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中華田園牛

精华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 txt-第1559章,老王家的午飯讀書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二十多个孙子孙女,这也有福气了吧。”
看着那个叫老王的带着一群小屁孩回去吃饭,张懋都忍不住羡慕嫉妒起来。
他虽然是英国公,大明的勋贵,家大业大,可是他只有一个宝贝孙子张伦,偌大的英国公传承就指望着张伦了。
所以他也是很希望自己的孙子能够大量的给老张家开枝散叶,但张伦虽然也是娶妻纳妾,但一直以来子嗣都不算多,只生了几个孩子,男孩仅仅只有三个。
和眼前这个老王头相比,真的是连人家的零头都没有达到。
“是啊,还真是有福之人啊。”
李东阳也是跟着感叹一声。
在场的众人,就算他最凄凉了,生了几个儿子都要夭折了,连孙子都没有留下一个,最后不得不从自己哥哥哪里过继了一个儿子过来。
“这多子多福好啊,我大明才能够更加的繁荣昌盛,现在是地广人稀,人口就是再多十倍、二十倍,也不怕啊。”
弘治皇帝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他只有一个儿子,不过朱厚照同学却是非常给力,现在都已经给弘治皇帝生了十几个孙子,十几个孙女了,而且还在以恐怖的速度造人,几乎每个月,弘治皇帝都有孙子、孙女出生,以至于弘治皇帝现在比较头痛的事情就是取名字了。
当初他嫌朱厚照不会取名字,所以也是将取名字的事情揽到了自己的头上,刚刚开始还好一些,可是到了现在,这每月都给几个孙子、孙女取名字,这就让人头痛了。
老朱家的规矩大家都知道的,五行相生,弘治皇帝是木,朱厚照是火,到了孙子辈就是土了,取名字里面要带土,开始还好取,但是这孙子多了就头大了。
不过,这也是幸福的烦恼了,皇室开枝散叶,这可是大好事,于国家江山社稷都是好事,至少来说,那些藩王们一个个都老实安分了,不会再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了。
“是啊,人多好啊,人多好啊~”
其他的大臣们也是跟着纷纷符合道。
另外一边,刚刚聊天的老王头带着一群孙子、孙女进了小区,他儿子有出息,是京城一个大工厂的经理,收入很高,而且也善于投资理财。
早早的就已经开始在京城这边投资房产,在小区里面一下子就买下了几套联排四合院,又在京城各个楼盘这里买下了很多楼房。
一大家子,没有怎么多的房子也是很难住的下的。
其中的一套四合院这里,一间正大厅被改成了餐厅,此时此刻已经摆好了四个大八仙桌,八仙桌上面摆满了今日午餐的食物。
主食有米饭和面条,另外还有煮了很多的玉米棒子,也有用番薯熬成的番薯粥,也有从欧洲这边传过来的面包。
这是老王头儿子王正远所纳的几房欧洲小妾做出来的,据说是为了让自己的公公尝一尝欧洲这边的食物。
王正远正坐在老爷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看着报纸,院子里面家里面大大小小的孩子,只要是能够自己走路的,此时此刻都已经排着队,在王正远的朝鲜小妾带领下,在水龙头这里洗手,准备吃饭。
餐厅这里,王正远的正妻正在指挥两个倭国小妾以及七个小妾在忙着餐前的准备工作,准备食物,准备碗筷,摆好凳子等等这些事情。
一家子人太多了,家里面光大人就有十六个,王正远的父亲、王正远,王正远的正妻,正妻是大明人,一个朝鲜小妾,两个倭国小妾,还有十个小妾是王正远花钱买回来的。
这十个小妾,有两个是天竺大陆这边过来的,据说还是高种姓,一个是波斯人,一个是中东人,还有两个是奥斯曼帝国人,剩下四个则是全部从欧洲这边被人贩卖过来的。
十六个大人,再加上二十多个小孩,每次吃饭都是一件大事,需要忙碌许久,准备许久,再加上家里面的其它事情,这一天下来,要忙的事情就太多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需要王正远操心,都归他的正妻陈氏去负责,带着家里面的小妾们去忙这些事情。
他的妻子陈氏很是贤惠,家里面女人多,孩子多,但她都管理的井井有条,从来就没有让王正远为家里面的事情操心、烦恼过。
他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赚钱,家里面的开支极大,单单是每天吃饭,一顿饭就要吃掉差不多一两银子来,一天下来,吃饭的开支就要三两银子,一个月差不多都要近百两银子了。
要不是他自己是一个大工厂的经理,收入很高,再加上会投资,会理财的话,肯定是没有办法撑起这一家子来的。
“父亲还没有回来吗?”
王正远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随即问道。
“应该快了吧,玛丽和珍妮她们去找了。”
妻子陈氏连忙回道。
话刚刚落下,一群孩子就冲了进来,不过却是很乖的赶紧去排好队,洗好手,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几个桌上的美食。
王正远是一个大厂的经理,这家里面虽然人多,但是伙食却是相当不错,几个桌子上面的菜,各种各样,有肉有蔬菜,有鱼、有鸡鸭鹅等等。
再加上王正远纳的小妾又来自世界各地,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做法,欧洲小妾做的面包、烤披萨和香肠,中东、波斯小妾做的手抓羊肉饭,天竺小妾做的咖喱鸡,倭国小妾弄得寿司,朝鲜小妾弄的烤肉,还有正妻陈氏做的老王头最爱吃的红烧肉。
各式各样的菜肴摆在桌上,让早就已经饿肚子的孩子们一个个直咽口水。
不过,家里面的老大老王头还没有入座,所以大家即便是再饿,那也是要等着,等到老王头入座了,动筷子了,大家才可以开始吃。
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大明人重礼仪,也重视长幼尊卑,长辈没入座,大家也都只能够等着,长辈没动筷子,大家就不能动。
老王头看着一大家子都在等自己,也是洗个手,坐到主桌正位上说道:“吃饭吧~”
随着他发话,接下来就是王正远先坐下,然后是正妻陈氏,接着是其她小妾纷纷依次坐好,有的孩子还小的,也是抱着孩子一起坐下。
再接着则是陈氏所生的长孙、嫡孙带着一群大一点小孩子坐一桌,他们跟着坐下来之后,其他的孩子则才赶紧坐好。
坐好了,还不能动筷子,等老王头拿起筷子夹菜了,大家这才可以开始夹菜,吃饭。
吃饭的时候,所有的人也都不能够发出声音,默默的吃饭,小孩子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吃的很快,生怕会输掉。
一个小孩子吃饭要人喂,一群小孩子吃饭就不用了,个个都在争,都在抢,根本就不需要操心多少。
一顿午饭就在无声中吃饭,即便是小孩子,一个个吃的狼藉无比,那也是不会发出声音。
等吃完饭了,没有怀孕的小妾忙着收拾,有身孕或者是带着婴儿的小妾则是坐在主桌上,吃完饭之后,家里面也是要讲讲话,聊聊天什么的。
“父亲,我想将老家的老房子给推掉再重新建个三进的大院子,您看怎么样?”
王正远和老王头商量着家里面的大事。
“你以前不是一直说家里面的老房子没什么价值嘛,不想将银子投资到上面去?”
老王头一听,顿时就高兴起来。
“我算了算,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银子,这老家总归是根,很多亲戚也都在老家,我想啊,建好之后,以后过年我们就回老家过年去,这城里面的房子还是太小了,再大的房子,我们又买不起,只能够回老家去比较好一些。”
王正远也是有自己烦恼的,家里面的人太多了,尽管有不少房产,可是除了吃饭的时候聚在一起,大家住都是各自住自己的。
妻子陈氏和前面纳的小妾住在四合院,几个新纳的小妾住在套房里面,尽管也都在同一个小区里面,但总归是有些散,不方便。
“那感情好,我早就想回家过年了,亲戚朋友也是要时常走动的。”
老王头高兴的同意下来。
“相公,我娘家的弟弟想要进你厂里做事,你看能不能安排下?”
妻子陈氏看了看王正远问道。
“厂子又不是我们自己家的,我也是替东家做事,这胡乱安排人进去,不合适,回头我介绍他去其它厂子吧,让你弟弟好好学,一步步踏踏实实的做,不要好高骛远。”
“知道了~”
HEROS 英雄集結
“相公,下个月我娘家人会过来大明这边~”
朝鲜小妾声音放的很小,小声的提醒着。
“嗯,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安排,夫人,你这边去准备一些礼物,到时候好送过去。”
“谢谢相公~”
朝鲜小妾一听,顿时就高兴的连连致谢。
其她的小妾只能够羡慕嫉妒的看着,这娘家离得近就是好,想过来就能够过来,朝鲜和大明,坐个船就过来了,不像她们,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娘家人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明鎮海王-第1557章,四方之物皆匯於大明推薦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关键是产量大就算了,这东西也没有一开始宣传大具有某种神奇大功效。
就好比如玉米,当初宣传说,它有滋阴补阳的功效,说什么黄金洲殷商后裔之所以身材高大,身强体壮,就是因为他们常吃玉米。
一开始还真是把大家虎大一愣,一愣大,这一根玉米棒硬是卖出了天价,几百文一个,还非常受到欢迎,让引种回来的京城农业商行狠狠的大赚了一笔。
还有那个什么番薯,当初说多吃番薯可以多生孩子,不知道骗了多少妇女天天吃番薯,为的就是多生几个儿子。
结果呢,现在大家才知道这个番薯的产量大的惊人,一个藤蔓种到地里面,能给你结出十几斤大番薯出来。
现在一文钱一斤的番薯,大家都不愿吃,将它定为粗粮,因为吃番薯不顶饿,根本就没办法和大米、面粉相比。
当初这个番薯也是论个卖大,一个卖上百文,以至于至今都还有一个外号,叫富人粮,说什么只有那些有钱人才会傻乎乎的花上百文钱去买这个什么番薯。
当然,这些都是老百姓们调侃大话了。
对于商人而言,他们则是看到了其中蕴含大巨大商机。
引种海外的东西到大明来,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机,特别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图个新鲜的情况下,往往都能够卖出高价来。
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的经济作物,也是相当具有价值。
像从南黄金洲引种的橡胶,现在橡胶价格大涨,刺激了大量的人去南黄金洲寻找橡胶树果子,一个种子就能卖一两银子,这简直就跟捡银子一般。
还有金鸡纳霜树,这种治疗打摆子病的神药,药用价值极高,随便引种一些也是可以大赚一笔的。
故而现在有专门的商行行走于世界各地,专门寻找各种各样有价值的东西带回大明。
世界各地高产的农作物,稀奇的蔬菜、水果等等,甚至于大明还有学医的大夫专门行走世界各地研究世界各地的医学和药物。
很多东西在大明可能找不到治疗的药物,可是在世界上其它地方说不定就能够找到很有效的治疗办法和药物。
随便弄到一样也足以让人大发横财,一夜暴富都不是问题。
黄金,白银,宝石、翡翠、珍珠、象牙等等这些东西虽然值钱,但毕竟少,想要找到并不容易。
但其它的一些东西相对而言就容易多了,很多人也是靠着做这个发财了。
此外就是一些大明珍贵的东西在海外可能就很常见,并不值钱,比如人参,在大明可是很值钱,很金贵的东西。
黄金洲北境这里发现了大量的顶级人参,也是让发现者一夜暴富,百年人参当萝卜一样的运回大明,大把、大把的银子数都数不过来。
太多,太多的例子了,激励着大明的人在世界各地走动,将来自四面八方的东西带回大明。
眼前的菜摊。
各种各样的蔬菜,有很多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原先大明没有的东西,极大的丰富了大明人的餐桌。
让大明人所吃的东西已经远远不局限于大明,而是来自世界各地。
童 眼 線上 看
地中海这边传进来的包菜,奥斯曼帝国传过来的花菜,天竺大陆上传过来的咖喱等等,类似的实在是太多了。
“不错,不错,真不错~”
弘治皇帝一边听也是一边点头。
在古代,如果能够多一种可供食用的作物,往往都要好好祭祀一番,因为会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
可以吃的东西越多,这食物就越有保证,就越不需要担心饿肚子。
现在一下子看到如此多的新品种蔬菜传入大明,弘治皇帝也是很开心,这意味着大明人可以选择的食物就更多了,饿肚子的概率就更小了。
离开蔬菜摊,很快弘治皇帝一行人又来到了干货店这里。
一进入干货店,琳琅满目的商品就映入眼帘,各种各样,让人眼睛都看花了,很多都稀奇古怪,看都没有看过。
刘晋一边看也是一边认了起来。
各种各样的咸鱼干,海产品的种类非常齐全,各种你知道不知道的鱼干,很多在后世都是非常名贵的鱼。
像大黄鱼,在后世野生的大黄鱼几乎已经很难捕捞到了,产量极低,只数有钱人才能够吃得起的东西。
然而现在,确实被奢侈的做成咸鱼干,几文钱一斤,非常的便宜。
此外,刘晋甚至于还看到了金枪鱼干,这要是让后世的饕餮客看到了肯定会直呼暴殄天物,竟然将金枪鱼做成咸鱼干,简直不可饶恕。
然而在这个干货店里面都数很常见的东西。
“老板,这鲍鱼怎么卖?”
眼尖的刘晋很快就看到了拳头大的鲍鱼,顿时就赶紧问道。
这东西在后世开始很贵的,什么黑金鲍,一斤鲍之类的,都是贵,一般人根本就不舍得吃,现在却是非常随意的摆在摊子上面。
“客人好眼力啊,这些鲍鱼啊可都是上等的好货,是从南非这边来的,个大、肉厚、鲜美无比,也不贵,只要五十文一斤。”
老板一听,顿时就笑着说道。
“五十文一斤,倒是很便宜。”
刘晋一听,顿时就随口说道。
“这东西也就我们大明比较稀罕,在海外却不算什么。”
“在南非那边,海里面有的是这种鲍鱼,个个都拳头大小,南非殖民商行这边专门开采这种大个的鲍鱼来出售,卖几十文一斤,其实已经很贵了。”
“不过如果您愿意多等几天的话,到时候还有从澳洲这边过来的鲍鱼,个头也大,而且味道也不错,价格相对要便宜多,只要三十文一斤。”
老板很是健谈,笑着介绍起来。
“我这店里面的东西都是好货,很多啊都是来自海外。”
“你看这个是袋鼠肉干,滋阴补阳的功效,味道和牛肉差不多,现在卖的很火,而且也不贵,一斤只要十二文,据说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还有这些鱼胶和鱼干,全部都是来自黄金洲的千河城,哪里每年都有大量的海鱼洄游,个头大,非常的肥美,做出来的鱼干用来炖汤非常好喝,这鱼鳔也是养生补品。”
“另外,这些是来自黄金洲东海岸北境这边的,很多人只是知道北境的人参出名,确实不知道北境这边的海域渔业资源极其的丰富。”
“产出来的鱼非常多,根本就吃不完,所以就加工成鱼干,这些是鱼皮,水煮一下,凉拌就非常的可口,这些是鱼胶,个头都很大,价格也便宜。”
“还有我店里面的肉干,这些是来西域、河中地区的牛肉、羊肉肉干,哪里地广人稀,草原广袤,是我大明有名的肉仓。”
“这些是来自澳洲的肉干,牛羊肉都有,澳洲这边的牧场也是非常大,牛羊产量极高。”
“这些是来自黄金洲的野牛肉干,虽然是牛肉干,不过肉质太粗,大家不喜欢吃,但价格便宜,八文钱一斤。”
“还有这些是骆驼肉和马肉肉干,味道一般,但便宜,这些是从凛冬城过来的鹿肉干,鹿肉很鲜甜,滋补,所以价格比较贵,要二十多文一斤。”
“这些鱼干是来自草原省北边的北海,肉质鲜美,骨刺极少,非常适合给小孩子吃,开胃消食。”
老板非常热情的给弘治皇帝和刘晋等人详细的介绍起自己店里面各种干货的产地以及功能和价格。
“这些圆圆和砖一样的是什么?”
萬道龍皇
大家今天算是开眼界了,李东阳指了指一堆码在一起的大圆饼问道。
“这是奶酪吧?”
刘晋一看,立即就认出来两,再看看上面的字母,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地中海意大利的奶酪。
这东西在后世也是不便宜的,一块顶级的奶酪,甚至于要卖出几万美金,老百姓别说吃了,看都没有看过。
靈 劍 尊 小說
“这位贵人看来也是见多识广,这确实是奶酪,来自欧洲意大利的奶酪,味道非常的醇厚,奶香味十足,小孩子非常喜欢吃,有助于消化。”
“还有这个是来自西班牙的火腿,味道也是相当不错,和我们大明的火腿也是不相上下,据说一条好的火腿制作工艺极其的复杂,且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进行储藏,这个是可以直接切片吃的,味道非常的鲜美,甘甜。”
“还有这个是来自非洲牛蛙肉干,这种牛蛙体型非常大,声音大如牛,非常的响亮,肉质也是相当不错,用来炖汤很不错的。”
弘治皇帝和刘晋等人一边听也是一边看。
“这四方之物皆汇于文大明啊!”
刘健看了看眼前的干货店,天南海北的货物都有,还基本上都是来自海外各地,种类齐全,让人看花眼。
“哈哈,那是当然,我大明坐拥四海,富有五湖,拥有最广袤的土地和海洋,也威震全球,这四方蛮夷自然是要讲好东西都贡献给我大明的。”
老板一听,也是相当自豪的说道。
“哈哈,是这个理,就该如此~”
宇佐見的魔法書
近身狂婿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都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PS:手机码字会死人~~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笔趣-第1499章,瘟疫大陸看書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距离燕山城并不是很远的阿拉克城。
“什么?”
“西班牙人偷袭了朝鲜的燕山港,将燕山港内的朝鲜船只全部烧毁?”
科尔班达收到消息,整个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燕山港防守严密,驻军守卫森严,怎么可能会被西班牙偷袭得手,而且一下子损失了所有的船只,除了外派出去的十几艘战船之外,朝鲜人的船只几乎是损失殆尽。
这可不仅仅是朝鲜人的损失,同样作为朝鲜人的盟友,这也意味着波斯人也面临这严重的威胁。
“没有了朝鲜人的船只,我们的补给如何运输过来,我们又如何去攻打西班牙的人的殖民据点?”
科尔班达皱起了眉头,苦苦的思索起来。
在还没有来到非洲之前的时候,他相信自己的大军只要在陆地上就能够沿着海岸线一路横扫西班牙队殖民据点。
然而真正来到了非洲这边,并且大军稍微深入了下内陆,兵分几路奔袭了基础西班牙的殖民据点之后,他才知道了一个严酷的事实。
非洲就是一片瘟疫大陆!
这里各种各样的疾病实在是太多了,不知不觉之中你就会中招,连自己得了什么病都不知道,最后死的不明不白。
自己率领的三万新军,原本由四海商行运输抵达非洲,虽然在路上的时候,很多人晕船什么的,状态不是很好。
但一切都还算顺利,一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死掉就抵达了非洲这边。
可是在接下来他们首先在燕山城这边登陆,接着兵分三路,从陆地上奔袭西班牙的三处殖民据点。
仅仅只是稍微深入了一下内陆地区,各种各样的疾病就开始出现了。
大量的士兵出现了高烧、头痛、呕血、皮肤和眼睛开始泛黄、还有人一直流鼻血不停,直到完全休克、死亡。
也有大量的士兵食欲不振、头晕、呕吐、间歇性的发热发寒、全身发抖、脸色苍白、出汗、全身酸痛,腹泻、咳嗦等等。
尽管事先的时候就已经有所了解,也有所耳闻,知道非洲这边各种各样的疾病特别多,特别厉害,为此还携带了大量的军医和药物。
可是当真正面对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疾病之时,随军的军医显得束手无策,根本就拿不出什么有效的手段来治疗、预防这些疾病。
甚至于因为出现疾病的人太多了,军医这边根本就忙不过来,大量的士兵得不到治疗就这样在很短时间内就死掉了。
这些事情让科尔班达伤透了脑筋,此时此刻依然没有了刚刚来到这里时的豪情壮志,对于通过陆地进攻西班牙殖民地的方法也是畏之如虎,根本就不敢再命令自己的士兵深入非洲内陆。
仙俠世界
最美就是遇到你 M茴
明星養成系統 星岑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里的疾病犹如瘟疫一般,肆虐波斯人的军营,让波斯大军上下都弥漫着死亡的阴影。
现在收到朝鲜人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原本还指望着朝鲜这个盟友能够帮自己运输粮食,运输兵力等等。
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根本就指望不上这些朝鲜人,他们的船只损失殆尽,接下里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看来还是要求到大明人的头上。”
绝世天君 高楼大厦
“只是这些大明人,一个个比吸血鬼还要贪婪,收费实在是太贵了。”
想到这里,科尔班达就紧皱着眉头,如果不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根本就不想找大明人,大明人的收费太贵了。
银子根本就不是银子,扔进去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将军,将军,不好了,今天又有很多士兵病倒了。”
就在科尔班达思索之际,有人急匆匆的走来说道。
“什么?”
“又有人病倒了,有多少人?”
科尔班达一听,顿时就紧张的问起来。
现在波斯人是死死的窝在殖民据点里面,根本就不出去,原本以为在据点里面,这些各种各样的瘟疫就会很快消失。
各个国家在各自殖民据点里面都很少出现各种各样的疾病,在靠海、靠河的地区,疾病相对要少一些,也没有那么肆虐。
然而谁知道,即便是窝在据点里面,可是瘟疫和疾病竟然还在肆意的蔓延,完全没有要停止下来的意思。
“有一千多人出现了间歇性寒热发作,全身颤抖,没有精神的状况!”
手下急忙回道。
“一千多人?”
科尔班达一听,顿时就急了,赶紧急匆匆的前往视察。
当来到伤病营的时候,仿佛来到了瘟疫的国度,随处可见各种各样惨状的士兵,原本一个个身材高大、强壮的波斯士兵,此时此刻,却是仿佛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有人不断的痛苦呻吟,有人呆滞犹如木头,还有人一直流血不止……
随军的军医此时此刻完全束手无策,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时不时能够看到有人抬着一具具尸体前往城外,准备掩埋掉。
“太惨了!”
“我波斯帝国的勇士,没有死在与敌人的对战之中,却是被这看不见的疾病夺取了生命!”
科尔班达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上,面对这看不见的疾病,他也完全束手无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接着红着眼睛的科尔班达一下子就抓住了一个随军的军医问道:“为什么治不好?”
“为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
“将军,这些疾病都是以前我们所没有遇到过的疾病,像这种眼睛、皮肤泛黄的应该是黄热病,这种病现在根本就没有治疗的办法。”
“还有这些间歇性寒热发作的疾病,这应该是疟疾,目前也还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办法。”
“这些持续性发高烧,剧烈泄吐的,应该是伤寒病,目前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办法。”
被抓者衣服的随军军医很是无奈的指了指一个个病人说道:“这里简直就是地狱,瘟疫的大陆,各种各样的疾病实在是太多了,实在是想不通,本地的那些土著到底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的。”
“这些我都不管,我需要的是你尽快将我的士兵给治好。”
“如果治不好我的士兵,到时候我将你们这些随军的军医全部就地处决,要你们有何用。”
科尔班达却是不管这些,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伤寒、什么是疟疾,什么是黄热病什么的,他想要的就是治好自己的士兵来,否则到时候不需要西班牙人,这几万大军就会让这些疾病给全部灭掉。
“我们恐怕是没有办法了。”
“现在或许唯一能够有办法的只有大明人,我听闻大明人的医术非常的先进、可怕,他们甚至于都能够给人开膛破肚做手术。”
“而且大明人很早就来非洲殖民,对各种各样的疾病肯定是有所了解和研究,也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去治疗、预防这些疾病。”
听到科尔班达的话,随军的军医想了想也是说道。
“大明人?”
科尔班达一听,松开了抓住军医的手,想了想说道:“立即联系四海商行的李境先生,再联系下最近的大明殖民地,聘请大明医师前来治病。”
“是~”
手下的人一听,也是急忙开始去办。
随即又在伤病营地这里继续巡视了一番,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将军府,还没有坐热,就有人急匆匆的来报,四海商行的李镜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这可是仿佛大救星一样,科尔班达赶紧急匆匆的前去会见。
“恭喜将军,一口气下了三城,夺走了西班牙三座殖民据点。”
双方一见面,李镜就满脸笑容的送上了自己的祝贺,他还没有急着回天竺这边,也是在西非这边四海商行的殖民地四海城耐心等待。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伴随着西非这边局势的动荡,必然还会有大生意上门,到时候无论是跟波斯人、朝鲜人做生意还是给西班牙人做生意,都可以有大买卖做。
果然,这也没多久的时间,生意就来了。
他才收到西班牙偷袭燕山港的消息,立即就急匆匆来到了阿拉克这里,因为李镜知道波斯人肯定少不了自己的帮助了。
“哈哈,还行吧~”
科尔班达高兴的笑了笑回道,不过脸上的忧愁却是始终掩盖不住,让细心的李镜很快察觉到了。
“将军阁下,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我们是朋友,只要我能够帮忙的,我一定会尽力的。”
李镜看着科尔班达,心中暗喜,机会来了,又可以狠狠的宰波斯人一顿了。
他最喜欢的就是和一个国家做生意,因为往往都是大买卖,只要做的好,利润就可以源源不断,白银滚滚而来,往往一单生意都足够吃的满嘴流油了。
“李先生慧眼如炬了~”
“我现在确实是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我的士兵被各种各样的疾病、瘟疫所困扰,伤病的人非常多,根本就无力在扩张下去。”
科尔班达回道。
求道之拳
“疾病、瘟疫?”
李镜一听,顿时眼睛微微一亮,连忙详细的问起情况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明鎮海王 起點-第1302章,大明醫學院婦產科專業 积日累月 白壁青蝇 相伴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闔家歡樂一個英姿煥發吏部相公被弘治太歲放置了諸如此類的任務,劉晉亦然區域性夠無語了。
不過這都業已風俗了,當年當戶部督辦的上還去打過仗、管過軍事,是保甲門戶,又做了大將做的事宜。
接連別人視為夥磚,那裡需往哪裡搬。
況且劉晉覺得,如其也許將這件事體給善為以來,那也是貽害萬民的差事,比做某些別的的生意來也更特此義。
出了王宮,劉晉一壁乘機返家亦然一頭周詳的酌量群起。
想要落生育的危險,升高乳兒的增長率,這一目瞭然舛誤彈指之間的生意,這消診療技的全數擢升才允許。
而今能做的事兒,最至關緊要的竟要更正人的觀點。
“大明晨報友善好的運,那麼些的進闡揚。”
“日月醫學院此間干係的正規化要設定來,各式各樣的探究要做成來,婦產科醫師要培育開頭,產院資產要做出來。”
想開此,劉晉亦然讓車把勢取道去日月醫科院。
大明醫學院,隨著治好了弘治當今的腸癰,而且坐放在心上於醫術幅員的探究,雲集著大批神醫,取消出倫次和巨集觀的講課、臨床軌制。
大明醫科院的名亦然更加大,來日月醫學院求治、求知的人特有多,止是醫學院的學生就有百萬人,每天都有來海內的人飛來專屬醫科院此地求治。
“老子,您幹什麼閒暇來醫科院?”
大明醫學院的館長張志剛、副場長李安源驚悉劉晉過來,也是儘早借屍還魂出迎。
“到來觀,有的生意也是要和你們這兒囑事、諮議下。”
裂口姐姐
劉晉看了看目下忙忙碌碌的日月醫學院,中的學習者成百上千,上也都很儉省。
者一代,不妨唸書是一件樸素的事兒,而況,甚至會學習一邊鋒來好當事情的本領時,每一個人都很保養這麼樣的空子。
全天下,也無非劉晉創立的那幅黌可望免職教專家珍奇的學識和手藝,換別的的該地,基石就弗成能,想要學大夥的文化和手藝,那是要支出充滿牌價的。
“人無數嘛,看起來都很勤快。”
劉晉相等滿足的看察言觀色前的這一幕。
校園中的該署學員,浩繁都是一派走路一端都在唸書,稀的城府、深的節儉,再想一想兒女的大學,期間的門生大半都是當豬在養,確動真格學習的消退幾個。
“本要勤奮了,除了咱此間除外,全國就一去不復返其它一處呱呱叫免票直白的讀書到華貴的學識了。”
張志剛亦然好自傲的點頭。
日月醫學院和劉晉所辦的另院校均等,繼承的綱要縱然教學強國,覺得一期社稷的蓬蓬勃勃所憑藉的算得薰陶,一下人能不行有爭氣,就看這個人施教育的境地,因而公家滿園春色要辦教訓,區域性的飛黃騰踏同要靠化雨春風和攻讀。
“先生們的就業情狀哪樣?”
劉晉首肯,想了想又問明。
“就業適宜十全十美,咱倆學宮出去的學習者,都須要獲中檔郎中的身份文憑,不僅凶盡職盡責,同時還霸氣收徒子徒孫。”
“別看齒小,但醫術精當精湛,趕回大街小巷後,絕大多數都和睦開醫館,因為有咱倆大明醫科院的網授課和陶鑄,都不妨在地頭站立跟,懸壺濟世,致人死地,謀福利!”
說到此地,張志剛亦然很自卑的點頭。
從他話中的意思不能看的出去,大明醫學院卒業的那些弟子都還是齊名十全十美的,開的醫館相應業都還對頭。
當了從醫的人毫無疑問是要醫者仁心,十足無從說商業好,要說商業差才行。
“不無關係著我們醫科院這裡切磋出去的累累女式醫療火器、藥石等亦然出售重,吾儕計撤消理所應當的診治器暨藥物信用社,來合格木治治和行銷這些治槍桿子與藥品。”
“不真切堂上偏下怎?”
李安源亦然接著談道。
“這是雅事,我當認同感,無好傢伙見識。”
“可斯店堂因而治病救人、懸壺濟世主從的,故賺頭者要主宰,也許維護肆的運作同擴張就足以了,苦鬥的將看火器以及藥料的價值落下,這麼著才允許有益更多的人。”
劉晉一聽,想了想也是授道。
大明醫學院與附庸醫學院都是劉晉的家業,現行要開連鎖的商行,做這醫術呼吸相通的交易和貿易,這亦然重的。
但劉晉並不想從上邊賺喲錢,假使劉晉很隱約,看病正業一律是毛利行當,就相像繼承人的治病同行業劃一,殺淨賺。
公民進保健室,不脫一層皮是出不來的,這是劉晉不想顧的下文。
據此是行當,他人亦然要躋身的,同時而做大做強,那樣才夠好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大快朵頤物美價廉的治。
“爹地之心,我等未卜先知,一定不會淡忘!”
張志剛和李安源一聽,也是雙重肅然增敬。
和劉晉戰爭長遠,看待劉晉分解的越深,她們就愈益推崇劉晉。
和樂歷年掏幾百萬兩銀創設恢巨集的學府,育人,樹才女,不領會多多少少寒微人家的孺為此不能上學、深造識字,拿走了知識,移了和樂的人生。
辦起日月醫學院,聘普天之下良醫當講解,花消雅量的錢財讓望族去思索、進化看病本事,惡化藥味、做層見疊出的鑽探之類。
這也是以便利五洲之人,今連立店都想著不扭虧增盈,要便宜更多的人,這麼樣的度量實際上是讓人欽佩。
“嗯~”
劉晉點點頭,想了想操:“走吧,去見狀婦產科這兒的變化。”
“婦產科?”
聽見劉晉吧,張志剛和李安源當下就略微愕然始起,隨著想了想就出言:“出於皇后娘娘的政工?”
她倆是大明醫學院的社長和教導,王后聖母孕的工作,她倆也是清爽的,而且再者時限組合人去給皇后皇后做體檢,清爽娘娘皇后再過上幾個月將生了的專職。
“嗯~”
“君主將本條大任付了我,我豈能不厚愛。”
劉晉首肯。
“上下,這婦產科,稍許辦不下去了。”
張志剛和李安源一面領亦然一邊沒法的議商。
“辦不下去了?”
“怎啊?”
劉晉一聽,也是搶問津。
婦產科不可不要辦,而且要科普的擴招,不僅要招弟子,以而是養產院的病人、副教授出去,做產院詿的諮議,如許技能夠如虎添翼產院的術,降生高風險。
“老爹,一番是咱婦產科這兒不像其他的業餘,有成千累萬的助教凶猛舉行相互之間商議,拓休慼相關的研和講課。”
“婦產科此間時至今日都還一去不返一個教練,有幾個醫師,都反之亦然俺們才正巧初葉教的,經驗供不應求,自各兒都還在研習。”
“別樣即使毋生,其實招了幾個生學著當穩婆,可是找來灌輸閱世的穩婆,所授的轍和履歷都良,又泯沒人期望請她們去接生,故他倆的父母也是破壞停止去學這。”
“這一去不返人教,又從不文字學,天然也就辦不下來了。”
張志剛相當沒奈何的計議。
“這認可行,婦產科具結生死攸關,爾等亦然領略的,每年度死在生孩童的上方的內有稍許,每年又有好多嬰斷命。”
“倘若咱們都不去做這上頭的鑽研,不去培這向的郎中和佳人,那五洲誰來做之營生?”
“俺們哪些貶低生產的危急,大跌抵扣率?”
劉晉相稱審慎的協和。
“壯丁,俺們亦然曉暢此的實用性。”
“然而各戶的視這般,孩子大防偏下,者科班也不得不夠招好幾女學生,培訓女郎中,翻然消滅男桃李來學以此,學了也定準是莫人快活請的。”
護花高手 小說
“但女弟子首肯好招,原本小妞修業的就少,莘貧困她只企盼將男孩子送上學,這讀的同意學醫的就更少了。”
“至於做相關的摸索,這就更有些難為情了,泯滅雙身子心甘情願相容我輩舉行不關方探求的。”
李安源也是跟著無奈的談話。
在言間,幾人也是趕到了婦產科正經這裡,龐然大物的課堂之中,唯獨幾個先生正在教書,這幾個高足都援例十三四歲的容,涇渭分明是剛出居間學裡頭結業的。
沿再有幾個請來的壯年女人家,一看就察察為明這不該是穩婆、接產婆,附帶請來臨給這幾個生相傳閱和接生學問的。
再瞧旁的課堂,每一個教室中都摩肩接踵,載歌載舞,對待,這邊就兆示最為的安靜了,而且看這幾個穩婆的系列化,著神不守舍,要不是看在大明醫學院此地給的白銀多,他倆是純屬決不會來的。
“目還當成難啊,這動腦筋觀點的斂才是最駭人聽聞的事物!”
看觀前的課堂,在聽取張志剛和李安源以來,劉晉矚目此中也是情不自禁感慨萬千起床。
茲也算是是稍許舉世矚目何以西天這兒會風起雲湧轉危為安靜止,還要箇中還大大方方涉嫌姓了,這動腦筋觀點大惑不解放以來,也這種最基礎的研討、攻都做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