并非牢不可破,因为太长了,没法处处驻军,进攻方只要挑选一个点,总是能突破的。
长城的真正意义,更主要在于迟滞游牧民族毫无顾忌地继续深入、也为汉人调动军队断敌归路争取时间、限制敌军机动性。
一旦草原游牧太深入,汉军反应过来,把背后的险要之地重新堵上,关门打狗抵消掉游牧的流窜作战机动性,游牧文明也就凉了一大半了。
所以他们才每次抢劫都浅尝辄止,在汉人反应过来得以堵住缺口前,就主动退走。
如今的情况也是这样,短短两天之内,高干就在张家口东西两侧各找到了一些缺口,深入长城近百里,肆虐了好几座县城。
那场景,如果有2021年穿越回去的看客见了,肯定会惊诧:这路数,怎么看着跟《帝国时代4》里的成吉思汗战役差不多?
那游戏里,有一个战役成就,就是要先在张家口长城关外白给送死一些兵力,然后吃一堑长一智,剩下的人马绕路翻山、绕过雄关直扑背后的怀来,然后再去居庸关。
天神的后裔
只能说,从古到今,上谷代郡一带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从这儿破口求战的部队,路线都差不多。
九月三十,又是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很适合骑兵大范围机动,没有秋雨泥泞的烦恼。一大早,高干就接到前方急报。
“禀将军!汉太尉张飞,已经率军主动发起反击了!”
高干神色一凝,郑重追问:“哦?张飞可是走长城南线、往西去宁县了?这是要堵我军绕路翻山人马的后路?若是如此,让走宁县劫掠的部队,立刻北撤,可别被张飞堵在长城以内。”
斥候摇摇头:“不是,张飞没有去堵宁县的后路,而是直扑此地而来了。”
高干顿时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直扑我?我军可是号称三十万,他敢扑我而来?有多少人马?”
斥候如实回报:“大约一两万人,或许更多,后军旗号不明。我等是探知张飞出关后,就立刻来回报了。”
高干面色变得有些阴沉,一时沉吟不语,试图揣摩明白张飞的本意。
他的副将牵招想了想,分析道:“张飞素来莽夫,却也不至于如此寻死。莫非他是有恃无恐,根本不相信我军有三十万?若是如此,我军要是避战,怕是直接让他看穿虚实。”
高干一咬牙:“那就不避战,但是假装我军已经四出劫掠,所以中军留守不多,暂时跟他正面对峙、等待劫掠的部队聚拢即可!摆出这个姿态,张飞也就看不出我军虚实了。”
高干的想法很简单:张飞不是怀疑他是不是真有三十万么,那就告诉他,真有,但都四散撒出去了,没有集结在一处。
草原游牧打仗,也是历来这样的,比较“去中心化、扁平化管理”,喜欢分兵多路各自寻找战机。
毕竟面对长城防线,谁也不能事先预测汉人在哪儿防守薄弱。一开始广撒网、确保撒成功后再利用机动优势重新集结,也很正常。
高干可以演得这个过程稍微拉长一点,也很合理。
牵招想了想,请示道:“那我军当于何处与张飞对峙?这草原上扎营对峙,太容易被看出虚实了,多立营寨,难免空虚,反而被张飞各个击破。”
高干也没想过,直接把问题抛回去:“依你之见呢?”
毕竟在历代三国志游戏里,高干的智商还没牵招高呢,这种时候就该放权。
牵招仔细盘算一番:“如今,只有稍稍往西退却,依弹汗山、临仇水下寨,摆出重新集结部队破口之态,可以骗过张飞。
仇水乃桑干河支流,仇水河谷会穿过外长城,一直流淌到涿鹿(怀来),与桑干河主流汇合。我军在弹汗山扎营,可依托山势,防止张飞窥明我军虚实。而且有依山傍水险要,张飞进攻的方向也被限制。
当然,最好还是指望张飞不自量力,如果我军能歼灭只带了一万多人就出击的张飞,那后续一切都不用准备了,刘备绝对会坐立不安,把幽、并全部汉军主力都往这个方向集结。”
最后这番话,着实让高干有些不甘心,说到底,还是自己不中用!没胆子啊!
自己带了六万人来佯攻,张飞只带了一两万就敢主动出关迎击,这种行径,但凡自己战斗力强一点,直接把张飞灭了不就好了!
换句话说,张飞这行径,从弄险程度来说,跟张卫出阳平关、哥舒翰出潼关一样,都属于兵法上中计的一方的。
差别只在于张飞的兵力确实精锐,装备也好,士气高昂,所以人家有这个实力明明比你人数少那么多倍,依然不要怂就是干,这跟谁说理去?
……
十月初一,张飞就这么大大咧咧在弹汗山下、仇水东岸的草原上,与高干对峙扎下了营寨,并且主动搦战。
“高干贼子!你不是号称三十万么!你张爷爷不信,咱就两万,快出营与我一战!三十万人还要依托山势营垒,才敢跟爷爷打守营战么?你个没卵子的杂种!
袁绍虽是国贼,好歹还知道自己是汉人,你这厮居然投靠胡狗,莫不是当年袁绍的妹子是被个胡狗干出来的你这杂种!袁绍要是活着,知道你的真实血脉,肯定想把你个杂种勒死!”
高干被骂得不轻,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必须沉住气,所以也派出很多骂阵手对骂:
“张飞匹夫,我辈智将,不与你逞匹夫之勇。我大军三十万众,纵然兵甲不如你精利,可围困耗死你却是轻轻松松!
咱杀你如杀一狗耳!但舍不得多浪费人命。你亲涉险地至此,待我军分兵略后,尽得代郡、上谷之地,你这些铁骑,也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立可饿死!”
张飞也不好直接用骑兵攻山攻营,双方试探了一天,张飞就明车明马摆下道来,直言他会沿着仇水回防、把之前沿着仇水越长城烧杀抢掠的高干偏师堵截歼灭!看高干到时候救是不救!
张飞也确实说到做到,带了两万骑兵,配合他本部各地驻防的步兵,拉网断路,“围点打援”,虽然暂时无法攻破高干的主营,却能断了一切试图回防主营的外部敌军。
双方在上谷郡内打了一通乱战,高干的人马确实烧杀抢掠了一些地方,但都没有来得及攻破城池,主要是在乡野间肆虐。
而被张飞关门打狗的偏师数量也不少,好几股几千人级别的骑兵都被堵住歼灭了,高干可谓是得不偿失。
不过,经此一事,张飞终究是一时难以彻底摸清高干虚实,因为场面上看确实是高干遍地开花、破坏明显、处处搅局。
至于张飞身边的庞统,一时没看明白,也不是智力的问题,而是高干太舍得下血本了——人家是实打实地分了好多股部队、每一股至少上万人入关来烧杀破坏,被张飞堵住的话,一下子就是数千上万的损失伤亡。
哪有人诱敌佯攻用计,是真的拿数以万计的真实损失去用计的?这就一下子把庞统都整不会了。庞统用计可是很考虑核算成本的。
所以高干大军破长城而入的消息,张飞也不可能封锁,很快就传到了雒阳,几乎是飞马信使日行五百里往回传的。雒阳朝廷因此被暂时误导出现误判,似乎也情有可原。
哪怕李素的先知先觉,在这种情况下也没什么用了。毕竟李素前世擅长的是外交政治和算计人心,实打实的军事指挥,本来就不是李素的专长,这方面他主要靠知道历史才牛。
天下统一后,军事方面的历史知识已经完全用不上了,李素没有上帝视野,也看不出游牧鞑虏具体会从数千里边境的哪个点选择真正的突破方向。
……
“朕还没对那些胡虏动手,他们反而敢先动手了?”
消息传到雒阳时,近年来已经有些自大的刘备,也是真心震惊的。
没办法,自大这种事儿,也不能全怪刘备。毕竟大功告成、天下归心、诸侯尽灭了嘛,这么些年下来,谁都会膨胀的,这很合理。
短暂的震惊之后,刘备当然是立刻召集群臣,趁机宣布提前对鲜卑乌桓和袁氏余孽全面开战斗。
朝中原本有一些节俭持重派的官员,在这事儿发生之前,还是劝刘备先勒紧裤腰带多省几年钱、挖完运河后再与民休息一波的。
但出了这种事情,而且听说上谷郡和代郡都有个别县城被胡狗烧杀抢掠了,谁还敢再流露出丝毫投降主义失败主义的保守情绪?
果然,刘备的要求,比历史上偷袭珍珠港后的表决结果还统一,满朝全部同意为了对鲜卑的战争,转入战时体制,各方都要为前线出力。工商农税和徭役,也全部转入战时。
不过,在定了调子之后,后续具体如何调兵遣将方面,朝臣们还是各有自己的看法的,也纷纷畅所欲言。
大部分人都觉得远水不解近渴,暂时没必要把驻扎在中原河洛的朝廷主力调上去,因为已经初冬了,再往下拖,对草原胡人而言是南下避寒,对汉军而言却是北上受苦。
历来对胡人的大规模反击,都是发生在夏天暖和的时候、便于深入北方。
而冬天只能是打打防守反击中的防守阶段,一下子前线堆太多部队却做不了事情,防御战用不上那么多,就会导致后勤压力大增,白白在苦寒之地多几十万人吃饭,吃上半年等到夏季攻势的时候,路上转运粮食的损耗,就已经把国力消耗掉不少了。
所以,持重派的建议,都是在北疆现有部队之间腾挪为主,而中原腹地的朝廷主力,只是有限北上那么几万人,作为查漏补缺堵口应对突发之用。
刘备听取了这个意见之后,又问了李素,以及在邺城的诸葛亮。他们也觉得这个方略比较“可持续发展”,利于明年的反击,便也建议刘备接受。
毕竟,把拳头收回来蓄力,也是为了下一次重新打出去的时候更有力嘛,冬天防守就把后劲用完了,明年夏天反击时还怎么使劲?
大汉这次要的可不仅仅是击退。
权衡之后,刘备就飞马下令关羽立刻离开自己的防区,往东机动,跟张飞联手协防,
同时,从雒阳调遣了五万原本坐镇中枢的援军,由高顺带领,先往北机动到冀州,由正坐镇冀州冲刺最后阶段运河工程的诸葛亮调度,到时候可以根据幽州前线的战况变化,随机应变把这支部队派上去堵口。
……
刘备做完这些部署之后,汉军当然是第一时间动作起来了。而打肿脸充胖子的高干,也几乎在上谷前线以每天数千人的伤亡、逃散规模,在那儿死撑,维持住他“人多势众孤注一掷”的面子。
关羽等部都开始往上谷方向调度集结。原本驻扎在幽州州治蓟县的幽州汉军主力,也全部向张飞靠拢,一部分突前到涿鹿(怀来),一部分堵口到居庸关,显然是不给高干一丝一毫的机会摸到燕山防线、逼近蓟县。
不过,高干的牺牲也不是没有价值的,他用实打实的惨重损失,确实拉扯出了一个汉军走位当中的空档。
十月初九,在辽西右北平之间,拓跋力微可汗带着游牧各族主力,直接掐入了辽西走廊。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756章 曹、關對決 九月十日即事 欲说又休 分享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夏侯淵探察攻城成功後兩天,曹操終究也臨了昆陽。
而曹操在達到前面,夏侯惇那合辦堵口的軍隊、折損掉三萬軍隊的噩耗,自也既傳入曹操耳根裡了。
因為夏侯淵出營應接曹操和郭嘉時,就觀望曹操的樣子陰森得唬人。
从岛主到国王 小说
然,曹操表露來吧語,依然如故新異汪洋:
“妙才,勝負乃兵家隔三差五,元讓之敗,孤早就諏過了,他也終究一入手忍住了勸誘。是聰明人屢次三番變著法兒內參成家,再行誘敵,孤反省也必定全然能忍住。
元讓被射殘了一目,殊死戰撤消,也到頭來獻出了批發價。現在最緊急的是瞻望,理想打好背面的仗,其餘然後再議。”
夏侯淵聽了,竟鼻稍許酸。大帝是看護過仁兄要“半安營紮寨,不興莽撞”的,起初不管三七二十一送掉了半拉大軍,果然也權時不罰了。
而是憑心而論,夏侯惇此戰的疵瑕,也實實在在比往事開始謖在街亭要小組成部分。
好不容易馬謖不單是折損三軍,還丟了街亭,策略目的凋零才是嚴重性。那時夏侯惇獨摧殘軍力,但堵口還在其時堵著呢,李典接替告終得較為好,沒讓高順的救兵步出來。
故,也靠得住不適合戰時重罰。
夏侯淵生氣勃勃激發地核態:“太歲,再捎帶一兩日,軍械成法之時,再力竭聲嘶佯攻一次。頭天末將現已試過了,敵將的門子好光怪陸離。
其弓弩刺傷觸目驚心,幾乎城裡弩手一概都成了神通訊兵般,末將亦然百思不足其解。據此,或先砸開城廂,能蜂擁而至時,再作設計。”
曹操首肯准予:“將能而君不御之者勝,孤今昔初至,這昆陽衛國亦然適逢其會才映入眼簾,堅實無休止解,‘且觀卿之妙才’。”
曹操很大氣地選拔了戰術範疇上搭。
玫瑰與草莓 Strawberry side
……
夏侯淵受到鼓動,兩破曉槓桿式投石機好不容易造得初具框框了,大約摸有少數十架,夏侯淵就指令先鳩合火力對著北墉遠方炮轟。
按說夏侯淵人多,活該三面出擊分散監守方軍力。但現如今才重大批投石機造完,缺乏分,得鳩集火力,這才諸如此類安頓。
原初對轟而後,曹操也不期而至馬首是瞻,站在投石機波長外界幽幽地看,皺著眉峰指揮:“固然投石機眼前虧三面攻打,閃失也再就是分出人口修望樓解析商情。
十萬武裝力量囤駐城下,修投石車用了卻這樣多人手麼?別幹不輟嬌小活公汽卒,出點力夯土堆臺、整建木樓瞭望也幹連連麼?”
曹操這一來派不是時,他兩旁的郭嘉也在窺探軍情,宛覽了片奇妙有眉目,於是沒敢擁護,他倬感到夏侯淵恐怕另有衷情。
果然如此,夏侯淵抱怨道:“當今,剛來的際就試過讓人堆土臺、上築巨廈。獨修了一小半,理屈詞窮勝過墉後,才呈現有史以來用不上。”
曹操奇道:“竟有此事?”
夏侯淵指著城垣四角的角樓出口:“舊修閣樓,就是說為了洞燭其奸友軍在城垛後側有小叛軍,到處墉老底。
雖然劉備的人在關廂四角修了那幾個離奇的城樓嗣後,箭樓高出城郭何啻兩倍,與此同時似是實心圍樓,方廣數十丈。
諸如此類一來,我們要眺望,望樓也得比以往加厚三倍,直達城牆的七八倍高,本事看透場內。縱令這麼,城樓掩藏之處如故有很大的邊角,足可藏兵不讓預備役瞧瞧。
再就是角樓內既是秕的,應有也能藏兵。樓內藏兵長看散失的屋角,每處至少能修飾兩三千人的消失,敵樓的探敵內情也就失了功效。從而末將只修了一某些就一再曠費人員了。”
望樓原本硬是從側背降幅看相鄰關廂反面的視野的,故此嵬峨的箭樓首肯洪大地禁止牌樓的眺望效益。
這天底下要說未知數學得比諸葛亮好的,那臆度也偏偏李素了。而聰明人咱家早在五年前,就為劉備在襲取紹的戰鬥中,開過交錯閣樓探敵路數的戰略。
當前關東王公這向的文化都是從智者的閱歷目睹偷學派生而來的。智囊自表明的戰略,祥和理所當然也在思維該當何論克反制。
曹操、夏侯淵包抄蹩腳,小半都不冤。
論攻關城的法理學統籌,智者強硬。
用過街樓伺探敵城各側守護兵力布虛實的嘗試成不了後,曹軍再增選多面圍攻、計較提挈出裂縫,就示沒什麼義了。
為即令受助出千瘡百孔你也不曉罅漏在何地,沒視野。
這種變化下,其中幹攢夠投石機,就頓時朝其一樣子恪盡送入、猛砸搶攻,倒也不濟錯。
快捷,曹軍磐石如流星雨屢見不鮮,賡續砸在昆陽城北端的墉上。夯土修修而落,一起頭看上去效能還挺不利。
但才不怎麼砸了七八輪,曹操和夏侯淵就都瞧問號來了。昆陽城垛崩落了最外圍的附土後,之中的外牆色肇始轉變,由嫩黃色轉入青白。
曹操一造端看依稀白,又過了不一會兒,觀看這些青白的窩被石碴再而三砸中後,也從未有過錙銖崩落,一味富國動,這才肯定,昆陽城郭內竟自再有一層石英少加固的整體。
歸正智多星挖冰河炸烏蒙山多進去的爐料也沒處用,就在老墉上包了一層、裡面再加一層薄薄的夯土。
就此石外又有土,是以便排洩海洋能減震。再不光石硬碰硬雖也拒人千里易被砸毀,關聯詞善寬欹。
後任縱使到了宋明,城廂內層仍舊是金質的了,但莫過於也饒夯土山磚,箇中竟土芯,最外圍才用磚頭、以防土太便於散落。
但那種組織的城垣撞見小型投石機依然如故比較軟的,造牆的大石頭難免是被砸碎的,卻很不難崩下來,所以直接赤膊上陣的當兒蕩然無存流行性緩衝。
而石的習性即使如此若之間的崩落了,疊在上的就會塌下去。不像夯人牆體中部被砸個坑,方的土還能靠牽線支柱的張力紀實性頂瞬息,多扛幾發炮彈。
就此智者才堅決在石塊牆外邊再包一層薄土,自是諸如此類幹再有其它一度春暉,那縱然開盤前頭逢友軍尖兵明察暗訪時,呱呱叫把誘敵守口如瓶視事做得太。
防患未然曹軍被嚇到以後膽敢來打,執意要勾引得朋友早就映入太多、僵,諸如此類才好。
今日,曹操明瞭淪了對沉陷基金情景交融的哭笑不得地勢。
雖然事機惡毒,但曹軍投石機造都造了,也不可能因張昆陽墉裡面再有石塊、毀掉始熱度太大,就乾脆捨棄,只能是拼命三郎耗材間停止砸。
就比作倘或見盟友以前就懂迎面奇醜極其,那就窮不會去。但設“來都來了”,看在硬座票的體面上,也不一定讓人第一手走。
“無庸急!存續砸!今朝投石機還不敷多,繼往開來造!再生幾批,守將修得就沒咱砸得快了,決然會修太來的!”
曹操倒也堅,親自察看陣腳激發士氣,還跟眾將娓娓道來讓她們寬綽心,昆陽城至少首肯圍攻到來年元月,在這頭裡拿下都算完成,還有的是韶光,行家要有信念。
……
悵然,畢竟證明,倘若一番人起先吝自己的最初魚貫而入,而對持下去,那般三番五次即使如此更大負的結局。
就好比抄底渣股接飛刀、接在了半山腰,死扛設想等解套,亟成千上萬年也解相接套,竟是末了那廢品股都快退市了。
後來幾天,曹軍一連造投石車前仆後繼砸,投石車陣的界線也越洪大,糜費了累累人力物力。
而昆陽赤衛隊就這樣穩如泰山的停止守著,每日夜裡打收場,就派人扛著一桶桶的濃稠礦漿,雙重潑在布告欄表面夯土被砸隕落的地面。那樣明朝如出一轍個部位再被砸到,就能緩衝瞬時,預防牆石被砸掉下。
老扛降臨近十一月底,曹軍百般手法麇集圍攻放炮都十幾天了,投石機也從幾分十部增長到了兩百多部。畢竟是讓中軍扛沒完沒了、也修唯有來了,成千上萬牆石也被砸裂砸落,案頭破口益大。
僅,市內赤衛隊也差白捱罵不回手,神臂弩則預製近投石機陣腳,只是城上自衛軍的投石機卻能剋制門外的投石機,衛隊也配備了投石機對轟,雖說數額遠比不上晉級方多,卻勝在相麻煩,更單純穩住革除。
對轟的這些日子裡,曹士兵被砸死砸傷加起床也有千人了,投石機被砸壞也有幾十部。若非投石機方針小而城傾向大,本條換換比還會更觸目驚心。
曹軍被耗得沒了氣性以後,關羽卒持了又一張備胎的一把手。
11月28日,曹軍結尾轟擊後的第十天,在曹軍齊集炮擊最銳的名望,昆陽牆頭驀然併發了夥粗實的燈繩。
即用普遍的長秸稈、藺等街頭巷尾足見的、犯不上錢危害性植物纖維輕而易舉搓初步的,比麻繩都齷齪得多,坐絕不緣何編造。然那些井繩用料照實,離譜兒傻呵呵,差一點有一尺粗,倒像是連肇始的鹼草捆。
粗纜繩外濡染了溼漿泥,其後就這麼著從城上掛下來,進一步是維護那幅久已被投石機砸得微微缺口、石塊都快掉了的脆弱職位。
曹操和夏侯淵一起痛感這有呀?但繼往開來用投石車猛砸後來,湧現這玩意還算作邪門——
處女那幅糖漿粗尼龍繩訛誤直貼著布告欄的垛堞往下掛的,以便再有一期叉如出一轍的撐杆撐離外牆一兩尺遠,接下來攀升吊的。
井繩不受力,被投石機的飛石砸到灑落會以後後退緩衝,抑是滑往側後偏轉。但這一來一攔擋,就把石彈的推斥力卸了妥帖區域性,更利害攸關的是後頭的地磚即使被摔打了,外側有崽子擋著也駁回易掉下去。
這物事實上沒事兒手段日產量,智者也沒開掛,即使如此吃省吃儉用的情理原理想想的,當軸處中慮縱使緩衝,使不得打。
彷彿於主軍衣內面加一層格柵披掛興許堆個沙柱。
而且這王八蛋史上也真的有猶如的,遵《唐末五代.兵志十一.器甲》,講的是南明的旅科技趕上,末後一段關聯個叫“護陴籬索”的豎子,即令宋末臨了一項軍高科技守舊,結結巴巴回回炮用的。
這器材也耳聞目睹稍為用,但按《後漢》的傳道是鹹淳九年(1273)才發現的,而這一年巧是襄樊城被忽必烈攻城掠地了。半斤八兩宋人是在波札那城破後悲憤才體悟的燃眉之急亡羊補牢解數,現已無法。
腳下,曹操遭遇如此這般的殺器,又能有怎麼著作?
唯其如此說,李素師生每握緊來同一廝,盤活了被常見借鑑剽竊的遐思籌辦後,他倆不言而喻會提早留好相依相剋的後招,假設雲消霧散止的後招,那那些年裡也會無盡無休地沉凝,友善內外互搏。
曹操不冤。
首屆天,曹操還不信斯邪,此起彼落讓瘋顛顛開炮。轟了一番前半天,卻只一望無涯轟碎崩落了幾塊城郭骨料,那些公道的要子可被他砸斷了多多益善條。
但讓人根的是,那舊貨真的是太容易找齊了,何處被砸斷了,牆頭便捷又會秉貯存貨,在斷口的場所再補上一條。
諸如此類砸了兩三天,時光終於在十二月初,曹軍壓根兒氣減低,固然沒死有些人,但漫都深知這場攻關城的術對攻無須盼望。
“這樣下來大,再耗上來氣概行將枯槁了,得趁早老弱殘兵還沒反應捲土重來、畏戰的思想還沒一展無垠開來先頭,結果拼一把詳細攻擊!”
曹操深知了這事端,便搜夏侯淵,與之相商,務求明晨結構一次滿立體搶攻。把那幅日期炮製的整個鐵均堆上去。
縱使墉暫行沒砸塌,也顧不上了。往年石沉大海投石車的年月,攻城戰錯事照打不誤!又錯說砸不塌城廂就迫不得已攻城了!頂多傷亡不得了一些!
夏侯淵也瞭然君主的裁決是對的,不搏一把終竟是不願,便去拼命備選。並且該署天伐上來,固然破滅破牆,可以外贅物根底仍是掃清了,阱羅網好傢伙的也都摒、堵塞,牢妙一戰。
臘月高三,曹軍張大了圍住二十天來最衝的一次專攻。
成千累萬的旋梯車、衝車、掘城木驢密麻麻而進,近兩百部節餘的投石機也是瘋狂潑灑石碴。
論千論萬的曹軍弓弩手越自帶億萬的滕盾,和旋配備到火線的金質陣屋,跟案頭的清軍對射。僅僅就算負有那些防範裝具,她倆的處境也不行說和平。原因中軍有盈懷充棟投碎石的投石機,會特地或然性燾那幅良廕庇箭矢的大概工事。
滕盾和硬紙板在石的敲打下,照舊會被強大的。
一世中間,昆陽城北雙重殺聲震天,潮湧而來的曹軍蟻附總攻。漢軍仍舊是讓獵戶落伍到羊馬坡不可告人用連弩和弓箭輸入,通過率極高,收割了不在少數曹兵民命。
但此次曹軍是死戰不退,索取一大批傷亡後,仍把漢軍獵手從頭至尾逼退,兀自雙重悍縱然死進攻供漢軍獵手除去的便門、仿照是被數道重閘距離,在導流洞和內甕城內血腥格鬥後一齊消滅,發愣看著漢軍把閘室末端的房門開、還用塞門刀車堵死。
凡事流程中,曹軍錯處沒讀取教悔,也錯事沒思考過用人身擔任重道遠閘不讓花落花開,乃至今還特為有曹軍士兵帶了撞木和長軍火、長盾,計圍堵任重道遠閘。
可漢軍也錯誤開葷的,曾經那次漢軍只爆出了一齊任重道遠閘,現時曹軍才敞亮上回還沒探路出人民的總體工力,閘室果然迴圈不斷偕!
更傷天害命的是,當今漢軍在土窯洞上方蘊藏了巨量的白開水和蓬勃向上的金汁,痴往龍洞下面倒塌,還是臨了再有一點火油、火把和火藥氣罐、硫毒煙彈,甭管緣何說把柵欄門歸口的人精光甭側壓力。
曹軍絞肉奪門敗績,只能猖獗磕碰,單登城,又把漢軍不及帶到城的、安排在羊馬坡後的連弩建設掉。
而羊馬坡背側幻滅掩護,遜色打靶屋角,所有這個詞流程中漢軍從牆頭發狂輸入,曹軍的死人靈通把羊馬坡末尾的另一方面壕都充填了。
曹軍的天梯車和掘城木驢,竟然就這麼輾轉先遲遲陳屋坡再慢騰騰下坡路,直抵城郭根,而它從羊馬坡背側開下的那段坡,實屬連弩的遺骨和曹軍的屍堆平的。
硬仗到了者水準,關羽最終也不藏著掖著了,他躬行登上暗堡,第一手帶領作戰,並且讓人把他的紅旗打了初步。
曹軍有先走上城、防守閃現豁口的,關羽還躬行帶著民兵上去催督,舞弄青龍刀在女牆垛堞邊手剁了幾十個手無寸鐵的曹軍指戰員。
關羽很喻,這種圈的大戰不缺他咱作戰殺這百十號人,而站在關廂上砍殺弱的寇仇,也勝之不武沒關係引以自豪。
關羽介於的,是最火速度最大無盡地叩擊曹軍汽車氣、遍佈“曹水中計了,昆陽有關羽親守護,城裡有劉備軍數萬戰鬥員”的噩耗,讓竭盡多的曹兵都透亮,為此勇敢。
“漢元戎關”。
曹操也是咬定牙根在城下天涯地角督軍視,當他睃關羽的牌子冒出時,這才大驚:“關羽的幌子不是不停在西貢郡和上黨郡、跟袁紹膠著狀態麼?
雖說現今還沒視聽本初的死信,但當光袁尚約束音信。安徽哪裡有這就是說大的可乘之隙,劉備安會核實羽派來昆陽的?”
曹操都看得懷疑人生了,然今天好似兩個甲等硬手比拼內力,都業已努倒灌上了,這會兒誰撤視為誰害,只可是扛完這全日的孤軍作戰,見個分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