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差一步苟到最後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線上看-1527 跨年夜分享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赵官仁硬是把年夜饭搞成了嘉年华,几百位宾客在充气屋内谈笑风生,品茶的,喝酒的,打牌的,聊骚的,不一而足,还有专业的演员在劲歌热舞,很多人都忘了是来过年的了。
“刘总您请,招呼不周,请多担待啊……”
赵官仁不知钻哪去了,祝沁只能跟江芯一起招呼客人,她一改以往爱交际的坏毛病,只以女主人的身份点到即止,江前妻也是一点逼不敢装,一开口必然是我老公怎样怎样。
“哎呀~钟瑶!好久不见了,越来越漂亮了……”
一位珠光宝气的熟女通过安检门,热情跟孙玉麟老婆拥抱,谁知对方突然提高声调说道:“你亡夫的头七可都还没过呀,你怎么就突然改嫁了呀,金永岩是有老婆的呀!”
“糟了!搞事情的,快拦住她们……”
祝沁的脸色猛然一变,只看门外又来了三个陌生女人,还有宾客举起手机故意拍摄,而钟瑶也惊怒的退后了一步,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改嫁了,孙家人让你来的吧!”
“哎呦喂~你敢做不敢当啊,谁不知道你当了小三啊……”
熟女大声嘲讽道:“孙玉麟死的当晚,你就爬上了金永岩的床,还是在孙玉麟买的别墅里,连安全套都不用哦,这么快就想生二胎啦,你可真对得起你死去的男人啊!”
“你……”
钟瑶面色铁青的瞪着她,谁知赵官仁忽然杀了出来,一巴掌拍在熟女的大屁股上,笑骂道:“大过年的还争风吃醋,嫉妒钟瑶比你漂亮啊,你怎么不敢跟我老婆吵啊?”
熟女捂住屁股羞愤道:“谁争风吃醋了,你不要血口喷人,我……”
“干什么?你不是争风吃醋,还想问我要钱吗……”
赵官仁大声的吃惊道:“我告诉你啊,我是可怜你才借种给你的,说好了你自己生自己养,孩子跟你姓都可以,你现在什么意思啊,提上裤子就翻脸啊,老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熟女气急败坏的吼叫道:“你放屁!谁跟你借种啦,我都不认识你!”
“你是不是疯了,孕期综合症啊……”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摆手道:“你敢不敢把裤子脱掉,让大家看看你左边的屁股,十点钟方向是不是有一颗黑痣,如果没有,你肚子里的崽我就认了,价钱随你开!”
“哈哈哈……”
围观的宾客们立马一阵哄笑,刚进来的几个妇女见势不妙,赶紧冲过来准备帮腔,但跟龙虾小王子骂街,她们只有死路一条。
“大姐!你来的正好,当时你也在场对吧……”
赵官仁猛地拽过一位大姐,指着一个泼妇骂道:“丑鬼你别说话,你是不是也想借种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噢!我明白了,你们是一伙的,怪不得那天一起劝我借种给她,你们是团伙作案啊!”
“团伙诈骗是吧,全都跟我到局里走一趟……”
张队长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猛地瞪着眼亮出了他的证件,一帮老娘们顿时哑了火,在女保镖们的喝斥之下,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刚刚录像的,有一个算一个,我记住你们了……”
赵官仁扭头扫视着宾客们,有些人心虚的隐匿在人群中,而赵官仁又把几个女人叫到一边,骂道:“钟瑶!你是不是没脑子,居然邀请那种人过来,真当孙家人吃素的啊?”
“我没想到她们会这么干,太缺德了……”
钟瑶相当难堪的跺了跺脚,说道:“有内奸泄露了咱们的事,我一直说是你的合伙人,从没说过咱俩有什么私密关系,姐妹们也都是这么说的,没想到还是出了叛徒!”
“孙家几个人在牢里过大年,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教授的研究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要想解决麻烦就得多动脑子,你们现在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你多学学祝沁,管好自己的事,别特么跟交际花一样,否则你只有被人搞的份!”
“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钟瑶可怜兮兮的撅了撅小嘴,但祝沁却说道:“我老公让你管外面的事,我以为你会很精明,没想到你的警惕性这么低,看来还是亏吃少了,孙家人肯定还有后手,赶紧打起精神吧!”
“多事之秋!少争风吃醋,多团结对外……”
赵官仁说完又走回到了门口,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但许法医居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还是一身白色的羽绒服,手里拎着个大礼盒。
“咦?宁宁,你怎么来了,不是要陪家里人吃饭的吗……”
赵官仁惊讶的迎了上去,许宁递上礼盒笑道:“过年好!我家的年夜饭吃的比较早,吃完了我就赶过来凑热闹了,而且我……我也想你了,最近总能梦到咱们在一起的日子!”
“你是思春了吧……”
赵官仁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夫妻咱俩是做不成了,心里的疙瘩不是轻易就能解开的,但咱俩还能做红颜知己,荤的素的都可以,直到你不再想我,安心嫁人!”
“你总能把炮友说的这么清丽脱俗,白嫖还想让人说谢谢……”
李南希跟鬼一样从旁边飘过,赵官仁的老脸顿时一红,但许宁却轻声说了一句我愿意,赵官仁便带着她去找卢明佳,许宁并不知道卢明佳的事,抱住卢明佳开心的说笑。
“金哥!过年好……”
白楠姐妹笑嘻嘻的跑了过来,弟弟和男友也都来了,而白楠作为枪杀案的遗属,听到谭四狗对罪行供认不讳,当即兴奋的大叫了起来,直接给了赵官仁一个大大的拥抱。
“去玩吧,好好的庆祝……”
赵官仁笑着挥挥手离开了,来到侧门外的临时化妆间内,一把揪过李南希的头发,将她推进独立的更衣室里,关上门说道:“小贱人!敢拆我的台,信不信我弄死你!”
“才不信呢!”
李南希猛地抱住他一顿激吻,解开他的皮带才说道:“我帮你打听到一些关于六海集团的事,他们的股权架构非常复杂,九个董事有七个是外籍,包括卢六海也入了外籍!”
“哦?他国内的户口没有注销,看来是偷偷入籍的,还有什么……”
“弄死我再告诉你……”
简短的二十多分钟之后,李南希浑身通红的走了出来,坐到化妆镜前修补消失的口红,等赵官仁也走出来之后,丁寡妇和蒋涵立即出现了,默不作声的跟他从后门离开。
“李南希是真爱你啊,特意飞回来陪你过年……”
丁梅跟着他来到了一座凉亭内,吴承光的前妻蒋涵掩嘴一笑,很自然的挽着赵官仁坐下,从怀里掏出一枚打火机,帮他点上一根事后烟,还贴心的为他擦去脸上的唇印。
“张明山没啥问题,直肠子一个……”
丁梅也坐到了赵官仁身边,拿过他嘴里的香烟吸了一口,但赵官仁却笑着问道:“我看你跟他挺合拍啊,是不是想玩真的了,老张为人也挺靠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嫁了十几年的杀人犯,突然跟个警察在一起,心里总是瘆得慌……”
丁梅吐着烟气说道:“但我可不是小姑娘了,能不能在一起过日子,得激情过后才能知道,对了!让那些贱人闭嘴啊,咱俩不就亲过几次嘴嘛,她们总以为我跟你睡过!”
“你在我面前别那么豪放就行,弄得像我前妻一样……”
赵官仁忽然起身看向了远处,一台埃尔法商务车驶进了小区,缓缓停在了不远处,等司机下车走到一边之后,侧门立即自动滑开了,两个一身黑的女人坐在里面,还戴着黑色的大墨镜。
“两位妹妹,好久不见啦……”
丁梅笑嘻嘻的走到了车边,指着两个轻熟女说道:“金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蒋涵的继任者,吴承光的老婆徐丽思,这位是谭四狗唯一的老婆,郑恩蓓!”
“你们俩来干什么,叫杨岚出来,我只跟她谈……”
吴承光的老婆冷着脸摘下了墨镜,长的比蒋涵好看了不止一截,气质型的高冷御姐,而谭四狗的老婆看上去挺本分,摘下墨镜之后像个大家闺秀。
赵官仁靠在车门边笑道:“难道我不够格吗,她有身孕怕吹冷风!”
“哼~金永岩!你的本事可真不小啊……”
吴承光的老婆冷声说道:“孙玉麟他们让你杀了个精光,女人也全让你弄家里去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连我们也想弄到床上去吗,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整我?”
“整你?我可是在救你……”
赵官仁笑道:“谭四狗铁定得挨枪子了,他点名叫我去面谈,你这些年参与的好事他都说了,只要我随便举报一条,你马上就会被警方带走,估计得蹲到人老珠黄才能出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老公在哪,他丢下我就没想管过……”
徐丽思面色僵硬的说道:“四年前他就开始转移资产了,在全世界七个国家拥有房产,超子被抓以后他就中断了联系,我家和公司的账户都被封了,连我护照都被收走了,我身上榨不出油水的!”
“瞧不起我吗,我从来不敲诈女人,不然丁梅她们能这么开心吗……”
赵官仁摇头说道:“大过年的我不会刁难你们,只是想让你们帮我对付孙家罢了,搞定之后我会帮你拿回一部分资产,而你老公随时都有可能完蛋,你需要钱过日子!”
“就这么简单?”
徐丽思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但赵官仁却诧异的问道:“你觉得对付孙家人很简单吗,当然!你要是想跟我约一下,我也不会拒绝,还是进去细聊吧,我让杨岚跟你谈!”
“你是个男人,说话得算话……”
徐丽思拎上挎包钻出车来,赵官仁很绅士的搀扶她俩,谁知谭四狗的老婆忽然捏了捏他的手,他立刻冲蒋涵使了个眼色,让她俩把徐丽思先带走。
“谭夫人!有何指教……”
赵官仁很从容的双手插兜,谭夫人又戴上墨镜说道:“金总!你好像很看不起我啊,以为我老公被判了死刑,我也跟着废了是么,十个亿!年后我就能帮你推倒孙家!”
“我去!十个亿,韩币啊……”
“你骗得了徐丽思,但你瞒不过我,你没有见过我老公……”
谭夫人说道:“我老公要求见你就是让你给我钱,吴承光把他在国外的钱给吞了,那是我们母子的遗产,你要么帮我们把钱追回来,要么就自己贴补,但我会告诉你吴承光在哪!”
“总算有个好消息了,有筹码就有的谈,谭夫人!里边请……”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1511 倖存者展示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白楠的“心理咨询中心”是个独立小院,紧邻山体公园,五名警察陪着赵官仁进了小楼,大致检查了一下安全状况,这才分成两波守住前后,让赵官仁进入了辅导室。
“躺下吧!好好配合我的工作,结束之后我陪你吃饭……”
白楠关上隔音的房门,倒了一杯水递给赵官仁,赵官仁看都没看就放在了桌子上,舒坦的躺在了临窗的躺椅上,窗外就是山体公园的繁茂树林,屋里的暖气也让人很放松。
“放松一点,这里没人会害你,不用这么警惕……”
白楠笑着坐到了他的身边,说道:“警方让我鉴定你的真实情况,其实不必看我就知道,你跟曾经的金永岩完全不同,但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你这样的人格分裂我也是第一次见!”
“我一直很放松啊,按摩一下就更放松了……”
赵官仁笑着眯起了双眼,白楠拿来一套测试问卷,打开一台摄像机之后边问边填,还给他看了一些诡异或恐怖的照片,询问他的感受,双眼始终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你这里的香薰是不是有助眠作用啊,我都想睡觉了……”
赵官仁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白楠坐着滑轮椅滑到他身后,抬起手轻轻帮他按摩太阳穴,在他耳边说道:“在警局折腾一夜了吧,既然累了就好好放松一下,试试我的手法!”
“白医生!你的手好凉啊……”
赵官仁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闭上眼笑道:“你心脏供血不足,导致你四肢冰凉,而且眼球发黄,说明你肝脏不好,你还有便秘的毛病,我有个比开塞露更好的方子哦!”
“少胡说!不要干扰我工作,放松身体,调整你的呼吸……”
白楠的手从他脖子两侧扫过,可赵官仁忽然睁开了眼,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要心理鉴定吗,怎么侧写还没结束就催眠我,欺骗患者可不太好哦,缺乏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唉~你懂的可真不少……”
白楠滑到他身侧看着他,苦笑道:“你是我见过最麻烦的患者,可我必须要对我的诊断负责,我要唤醒潜藏的金永岩人格,以确定你真是人格分裂,看!我的手上是什么?”
“什么?”
赵官仁本能的扭头一看,白楠的左手在他面前舞动花指,跟着在他脸上轻推了一下,赵官仁顿时脑袋一歪,居然闭上双眼打起了呼噜。
“真是个难搞的东西……”
白楠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趴在他身边轻声道:“你赶到非常舒服,放缓你的呼吸,告诉我你是谁啊?”
“赵、赵官仁……”
赵官仁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白楠的双眼顿时一亮,小声问道:“赵官仁!你来自哪里,金永岩去哪了?”
“我来自伊波拉星,我是联盟舰队的最高指挥官,金永岩疯了,他被同类整成神经病了……”
“……”
阿彩 小說
白楠一脸错愕的看着他,追问道:“同类是什么人,金永岩身在何处?”
“金永岩是光星人,来自五维空间,它在看着我……”
赵官仁表情变得神秘兮兮,白楠直起身纳闷的嘀咕道:“怎么会这样,不仅人格分裂,居然还有妄想症,赵官仁!你杀过人吗?”
“老多了!我剑指之处伏尸百万,焚尸之火遮天蔽日……”
赵官仁抬起一只手胡乱的挥了挥,白楠惊疑的扒开他的眼皮,确认他处在催眠的状态,只好继续问道:“孙玉麟和郑维龙是你杀的吗?”
“不是!他们是吴承光和谭四超杀的,为了灭口……”
赵官仁很小声的说了一句,白楠面色凝重的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道:“你杀过周兰芝和郑萍萍吗,还是金永岩杀的?”
“没有!老金没杀过人,他就是个倒霉蛋……”
赵官仁闭着眼摇了摇头,白楠想了想又问道:“你找到吴承光他们的杀人线索了吗,他们杀了几个人,尸体埋在哪?”
“六个!尸体让他们转移了,但我会找到的……”
赵官仁轻声嘟囔了几句,白楠又问了几句才起身把房门打开,看着之前被气走的中年女警,摇头说道:“确实是人格分裂,还有严重的妄想症,这种病例非常的罕见!”
中年女警伸头朝房里看了一眼,问道:“不会是装的吧,人是他杀的吗?”
“如果DNA都证实他是金永岩的话,只能说明他是真的人格分裂,而且他说金永岩是外星人,自己叫赵官仁,杀人百万……”
白楠郁闷道:“不管他人格怎么分裂,至少他在生活中很正常,完全有负刑事责任的能力,要逃避刑责也该扮演一个疯子,而且孙玉麟的事他非常明确,他咬定是凶杀案,说主谋是吴承光!”
“好吧!你出具鉴定报告交给我吧,我不想再看见他……”
女警冷着脸扭头离开了,其他警员也跟着她一起走了,可就在白楠关上门的同时,她的嘴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一柄冰冷的匕首抵在她喉咙上,粗暴的将她拖到了墙角。
“不要叫!疯子杀人可不用偿命……”
赵官仁在她耳边狞笑道:“你明知道我很危险,还敢继续让我沉睡,你就不怕杀手连你一块做掉吗,注意山上那棵晃动的大树,杀手已经上树架枪了,只等警察离开就开火,狙击枪!”
“那你挟持我干什么,我又没害你……”
白楠声音闷闷的仰起了头,赵官仁冷笑着说道:“你装什么装,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吗,严贝莉!你究竟在替谁做事,自己心里很清楚吧,要不要我帮你梳理一下啊?”
“神经病!谁跟他们是一伙的,你简直不可理喻……”
白楠恼火的挣扎了一下,可她的脸色却忽然一变,如同见鬼一般猛然看向了赵官仁。
“嘿嘿~露馅了吧!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吗……”
赵官仁松开她坏笑道:“我为了调查郑维龙之死,三十人的团队昼夜排查他的关系网,而你之前跟他频繁联系,还是我的心理医生,半个月前你就进入我的视线了,严贝莉小姐!”
“……”
白楠的脸色骇然巨变,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可又色厉内荏的说道:“什么严贝莉,我姓白名楠,你的妄想症得赶紧治一治了,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
“孙玉麟临死前说了一个名字,严贝莉!她是姑姥山凶案的遗孤……”
赵官仁蔑笑道:“你十四岁前的档案是空白,在外省让一户姓白的人家收养了,差不多四年前才重返北江,而我昨晚翻出了严贝莉的学生照,纵使你已经女大十八变,但还能看出当年的模样!”
“算你说得对,可那又怎样,你还想帮我报仇不成……”
白楠满脸阴沉的说道:“你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当年的受害者都不知道被扔哪去了,你翻当年的案子根本没有用,我也早就没有报仇的想法了,有本事你就去杀了他们,我给你磕头感谢!”
“不!你父母被人一把火烧成了炭,你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报仇,否则你就不会接近谭四狗了……”
赵官仁笑道:“你昨晚去见了谭四狗,之前还收了老龙的钱,但你的账户却没有异常,你拿了他们的钱没有花,说明你恨他们,刚刚还问我尸体在哪,而你否认是为了掩护同伙,你同伙杀了人!”
白楠扭头就往门外走,并说道:“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外星人舰长!”
“老板!严贝莉的养父母已经去世,加上她共收养了三个孩子,妹妹在国外留学,弟弟在郑维龙的公司做事……”
赵官仁点开了一段语音消息:“郑维龙死后他来到了北江,目前在承光集团的子公司任职,还有一个男同乡,秘密跟严贝莉来往,无业!有盗窃前科,盗的是郑维龙的老家!”
“查她国外的妹妹,我要她的住址和生活照……”
殘酷總裁絕愛妻 小說
赵官仁冷笑着回复了一句,白楠猛地转身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声说道:“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碰我妹妹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好怕啊,你是不是不拿村长当干部,不把金总当流氓啊……”
与上校同枕
赵官仁掰开她的手狞笑道:“我可不是窝囊的金永岩,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就找齐你们在乎的人,让他们通通生不如死,你觉得五千万够不够,买你弟弟和妹妹的两条腿?”
“混蛋!”
白楠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郑维龙就是我杀的,这下你满意了吗?”
“你杀老龙我举双手欢迎,我也不会举报你,可惜你没这个本事……”
赵官仁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笑道:“我只想要吴承光他们的命,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替你父母报仇雪恨,当年枪杀案是不是有个女的跑了,她把你带走的吧?”
“哼~你连死了几个人都不清楚,还敢说替我报仇……”
白楠不屑道:“死者是四男一女,吴承光他们在半路拦截对方,用枪逼着四个男人下跪,让女的脱光衣服跳舞,有个男的想拼命被打死了,然后剩下三个都被杀了,那女的被带走之后,被唯一没开枪的陈法礼打死了!”
赵官仁惊疑道:“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枪声很响的,我爸在饭庄听到就知道坏事了,骑车偷偷过去看了一眼……”
白楠说道:“我爸看到他们在抬尸体,那女的光着身子跪在地上哭,我爸连夜带着我和我妈躲到了朋友家,天亮之后他们才准备回去收拾一下,打算回老家避一避,但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白楠说到这眼眶就红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但赵官仁又问道:“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我也以为我爸胆小不敢报警……”
白楠含着泪恨声说道:“可我查了整整十六年才知道,当年就是因为我爸报警了,我父母才被灭口了,那个黑警你也认识!”
“我靠!不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