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小說推薦從今天開始做藩王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什么!”
韦斯利顾不得机枪带给他的震撼,忙望向海滩。
果然,一只人数大概在五千人的前锋正向他们的沿海壕沟工事而来。
“停止冲锋,将兵力调往侧翼。”韦斯利急忙说道。
军官听了,脸色顿时变了,他提醒道,“上将,他们会再次遭受炮击的。”
“是的,他们的确很遭受炮击,很付出惨重的伤亡,但如果丢掉侧翼,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现在去他妈的执行我的命令。”韦斯利大叫起来。
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以前,无论战况多么激烈,他总能在战场上采取合适的战术。
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但又必须这么做。
就像现在的冲锋。
一旦放弃,冲锋的士兵就白死了,还在壕沟里同大颂军队作战的士兵也将失去支援。
他们等于被抛弃了。
只是在他的命令下,军官依旧执行了。
众多联军士兵被要求进入被大颂舰队炸的千疮百孔的海岸工事。
包括线膛野战炮和榴弹炮也被调了一部分过去。
在联军改变部署的时候,正如韦斯利预料的一样。
冲入大颂壕沟的联军士兵由于失去支援,不断战死。
半个时辰之后,壕沟工事里安静了。
青龙军士兵清点出两千多具尸体,如果将死在冲锋路上的士兵算在内。
韦斯利的一道命令葬送了四千多的联军士兵。
仅仅大半日的时间,炮击加上冲锋的伤亡,联军死亡万余人。
正面战场的战斗结束,无论是联军还是大颂军队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侧翼战场。
不过,比起联军军官的紧张,秦山和关通则显得游刃有余。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选择。”秦山注视着朱雀军的前锋,负手而立。
侧翼进攻对西土联军绝对是个杀招。
如果他们防,他们就和舰队联络,继续炮击。
如果他们不防,侧翼工事就得落入朱雀军之手,他们便从侧翼壕沟杀入。
所以,此番无论对方做出什么决定,都将是错的。
靈尊之子
同时,他还准备让联军雪上加霜。
刚才,他们冲锋过了,正面战场也该轮到他们的青龙军冲锋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冲锋的时候,他要等到朱雀军发起进攻的时候再下令冲锋,从而令联军无法兼顾。
定下此事,他便安心注视朱雀军的行动了。
这时。
朱雀军五千士兵呈散兵线距离侧翼壕沟工事只有五百米了。
在五百米的位置,五千士兵又停下。
不一会儿,一千名士兵以三三队形继续前进,后面的士兵则继续等待。
随着距离从五百米,到四百米,再到三百米。
这时,联军壕沟中突然炮响,线膛炮和榴弹炮齐鸣。
实心弹和开花弹纷纷落在沙滩上。
同时,壕沟中的联军士兵也扣动了扳机。
朱雀军士兵一直保持警惕,见有异动,他们纷纷趴下。
由于沙滩自下往上是个斜坡,子弹没有落在他们身上,而是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不过联军的开花弹依旧对朱雀军士兵造成了一些伤亡。
这一千士兵本来就是为了试探联军沿岸工事的防御。
见联军布置了大量士兵和火炮,朱雀军士兵开始匍匐回退撤离。
关通一直在关注着士兵的行动。
皱了皱眉头,他令传令兵站在海边,向战舰方向打旗语,请求炮火支援。
“拿下侧翼,我们就赢了,支援朱雀军。”赵煦注视到了旗语手打出的旗语。
周毅点点头,将命令传下。
不多时,一阵轰鸣,战舰似乎都在晃动,两千多发炮弹再次飞向了海岸。
顿时,西土联军的海岸工事再次被炮火覆盖。
一连轰击了十轮,战舰才停止射击。
炮声停息,整个联军的沿海工事基本不成样子。
整个工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弹坑,许多壕沟直接坍塌。
藏身壕沟的西土联军更不必是。
火炮和士兵被同时毁灭,整个阵地上只有伤兵凄厉的惨叫。
“将军,还继续派兵驻守吗?”工事里侧,军官艰难地问韦斯利。
韦斯利没有说话,他犹豫了。
联军已经阵亡一万多人了,这次的炮击中,估计又有三四千人死亡。
如果继续派士兵过去,仅仅一天,他们的伤亡将达到两万人以上。
而北侧联军,土著军队和他们一起不过十二万人。
这样,他们连六天都坚持不住。
想到这,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撤往第二道壕沟工事。”韦斯利忽然说道。
他们一共建立了两道工事,两道工事相隔二十里。
这第二道工事是为了战事最坏的情况下,保护军队撤离用的。
因此这道工事就在麻六甲海峡北侧的港口附近。
原本,他们以为用不到这道工事,他们的援军便能抵达了。
但他们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大颂军队真的不再是单纯的土著军队,而是一只比他们的更强悍的专业军队。
只有撤往第二道壕沟,凭着他们战舰的火力支援,或许才能继续抵抗一段时间。
再者,第二道壕沟工事距离东侧海岸很远,也不会遭受大颂舰队的炮击。
而且,如果战况继续恶化,他们便只能顺势撤离麻六甲了。
毕竟,麻六甲固然重要。
但为了麻六甲丧失了联军主力,那么天竺还有谁来保护?
撤往天竺,凭着天竺雄厚的资源和广袤的国土,再配合天竺土著军队,或许还能坚持继续坚持一段时间。
一旦能坚持到援军抵达,或许还能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