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天啓預報

精彩小說 天啓預報 風月-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最後的早餐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开门!开门啊!”
“你们还要磨蹭多久!”
“冷死人了,快开门!”
清晨,空旷的街道之上,人群汇聚,涌动的人群围拢在超市的外面,不断的向前挤压。
为了争夺着最前面的位置,甚至开始拳打脚踢,打的头破血流。可当超市的栅栏缓缓升起,潮水涌入之后,便陷入了混乱之中。
日用品和科技区域的折扣告示还高高挂起,货源充足,还有驻场的销售在殷勤的拉扯着客人介绍,但却被不耐烦的一把推开。
可当人群冲进食物区域的时,却只能看到空空荡荡的货架。
稻米、面粉,尽数售空。
肉类,瓜果,也全部挂上了缺货的牌子。
河流一样的人穿行在货架之间,便发出懊丧的叹息或者恼怒的谩骂。
还有的人拽住了工作人员,怒斥:“你们究竟是搞什么?”
“吃的呢?”有人问,“吃的去哪儿了?”
“都、都卖光了,昨天晚上被抢完了,现在哪里都没有了。”
售货员怯懦的往后缩了一点,回复着经理安排的借口。
实际上,在超市开始营业之前的两个小时,就有一辆车将所有的粮食全部装车带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就连他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没有能悄悄留下多少来。
“您、您别急,要不,您看看方便面?”售货员讨好的笑着。
“还有什么方便面!都没了!狗粮和豆子罐头都他妈的卖光了!就连合成的素食肉都没有了!”
恼怒的客人不耐烦的推搡着,说到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神就变得凶狠起来:“等等,是不是你们藏起来了?”
就在他身后,那些赶早前来的人闻言,忽然停在了原地,缓缓的,回过头来。
看向了这边。
眼神渐渐冰冷。
“等,等一下!我们也没有啊,我今天早饭都没吃……”
售货员呆滞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保安。
可保安看了一眼渐渐围拢的人群,竟然缓缓后退了一步,向着他摇头,露出自求多福的表情。
“我……等一下,我知道是……”
售货员僵硬的,想要说什么,可愤怒的呼喊声骤然响起。
咒骂、怒斥或者是吼叫的声音里,狂躁的人群将他吞没了,破裂和倒塌的声音响起了,保安又后退了几步,按下了警铃。
可惜,已经太晚……
.
与此同时,更早收到消息的人,已经放弃了去超市和粮店碰运气的想法,而是驱车赶往了低层区。
在清晨的时间里,在小巷里,撬开了半落下来的闸门。
“我是阿里克赛,汉诺介绍来的。”
跑了一夜的男人脸色苍白,神情有些呆滞:“你这儿,有米么?”
在积水和垃圾的臭味里,门后几个人正在打着扑克,开门的瘦高男人只穿着背心,在看了他一眼,抬起手,五根指头比划了一下。
“什么……什么意思?”阿里克赛茫然。
“五千块,一袋。”
瘦高男人不耐烦的说:“我们这边不讲价,你自己也考虑清楚,别买了之后事后再过来逼逼赖赖。”
“五、五千?”
阿里克赛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很快,在瘦高男人冷漠的视线里,重新压低了下去:“这也太贵了,之前的时候不是六十么?”
叼着牙签的瘦高男人嗤笑了一声,“自由市场你懂么,傻逼!不买快滚,别耽搁老子打牌……”
“等等,等一下。”
阿里克赛连忙拽住了他,挤出讨好的笑容:“便宜点,好歹便宜一点,我没带那么多钱。”
“不讲价,没听见么?”
瘦高男人不耐烦甩手,将胳膊抽回来,嫌弃的看了一眼这个穷鬼:“贵就别买,没听说么?家园农业的地里全烂了,这几个月一粒米都没有,仓库也全都空了。现在整个圣都全部缺米缺面,连油的价格都涨了五倍。
五千块,老子买货都四千多,再便宜做什么,做慈善么?”
阿里克赛欲言又止,到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犹豫了好半天之后,终究是拿出钱包来。
从里面抽出了五张……这原本是他打算买一车回去的,现在竟然只有一袋。
尽管圣都昨晚紧急颁布了粮食法案,规定了粮食售价,打击囤货抬价的行为……可有用么?这些人的货难道不就是从警卫所来的么?
阿里克赛做了这么久生意,该懂的,不该懂得,都懂了。
形势比人强。
这种状况下,除了挨宰,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皱巴巴的钱被拿过去之后,男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转身回去,很快,又回来了,将手里的袋子丢了过来。
可袋子松松垮垮的,里面还有大半的空隙。
甚至连十五斤都不到。
“怎么只有半袋?”阿里克赛不解。
“这就是一袋的量,就这么多了,爱要不要。”
瘦高男人最后撇了他一眼,拿起怀里响个不停的电话,接通,挥手示意他别再麻烦自己,赶快滚。
阿里克赛的脸瞬间涨红了。
可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弯腰捡起袋子,转身离去。
就在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竟然又被喊住了。
是那个刚刚挂断电话的男人,追上来,神情匆忙:“等等!别走!”
阿里克赛微微一愣,紧接着他就直接将阿里克赛的钱丢了回来,伸手去抓他手里的袋子:“老子不卖了,把你的臭钱拿走。”
“怎么回事儿!”
阿里克赛下意识的往回抢:“我付钱了!”
“我不卖你了!松手!松手!”
“我买了的!”
“我他妈……”男人大怒,忽然飞起一脚,揣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踹倒在地上,紧接着,啐了一口,捡起袋子来就走。
走了两步,就感觉到,后背一痛。
当他惊愕回头的时候,才看到,那一张讨好面孔上浮现出的狰狞。
笑容消散之后,便再无表情。
然后,又捅了一刀。
再捅了一下……
瘦高男人来不及反应,血沫就从喉咙里涌出来,倒地。
直到现在,阿里克赛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寂静里,他低头,看着脚下渐渐冰冷的尸首,表情抽搐了一下:“这、这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
死掉的人没办法说话,无人回应,只有袋子从身上滑落,掉向了下面的污水。
阿里克赛不假思索的伸手,将袋子抱起来。
喘着粗气。
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最后看了一眼周围,将染血的刀子丢进阴沟里,低头狂奔着,逃走了。
只有血泊中的尸首还留在原地。
空洞的眼瞳倒映着血色中渐渐亮起的天穹。
太阳渐渐升起。
整个城市仿佛再度从沉睡中苏醒,黑暗的街道上,楼宇中,一扇扇窗户从昏暗的清晨亮起灯光。
市民们从梦中醒来,饥肠辘辘的走向了厨房,或者寻觅着街道还开着的餐馆,走进其中,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美食,啧啧称奇。
“美味啊,美味。”
一张张面孔喜笑颜开着,端起了刀叉和筷子。
当微风从远方吹来,便有稻米的清香,氤氲在圣都的天穹之上。
美味啊,美味。
如此的香甜。
餐桌前面,一个个兴奋的人拿起了食物,放口饕餮。
吃,吃,吃。
将这甘美的生命之食,吞进腹中。
而在街道的角落,那些孩子们探出头,望着不属于自己的盛宴,羡慕的吞着吐沫。
兽们,在进食。
畅快的,贪婪的,迫不及待的——
吞吃佳肴。
将饥渴的、微不足道的明天,抛在脑后。
这就是最后的早餐。
.
与此同时,彻夜未眠的节制,听见了哭喊的声音。
就在希望能源的仓库里,厨房的管理人在负责人愤怒的推搡和踢打之下倒地,不敢反抗,只是狼狈的抱头求饶,哭喊的越发惨烈。
而就在周围的架子上……超过一半,竟然空空荡荡。
节制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早已经,就连愤怒的力气都被耗尽了,直到厨房管理在负责人的殴打之下,几乎快吐出血来,才无聊的挥了挥手。
负责人喘了口气,依旧不解气那样的狠踹了一脚,震怒质问:“粮呢!粮呢!废物!是不是都被你卖光了!”
“没了啊,都没了。”
厨房的管理人哭喊着,哽咽,“我一点都没有敢乱卖啊,是,都、都被吃光了,光是昨天就吃了一个星期的分量。”
“那库存呢?”
负责人指着置物架,“怎么才这么点?每个月上面给多少钱,是不是都被你私吞了!你个狗娘养的……”
“不管我的事啊,不管我的事!”管理员嘶哑尖叫:“甭管上面给多少钱,发、发下来,只有一点了啊,您难道不清楚么?
我就只是一个管厨房的……有多少钱,才能买多少东西啊,每年都说要降低成本,降低成本,我难道还敢乱花钱么?
就这,已经是用集团的渠道买回来的了,账本就在我抽屉,您可以去看啊。”
说到这里,已经痛哭流涕,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暴怒的负责人正还想要再打,却看到节制抬起了手,顿时愣了一下,很快就后退了两步。
节制走上前来,看着凄惨的管理员,正想张口说两句,却听见外面传来的喧闹声,还有,巨响。
好像有玻璃破碎了。
隐约有怒骂的声音传来。
都市小農民
好像在打架……
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在希望能源的总部,最讲规矩的地方,总裁巡视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先后两次意外,接连发生,内部供应部门的负责人已经面如土色。
“什么事情,查清楚。”
节制挥手,指了指外面,立刻就有人领命而去。
很快,嘈杂的声音消失不见。
魁梧的保镖带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回来,走到节制旁边,附耳低语。
简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研发部门熬夜加班的员工,在吃早餐的时候,发现今天大厨给的分量根本完全不够,想要多拿,却被拦住。
原本鸡毛蒜皮的事情,现在几句话竟然就争吵起来,紧接着就动了手……
跟在节制后面,研发部门的负责人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竟然是自己部门的下属出了这种事情,他也难辞其咎。
正准备上前辩解,就看到节制摆手,不敢再说话。
而节制,走到了那个鼻青脸肿的男人面前,低头看着那一张到现在依旧还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面孔。
“为什么要打架?”他问。
员工躲闪着他的视线,嘴唇嗫嚅了一下,在保镖捏紧的手指下,终于回答:“饿啊,我好饿……”
节制愣在了原地。
寂静,突如其来。
死寂里,他低头,看着那个胆怯惊恐的员工,却看到,那一双碧绿的眸子……
就像是饥渴的狼一样,泛着躁动的光。
他饿了。
节制僵硬着,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一步,可反应过来之后,又强自站在了原地,微微摇晃。旁边的人赶忙扶住,生怕他滑倒,又被他愤怒的甩开。
在这突如其来的不安里,节制发现,自己竟然感觉到……浑身发冷?
短暂的失态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发整理好,转身离去,只是在离开之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还呆滞在原地的那个员工。
“破坏公物、扰乱秩序,寻衅滋事……”
他说,“杀了。”
“……”
所有人愕然一瞬,面面相觑,不理解为何只是打架就会有如此严重的处罚,可当他们想着节制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瞳:“还用我说第二遍么?”
没过多久,一声细碎的枪响就从门后响起。
在节制的命令之下,处理的结果和过程对整个集团予以公开,震慑集团内部的不良风气和扰乱秩序、心存侥幸的家伙……
遗憾的是,第二次因为食物而引起的打架,在没过多久之后,再一次出现了。
甚至,更严重。
这一次,是装配部的工人们。
重体力劳动者在发现自己分配到的食物只有可怜巴巴的那么一点时,瞬间便陷入了躁动和愤怒。
纷纷面红耳赤的去讨要说法。
现场的监控看不出是谁带头。
只看到嘈杂的抱怨和谩骂中,好像有人高声呐喊了什么,很快,所有人就一哄而上,砸破了底层食堂的玻璃,同安保人员和厨师扭打在一起。
漫长的沉默里,节制看了一遍又一遍。
数次张口,想要说话。
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漠的关掉了视频。
沉思片刻之后,开口命令道:“所有涉事的人,全部开除,不予录用——至于其他的,告诉所有人,集团会保证物资的供应和充足。
这样的事情,不允许再发生。”
秘书领命而去。
而节制则继续掏出手机,调动了企业私军,很快,一辆辆装甲车停在了总部的周围,魁梧的金属改装者们出现在了关键岗位上,猩红的目镜漠然的俯瞰着每一张路过的面孔。
手中沉重的枪械随意的摇摆时,就令所有躁动的氛围瞬间平静。
一直到现在,节制才有机会处理自己已经冷掉的早餐。
秘书体贴的换了一份新的上来。
肉食、米饭和饮品、甜点,全部齐全。
热气腾腾。
他满意的拿起了叉子。
可就在还没有来得及张口的时候,就看见,庞大的落地窗外,中层区,骤然升起的一点火光。
他的动作停滞在原地。
看了一眼。
然后,冷漠的收回了视线。
只是低下头,嘴唇合拢,牙齿咀嚼。
将食物撕扯成粉碎。
吞入腹中。
.
.
中层区,魅力大道、光华广场,陷入了一片混乱。
火焰在扩散。
浓烟滚滚。
汇聚的人群扰动着,有些人在迅速接近的警笛声中迅速逃走,还有的人则奋不顾身的冲向商场内。
保安倒在血泊中。
愤怒的人群拿着铁锤,将仓库的大门砸开了,推开的大门之后,空空荡荡的仓库里,只剩下了最后的两架面粉……
面粉和稻米。
原本混乱的人群好像在一瞬间,陷入了死寂,紧接着,不可控制的向着仓库靠拢。
就像是收缩的潮水一般。
此起彼伏的掀起波澜。
自上空俯瞰,就像是扰动的蚁群一样,自信息素的吸引之下,陷入癫狂。
涌入仓库的人群奋力的争夺着那些粮食,扛起了货架上的面粉,将那些扑上来的人推开,想要冲出去。
可更多的人群却像是铁屑一样,被磁铁吸引着,靠拢过来。
奋力争夺。
在争夺里,稻米脆弱的袋子很快就被撕碎了,裂口中,白色的稻米如同流水一般的从袋子里洒出来,流落满地。
有人如丧考妣的尖叫和咒骂着,和那些争夺的人扭打在一起,还有的人,越发的激动,奋不顾身的扑上去,趴在地上想要搜集。
但在人群的践踏之下,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有一只只脚掌的抬起和落下中,血色渐渐蔓延,将白色的米粒染成了赤红。
即便是如此,依旧不断的有手掌伸出,将那些猩红的米粒抓起来,装进自己的口袋中。
一把。
又一把。
还有的,直接塞进了口中,奋力的咀嚼。
就像是野兽一样。
就像是……他们自己,真正的模样。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美人相伴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低层区,阴暗简陋的厂房中。
乱七八糟的设备被随意的堆积在角落里,偷来的赃车还没有来得及拆卸,被锁链或者起重设备悬挂在半空中,像是等待肢解和处理的死猪肉一样,在冷风的吹拂中微微摇曳。
钢铁摩擦,就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刺耳声音。
寂静里,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在角落里响起。
而半身都改装成了机械义肢中年男人在正中间焦躁的踱这着步,徘徊,等待着,每到外面响起细碎的声音时,都会紧张的抬头。
往日里威风八面说一不二的BOSS如今这幅谨小慎微的样子,也没有人敢嘲笑和轻蔑,实际上,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出任何篓子和差错,甚至就连问候和欢迎的措辞都再三演练过,生怕对接下来即将到来的贵客招待不周,有了什么闪失。
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可他们连恼怒的神情都不敢有,反而像是被链子拴着的狗一样,耐心十足的等待着。
直到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迅速接近。
无线电里传来了岗哨的回报,令所有人精神一震。
很快,当铁门缓缓打开,穿着笔挺礼服、带着金边眼镜的男子昂首阔步的迈入,随手将凑上来献殷勤的小弟推开。
身后跟着一个服装朴实,衣角和袖口还沾着机油的佝偻男人,同样目不斜视,像是看不到近在咫尺的蝼蚁。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等候许久的马丁展开双臂,热情的走上去:“保罗先生驾到,实在是让我们这里蓬……”
“没用的话少说,我们赶时间。”
礼服男子保罗冷漠的推了一下眼镜:“来的路上我已经被业务部那帮废物伤透了心,希望你不至于也让我失望,马可先生。”
“当然!当然不会!”马丁微笑着毫无羞恼,向着身后挥手:“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和那些其他人送上去的破烂不一样,这可都是完整的。”
两位手下赶忙将巨大的铁箱子端上来,掀开,便露出里面沉寂的铜光。
四把大小、长短、规格和模样都截然不同的粗糙枪械。
仿佛什么车库作坊里用蹩脚工具随便做出来的仿品一样,但却带着粗暴又冷厉的美感,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就……”保罗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佝偻男人推到旁边去了,一个踉跄,马丁急忙上前扶住,准备陪着笑脸想说什么,可是却看到保罗脸上的韫色一闪而逝之后,强行恢复了镇定,竟然什么都没有计较。
等待在旁边。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老头儿的身上。
佝偻的老男人趴在箱子的前面,半截身子都探入其中,小心翼翼的捧起其中的一把,轻柔的抚摸着它的枪身和棱角,眼睛亮的吓人。
那古怪又兴奋的笑容,看得人头皮发麻。
“呼,这是哪里来的小可爱呀?”
他怪笑着,眯起眼睛,粗糙的大拇指一点点的抚过了枪身,仍旧嫌弃不够一般,凑近了深吸了一口味道,还伸出舌头添了两下没有擦干净的油脂。
兴奋的神情陡然一滞。
妖娆召唤师
就好像看到美人身上的疮疤和鼻毛一般,啐了一口:“妈的,垃圾机油……这个口感,是修车作坊里兑出来的润滑油?
精度也不够,右边偏了零点三,不对,零点四,但这么离谱的误差,制动效果是怎么做到的?怪,太怪了——”
嘀咕着谁都听不懂的话,老东西的动作飞快,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将那一把沉重的武器迅速的拆成了上百个零部件分门别类的摆在了那一双带着浑浊阴翳的眼瞳前面,一个个的审视着,嘴念念有词。
很快,所有完整的枪械就被拆分开来。
可很快,绕着零件转圈的佝偻男人脚步忽然停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拿起了其中的一枚,然后另一枚,颤抖的手指在零件之间跳跃着,遴选,重组的动作飞快。
陪在旁边的马丁想要说话,可却被陪着老头一起来的保罗推了一把,顿时再度想起了自己的地位,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哪怕是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文盲,都知道,是哪个老头儿拿错零件了。他将两把武器之间的零件搞混了。
可随着老头的动作,地上的零件被再度归类。
宛如重生一般,依附在三具渐渐完整的骨架之上。
到最后,戛然而止。
只剩下三把残缺的武器,和一堆没什么卵用的重复零件。
“不对,还缺一点……”
老人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那三把面目全非的武器,满是恼怒和贪婪:“究竟还差多少?这些东西的规格真的一样么?
你还隐藏了多少东西?”
寂静里,无人回应。
只有暴怒的老头儿一脚将地上的零件和碎片彻底踢翻,若无旁人的怒骂着,许久,终于冷静下来。
直到现在保罗才凑上前去,轻声问:“李大师,您看出什么来了么?”
“看看看,光看有什么用?”
佝偻的老男人扯住了保罗,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东西哪儿来的?设计的人呢?在哪儿?我要见他,立刻!”
“呃,目前我们也正在找。”
保罗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目前,董事会迫切的需要您的意见作为参考,能不能麻烦您同我这样的庸人解释一下?”
“啧,一群废物。”
李大师不快的松开了手,弯腰,将地上那几个碎片捡起来,随意的拆卸,重装,很快又让它恢复成了原本的形状。
“看到了么?”
李大师回头瞥了他一眼,发现他依旧一头雾水的样子,神情越发不快:“这些东西,是一整套的,不止是这几把枪……
从一开始在设计的时候,恐怕就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模块化程度。出现在这里的这些零件,起码还可以用四个不同的型号上面。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找不出什么改进的余地……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吧?”
保罗微微愕然,旋即恍悟,神情渐渐凝重。
乱 小说
要么,设计这些东西的人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脑子一拍就从无数猜想之中找到了最接近的路。
要么,就是有一家公司在暗中处心积虑的筹备着这一切——不断的迭代,不断的实验,不断收集数据之后,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取舍和淘汰之后,才形成如今的模样。
而在说完之后,大师娴熟的填装着弹匣,进行着繁复的调试,仿佛早已经演练过不知道多少次一样,忽然抬起枪口,对准了那些悬挂在半空中的汽车,连连扣动扳机。
震耳欲聋的巨响迸发,接连不断的响起,门外传来了惊慌失措的脚步声,像是有人想要冲进来,可又被老大马丁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
当大师停止了动作之后,好几辆汽车已经被打炸了,断裂,燃烧着熊熊烈火。
“威力凑合,和公司的爆弹武器没有可比性,质量也太不稳定了,甚至会炸膛,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垃圾货色。
但是……好便宜啊。”
大师轻声呢喃着,低头看着手中已经浮现细小裂缝,即将报废了的武器,难以掩饰眼瞳中的钦佩和惊骇。
同样的效果,他们也能达到,甚至更好。
可这样的一把枪……用最垃圾的金属材料和最上不了台面的工具加工,从开始到结束,一个熟练工可能都用不了三个小时。
所耗费的造价,甚至比不上一瓶康愈集团的振奋剂。
完美的从垃圾堆里的每一个零件里压榨出了所有的价值,最后达到了如此惊人的性价比。
实在是,令人敬畏!
完全没有复刻的价值和必要,就好像财大气粗的人不会去在乎那么一点点损耗,更不会为了一套陌生的设计去改变整套的生产流水线一样。
可又是谁会专门为垃圾堆打造出如此惊人的杰作呢?
还是说,只是随意的信手而作?
和这一份让他隐隐绝望的巧思相比,就连那种不需要任何装药全部靠子弹内部金属反应形成破坏的未知技术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你们是不会懂的,保罗。”
大师端起眼前重新装好的武器,出神的端详:“你们永远不会明白——设计的精妙艺术,还有每一个棱角和弧度之后所隐藏的东西。
你们,无法想象。”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只是直白粗暴的铁疙瘩而已,可在一辈子都在研究武器的他看来,它的每一个细节都仿佛会说话一般,向着自己倾诉着其中无穷的妙用和构想。
只是思考,便仿佛能够隐隐明悟它的用意。只是考量,便能够感受到其中所孕育的创造精髓。
“实在是美人呀……”
在出神之中,他宛如托着婴儿的襁褓一般,紧贴着它冰冷的枪身,渐渐恍惚:“听啊,它在唱歌呢。”
是啊,唱歌。
在冰冷的风中,那过热的金属零件在冷却时微微震颤,在崩裂时细碎的鸣叫,彼此摩擦时宛如声带震颤一般。
吟唱着,充满那些恶意的、狰狞的,有关于死亡和毁灭的歌谣——
有那么一瞬间。
哪怕只是错觉……
一辈子都浸淫在杀戮武器研究中的男人,感觉自己窥见了真理。
如此接近,又如此清晰。
.
许久之后。
当微笑着的保罗将大师送进车厢,站在原地,目送着那一辆豪华飞行器离去之后,笑容渐渐消散。
“马丁。”他轻声喊。
“我在,保罗先生。”
魁梧的黑帮头目低头靠前,宛如驯服的家犬一般,谄媚微笑。
“刚刚大师说过的话,如果传出去,后果是怎么样,用不着我多说了吧?”保罗冷漠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们最好不要出什么纰漏。”
“是,我明白。”马丁不假思索的颔首:“稍后我会处理干净。”
“很好。”
保罗微微颔首:“乐园动力对你一直以来的表现很满意,接下来我们也会继续支持,甚至,不是没有能够让你上一个台阶的机会……”
不论当了多久的走狗,马丁在听到那个称呼的瞬间,也依旧忍不住呼吸停顿。
乐园动力!
对于下层区的野狗们来说,那些雄踞在顶层的企业巨阀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货真价实的圣都之神。
而乐园动力哪怕是在‘众神’之中,依旧排行最为前列——其麾下的产业供应了整个圣都百分之九十的汽车,垄断了一切大型工程设备的份额,以及三分之一的武器枪械市场!
“多余的话,我不多说了……”
保罗冷声吩咐,“找到这个人,死活不论。”
马丁愣了一下,紧接着用力点头。
短暂的犹豫没有被保罗所察觉,很快,来自乐园动力集团的使者也离去了。
只剩下马丁站在原地,凝视着手中染血的名片。
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
就像是野狗嗅到冬天靠近的味道一样。
如此不安。

超棒的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 風月-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天梯,我的天梯…… 花开残菊傍疏篱 扶了油瓶倒了醋 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起了何?
我在何地?我是誰?
跟,這殘渣餘孽要何以!
那倏地,差一點整苦海的聖手們都危辭聳聽的瞪大了雙眼,眸子紅彤彤,赫然而怒。
槐詩,你他媽……
不已是亞雷斯塔,圍盤外邊的馬瑟斯也不由得放在心上裡哀痛狂嗥。
他倒寧你砍了亞雷斯塔呢!
在這當口兒上動盤梯,和鏟她倆的心肝寶貝有安出入!
打對決起到今天,黃金黃昏憋這麼著久是為何?消磨了那般狐疑血,就唯有以幹爾等呱呱叫國這幫殘黨麼?
還訛為著得扶梯,將周絕地同盟串並聯為一環扣一環?
合著現在時傳輸線職業還沒水到渠成,熱線將要吃敗仗了——有個歹徒放著融洽家的WIFI不要,要斷權門的WIFI!
好嘛,投機最好,自己也別想過了。
這一波啊,這一波是星體同壽!
但茲再多的呼喝和再多的轟鳴,也無從阻攔那合辦逐步騰達的日輪了。
可就在上蒼之上,豁然有高度彤雲浮現。
好似支遍海內外的蠟質巨柱自穹空以上毫不前兆的淹沒,偏向升空的日輪砸落!
冰風暴圖!
緣於霹雷之海的搏鬥刀槍,諡在矮子王的火頭以下將萬軍崛起的可駭裝備。
從前,那巨柱淹沒的同時,矮子王的影子出現剎那間,似是拿出巨柱,偏向塵世砸下。
接著,風暴畫片就挾著無窮無盡盡的質量還有淒涼的霜色和雷光,向著升起的烏輪貫落!
可下沉的煙雲過眼得不到荊棘升空的一去不返。
複雜的效用騎虎難下的撕下了假冒偽劣品東君外圈的日暈,將奔瀉急流的烈光砸成了擊潰。可就在粉碎的烏輪此後,卻有焚燒的白虹飛出!
那是良心!
騰飛者的心肝!
汲取著豔陽的焰光和人間地獄中的慘痛,改造,淬鍊,便到位了耀目的劍刃。
那奔瀉了全神用心,寄託了無窮怨憎和仇隙的日輪之劍平直的一往直前,貫注了弄臣們投下的萬化之境,扯少見迷宮,只留住了好似琴絃簸盪的蠅頭鳴音。
天各一方又悽苦。
如長鯨尖叫的遺韻,疏運在風中,不停。
那是來源天狗螺的鬨笑,叢固結魂靈括無情和醜惡的戲之聲。
多慮幾何從天而降的力阻,也任由那些追之來不及的攻打,更不理會那些如喪考妣的呼號和狂嗥。
焚燒的東君進取,逆著暴增的地心引力,雁過拔毛旅朱的殘痕。
太平梯劇震,驚恐萬狀股慄著,長進抽。
然則既晚了。
一彈指為二十瞬,瞬間為二十念,一念九十剎那間。
一時間波譎雲詭。
在這充分一會兒的渺小時節當心,日輪之劍在死死地的天下中升騰,指代七十年前氣絕身亡的靈魂們,偏向七秩後的五湖四海,點明這遲來的襲擊!
從前,業報撲鼻!
一齊已一籌莫展遏止……
現境、煉獄、國界、棋盤鄰近,御座之上,議決露天……甚至每一番關注著這一場賭局的生人,都禁不住的瞪大眸子。
看著燒燬一寸寸的偏向虹光離開。
希罕諒必惱羞成怒的狂嗥在嗓門中酌著,卻措手不及飛出。
然則圍堵盯著那聯合火速不復存在的焰光。
看著它所劃出的燦若雲霞軌跡。
堅持不懈。
來得及麼?趕得上麼?碰得到麼?撐得住麼?
狐疑,好些的疑問和探求從腦中透,不過神思卻來得及執行,滿的窺見都被那焚盡的烈光所潛移默化。
不過,發愣的看著它,幾許點的守。
在輕微的燃中,自注目至昏黃,自驚天動地至輕微。
直到尾子,那付諸東流的烈光再難追得上利落的雲梯,垂垂崩潰——良多人憤悶的叫號,再有數不清的欣幸浩嘆和息。
可那幅都依然一再緊要了……
當下,單獨那焚完畢的灰燼裡,說到底的鐵光飛出。
在槐詩的推向以次。
——上進飛出了一寸!
宛然起飛而起的火箭那麼著,一急遽甩去了富有的負累和用不著的重負。東君、烏輪、光澤、還有最終的,槐詩……
在磨滅其間,長進者含笑著,從空中掉落。
住手末梢的力,末段左右袒那輕微鐵光,揮舞相見。
再見了,釘螺。
再見了……
他閉上了雙目,沉入烏煙瘴氣裡。
在末後的那瞬時,他聞了一縷高昂的音。
七十年的恨意所融化成的鐵光,和那趕不及畏避的虹光,分秒的觸碰。
散的動靜,這麼樣漣漪。
絕不盡的效力和碰上,也再消逝了源質和祕儀。
一味這一份來自鸚鵡螺的交惡和怨恨,萬事的,毋毫髮折扣的,在這天長日久的觸碰中,過話向了時的叛們。
在那時隔不久,星體死寂。
黑糊糊的蒼天如上,如弧光一般性廣的人梯卻初始猛烈的戰慄,花團錦簇的彩不復,在那一份侵擾的旨在之下,寸寸改成耀眼的黑。
穿雲裂石的瓦解聲唧。
從圓的每一期旮旯兒。
碎裂的虹光像是賊星那般,不時的從半空中落,砸在街上,若冰塊恁趕快的蒸融揮發。
全份世上都迷漫在了暗淡的秋分當心。
若淚的雨。
——天梯,欹!
在連貫間歇的瞬,被並聯為盡數的深淵陣線迎來了如此冷不防的分辯,乃至趕不及反饋,洪量運轉在相互之間之間的源質從舷梯中漏風,飛速的升高。
那幅生長在釜中的災厄還從來不亡羊補牢成型,便在黑裡殤。
永組織的接待站、至福福地的齋圈、中立國血殿、驚雷之海的天淵氣墊船,該署照應的訊號一度又一番的風流雲散,下線。
才為戰。
勢不兩立的風聲,在這一霎時,被突破了!
而打仗的嘯鳴,從邊界的每一度地面作。
正做起響應的是神蹟崖刻·扶桑,點火的巨樹超出於皇上以上,像壁壘,首先殺出重圍了齋戒圈的約,硬撼著雷霆之海的風暴,編入苦海的深處!
跟手,大批的青銅巨像荷燒火山巨炮,歎賞伏爾甘之名,左袒血殿首倡了助攻。
石咒蛾眉院中的寶塔菜碗恍然轉過。
無期甘露改為毒水,聚攏成潮,在環球上無羈無束平叛。
放鬆這開犁今後前無古人的勝勢,裡裡外外的上手都將叢中攥著的背景丟擲,再從未有過一絲一毫的封存。
左袒活地獄的國界,促成!
可再以後……
佈滿便油然而生。
飄落在壤上述的灰塵,塌架傾覆的建立,空氣中逃散的氣流,宵上述破裂的陰雲,人間地獄的回手,現境的推……
都趁著棋盤內的辰光偕死死地。
——頓!
死寂。
修長的死寂裡,兼具人都抬初始,看向殿的最奧,那高聳在穹廬次的洪大底座,再有垂眸的大君。
那一隻戴招法枚富麗堂皇控制的樊籠,小抬起。
虛按。
將這滿貫在突然凝結。
陰暗的都督外輪椅上慢慢騰騰提行,看向雷雲中間那兩道如眸子平常的明晃晃光輝,盡是思疑。
“大君這是玩不起了麼?”他略略一笑,不表白愚。
“營私不也是戲耍的一環麼,馬庫斯?”
大君毫不在意,風中廣為流傳了十萬八千里的音響:“你們的累累要領,我也一去不返全體的阻攔呀。不然吧,我幹嘛不在剛巧旋梯還沒坍臺事先的下,居中成全呢?”
毫不介意對方的奚弄,他淡定的作答:“現時,我光是是駛他人的權利如此而已,你就不須吝嗇了吧?”
“然這一份權位卻不在平整以內。”
馬庫斯斤斤計較的詰問。
“儘管法例尚未寫,我視作賭局的參賽者來說,原持有後場半途而廢的自銷權才對。”
大君平緩回覆:“雖止息的時機對於你們來講並不福利,但這必定,是收穫了咱一併點名的準則所同意。
要不然來說,圍盤又何必呼應我的勒令呢?”
“中前場?”
馬庫斯稍事一愣,並不復存在死纏爛打,但是乾脆對了關子的中央:“在您視,如今快要投入下一品了麼?”
“汝等之行事,真良讚歎,但,我也不打算就這麼樣將取勝拱手相讓。”
大君的指頭些微打擊著插座的橋欄,在雲端中引發了渺無音信如雷似火:“那樣,就如爾等所願的那般吧——馬庫斯,下半場開始了。”
陪同著他的話語,那佩著多多益善手記的牢籠徐徐抬起,五指內顯露出纖小的珠光。
一把鑰。
“搞活計劃吧,馬庫斯,將爾等的寰宇拿去——”
大君的寒意陰沉:“只要,你們接得住的話。”
就這麼著,將它闖進了棋盤中段。
接著,便有多多益善分裂的響動再三在了一處。
掩蓋在蓋亞七零八碎中央的斂,長遠仰賴嬲在其上的束縛,以致覆蓋在圍盤之上的浩繁鐐銬,都在倏地謝落,熄滅無蹤。
如是,解開了末段的束,令中暫息了數畢生的效驗再次運作。
當前,就在那凝凍的領域正中,另行迎來了廣遠的浮動。
大概說……叛離了現境零敲碎打本當的長相。
雖是都經死的蓋亞和門源現境的雞零狗碎,也一仍舊貫享有著現境自個兒的性質和佈局——就在這時候,繃的舉世之下,不少歲月竄起。
那是躲避和死死地的蓋亞之血。
今,在桎梏鬆脫的時而,便順應著運作的聯誼,再也蒸發蒸騰,現代化,飛向大街小巷——
細碎劇震著,應和著代遠年湮的現境。
從而,來現境的效驗便又翩然而至在這一片空空蕩蕩的全世界裡。
就在雞零狗碎以上,三道闌干的雄偉表面外露黑影。
猶如巨柱常見,雙方叉,再度撐起了這個死寂的大千世界,將萬物籠在裡。
神髓、轉變、源質!
——三柱閃現!
在總攬局的觀部門裡,目前浸泡在鎮液裡頭的量器組都首先搭載,每分鐘都有豐富平常人度一生也沒轍得答卷的數額和訊息在裡頭解決,數之殘部的命題閃過,到最先,自熒光屏浮游併發了快速增加的圓柱形圖。
百比重三十、四十、五十、六十……
——六成半!
到最終,數字停駐在百分之六十六的鴻溝以上,無論是等號尾的數目字不了的蔓延和助長,再沒法兒讓最眼前的安全值漲動便一分!
今朝,在蓋亞零七八碎內,有百比重六十六的錦繡河山仍然處在現境的說了算中點!
這居然在霹雷大君橫插招數然後的標註值!
不理解有數量人在氣惱的吶喊,抑或克服著吐血的心潮起伏——設或再多一度合,不,不畏再多出有日子的流光,現境就會將把持的界線擢升到百百分比七十,竟七十五!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小说
臨候,就透頂的成議,穩操勝券了。
而現今,當現境的效用打算於裡後,深淵的影最先在零零星星中消失……
滿的陰雲一鬨而散,有限雷光掩飾上蒼。
巨鼓被升上的侏儒王重新砸,提拔了不住難——冰暴、疾風、蝗蟲、冰霜……
在高雲之下,淮改成膚色,洋洋骸骨泛在裡面,粘結了錨固物故的闕。
荒山野嶺潰,裸露上方的鐵色,噴氣煙柱,漫無邊際活屍誠如的兒皇帝機器從裡面蠕動著活命。昏暗如骨的一清二白光啟動在宇宙空間期間,寫照出了至福樂土的醇美幻像……
九地偏下,大海中部,畸的生物體自偉晶岩大概海溝裡生長而出,一隻只昏黃的眼瞳從荒涼的怪誕之處張開。
爛乎乎的旋梯在穹蒼如上曇花一現忽而,尾聲,卻無法再次成型。
好像是猝死在小時候裡的乳兒一如既往,唳著,無聲的泯沒。
偏偏一座煞白高塔的半影,從赤色的海洋和海市蜃樓中捏造面世,介於有無之間,又象是無所不在不在。
馬瑟斯的容貌晦暗,抿著嘴皮子,呦都沒說。
稱心如意中的流淚卻基本點停不下來。
過度分了!
扶梯,我的天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