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線上看-第199章 安茜的閨蜜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小說推薦影帝他不想當太監影帝他不想当太监
钱宸本以为会选一个春天的日子去画画。
这大冬天的,有什么好画的。
虽然是人物画。
但周边景物什么的,也都挺重要。
比如钱宸给安茜画的那副。
娉婷小苑中,婀娜曲池东,朝佩皆垂地,仙衣尽带风。
画的是潭水青绿,垂柳临堤。。
仙女下凡。
而他画自己的那一副,更是“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而今十二月的首都。
真心没有什么可以入景的东西。
但既然人家已经准备好了,那钱宸也不必再等待。
他只请了一天的假。
自驾沃尔沃S80直接去安茜的大别业。
基哥不在,老田去精神病院复查去了。
郑小婉那开车技术,别说钱宸只是有点内功,就算钱宸是修仙世界来的,他也不敢坐。
没学会走就开始跑。
开车猛的一匹。
要是有人在她前面加塞,或者不让她加塞,她就立刻进入暴走模式。
像个跳蚤一样骂人家。
你要是在车里,你还得陪着她一起骂。
钱宸之前拍《西风劲》的时候,拿到了驾照,开车比骑马舒服多了,不惧风沙,还有空调。
古代的时候没有内裤。
正常的男人骑马会咯唧唧。
不正常男人,风吹裙起屁屁凉。
现在有了车就方便多了,穿啥都无所谓。
你就算不穿,都不违反交规。
听说,还能震。
车子驶入别墅,里头倒也不算太过荒凉。
绿植挺多。
“这是姚蓓娜, 这是舒嫦, 都是我朋友。”安茜给钱宸介绍了一下。
“你们好。”
都是娱乐圈混的,钱宸已经不是刚来那会了,只要不是特别冷门的明星艺人,他一般都认识。
舒嫦和安茜同岁的。
但给人的印象, 就像是上一代的演员一样。
一方面, 是因为她出道太早了。
她5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影视,因其在一家照相馆里的一张照片被导演发现, 而后被邀请出演电视剧《我的故事》中女主角童年, 开启了演艺生涯;同年,又被电影《小巷情深》的导演选中, 客串一个小角色。
7岁的时候参加了央视首届“中日青少年歌手大赛友好歌唱大赛”,演唱歌曲《送别》获得铜奖。
另一个原因, 就是她出演过天山童姥。
没错, 就是那个会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童颜老太婆。
钱宸的天罡童子功在人家面前就是渣渣。
2002年, 安茜和舒嫦因为一部剧相识。
于是就成了朋友。
十年来,一直都没改变过。
这两个小姑娘的幼年, 都遭遇了家庭离异。
舒嫦的母亲把她带到10岁, 又不幸去世了。
安茜相对幸运些, 至少还有母亲。
两人比较的有共同语言。
经常一起逛街购物,唱歌吃饭。
而姚蓓娜的年纪稍微大一点, 她家境比较好,是安茜小时候认识的玩伴。
有人曾经说过, 如果一个人的玩伴能和她从小玩到大,那至少说明这人在品行和为人处世方面都过得去。
这句话对两个女孩子都适用。
钱宸打量她们,她们也在打量钱宸。
她们知道钱宸,是因为安茜和钱宸共同出演了《倩女幽魂4》饰演情侣。
这个其实不算什么。
安茜出道这么多年了, 演了那么多戏。
重点是, 安茜演了这部戏,就信誓旦旦的说她的演技要提升了。
因为拜了个演技师傅。
惠英红吗?
那确实是老戏骨, 有足够的资格当安茜的演技老师。
然而,让她们意外的是,安茜所谓的演技老师,竟然是号称睡半圈, 和她演对手戏的钱宸。
这怎么可能?
一个神仙姐姐, 一个睡半圈资源咖。
你们俩渣渣对渣渣,竟然还玩起了“家教レッスン~”,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然后,又听说安茜要唱歌了。
是钱宸创作的歌曲。
就他?
最強醫仙混都市 五滴風油精
闺蜜们觉得这情况越来越诡异, 而且向着危险的境地发展。
而且,安茜你妈也不会同意吧。
她为你付出那么多,牺牲那边多,不会允许你随便找个人的。
再后来,她们见到了钱宸给安茜画的画。
惊觉到她们可能小看钱宸了。
这画作的水平,还有画上那首在千度根本查不到的题诗,都说明这个钱宸的不简单。
绝对不是大家所认为的资源咖。
姚蓓娜借着也想画一幅的由头,成功的约见了这个安茜的“演技老师”。
如果没有这样的借口。
安茜大概率是不太可能把人约过来让她们研究的。
四个人进去先喝茶。
“你怎么不留胡子了啊,徐恪不让你留胡子吗。”安茜看着钱宸光溜溜的下巴,好奇的问了一句。
之前钱宸演宁采臣,如果几天没戏,他就会胡子拉碴。
不过,他的胡子拉碴并不会变丑。
反而会更显得有男人味,更加的有文艺范。
“唉,别提了,这次演太监,怎么可能允许我留胡子。”钱宸摸摸光溜溜的下巴。
下次如果有什么项目,告诉他可以留胡子出镜,他绝对不挑剧本,不挑演员,就算给的钱少一点点……
不行,钱不能少!
“演太监?”姚蓓娜很惊讶。
安茜看上的这个男人,该说他太不挑了,还是说他太敬业。
太监一般都是丑角,或者老年人去演。
这样阳光帅气的小伙,居然跑去演太监。
“有种!”舒嫦的主业是演员,倒是非常佩服钱宸。
“哈哈,多谢多谢。”钱宸很开心。
几个人聊了一会,聊到了安茜的新戏。
《鸿门宴传说》
一部大咖云集的烂片。
安茜在里头出演了虞姬。
“感觉演的不太好。”安茜似乎挺遗憾。
“既然是大咖云集,那你可以向大咖请教啊,黎鸣、张航予的演技都挺不错。”钱宸知道这部剧。
《龙门花甲》的杜一横也去这部剧出演了。
“他们都不太愿意教我,导演也表示我只要负责美丽就行了。”安茜趴在桌子上,睡衣紧绷出玲珑的曲线。
“对得起片酬就行。”钱宸没啥诚意的安慰一句。
舒嫦和姚蓓娜看的皱眉。
很明显,她们的闺蜜并没能完全捕获这个小太监的“芳心”。
不然的话,他就该毫不犹豫的表示可以教安茜演戏。
然而,钱宸是不可能跑去教安茜的。
没那么多时间。
上次那么卖力,主要是为了将《倩女幽魂4》的评分提到6.5以上。

人氣連載小說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江公子阿寶-第138章 當然是欣然接受了(求月票)閲讀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小說推薦影帝他不想當太監影帝他不想当太监
钱宸不嫌弃剧组穷。
他不满的是另外一点。
大佬。
你都没钱给我,居然还要求我两个月不许轧戏?
龍族4:奧丁之淵 江南
你这是要害我骨肉分离啊。
不过,姜大斌今天带他来吃饭,还有话里话外,都是让他帮忙接下来的意思。
又不算让他零片酬出演。
还有什么好矫情的呢。
钱宸伸出手:“行,这戏我接了,就百分之十,到时候提前一点通知我时间就行了。”
“哈哈,你放心……”
一通吧啦吧啦。
大概意思就是这电影铁定会赚钱的,不用担心片酬折算投资会亏本。
钱宸对此不屑一顾。
你可拉倒吧。
你要真是项目好,怎么可能没人投资。
憨憨都会投好不好。
大家都是明白人。
你可别把咱家当傻子。
咱家就希望这一百万片酬折算进去,到时候能给我剩三十万就行了。
悍妻攻略 清酒流觴
白荷满心的不服气。
却又无可奈何。
她其实也有一些作品,比只有一部配角电影上映的钱宸并不差多少。
凭什么她比钱宸的片酬差这么多。
难道就因为她是自己凑上来的——走的男朋友的后门——而钱宸是托姜大斌关系请的,所以矜贵一些?
钱宸按照一百万折算投资。
而她则是按照三十万折算——选择十五万片酬,或者三十万投资。
凭什么啊!
凭什么一部小妞电影的女一号,片酬比男一号少三倍。
你给老娘走着瞧。
回头飙演技,老娘演哭你。
电影还没开始拍,女一号白荷就已经铆足了劲。
寒慕白 小说
她不在乎几十万,她现在只在乎项目是不是足够的好,能不能让她咸鱼翻身。
可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钱宸吃完饭,又回到了姜大斌家里,留宿一晚。
姜大斌给钱宸聊了不少娱乐圈的注意事项。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也包括了白荷、陈凡的一些小八卦,白荷颇有心计,傍上了陈凡,以此为跳板成功的跻身首都圈。
不过,白荷的演技确实挺好的。
连一向不正眼看人的老徐都对她青睐有加,还计划着弄项目一起合作。
这人往高处走,无可厚非。
但是钱宸得小心一些,别也成了人家的跳板。
钱宸自然是感激不尽。
小心提防就是。
不过,他一点都不鄙视白荷。
这人生下来就不是平等的,身份属性,决定了有些人一出生就站在了别人的终点上。
而普通人想要成功,得付出更多的东西。
上辈子因为穷,吃不起饭,被家人送进宫的钱宸,对此更加深有体会。
为了不被人裹上草席丢到乱坟岗。
真的是各种算计,各种手段的往上爬,连干爹都认了不少。
为了活着,为了活得更好。
不寒碜。
“咦,你的画呢?”钱宸聊着天,无意中抬头,发现姜大斌的那副假画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钱宸上次送的《竹林牧笛》。
“嘿嘿,卖了。”姜大斌贼兮兮的笑着。
“卖了多少钱啊?”钱宸羡慕的快要流口水了。
他会画画没错。
奈何根本没有市场和销路。
他也彻底放弃了靠这个发财的想法。
现在拍卖价上千万,甚至上亿的一些明代画作,在当时连喝粥的银子也换不到。
明代画家穷困潦倒的比比皆是。
穿越到了这边,就发现锅外也一样。
凡高是饿死的。
凡高一辈子没走一回运,没发一笔财,甚至没有真正卖出过一张画。
有书本上写过,凡高卖出过一幅自己的作品,价格是100法郎,而买主却是自己的弟弟提奥――一辈子支持凡高,几乎养着凡高的亲弟弟。
匿名买画不过是给自己哥哥已经绝望的心田增加一丝儿希望的光芒。
用买画的方式让哥哥体面一回。
还有莫奈。
莫奈在妻子怀孕的时候没有给她果腹的粮食和一碗热汤。
高更,喝过刷海报的浆糊。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钱宸根本不指望,在他活着的时候,能有人青睐他的画。
所以,他送起人来也不心疼。
“卖了两百万,叨乐!”姜大斌笑的很开心。
他又是当主演,又是当导演,累死累活两三年,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三百万港币拍回来的画,几年的时间就涨了四五倍。
实在是太夸张了。
“假的也能卖这么贵?”钱宸羡慕的快哭了。
商喜的画,还不一定有他画的好呢。
艹!
“我不说谁知道是假的呢,本来想卖给小鬼子,结果被一个澳洲富豪给拍走了。”姜大斌说道。
“小心哪天又更高的价格被咱们这边的人买回来。”钱宸说道。
“不怕,我已经托人放出消息说那画是假的了,咱们这边圈子多多少少都知道。”姜大斌挺遗憾没恶心到小鬼子。
“你干嘛把我的画挂这儿啊,我还活着呢。”钱宸看着自己的画被高高挂起,心情有些复杂。
他给乌兹牛的朋友作了一副长卷,也才收几万块钱而已。
忙活了个把月才画完。
退后让为师来 小说
将来真要是保存好,说不定是长阳居士的名篇了。
“我也不太会欣赏,就觉得你这画的有味道,那《观雨亭》是买来的,而这《竹林牧笛》却是你送给我的,是专门送给我的,意义不一样。”姜大斌说道。
他倒没觉得钱宸将来会如何如何。
就觉得这样更有面子。
实际上,他把这画挂上了之后,多次被来家里做客的朋友,问这画的来历。
就连行家都误以为这又是他天价拍回来的古董。
钱宸在姜大斌家里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就打车去机场赶飞机,可没办法再耽误下去了。
一共就请了两天假。
《倩女幽魂4》剧组离不开自己。
下了飞机,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郑小婉打过来的。
难道剧组出了什么事?
钱宸上了出租车,连忙拨打了回去。
“刚才在飞机上,手机关机了,出了什么事?”
“唉,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事。”郑小婉在另一端哀叹道:“我今天去提车,橙子非要跟我一起去,然后她就抢着刷了卡。”
钱宸有点困惑。
橙子他知道,是安茜的小助理。
“咱们买车,橙子刷卡,她……也就是说安茜送给咱们一辆价值百万的保姆车?”
钱宸算是理清楚了。
人家小助理可不会送他保姆车。
在他调教虐待安茜的时候,那小助理就一直用眼睛瞪他。
就算想送,估计也送不起。
这分明就是听从了安茜的命令去刷卡。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当然是欣然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