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寒門崛起

精品都市小说 寒門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如果能重來閲讀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如果能重来,我就是好奇而死,也不会找画儿同寝,至少不会陪画儿一起值夜!
一大早,天不亮,妖女若男顶着一双堪比国宝的黑眼圈,夹着双腿从耳房落荒而逃回了自己住的客房。
一双眼睛不仅浮肿的厉害,而且还无神,脸色不仅黯淡无光,而且额头还冒出了一个痘痘……
妖女若男回到房间后,关上房门,想到昨晚的经历,黯淡无光的脸蛋瞬间羞的通红,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枕头上。
昨晚绝对是她有生以来经历的最难捱最恐怖的一个夜晚。
昨晚她陪画儿值夜,她只来得及听到里屋传来一句“棍棒底下出孝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一切就那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发生了,猝不及防,措手不及,防不胜防,身心俱创。
唧唧复唧唧,一夜无眠,每一刻都一年一样漫长,这一夜好难熬好难捱……
一大早天刚亮,朱平安匆匆用了早膳,神清气爽的带着刘大刀等人策马返回军营。
李姝气色红润、光彩照人,一张俏脸如雨后桃花,站在门口挥手送别。
“狗男女……”
黑眼圈大眼袋的妖女若男混在送别人群中,看着容光焕发的两人,禁不住咬牙切齿。
朱平安带着刘大刀等人返回军营后,便集合了全军老兵和新招的义务兵。
朱平安代表浙军再次欢迎了义乌新兵,然后开始了重头戏——整军。
朱平安整军的思路是“以老带新”,将义乌新兵编入老浙军之中,以老兵带新兵。
原先浙军总人数七百余人,设有九营,编制都不满。刘牧领的监察营只有一伍兵,刘大刀领的亲卫营也只有一哨兵,刘大枪领的伙头军营还有刘大钢领的后勤营也都是只有一哨兵,其他五个普通营也只有一总(仅下辖两哨)。
浙军编制严重空缺,差不多可以用空架子来形容。
现在有了这一千两百的义乌新兵,总算可以把浙军编制大大的填充一些了。
当然,实际上,这一千两百义乌新兵还不足以把浙军编制填充完整。
浙军成军时,朱平安从长远考虑,设立了九个营。按照预定的编制,十人一伍,一伍10人;四伍一哨,一哨40人;四哨一总,一总160人;四总一营,一营640人;浙军九个营,编制总人数应该是五千六百多人。
不过,增添了一千两百人后,浙军的兵力还是大大的壮大了。
这一千两百人,朱平安是这样安排分配的,给刘牧的监察营分配30人,补足一哨,浙军现在有接近两千人了,刘牧的监察营原先之后一伍,不足以担任全军监察维纪的重任;刘大刀的亲卫营,分配120人,补足一总;刘大抢的伙头军营还有刘大钢的后勤营,各分配120人,补足一总,这样才能担负的起全军的炊事和后勤重任;其余五个普通营,各分配162人,也就是说增加一总,由原来下辖一总变为下辖两总。
“好了,按照名额分配,各营开始选兵吧。每次挑选一队,先选先得,不许争抢。”
朱平安宣布了分配后,令各营选兵。
义乌新兵按照一路拉练的阵型,站成了一个个十人小队,等待挑选。
住在废弃巴士
刘大刀等跟随朱平安前去义乌募兵的人占了便宜,他们跟义乌新兵一路走来,对义乌新兵了解颇深,那个小队的新兵总体最强,那个小队的新兵最有潜力,他们门清,在选兵一开始,他们就有的放矢,早早的选中了心仪的小队。
“狗曰的刘营长,你们下手能不能留点情,好兵都被你们给挑走了。”
“你们跟着大人去义乌募兵,早就知根知底了,你们跟我们一块选兵,对你们来说就相当于作弊。”
“够了够了,大刀你可住手吧,你们吃肉也总得给我们喝口汤啊。你们现在还剩下的一哨,等我们挑完,你们再选吧。”
其他营看到刘大刀他们下手快准狠的将新兵中的佼佼者挑走,不由羡慕嫉妒恨的嚷嚷了起来。
“哈哈,大人说的先选先得,谁让你们手脚不利索了,赖谁啊……”
刘大刀哈哈笑着嘲讽了他们一顿,手上动作一点也不影响,再次快准狠的跳出了一队新兵,个个都是壮实、有潜力的,让其他营将官又是一通羡慕嫉妒恨。
蛊蝶
“好了,看你们可怜,剩下的三队就等你们先挑完,剩下的归我。”
刘大刀把路上看中的几队新兵都选出来后,满意的住了手,一副地主老财施舍的语气道。
反正最好的几队新兵已经被自己挑走了,其他新兵素质都差不多,都是好兵。
“靠,肯定是你路上看中的都挑锅里了。”其他几营的将官恨恨的咬牙道。
“哦,你们这样说的话,那我接着挑……”刘大刀晃了晃脖子,嘿嘿笑了笑。
“别别别,我们领情了还不成嘛。”甚他几营连忙摆手,赔笑说道。
“呵呵,你们啊,告诉你们,义乌人啊天生就是兵种这批义乌新兵都是我们和大人精挑细选、优中选优的,每一个都是好兵中的好兵,你们闭着眼睛选都不会有问题。”
刘大刀呵呵笑了笑,对他们说道。他跟朱平安去义乌募兵,对这一批新兵再满意不过了。
很快,各营就按照名额,挑选好了新兵,剩下的最后三队新兵归了刘大刀的亲卫营。
新兵分配完后,就是军官选拔了。
这次浙军扩充,增加了一千两百人,相当于增添了一百二十个伍、三十个哨、八个总,也就是说有一百二十个伍长、三十个哨长和八个把总的空缺。
seele_Mirrored Flourishes (崩壊3rd) Artist CG
浙军老兵早就盼着浙军扩编了,可以说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新兵到来。因为当初大人说过,浙军扩编后伍长和哨长的人选,优先从他们之中挑选。
他们这几个月来努力认真操练,早就盼着这一天到来了。
别把伍长、哨长不当军官,伍长、哨长手底下管着十个、四十个兵呢,想象都威风,更别说当了伍长、哨长后,自身的待遇也跟着水涨船高呢。

优美都市言情 寒門崛起-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引狼入室or請君入甕讀書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很快,坠儿领着妖女若男去看房间,画儿也被丫头拉着去厢房收拾安顿去了。
“小姐,奴婢不明白,为什么让那个女贼住下来啊,她可是山贼出身,万一她手痒了想要抢劫怎么办,咱们不是引狼入室了吗,多危险啊。还是让奴婢找个理由,将她打发走了吧。”琴儿在妖女若男走后,一脸不解的问道。
“呵呵放心,且不说她改邪归正了,便说她爹尚且在朱哥哥麾下,她就不敢。”李姝微微笑了笑,一脸淡定的说道。
“小姐……”琴儿一脸认真的说道,“那都是其次啦,主要是我觉得她不怀好意,动机不纯,什么‘画儿来府上了,她就无家可归了’。我都打听过了,这个桃花集镇子租房子可便宜了,一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一个月下来也就四百文的租金,若是只是租一个房间的话更便宜,她租个落脚地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她可是个小山大王,哪里缺这点房租了;她之前死皮赖脸跟画儿住一起,现在死皮赖脸住府上,我觉得她是对姑爷有想法。”
“哦,她对姑爷有什么想法?”李姝捂着小嘴笑着问道。
“肯定她看姑爷当官又有才华,想要赖上姑爷,飞上枝头做凤凰。所以她才死皮赖脸的要住下来,就是想要离姑爷近些,好找机会赖上姑爷。”
琴儿一脸笃定的猜测道。
“小姐,我可不是胡说。她跟姑爷可是旧相识了,第一次她抢劫姑爷反被姑爷抢了,肯定是这次就盯上姑爷了;更何况第二次,姑爷还对她有救命之恩呢,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呢;第三次,她知道姑爷当官了,就唆使她们寨子投靠了姑爷,她也赖着不走……”
琴儿接着说道,“要不是姑爷心里只有小姐,又有定力,恐怕她早就奸计得逞了。”
李姝笑而不语。
“小姐,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可不能再给她机会了。”
看到自家小姐这样,琴儿不由着急了。
“琴儿,我问你。”李姝微笑着看向琴儿,意味深远的问道,“对于你不放心的人,是放在你眼皮子底下好呢,还是放在外面远远的好呢?”
步行天下 小说
“啊?外面好吧,眼不见心不烦……”琴儿怔了一下,想了想回道。
“呵呵,放在眼皮子底下,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你掌握之中,可以随时施加影响,必要时可以控制局面;如果放在外面,那对方做什么,你可就是睁眼瞎了,难以施加影响,更难控制局面。”李姝微笑着说道,“这叫请君入瓮。”
琴儿思索了数秒后,恍然大悟,一脸敬佩的看向李姝,“小姐,我明白了。”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李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去看看画儿安置的怎么样了,把在京城给画儿做好的几套衣服顺便给画儿带去。”
“是,小姐。”琴儿应声领命。
妖女若男由坠儿领着去看房间,当坠儿领着她走出了正房主院后,不由诧异的问道,“那个坠儿是吧,我住的房间不在这个院子里面吗?”
“咯咯,若男姑娘说笑的吧,正房主院是主子们住的地方,到时候姑爷回来了也住在正房主院,主子一家子住在一个院子,生活起居方便,没有那么多顾忌;你是女客,可不方便住在主院里。”
坠儿闻言,不由嬉笑着瞥了妖女若男一眼,半是说教半是嘲笑道。
“那画儿怎么住在主院?”妖女若男问道。
“画儿姐姐是半个主子,跟若男姑娘自然可不一样……“坠儿回道,“画儿姐姐以前就是房里人,何况马上就抬姨娘了呢。”
妖女若男闻言,顿时没话了。
“咯咯,若男姑娘想要住在主院,是不是也想当我们主子呀?“坠儿故意问道。
“放屁,我对书呆子才没有什么想法呢。”妖女若男激动的爆了一句粗口,恍若被摸了屁股的老虎,被揭了逆鳞的蛟龙一样。
“咯咯,没有就没有嘛,我就是随口问间,若男姑娘这么激动做什么呀,不知道的还以为姑娘做了亏心事呢。”坠儿望着妖女若男,捂着小嘴咯咯直笑。
“咯咯,还真被你说对了,我还真是做亏心事了。”妖女若男回以微笑。
“啊?”
她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坠儿被妖女若男的反应,弄的怔了一下,继而张大了小嘴,“你还真对我们姑爷有想法?”
“咯咯,想法没有,亏心事倒是一箩筐。毕竟,我当年叱咤山林的时候,杀的人头滚滚,你家姑爷的脑袋也有三次差点被我摘下来呢……”
妖女若男咯咯笑着说道。
坠儿(ΩДΩ),差点忘了这是个女山贼啊,打家劫舍,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啊……不过,想到她已经改邪归正了,她爹还在姑爷魔下当兵呢,姑爷管着她爹,她爹管着她,小姐和姑爷是一体的,也就是说小姐=姑爷>她爹>她,她在小姐面前就是个小手指头,想到这,坠儿的害怕立刻就消失了,哼,吓唬我啊,我可不是吓大的。
“哼,姑爷是文曲星下方,吉人自有天相。还有,若男姑娘,请你以后不要叫姑爷书呆子了。姑爷一点也不呆。”坠儿哼了一声,对妖女若男强调道。
妖女若男笑而不语。
坠儿领着妖女若男出了主院侧门,往前走了七八米,就看到进深一个小门,进了小门,就又来到一个院子,比主院要小一些。
“喏,你的房间在这后罩房,小姐早就令人给你收拾好了,中间那个最大最宽敞最亮堂的套房就是你的。”坠儿指着中间最大的房间说道。
德齊魯歐的搭檔是全知全能的樣子
本来妖女若男还觉得李姝说早就给她收拾好了房间,只是一个场面话,临时给她一个空房罢了,可是进了房间后,妖女若男不得不承认,李姝说的还真不是场面话,还真是早就收拾好了。
因为这个套房充满了英武之气,最具有说服力的是套房外面一间布置成了练功房,中间悬挂了一个沙袋,墙上还钉着一个飞镖盘……
“若男姑娘看看还满意吗?”坠儿的声音响起。
“满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妖女若男这才回过神来。

優秀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公審大會(中) 皇天不负有心人 遥山羞黛 熱推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人,也不行乃是憑白,咱倆有聽人說她倆是暗娼,蠅子不叮無縫的蛋,胡斯人背旁人,獨自說她倆呢,因為,我感覺她們縱然暗娼……”
韓其三兀自還不屈,梗著脖子道。
“住嘴!空口無憑,收斂憑證,實屬憑白!”朱安生嚴聲喝斥道,後來掉頭向莊老里正與鄰村的幾位里正、鄉老拱手問起,“莊裡正,與列位里正,爾等都是此間主人,嘴裡的輕重緩急政瞞連爾等,求教受害者然私娼?“
“上下,她倆都是良家子,都是悲憫人,咋說不定是私娼呢!她倆都是吾輩看著長成的,四處守規矩,從沒曾有過佈滿疏忽之舉!老夫美妙用我的項爹媽頭包!”莊老里正起身道,隨著嘆了言外之意,緩慢協商,“唉,民間語說寡婦門首敵友多,秀兒她倆也不超常規,更進一步是秀兒,我們村四體不勤的莊麻臉曾央託向秀兒求過親,秀兒沒答話,莊麻子中傷過秀兒,從而,咱專程開祠現已刑罰過莊麻臉了,也向村裡人清明過了,獨,秀兒天性賢慧,常因雜事與州里喋喋不休的婦孺抓破臉,嘴又長在人家隨身,不怎麼際有過節想必任何時分,也難保會聊浮言。而,荷花到處行善積德,喪夫後孝公婆,但是連流言蜚語都不曾的。”
“莊麻子可在?”朱清靜看向籃下諮道,意找裝麻子證實一個。
“在,他在這。”幾個村夫將退避的莊麻臉給推了出去。
“莊麻臉,你永不揪人心肺,既然你們村一度獎勵過你偽造的事了,本官也決不會究查你,單單想向你把關一晃,莊老里正所言,然則無可置疑?”朱安然無恙向其證實道。
“大…..椿,莊老里正說的都是當真,早年我是癩蛤蟆想吃大天鵝肉,沒吃明知故問裡有氣,明知故問潑的髒水,旁人是混濁旁人!“莊麻子光明磊落道。
“好,本官真切了。下吧。”朱平平安安點了拍板。
“莊麻子,算你老伴了一會。”
“莊麻臉,沒思悟你亦然個無所畏懼的,我們看輕你了……”
主村的老幼爺兒們希世誇了莊麻子一句,相反誇得莊麻臉臉紅耳赤羞人了。
“爸,他倆那是胡言,哪有啥子私娼啊!咱倆十里八村,灰飛煙滅不通風的牆,假使莊家村真有私娼的話,非同兒戲瞞延綿不斷,不過誠然幻滅!“
“風流雲散。“
“謬誤,他們不是私娼,都是良家女性。”
緊鄰十里八村的里正人多嘴雜舞獅,你一言我一句的替兩位受害人正名。
“大公公,吾輩是他們比鄰,對她倆最時有所聞亢了,我是雪白餘,錯野雞。他們倘或暗娼,自不待言有老多老伴登門,但是每戶院落寞的很,別說老伴了,連娘們登門的都少,差一點跟過死閽者形似。他們倆都是未亡人,老死不相往來才多區域性。”
“大外祖父,我跟張秀兒罵過架,渴盼她厄運,無日盯著她家,想找她的錯事,但是有一說一,固然她的嘴很臭,但確實丰韻他。”
主村的村夫也都繽紛為他們作證,即使是曾跟他倆有過過節也替她們作證了皎皎。
田園 空間 小農 女
“有農們求證,本官也好心人在遇害者家家查,消逝湧現全部輕舉妄動品,經足以解釋兩位遇害者,是天真俺,是良家女子。韓叔、劉狗子、張鐵蛋,你們三人休要再讒兩位被害者,否則罪加一等!”
朱安好開足馬力的瞪了韓其三等三人一眼,聲嚴色厲道。
兩位受害者獲取朱安然無恙承包方“良家婦道”的認證,吃不住相擁而過。
“於此,本官再多說下《日月律》。何為魚肉,就是說嚴守遇害者願,相宜淫威恫嚇或侵害等門徑,催逼遇害者實行少男少女之事!聽由被害人是何身份,良家農婦亦抑風塵小娘子,假設我黨不甘落後意,而用暴力威逼或傷等權術,粗野毋寧發作士女之事,算得雞姦!受害者的身份,不感導貪汙罪的結合!”
朱有驚無險假託隙向人人多提高了倏地《大明律》,以免有莊稼漢貪汙腐化。
接下來,朱一路平安又打問了幾個東家村報修莊浪人,農民描摹了馬上她倆聞兩個被害人求助的響動,事後窺見有韓三、劉狗子和張鐵蛋闖入了秀兒家,正金剛努目兩人,村夫們包圍天井,呼號三人,卻被韓叔三人嚇唬的此情此景……
“韓第三、劉狗子、張鐵蛋,你們三人是否用武力打等招數,粗魯與受害者做了孩子之事?”
朱平安鞫韓叔等三人。
“俺們是打了他們,按著她們,跟她倆何許人也了。”劉狗子三人交待。
“然則,我們有給她倆銀,是他們融洽毋庸……”韓老三舌劍脣槍道。
“好,至今,伏旱就調研了。韓老三、劉狗子、張鐵蛋三人違抗黨紀、擅離營寨、私闖民宅,用武力打等體例不由分說兩名奴,神話千真萬確,白紙黑字!韓叔、劉狗子、張鐵蛋犯有擅離營、私闖民宅、凶殘奴三項辜。”
朱別來無恙拜訪喻案情後,公然對韓叔等三人佈告了他們所非法名。
韓其三三虛像是被煮透了的河蟹等位,低垂著首級,一句話也說不下。
“韓老三、劉狗子、張鐵蛋,你們可還記憶我浙軍賽紀之四項鐵律十八斬?”
朱別來無恙問道。
韓其三等三人點了首肯。
“背!”朱高枕無憂面無神色道。
“四項鐵律:滿貫走動聽指點;不拿集體一絲一毫;不折不扣繳械要歸公;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掠取。十八斬:點將時三通鼓畢,不到者開刀;聞鼓不進,聞金超出,旗舉不起,旗按不伏者,斬首;臨陣詐稱疾病者,斬首;臨陣撇開軍器者,處決;要強扈,令挺禁超乎者,殺頭;殺白丁冒功,邪惡女性者,殺頭……”韓第三等三人無形中背誦道。
當他們背到凶橫紅裝者處決時,唰倏反響了復壯,後須臾嚇得驚惶失措,全身出了渾身的虛汗,爭先驚惶的向朱穩定性頓首緩頰,“壯年人,恕,開恩啊,念在俺們命運攸關次的份上,饒了我輩一命吧。”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崛起 ptt-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事起 支手舞脚 洗髓伐毛 分享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吃的飽喝的足,後晌又融融了須臾,到了夜裡,悉數浙營寨地鼾聲興起。
豪門都睡得甜味。
極,也有非正規,所謂過得去思**,豐富又領了小二兩紋銀的賞銀,手裡的白金總數抵達了三四兩之多,那顆心也就起首不安分了起床。
據此,在冷寂的時光,有三個光明磊落的身影貓著人身躲在了軍事基地年收入堆末尾。她們三個源於於扯平伍,差別是劉狗子、張鐵蛋、韓三。
“狗子哥,俺們委實要偷溜出來嗎?倘然被吸引了,吾儕而是吃時時刻刻兜著走。”張鐵蛋縮在柴堆後,一張青澀的臉既左支右絀又激起又擔心的問明。
“咱倆夜深人靜溜出去,趕明早天不亮就溜回,誤持續點卯,神不知鬼無煙,不會有人略知一二,有好傢伙不放心的。紕繆我說,鐵蛋你的勇氣也太小了。”
劉狗子對張鐵蛋視如敝屣,向張鐵蛋包管,確保溜入來出無休止要害。
“狗子哥,你可別扯謊,我心膽哪小了,前天剿倭,我還親手砍了一個敵寇一刀呢,儘管如此沒能砍死他,可夠勁兒日偽被誅,我亦然立了功了的。”張鐵蛋急忙不屈的說嘴道。
“出手吧,昨兒東村來犒軍,甚為小遺孀端著一籃子鍋餅給你,你臊的腦殼子都快扎褲襠裡去了。哄,你竟自個沒經禮盒的生瓜蛋子吧。”劉狗子見笑道。
“誰,誰說的……你眼瞎了吧,我才無影無蹤臊的腦袋子扎褲腿裡,再有,我才訛誤生瓜蛋子呢,別瞎瞎謅……”張鐵蛋底氣區區。
“呵呵。”劉狗子呵呵了一聲。
“你……你不信,我們待會去找那小遺孀爭持,探問到底我即刻臊沒沒臊……”
張鐵蛋梗著頸部慪氣道。
“噓!噤聲!巡視的捲土重來了……”滸安不忘危的韓其三壓著濤說道。
言畢,三人俯產道子,嚴嚴實實地貼在柴堆上,下滑生存感,滿不在乎也膽敢喘。
迅捷,一隊舉燒火把巡迴的哨兵走了復,從柴堆前縱穿去,收斂發明柴堆後藏著的劉狗子等三人。
等放哨的走遠後,韓叔將兩人拉了開始,悄聲道,“快,趁尋視的剛以往,咱倆從柵鑽出。下一回徇再有片時。跟我來,我青天白日意識前有一處籬柵富貴,用手一掰就能撅一下決,擠就能沁。”
韓第三說著一馬當前,彎著腰苟著身軀,行為活絡不會兒的竄到頭裡的柵前,搜尋了幾下就找到了同船寬綽的籬柵,用手皓首窮經一掀便映現一個不小的口子,首先鑽了出,跟腳劉狗子和張鐵蛋也隨之鑽了沁。
溜出兵站一段後,韓三有何不可的向兩人議,“什麼樣,沒騙爾等吧。”
“韓叔有你的!”劉狗子和張鐵蛋都豎立了巨擘。
“嘿嘿,格外日常啦。”韓老三繃持續一顰一笑,想要聞過則喜都過謙沒完沒了。
“走,咱倆有白銀,去怡雕樑畫棟找個花娘快意過癮。”劉狗子嘿嘿笑道。
張鐵蛋嚥了一口唾,肉眼都放光了。
“你們想屁吃呢,怡亭臺樓閣在坊中,爾等忘了夜禁了,倘或被掀起了,那兒被修復一頓揹著,營中間也會曉得俺們偷溜出來,不成文法可不輕饒。”
韓叔瞪了她們一眼。
“那錯誤白沁了,咱倆幹什麼偷溜出來,還錯找老婆愜意滿意。”
唐朝第一道士
劉狗子瞪道。
“你傻啊,怡紅樓是高檔青樓,而外怡亭臺樓閣還有野雞,價錢低廉閉口不談,又在村閭巷裡,咱以往走貧道就行,毫無上車,能逭夜禁巡視的。”
韓老三摸了摸下顎,一副快誇我的樣。
“竟是三哥靠譜。”張鐵蛋不禁不由誇道。
“哈哈,也不看來咱是誰,咱然營外面頭面的包探詢。”韓第三稱心道。
“韓三,你說的太平門子在哪呢?”劉狗子急不可耐問及。
“上次來犒軍的東道主村察察為明吧,我俯首帖耳東道國村就有一家,是個年事輕飄飄就孀居的,長得水嫩光榮,一掐就出水的那種,莊家村的大大小小爺兒們逝不歎羨,就在東家村村東大柳木下。”韓老三砸了吧嗒吧出言。
行萬裏路,讀萬卷書
“嘿嘿,東道主村,鐵蛋,煞給你送鍋餅令你臊到褲管裡的小未亡人便主人家村的,哈哈哈,你方才紕繆說找小寡婦堅持的嘛,這不會來了,哄,你不懊悔不敢吧……”
劉狗子衝張鐵蛋擠了擠眼眸。
“咳咳,誰膽敢了,等俺們逛完後門子何況,到期候去就去,誰怕誰啊。”
張鐵蛋紅著臉,梗著頸部道。
“走,抄貧道去主子村。”韓叔說著,先是乘虛而入夜景華廈貧道上。
劉狗子和張鐵蛋跟進而上。
東村出入浙軍權時營寨不遠,也就三五里,沒多長時間三人就默默的線路在了主人家村,惹得陣狗吠濤起,朦朧有咱傳播陣罵聲。
旋踵,墮入默默無語。
張鐵蛋三人增輝,就月華,到了東道國村東面,見見了一棵大垂楊柳。
大柳木下就一家隻身一人獨院,深夜渺茫有紅豆粒輕重的燭火隔著窗道出來。
三人應聲臉部怒容。
“多夜的不放置,雖等光身漢登門呢,這家即那家拉門子,走,三哥帶你們過適意。”韓第三面孔慍色,轉臉對無異臉部怒色心潮起伏的劉狗子和張鐵蛋議商。
說完,三人就去推門。
“咦,還鎖著門,豈做衣貿易的?”劉狗子啐了一口。
“是有人先上門了?”張鐵蛋略不見望。
“嘿,爾等懂怎麼著,這些做前門子的,都是既做娼又立豐碑,關著門避人耳目唄,固名兒傳回了,然而面一仍舊貫要隱瞞剎那間的。”
韓第三愣了下,這面龐輕蔑的笑話道。
“云云啊,那咱們翻牆進好了。”劉狗子心裡如焚的說著就結尾翻牆。
翻牆對她們的話沒對比度。
飛速三人就翻躋身了,拙荊的人聞寺裡有場面,感測陣恐慌的人聲,“誰?”
重生之鋼鐵大亨 更俗
還未等她外出,韓三三人就排闥而入了。
“你們是誰?大都夜的遁入朋友家做什麼樣?出去,都給我滾出。”
“爾等要幹嗎?”
屋子之內是兩個家庭婦女,手裡拿著繡活,正對著油燈做繡花呢,瞧韓三三人闖門而入,霎時嚇得高呼了方始,捏開端裡的繡針威脅道。
“哄,其實是兩個別,唉,你錯處頗給鐵蛋送鍋餅的小孀婦嘛,素來你倆同臺做學校門子呢。”劉狗子鄙吝的笑道。
“呸呸呸,你出言無狀,誰是街門子,殺千刀的賊官人,快滾出我家,滾!”
一期女人家又氣又怒,氣的淚珠都進去了。
“爾等胡扯該當何論,吾輩才不是防盜門子,明朝雖給王土豪家交繡活了,吾輩連夜趕工呢。”
其他老小亦然氣的涕直冒。
“啥繡活,裝怎麼裝,外邊可都傳爾等是院門子,快來奉侍爺三,我輩盈懷充棟銀兩。”
韓老三罵了一聲,從懷取出協辦碎紋銀,看著兩個水嫩的小遺孀,目都紅了。
“那是惡意眼的潑髒水,俺們靠人和的手繡活謀生,才錯誤怎麼防護門子。”
老小啐罵不停。
“還裝怎呀,爺又謬誤不給錢!春宵苦短,別一擲千金年月了。”韓三和劉二狗業經經不住的撲了上去。
“滾!爾等要怎?!”
“救生啊!”
“滾,姑息,別碰我,滾,滾啊,你們這是搶掠妾身,救人啊,救……”
兩個老小驚怒不輟,大聲喊救命。
濤在夜景中傳了穿了出去,單獨迅捷就被人捂口,間歇。
哐啷活活,混蛋摜生聲。
怒罵
呼天搶地……

人氣都市小说 寒門崛起 ptt-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一搶而空 故入人罪 雅歌投壶 展示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諸君都是懷著誠心遠道而來,朋友家壯丁愛憐讓諸位有一人空而歸,故特意囑託,諸位各人每輪一次最多限購5包祕法刀創藥。若全人輪完後,庫存再有餘下以來,則隨諸位登入的序,終止亞輪購置,照舊是一次限購5包祕法刀創藥,以此類推,截至脫銷完竣。”
劉牧按理朱昇平的限令,抱拳向人們一禮,將賣出端正向人們宣佈道。
惹上妖孽冷殿下
“限購五包?!”
覺得有瑞加賀這CP嗎
“這也太少了吧,初時咱倆少掌櫃頂住了,俺們藥材店至多要買一百包的。咱草藥店在蘇杭各有一度分公司呢,買且歸以給他倆分潤半呢。”
“然還行,吾儕有一百六七十人,一人限購五包以來,就俺們顯晚排的靠後,起碼也能買到五包。設使不限購吧,一根毛都買不到。”
人們聽了劉牧的限購五包的準後,反應見仁見智,顯早排在外國產車必不盡人意足,顯示晚排在後頭的卻是舉兩手雙腳傾向,自是,排在最事前的二十後人的願意也並不暴,因循本條正派,著重輪他們一百六七十人急劇買走八百多包,還下剩近二百包呢,他倆排在內棚代客車二十繼任者在其次輪還能再買五包,比排在後面的能多買五包,也竟不枉她們一大早就來到。
今是賣方商場,她倆願意可不,反對可以,都無能為力依舊售貨軌則。
“張繼,永昌藥堂……”
神医废材妃
迅疾,劉牧按宣傳冊念人名冊,唸到名的人上,權術交錢手法交藥。
前來浙軍求藥的人也不全緣於於藥店、鏢局、萬貫家財本人等百萬富翁,也有買藥保命的兵工、公差等散客,該署人買鎳都是買一兩包夠和氣用就不能。
當,他們空下的輕重,早已被藥材店、鏢局等財神私下部買走了。
你差錯只買兩包藥嗎,這般好了,我給你包圓藥的錢,你去買五包,兩包你燮留住,包你給我,別我再多給你一百文錢的麻煩費。
七 王爺
不內需怎,白得一百文錢,何樂而不為呢。
散戶們當然不會謝絕。
對這種鑽了規例會的圖景,又不對過度分,劉牧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的,我的,唸到我名了……”
“快,銀兩給你,快把藥給我……”
眾人聞唸到好的諱,便心急火燎的舉著白銀手搖著擠一往直前,果決將銀拍在牆上,敦促拿藥……轉手,浙軍拉門口淪了回購熱潮中。
看著揮手足銀擠著賒購的眾人,劉牧同廟門口的將士們都看呆了。
壯丁真心安理得是爹!
前一天領著咱免稅送了一圈藥,今誠就實行躺在營餘割白金了!
輕捷,著重輪畢,尚有一百三十五包剩下,因而起老二輪,排在前二十七人又在世人豔羨中央買了五包。
一股腦兒弱半個時間,一千包祕法刀創藥就一銷而空,劉牧等浙軍將士看著滿登登一筐散碎銀子及銅鈿,雙眸都快給晃花了,仍然有一種不虛假的感性……
就這,人人還不甘落後意背離,舞動著白金意欲用三倍的代價多買幾包。
以至於劉牧一遍又一遍的表明“沒了,誠消退了”從此,人人才懷戀的敬辭接觸,鉚足了勁下個朔望一,為時過早的開來浙軍兵站河口橫隊。
“列位徐步,恕不遠送,下個月末請早。另,此處是咱浙軍得且自基地,咱營在門外玫瑰花集,如意外外,再有幾天我們就回來康乃馨集校場了。”
劉牧抱拳凝望專家撤離,對專家指示道,免得下個月世人來此吃閉門羹。
專家迴歸今後,有勁收銀兩的幾個兵好歹形勢的一遍又一遍的數白金。
“決不再數了,都數了三遍了,還數個嗬喲後勁,三百兩足銀,一文不差……”
劉牧看齊這一幕,不由笑著搖搖擺擺。
“嘿嘿,劉武將,我們即令過點紋銀的癮……”幾個老總哈哈哈一笑。
“瞧你們碌碌無為的來頭,快把銀兩抬回營房,交付家長。”劉牧辱罵了一句。
“聽命。哈哈哈,咱們數完,武將方謬誤也數了一遍麼……”老總們笑著眼看。
劉牧約略紅了臉,“我那是怕爾等數錯紋銀。”
小將們哈哈哈笑。
飛躍,劉牧就帶著老弱殘兵將一籮銀子抬進了營盤,抬進了朱平安的帥帳。
帥帳內,朱一路平安正要起筆。
長三千餘字,朱平安無事將上虞之日寇的委曲詳備的敘了一遍,本至於敦睦預料敵寇襲擾應天及帶隊浙軍滅倭面,朱太平利害攸關濃彩重墨了一下,本來朱泰平也不忘給幾許人上了上涼藥,比如史鵬飛……
絕不朱政通人和睚眥必報,只是史鵬飛等人風評翔實潮,還要按照史鵬飛置身兵部右巡撫之位,總任務至關緊要,然則他德不配位、能也和諧位。
夫子在《天方夜譚·繫辭下》有云:“德和諧位,必有三災八難;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超過矣。”
他們再在非同小可地位上這番行動,於滅倭全域性,對於老百姓都是危機的草責任。
自亦然象話切實可行的描寫了她們的真相行事,長短功過自有頂頭上司一口咬定。
總而言之,朱安然無恙不一而足三千餘字的公牘,雖有賞識暨水貨,但都是情理之中論述,通篇隕滅一度字紕繆究竟,任誰也無說不出半個不字。
“令郎,照說你的囑咐,一千包祕法刀創藥全都販賣去了。”劉牧一臉喜氣的反映道。
“現場反饋何等?對此水價可有反對?”朱無恙問起。
“呵呵,公子,她們都是嫌藥少,倒沒為什麼嫌貴,一番個搶著付費,肖似銀兩是大風刮來的一色。”劉牧回道,接著有點兒迷惑道,“就現場闞,若我們將庫藏的祕法刀創絲都握緊來,他倆也能回購一空。”
“眼神要放長期,祕法刀創藥要整名望,要登峰造極,飢供銷是最快的轍。略去說吧,即是要過約束畝產量,招不足的暢銷美觀,讓人人充盈也買缺陣,進而飛快開闢知名度,設立起紀念牌值,哦,也饒建立起獎牌。”朱安然微笑了笑,和聲疏解到,“館牌植開了,什麼都有了。”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寒門崛起 愛下-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天價秘藥 一棹碧涛春水路 刀架脖子上 鑒賞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飢腸轆轆遠銷是個啥?!
劉牧而今完好是一頭霧水,“餒”一詞他懂,還也曾感想頗深,“滯銷”一詞他就陌生了,以前也從來煙消雲散言聽計從過斯詞,至於這兩個片語合在一共大功告成的“喝西北風統銷”一詞,更其破天荒,萬萬不知其諦。
特,儘管如此他不懂喝西北風調銷是嘿,而無妨礙他按朱平安無事的心意實施。
“列位,洵對不住,洵是瀉藥容易,咱倆確確實實一度努了,朋友家太公連他上下一心的留給份皆勻進去了,才湊夠了這一千包祕法刀創藥。”
在專家一年一度埋怨喊少後,劉牧抱拳向大眾闡明道,神氣依然如故有兩不當然。
“這一千包才夠幾家買的呀?”
“是啊,太少了啊,吾輩如此這般多人何許分啊?”
人們不禁不由哀聲一片,一股腦兒一千包祕法刀創藥,這才夠幾家分的啊。
“咳咳,真人真事愧疚,暫時俺們實在單純這一千包祕法刀創藥。才,各位也無庸悲觀。從下個月起,此後每局月的初一,咱浙軍城市有新一批的祕法刀創藥掛牌,預計每批次大約摸有兩千包,本來吾儕也會罷休通身解數,爭奪縮小餘量,上月盡力而為出產更多可供對外賣的祕法刀創藥。上月初一,諸君佳到咱倆浙營盤地進貨,數些微,先到先得,售罄說盡。”劉牧乾咳了一聲,按朱安瀾的付託,如是對人人協和。
聞每種月終一市有兩千包祕法刀創藥掛牌,儘管如此數碼那麼點兒,但總算每種月城市有兩千包訛嗎,與此同時謬說了嗎,浙軍會用盡遍體章程,篡奪擴張庫存量,死命每股朔望一出更多包好好對外發賣的祕法刀創藥,前程可期病嗎,人人的唉聲歸根到底是逐日的休息了下去。
從而,下一場眾人就啟幕漠視,而今這一千包祕法刀創藥幹什麼分,以及價的謎。
“咱倆諸如此類多人,這一千包祕法刀創藥為何分啊?先賣給誰,後賣給誰?”
大唐好大哥 小說
“一旦先買的人一股勁兒買一千包,那後部的人豈訛買上了嗎?”
“祕法刀創藥一包幾錢啊?買的多有天價嗎?”
人們的疑點滿山遍野……
指向世人的體貼刀口,劉牧不由約略鬆了弦外之音,還好少爺曾經善為了人有千算,否則敦睦還真不知情爭懲罰。
“對‘先賣給誰,後賣給誰’這個疑點,各位供給不顧。諸位初時,都有在我營廟門處做了登記,諸君在名片冊上立案的第第即便銷售資格的次第依次,頭條報的所有優先買進權,以此其後依此類推。”劉牧從守門將士口中拿過樣冊,查閱本的報了名頁,對人們闡明道。
次序,這一來調整,人人肯定淡去異同。
“一包祕法刀創藥聊錢啊?買的多有從來不優勝劣敗啊?”人人又眷注起了價錢。
“無可置疑,各位且看。”
劉牧眉眼高低稍為一紅,乾咳了一聲,拍了擊掌,身後的小兵當令抬出了聯手板剖示給人們。
祕法刀創藥的價錢,他確鑿是羞羞答答披露口,酡顏,膽小怕事,唯其如此如斯了……
眾人昂首,盯住夥同板上間寸楷親筆:祕法刀創藥,永久神藥,每包藥面五錢重,售銀五錢。因今天開飯三生有幸,諸位又光臨,高大酬勞,六折出售,即每包三百文。下個月起,過來優惠價五錢,望周知。
“五錢銀子一包?這是搶錢啊?!”
“實屬茲打了六折,也還三百文一包!爾後本月就又復五錢銀子一包了。”
專家聽聞了祕法刀創藥的價錢,不由自主鋪展了嘴巴,吸了一口寒流,驚叫做聲。
聽見專家的人聲鼎沸,劉牧經不住面色又紅了或多或少。他也當貴,因而才說不操。
他是領悟祕法刀創藥的實在賣價格的,他們浙軍從五溪苗蠻手裡採購,一包祕法刀創藥的本錢是壹拾伍文錢,而五溪苗蠻築造一包祕法刀創藥的股本更造福,還缺陣十文。小我令郎將一包祕法刀創藥的價值定為五貨幣子,真貴了……即使如此今是開賽大酬,六折貨,三百文一包,也夠用翻了二十倍。
劉牧還記起他向自公子疏遠疑案的時候,本人少爺的詢問,“非我趕盡殺絕,而是祕法刀創藥它值之價。它是療傷靈丹,對於刀創初級傷,有轉危為安之效。存有它,好似於多了半條命。生是價值千金的,半條命還不值五錢銀子嗎?別樣,當初流寇橫行,水深火熱,我浙軍要想更上一層樓擴充,成材,必須要有軍需軍餉,如今廷郵政挖肉補瘡,透支,餉按時發給猶老大難,更妄論擴大了,於是,吾儕更多的仍是要靠自我,要自給有餘,因為祕法刀創藥它也必值夫價,咱們浙軍騰飛減弱是為滅倭,是以大世界赤子少受流寇之害,亦然取之於私有之於民。”
理路他都懂,可竟然臊……
之所以,劉牧又拍了擊掌,死後小兵又抬出了兩塊夾棍。
聯手講授:祕法刀創藥,三長兩短神方,傷科聖品,犯得著深信;假諾心如刀割在劫難逃,祕藥就在你我枕邊;手祕法刀創藥,閻羅也要繞個道。
一併任課:小道訊息中,在逼人的江裡,它是俠士們安良除暴的身上短不了品;在刀林箭雨的戰場上,它是老將們不可救藥的救人名醫藥。
正確性,那些清一色來源於朱和平之手,是朱政通人和在寫文牘之餘,就手寫的。
極盡烘托,遠上司,讓人看了一遍,腦海中就留住了銘肌鏤骨的紀念。
特种兵之神级兵王
“咳咳,諸君,祕法刀創藥的奇特音效,信賴諸君也都有膽有識到了。身上佩戴了祕法刀創藥,就相當多了半條命,外敷抿,常備的膝傷也能救回一條命。諸君思忖一條命值不怎麼銀兩,一包祕法刀創藥好價格半條命,卻僅售五錢銀子,各位無悔無怨得很有效性嗎?!動腦筋,比方特殊的戰傷,光問診的診金都連發五貨幣子,更別提參等普通中草藥了。是以,一包祕法刀創藥,僅止出口值五錢銀子,實在是靈光的不行再卓有成效了,更換言之另日只售三百文一包,仍舊是賠帳賺呼喚了。”劉牧待世人看了短促闡揚板,咳嗽了一聲,對大家講話。
“嗯,亦然,祕法刀創藥是救人藥,救命藥只賣五貨幣子,連根終天洋蔘的參須都買不了,果然是很行得通了。”
“也還能稟吧。”
“今朝多買點。”
看了展板,聽了劉牧的理,在場的眾人些許點了搖頭,經受了這個標價。
哈?!
這就遞交了?!還道很得力?!
看齊與大眾稍為點點頭,劉牧心田驚異的舒張了嘴巴,故還備而不用多費口舌呢,沒料到人人就這一來一揮而就的吸收了之總價值,對朱安好更佩服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寒門崛起-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難以置信的戰績 独坐愁城 目遇之而成色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嚴嵩、徐階還有呂本三人看著殿中拿著八黎節節鬨笑的同治帝,六目相望了一眼,三人心地的倉皇立談及了嗓子上。
三人都覺得應天送來這老三份八晁迫在眉睫無可爭辯是噩耗,應天指定是出大故了。
要不然君不興能怒極反笑!
“嘿嘿哈,好,好得很!”
單于這話一聽身為生悶氣到定準進度的老存亡之語了!
雄、城高池深的應天,奇怪鬧出這麼著大的關鍵,讓天驕一日次連怒三次,這一次奇怪還被氣到怒極反笑的檔次,當成惡積禍滿!
沙皇這氣,覽,渙然冰釋十天半個月是消下不去了。
伴君如伴虎啊,然後十天半個月,俺們的時間自然而然悲愴的緊…….
嚴嵩等人不由應和天官宦團體怨懟相接,應天的當政者們幹嗎吃的!
舞動重生
連僕五十七個敵寇都整理不斷!
等著被摒擋吧!
在嚴嵩等人怨懟綿綿的時節,同治帝笑得銷魂的將手裡的八逄迫向嚴嵩等人揚了揚,笑著道了一句,“呵呵,這份八鄔疾速,你們也審閱總的來看。”
滸奉養的黃錦躬著腰邁進,手收起八姚緊迫,今後停滯著登臺階,轉交給嚴嵩。
見兔顧犬,視,可汗直到而今還在笑,都被氣成啥樣了!!!
應天真相出了多大的疑義?!!該不會是被流寇破門甚至破城了吧?!
急如星火偏下。
在嚴嵩啟八仃迫不及待的光陰,徐階和呂本也好賴禮儀了,狀元韶光湊了過去。
只看了一眼,三人就禁不起睜大了雙眼,打結的鋪展了頜!
這……
這該不會是假的吧!
而是睃點恆河沙數的帥印,暨這是一份八長孫火燒眉毛,她倆明白做相連假的!
這份八逯緊迫的情節是的確,難怪五帝藕斷絲連哈哈大笑,直至現今都喜出望外。
八隋事不宜遲本末記錄:江浙提刑按察使僉辜朱安外率團練浙軍過來人逐外寇於城下,後又半夜攻打,將五十七名敵寇渾圍剿,五十七名海寇無一漏網,指數函式被擒殺馬上,日偽異物拉至應天城獻俘…….
盼朱安瀾的名,看齊朱平安無事的成績,嚴嵩約略有幾許點特出。他對朱寧靖的幽情組成部分複雜,本來他是很香朱昇平的,假意將朱吉祥創匯馬前卒,奈,此子表現與他倆越行越遠,愈來愈是朱安寧出冷門幫楊繼盛修定參相好的本,利落楊繼盛消採取,要不方便大了,唉,終於錯誤同臺人,遺憾,遺憾啊……
徐階則是經不住赤露了一顰一笑,笑得像光緒帝同一樂不可支…..朱安樂是他的徒弟高足,亦然他很強調的門徒青年人,瓜葛也親***天道日生慶,朱安然貴寓也都派人送來獻,雖朱安謐去了晉綏外放,朱泰貴府的貢獻也沒斷過,朱平和收穫了佳績,他法人是美絲絲獨出心裁。方今心目久已希望著,哪樣替朱安全向帝王討賞了。
呂本看了八佴急切後,禁不起鬆了連續,頰敞露了大為陶然的神態,這夥罪惡昭著、勇敢的日寇被吃了,君主神志也變好了,這接下來的年光難過了,徐閣老有一度好門徒啊,可觀…….
黃錦見見同治帝闊闊的情懷出彩,時拒人於千里之外錯過,靈動躬身無止境小聲道:“可汗,您於今還遠逝進膳呢,以中外萌官吏啄磨,您也要保重龍體啊。卑職讓御膳房進些吃食,您稍用片吧。”
“嗯,剛才目朱太平,朕就情不自禁思悟他那會兒做的那首魚片和辣絲絲翅孰更小菜的詩文……”嘉靖帝微微點了頷首,關聯朱安康就身不由己浮了寒意。
“呵呵,太歲說的是,小朱成年人做的那首詩,漢奸也還記呢。再有戲改的那怎的’舊交西辭黃鶴樓,遙買魚頭!’、’君問歸期未無限期,烘烤茄子油燜雞’、’少年老成作對水,魚香肉末配雞腿’等,小朱老子說這是爭“食體’詩抄。這說著,奴隸就些微饞了呢,不然讓御膳房都部署上,看家狗試菜也能解解飽……”
黃錦相應著笑不攏嘴,滾瓜爛熟的將朱安如泰山早就供獻的食品體詩歌背了幾句。
“嗯,食體詩歌,呵呵,是挺專業對口的,既是黃伴也饞了,那就讓御膳房都處事上吧。”
光緒帝嫣然一笑著點了點頭。
“是是,謝謝陛下,僕眾這就去安放。”
黃錦聞嘉靖帝允諾擺膳,即悲不自勝,般著腰跑步去御膳房布。
“多謝小朱太公,帝終要吃飯了。小朱老爹呢,戰略家又欠你一度常情了。”
黃錦情懷好得老,一面疾步如風的向御膳房飛馳,另一方面隊裡默唸持續。
觀看,該日還得要向小朱老人家再求幾首食物體詩詞了,篡奪讓皇帝多吃幾許。
“王御廚,迅速,將醫學家耽擱移交你們備好的朱味佳著都裝食籠,立派人給天皇送膳,別有洞天膳多備一份,國王大概會賞嚴閣老、徐閣老、呂閣老御膳。再有,滋養的糖精燕窩也多備幾盅。”
一進御膳房,推卻御廚們行禮,黃錦就連聲差遣道,促使送膳。
所謂的朱味美食指的不怕朱有驚無險食物體詩選中關聯的佳餚美饌。
次次光緒帝物慾不佳或故而自愧弗如進膳,黃錦都邑延緩打發御膳房將朱家弦戶誦食物體的佳看備上,他再找各式隙勸昭和帝偏,多中標功。
次數多了,黃錦就跟御膳房就繁育出包身契了,將這些美酒佳餚以朱味美食指代。目前,苟一提朱味,御膳房就掌握是咋樣小菜了。
“吩咐,上虞之流寇流落門徑的街頭巷尾,一色詳見彙報應對倭寇情景,不得有滿貫瞞報、實報、漏報之舉,然則劃一嚴懲不貸。而,令日寇路徑的各府、布政使司、御史、提刑按察使等細緻反映海內街頭巷尾酬對海寇景,等同不可有總體瞞報、虛報、漏網之舉。
自此,你們秉吏部等有司衝申報景況對一起挨門挨戶州府經營管理者、從官及幹御倭的命官進行功過裁判。勞苦功高者,諸如朱安樂等長官,一如既往急公好義贈給;對於有過者,等同於嚴懲。賞罰計擬好後,報給朕御覽。”
黃錦引御騰房送臘的人進排尾,當視聽同治帝對嚴嵩等人的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