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夜深

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叛賊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欺騙展示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七月,正是北方天气最舒适的季节,俄罗斯远东总督府首府伊尔库茨克城内,别列科夫中将红着一双眼珠子,死死盯着地图,他的金发不像平时那么梳理的整齐,而是有些杂乱,就连眼圈都是黑的。
“该死的蒙古人!该死的大明人!”别列科夫咬牙切齿咒骂道,这几个月来战争一直都在持续,他的部队在蒙古人和大明军队的双重打击下遭受了极大损失,为了保存实力长期作战,别列科夫决定收缩防线以伊尔库茨克和乌兰乌德两地为据点,同时派机动部队不断袭击和骚扰蒙古人和东边的明军。
可是战况依旧不乐观,昨天接到消息,乌兰乌德以东俄罗斯和大明军队又打了一仗,这一仗俄罗斯依托设置的防御阵线顽强抵抗,双方可以说是打成了平手。
但就算是平手,这主动权依旧在明军手里,因为明军就算损失和俄罗斯差不多,可要知道明军是攻俄罗斯是守,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可以说是俄罗斯输了一场。
再加上从双方的军力而言俄罗斯处在下风,伤亡均等情况下俄罗斯根本消耗不起。更要命的是,由于蒙古人的参与,使得俄罗斯在漠北统治已经摇摇欲坠,别忘了漠北原本就是蒙古人的地盘,作为外来者的蒙古人只不过是征服者罢了。
在之前,俄罗斯依靠强大的武力统治了这片区域,并且使得这片区域的蒙古人为己所用,可毕竟俄罗斯作为一个外来征服者无法像蒙古人对蒙古人那样彻底消化胜利果实,所以在统治时期采取了高压政策,而现在当战争爆发,那些蒙古人和大明人北上后,原本看起来还算稳固的统治瞬间就变的不稳了。
“公爵阁下还没回信?”别列科夫扭头向副官问道,现在他的副官已不是之前的伊万了,而是一个少校军官。
少校军官有些尴尬地摇摇头,表示没有回信,至于将军询问的圣彼得堡的信息同样也是如此,渺无音讯。
俄罗斯远东总督府的总督是切尔卡斯基公爵,可是这位公爵大人在接到彼得陛下去世的消息后就迫不及待地跑回圣彼得堡去了。
名义上,切尔卡斯基公爵是去奔丧的,实际上人人都清楚这位公爵大人是去争夺权力的。
彼得去世后,皇位落到了皇后身上,但朝中的大部分实权却被各重臣瓜分,其中恐怕就有切尔卡斯基公爵在内。
三十一夜
这样看来,这位公爵大人再一次回到远东的可能性极小,可不管怎么样现在依旧是远东总督,但在战争爆发到现在,作为远东最高级别的官员反而不在其位,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该死的!”别列科夫又骂了一句,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就不应该接受公爵大人的晋升命令,直接找个理由先回欧洲那边去。
现在,虽然他已经从少将成为了中将,并且是远东总督府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可是当战争爆发后,他就感觉自己直接坐在了火山口,随时随地会被喷勃的火山烧成灰烬。
“将军!”这时候,一个军官急急冲了进来,挥舞着一份东西欣喜若狂道:“首都来的信!圣彼得堡的信!将军!”
“快!快拿来!”听到是圣彼得堡的来信,别列科夫顿时满面喜色,连忙取过信就看。
当他拆开火漆,展开羊皮纸看完其中的内容时,刚前还欣喜的神色瞬间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
在掌中開拓村的異世界建國記
“阁下,圣彼得堡什么时候派出援军?”副官在一旁询问。
别列科夫嘴角抽动了下,似乎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他的表情异常沮丧,直接顺手就把信给了副官。
副官接过后细看,很快看完后同样无语。
姻緣錯:下堂王妃抵萬金 東方鏡
信中的内容是这样的,女皇陛下已经得知了远东的战争爆发,但由于从欧洲调动军队需要时间,再加上再过三个月远东就要进入冬季,军队长途跋涉恐怕会有困难,所以援军最快要在明年三月下旬才能派出,抵达远东的时间恐怕要到明年六月中旬左右。
此外,因为切尔卡斯基公爵的身体健康原因,无法继续担任远东总督一职,所以女皇陛下特此任命别列科夫中将就地接任远东总督一职,并且授于他上将的军衔,全权指挥远东战场。
这信中的消息让别列科夫无比绝望,这些内容等于告诉他援军至少要等一年的时间才会有,而且会派来多少援军,由谁领军,这些关键一概不知。
至于那位公爵大人居然不回来了,还找了一个所谓的身体健康原因离职。别列科夫又不是傻瓜,他用屁股都能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说白了切尔卡斯基公爵直接撂挑子不干了,把这个烫手山芋直接丢给了自己。
从中将晋升上将,接替远东总督的职务?这看起来似乎不错,如果是在以前别列科夫估计会笑得合不拢嘴。可现在是什么情况?整个远东总督府自身难保,这些官职、军衔对于别列科夫又有什么意义呢?
圣彼得堡送来的这封信倒不如不送呢,没有这信估计别列科夫心中还有点盼头,可这封信到了后彻底打破了别列科夫的幻想,让他的期望成了泡影。
“阁下,这……?”副官忍不住开口询问。
别列科夫冰冷的目光扫视了过来,突然展颜一笑就对副官说道:“传我的命令,告诉所有人援军已经在路上了,只要坚持两个月援军就能到达!”
副官一愣,马上就明白了别列科夫的意思。
“对了,你马上把圣彼得堡送信的人控制起来,有必要的话直接就……。”别列科夫冲着副官作了个挥手的姿势,副官点点头,一言不发快步走了出去。
别列科夫现在没有太多的手段,他根本不敢把真正的消息告诉其他人,除了自己这个亲信副官外。
一旦让部下包括投靠自己的科尔沁、车臣、哥萨克等知道援军遥遥无期的真相,那么谁都无法保证会发生些什么。与其这样,倒不如捏造一个虚假的信息让他们有些盼头,只要再抗过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那么从地域里来的寒风就将席卷整个西伯利亚。
北方冬天的寒冷,这是别列科夫唯一可以依靠的,当冬天来到无论是蒙古人或者大明那边再也无法继续发动战争,这就能给与别列科夫难得的喘息机会。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大叛賊-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兩路南下熱推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皇上,让奴才领兵吧,奴才保证打得策妄阿拉布坦这王八蛋连他娘都不认得!”
曇天
郭亲王扯着大嗓门在康德面前嚷嚷,堂堂大清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人随便欺负的地步了?如果说大明也就算了,自被赶出中原起,面对大明的战争大清就没赢过几回,地盘更是一小再小,猛烈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逼得大清上下连气都透不过来。
现在,明军已经拿下了镇远城,雍正在绝望中自尽殉国,强大的大清在失去河西走廊后只剩余了西域的地盘。
可就算如此,大清也不是没有半点还手之力,雍正之所以自杀那是因为他不想以皇帝之尊寄人篱下,在丢失河西走廊后,雍正手中的兵力已经不多,镇远城无险可依,凭着明军强大的火力就连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嘉峪关都没挡住,何况一个区区镇远?
兵临城下,留给雍正的选择不多,他既不愿意向西去投靠已经称帝的兄弟,又不愿意投降大明,那么唯一的抉择就是自尽殉国了。
雍正的这个选择是无奈的,也是雍正作为大清皇帝最后保持尊严的举动。现在雍正死后,分裂的大清从形式上又完成了同意,康德帝无论从出身还是继承帝位的法理来讲都没问题,在失去雍正之后,东边的中枢王公大臣们自然而然地就投靠了西边。
在这种情况下,大清最大的敌人依旧是大明,康德等人所考虑的问题也在大明那边,可偏偏这时候策妄阿拉布坦这个跳梁小丑却冒了出来,难道堂堂大清就沦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简直就是笑话!
郭亲王的脾气本就不好,何况他当年领兵横扫西域,可以说是灭国(部落)无数。
碧藍的荷魯斯之眼
现在,大清西域的地盘都是郭亲王带兵打下来的,在郭亲王眼里策妄阿拉布坦算个什么东西?当年准葛尔汗国如此强大都是大清的手下败将,眼下居然趁火打劫?是可忍孰不可忍!
“皇上,王爷!”隆科多站了出来,行礼道:“王爷武勇有目共睹,如有王爷出手,策妄阿拉布坦必然灰飞烟灭。但如今东边的局势危急,我大清最大的敌人依旧是明军,一旦王爷领兵南下恐怕顾此失彼。”
“王爷乃我大清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万万不可远离皇上,一旦东边战事有变,皇上还需大用王爷。”
魔帝纏寵:廢材神醫大小姐
隆科多的话让众人微微点头,谁都清楚郭亲王是康德皇帝的铁杆亲信,更是朝中手握军权的亲王。
康德皇帝能够坐稳现在这个皇位,郭亲王功不可没。说白了郭亲王就是康德皇帝的武力保证,如果把他调到南边去对付策妄阿拉布坦虽然是合适人选,但郭亲王离开中枢对于康德和现在的大清并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觉得由谁领兵合适些?”康德眯着眼看着自己这位舅舅,心里已经猜处了一二。
“皇上,奴才愿往!”果然,隆科多当即毛遂自荐。
康德一时间没说话,放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捻了捻,脑海中盘算着让隆科多领兵的利弊。
重生之宠妻 小说
目前康德手中能领兵的人并不多,除去郭亲王外还有锡保、隆科多这些人,此外苏肯、高佳这些将领曾今跟着康德南征北战,其忠心绝对保证。
可惜的是,为将者不少,但为帅者却不多,郭亲王为帅自然是没问题的,但锡保之前可是雍正的人,康德对于这种人既要用也要防,却不能完全给予百分百的信任。
所以想来想去,也就是隆科多更合适些。如果不用隆科多康德也只能用锡保,或者改用“老大”?前者或许还马马虎虎,后者康德是坚决不敢用的,这老大一旦放出去谁都无法保证他会不会搞出什么事来,现在的大清已经元气大伤,再经不起折腾了。
“九哥、十哥,你们怎么看?”康德虽心里已有了决定,不过面子上还需照顾一下这两位兄长。
郭亲王大大咧咧道:“奴才就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刀,您让奴才砍谁奴才就砍谁。”
康德顿时一笑,这郭亲王故意在众人面前说这话用意深长,这是为给自己张目,同样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警告一些人。
现在的朝廷中枢心不齐,尤其是雍正死后转而投靠康德的人不少,这些人康德自然要用,可又要防备,郭亲王的性格向来直爽,在之前还被人私下称为“十草包”,可自家兄弟却很清楚,郭亲王这人面带猪像心中敞亮,如果真把郭亲王当成只知道横蛮的白痴,那么说不定就会在郭亲王手中倒霉。
召喚 師
“皇上,奴才倒是以为隆大人的话有几分道理,郭亲王乃国之重臣,如领兵西南恐怕无人应对明军,隆大人在先帝之时就以能征善战著称,乃我朝赫赫有名的将帅。”淳亲王开口说道。
“以九哥的意思是支持隆科多领兵为帅?”康德问。
淳亲王点点头,同时又道:“隆大人的确是最好的人选,但奴才又以为这策妄阿拉布坦来势汹汹,以隆大人一己之力恐难对付。皇上,诸位!如今我大清面临强敌,再也承受不起损失了,一旦西南这仗有失,恐怕……。”
“王爷,奴才愿领军令!”隆科多这时候哪里坐得住?当即起身。
“隆大人误会了,本王并非此意。”淳亲王笑着解释道:“本王只是觉得事关重大,需谨慎行事才是。皇上,本王建议以隆大人为主将,苏肯为副将,此外再出一军作为偏师,由哈尼为将,两军并进共击策妄阿拉布坦。”
话音刚落,康德就明白了淳亲王的意思。淳亲王是建议对隆科多领兵同时也必须牵制,隆科多这人雄心勃勃,性格反复,虽有帅才却不能太过重用。
现在大清在矮子里挑长子,让隆科多领兵,同时由苏肯为副将,这样一来就没什么问题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苏肯是康德的亲信,把苏肯放在隆科多边上足以保证隆科多不会乱来。
此外,再派一军让哈尼领兵,这也是在为了协助隆科多作战的同时对其监视,哈尼是郭亲王的副将,其地位和苏肯相近,有了他们两人在绝对放心。
“好!就这么办!”康德一言而定,把这件事给确定了下来,当即宣布隆科多为主将、苏肯、哈尼各为副将,领兵五万,分为两部。
一部由隆科多亲领三万五千人为主力,另一部由哈尼领一万五千人为偏师,一东一西分头南下接战策妄阿拉布坦部。
旨意下达后,三日内出兵,此战需速战速决,只需击退策妄阿拉布坦即可。需知如今大明还在东边虎视眈眈,大清兵力有限无法更多投入西南,等到以后有机会腾出手来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策妄阿拉布坦。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大叛賊-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蒙古之戰(5) 说白道黑 傲吏身闲笑五侯 推薦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草原深處,怡諸侯提挈他的大軍皓首窮經地向沿海地區跑。
讓草甸子部當替死鬼,這是怡親王曾辦好的打小算盤,原本從一肇始怡王爺就沒想過僅憑他和草原的主力軍可以相持明軍和鄂爾泰的同盟軍力量。
從這點這樣一來,怡攝政王的酋是非曲直常省悟的,早在西南非成議入黑龍江和草原合兵的時辰,怡攝政王就業已做好了讓草甸子改為自身軍中的棋類的策動。
而空言也肖通向怡諸侯所想的勢頭上揚,竟然不出所料,當怡千歲和甸子合兵後,明軍停止抵擋澳門,還有正西的鄂爾泰連結浙江各部血肉相聯外軍的信就傳了來。
假公濟私風雲蛻變,怡王公誠如為科爾沁著想疏遠了西遷的巨集圖。所謂的西遷灑落病怡親王和諾捫額爾赫圖說的這就是說大略,其真實性的意圖實則是怡攝政王冒名從渤海灣和福建解脫,因而讓闔家歡樂高新科技會逃往中北部歸國廟堂。
神隱的少女
固然間出了點情況,也不怕草野左翼前旗的改觀,但這件事對付怡王公的計不獨消滅鼓動,倒轉蓋斯變遷誘致正本狐疑不決的諾捫額爾赫圖最終贊成了怡親王的提議,因而決定了西遷的商酌。
這讓怡千歲爺樂不可支,假若把草地綁上和樂的運鈔車,讓草野替友善敞開通途,怡攝政王是再痛快最好的了。
一經科爾沁的確能無堅不摧到間接衝突鄂爾泰的十字軍,掀開過去西頭的馗,那般怡王公也希望帶著甸子同西行,不論是幹嗎說草野在湖南系中同廟堂的證書是無與倫比親,其部的效力也不弱,能夠到了西北能為皇朝所用亦然一件幸事。
若繃的話,那麼怡攝政王就會直接棄掉草地,讓諾捫額爾赫圖當他的犧牲品,故而用到草原實現他的政策大曲折。
於是在判斷草甸子一籌莫展儼破鄂爾泰的黑龍江僱傭軍,而在東明軍的弱勢一經開展,怡諸侯這時候看清否則走就趕不及了,從而怡千歲部在打仗痛的時間徑直撇下了他們的盟友,別猶豫地把科爾沁丟在了戰地,還要愚弄甸子和鄂爾泰貴州外軍徵沒轍纏身的隙果敢離開,從而踏上的西行的道路。
只得抵賴怡王公這人夠狠夠毒,他如斯招數讓總體人都沒想到,等反映回心轉意後,怡王公部一經躋身了科爾沁奧躅全無了。
要越過全豹草甸子抵右過錯那般輕易的,就算既善為刻劃的怡公爵部現在都兼具頭馬,而也遏了壓秤上前,照說路途下品得登上半個月橫。
我的师门有点强
而在這半個月中,給養是多難的,新兵們帶走的惟有一味延遲備而不用好的乾糧和純淨水云爾,這些貨色用上四五天是沒關子,如果開源節流些來說多挺兩天也行,但要獨立她熬到達旅遊地是重點弗成能的事。
只有怡千歲爺並不揪心這些,草甸子雖說龍生九子炎黃,補給錯事很好,但由於鄂爾泰一齊蒙古部強硬和草甸子兵戈,腳下內蒙古裡邊各部並逝些許駐兵,再豐富怡攝政王對蒙古各部的情況相稱相識,到達前早已巨集圖好了不二法門,對此補償事他搞好了安排,那視為直強搶科爾沁上的寧夏小群體,用該署部落的牛羊來滿己方的要求。
這種取敵供己的征戰計骨子裡是牧民族配用的,先秦曾今亦然牧工族先天性也理會這一套。因為在躋身草野深處後的第三天,怡公爵部就覓到了一下百多人的小部落,應付這種群落生命攸關就不在話下,僅僅用了很短的時辰原原本本群體的人簡直被怡千歲的人馬竭光,而她倆的牛羊也成了怡公爵的上。
同一天夜晚,怡親王在大快朵頤了兩個年邁的掐出水來,而又帶著極端草木皆兵秋波的科爾沁雄性自此,危急地在黑龍江人的氈幕中過得硬睡了一覺。
等二事事處處亮,怡王爺部帶著湊手品接續向西挺進,當她倆的大軍日漸駛去後,餘蓄下去的是絕不炸的部落屍骸,再有那一具具輾轉剝棄的遺骸,裡還連那兩個男孩在內,他倆瞪著皓首的肉眼中久已一去不復返了驚悸,替代的是失去身的色,像鮮奶扯平白皙的面板上泛起了無色和紫青,赤的肢體以一種怪里怪氣的樣子幽篁躺在這片草地上述。
日出,日落。
舒沐梓 小說
风姿物语 罗森
暮時節,當暉行將掉,煙霞的餘暉且流失的時分,這片死寂的營跟前一時一刻馬蹄動靜起。
快捷,數十騎湖北人到了群體營寨,當他們瞥見前邊的慘狀時,一個個臉色蟹青,持械雙拳。
“快!去稟告家長!”牽頭的百戶騎馬在寨外勤儉節約看了眼,往後斷然對下頭道:“是部落不怕給她倆滅的,餘蓄的痕跡註明了全體,她們簡括走了成天期間,離吾儕錯事太遠。”
部屬連忙撥烈馬頭快馬開走,過了半個辰後,一大片塵埃飄飄中,工力軍隊到了。
“老爹!”聽候的百戶見將領前來,急火火進發致敬。
魂武至尊
“你明顯是她倆乾的?不會認罪?”那愛將徑直問起。
“回生父以來,我認可,況且我探求了下基地察覺了之。”百戶作答道,與此同時在握在手裡的一件小子遞了去。
那將軍接矚,這是一番纖維骨笛,這種骨笛一看就明白獨陝甘的滿有用之才有,屬於當年傣家群體的日用百貨。這玩意兒是百戶在蒐羅營寨時在一期帷幕內埋沒的,唯恐是怡千歲爺他倆離開的急走的光陰誤落花流水下的。
“死了聊人?有活口麼?”大將握著骨笛問。
百戶顏色晦暗搖搖擺擺道:“夫部落的人全死光了,點後綜計有一百二十五人,消解一番證人,同時都死的極慘。”
嘆了文章,百戶又道:“群落的牛羊全給殺了,除開扔了一部分外,另的通給帶走了,奴才看這是他倆用於當機動糧的,關於馬匹也沒留待一匹。”
“畜牲!”武將軍中油然而生無明火,當盤問了怡王爺部走的自由化後,他堅定發令三軍遷移十幾人在此留守,清理死者死人以拭目以待存續的槍桿到來和帶路,關於國力不作前進,本著怡親王走的大勢乾脆就前赴後繼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