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的治癒系遊戲

妙趣橫生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txt-第563章 其實有一件事閲讀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走出下城区,韩非仰头看着立交桥,天空被飞速发展的城市分割成了一块一块,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人也变得越来越渺小了。
“人生负债任务已经过去了十九个小时,我还有两天多的时间。”
收回目光,韩非拿出手机,翻看傅义留下的所有通讯记录。
主号干干净净,他那些商业上的朋友,很多在他被调离《永生》游戏后就不再和他有来往。
小号上倒是一直有人在给他发信息,有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各种暗示,有的内容露骨,还夹杂着尺度极大的照片。
“除了那几位下属外,傅义身边就只剩下一群靠不住的狐朋狗友了。”
扫了眼手机电量,韩非默默收回手机。
现在是中午,他不想回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妻子,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讲这些事情。
在立交桥下面站了好久,忽然又感到一阵头晕。
“刺痛感变得强烈了。”韩非换了一会后,决定离开,现在他的饥饿度也开始不断下降了。
沿着街道走了很远,韩非不自觉得朝着家的方向移动。
穿过熟悉的巷子,他居住的小区就在不远处,但他不愿意这时候过去。
大地主的逍遥生活 无欲无求
“还是先吃顿饭吧。”
走出小巷,韩非找了一家小饭馆,他习惯性的坐在了最边角的位置。
“一份茄汁面。”
点完餐后,韩非准备闭目养神,可是饭馆唯一的电视机里却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他是渣男!”
“不要放他走!就是他抛弃了孩子!”
尖锐的女声传入韩非耳中,他瞬间睁开了眼睛。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早上公司大门前发生的闹剧,没有弄清楚具体情况的记者在播报,很多路人还拍摄下来了那个画面。
“电视上也在播放?”
食客们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韩非则慢慢移开了视线,看向沾有油污的桌面。
接连的刺激让他大脑有种被撕裂的感觉,他明明只是代入了傅义的身份,但这个世界好像要把傅义当时的全部绝望强行融进他的脑子里。
鼻腔肿痛,脑仁仿佛在剧烈的跳动,韩非伸手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记者是站在人群中拍摄的,那呵斥和谩骂就仿佛在身边响起,又好像一阵阵海浪朝着韩非涌来。
“你的面来了,小心烫!”一个有些青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双白皙的手将一碗面放在了韩非面前。
顺着那纤细的手臂向上看去,韩非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面前这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女人,正是前几天被他送到医院的女网友,对方似乎依旧喜欢温馨的暖色调,只不过上班因为必须穿统一的衣服,所以她穿平时的那条裙子,只是给自己头上别了一个可爱的发卡。
“你怎么在这里?”韩非望着女网友,这个女孩刚成年,她父母早逝,一直跟着亲戚生活,直到被傅义欺骗。
她不顾一切的逃离了家,但傅义并不想要对她负责。
“你用最无耻下作的方法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就比如人要学会独立,不能把未来押注在别人的良心上。从医院出来后,我没有地方去,后来就发现你家附近的这个小餐馆在招聘服务员,所以就想要试试,结果一下就被录用了。”女网友放下面碗就准备离开,不过转身时,她又多说了一句:“放心吃吧,如果你在这里吃出了问题,那就会连累录用我的饭馆,我可不像某些人一样忘恩负义。”
前段时间女网友在暴雨中昏倒,是韩非把她送到的医院,不仅帮她付了医药费,还留给了她一些生活费。
女网友说完便朝着柜台走去,她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台。
在她准备进入厨房的时候,忽然听见“嘭”一声响。
诧异回头,她发现韩非倒在了餐桌上,口鼻都在往外渗血。
“傅义?我、我没往面里面放东西啊!”
女网友和店老板都吓坏了,他们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
这次是女网友将韩非送上了救护车,陪同他一起到了医院。
耳边想着各种各样的声音,韩非已经无法区别那些东西,他只能听见那位女网友的呼喊声,他感觉自己大脑里好像被塞进了一块巨大的石头。
那石头不属于他的身体,压迫着他全部的神经和血管,蚕食着他的灵魂。
而且那石头上好像还长着一张和傅义相似的脸,他不断的说话,发出恐怖的笑声,嘲讽韩非所做的一切。
在医生的救治下,韩非重新找回了神智,他睁开眼的瞬间,首先听见了系统的提示音。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降低对方三点恨意。”
看向旁边,女网友正目光复杂的盯着韩非。
“怎么了?”韩非坐起身:“医生有没有说我生了什么病?”
女网友没有看韩非的眼睛,抓着自己的手指,断断续续的说道:“医生说你压力太大,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如果只是小病,就算韩非之前救过女网友,有过铺垫,对方的恨意也不可能突然就降低三点。
盯着女网友的眼睛,这个刚成年的姑娘在韩非面前宛如一张白纸,没有任何演技可言。
“你不用说我也明白的,把诊断结果给我吧。”
女网友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从口袋里取出了折叠好的病例单。
伸手拿到眼前,韩非看完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要不要通知一下你的家人?”女网友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她本质上还有一个善良单纯、很容易相信别人的姑娘。
“不用。”韩非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随后拔去输液的针管,穿上外衣朝外面走去:“我该回家了。”
女网友想要跟着韩非一起离开,但听到韩非说“回家”两个字后,她又停下了脚步。
站在原地,她目送韩非走远。
等韩非的身影消失在医院走廊的时候,她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渣男!骗子!我其实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只是把你当成我的饭票!是我骗你了!”女网友说着说着那委屈就化为了满脸的泪水:“我根本没有喜欢过你……只不过觉得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我以前度过的任何一段时间都要开心罢了。”
走出医院,韩非乘车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区。
他小跑着进入楼道,在敲响自家房门的同时,他脸上的疲惫慢慢消失,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
傅天叫喊着跑来开门,他永远是家里最开心的那个。
回到家后,韩非将傅天抱起:“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听老师的话啊?”
“我今天被表扬了!那些算术题别人都不会,就我自己会!”傅天对数字十分敏感,他还拥有一颗对任何事物都好奇的心。
“了不起,以后你肯定会成为改变世界的人。”
“那我能让世界上没有胡萝卜吗?”
“可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特别喜欢吃胡萝卜,如果因为你一个人不喜欢就把它们全部消灭,是不是对其他人不太公平?”
“那……好吧。”傅天陷入了苦恼,那张认真思考的小脸特别可爱。
韩非将傅天抱到了餐桌旁边,他更换了衣服,刚准备进入厨房帮忙,妻子已经端着做好的菜出来了。
“准备吃饭了。”
妻子朝着二楼喊了一声,卧室门被推开,傅生拿着一本书走了下来。
这顿饭表面上跟以往一样,但韩非感觉到了细微的不同,妻子和傅生的状态都有些不对。
夜北 小說
“妈妈,我想看电视。”傅天跳下椅子,他刚拿起沙发上的遥控,结果妻子一下就将遥控夺走。
“好好吃饭。”
“动画片要开始了!”傅天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样做:“每天可以看半个小时的电视,我们说好的啊!”
“今天要早点休息。”
“我就看一会,不会影响休息的。”
在孩子眼里,大人就应该信守承诺,傅天趴在妻子旁边,不断的去抢遥控器。
“啪!”
一向温柔的妻子突然将遥控器用力摔在了桌上,她瞪着傅天:“不许看!”
从来没有被这样凶过的傅天,一下哭了出来,两只手抹着眼泪,站在餐桌旁边。
在妻子拒绝傅天看电视的时候,韩非就已经猜到了原因,妻子和傅生可能都在电视上看到了和他有关的报导。
站起身,韩非抱住了在桌边痛哭的傅天:“你们先吃。”
他轻轻拍着傅天的后背,将傅天抱到了卧室,用最温柔的话语让傅天慢慢平静了下来。
走出卧室,韩非拿起之前给傅生准备的餐盘,为傅天弄了一些菜,然后给他送到了屋里。
韩非一边喂傅天吃饭,一边给他讲了一些很有趣的小故事,等饭全部吃完后,傅天已经不哭了。
“没有遵守承诺是不对的,但那不是妈妈的错,是爸爸的错。”韩非也躺在了傅天的卡通床上:“妈妈那么辛苦的照顾着我们,以后不要惹她生气了。”
“可是……”傅天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他不懂得这些东西。
“遵守承诺,做一个正直善良有原则的人,爸爸妈妈一直在教导你这些,但那是因为你长大后,社会再也不会教给这些东西。”韩非的手轻轻搭在了傅天的肩膀上。
“我不明白。”
“这样吧。”韩非平视眼前的孩子:“爸爸在家的时候,如果你觉得妈妈做的不对,你可以来找爸爸倾诉,可以坚持你觉得对的事情。但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让她生气,因为你是她最爱的人。”
“好。”傅天还是没有听明白,但他觉得韩非说的很有道理。
“你要保护好她,照顾她,别让她生气,好吗?”
“恩,我知道了。”
等傅天睡着后,韩非才走出卧室。
傅生已经回二楼学习,妻子正在刷碗,不过她单独在餐桌上给韩非留了一盘菜。
“傅天睡了吗?”妻子从厨房出来,她把粥又热了一下,然后放在了韩非面前。
“已经睡着了。”
“那就行。”妻子继续去忙碌,韩非看着她,喝着刚热好的粥。
要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
独自坐在餐桌旁边,韩非思考了很久,他在喝完那碗热粥之后,拿着碗筷进入厨房。
“其实有一件事,我很早就想要告诉你了。”

精品都市小说 我的治癒系遊戲 起點-第556章 綁“匪”分享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看着手中的名片,傅忆的母亲慢慢坐在了楼梯台阶上。
她知道傅义不是警察,所以当女儿说自己被“警察”救了的时候,她才会觉得救了自己女儿的人肯定不是傅义。
手拧名片,傅忆的母亲靠着楼道墙壁,在外面坐了好一会。
她没有去拿左边口袋里的电话号码,也没有拨打名片上的电话,短暂停留后,便重新站起。
在黑暗中擦了一下眼睛,等她回到出租屋,出现在女儿面前时,又重新变成了那位坚强乐观的母亲。
“妈,你给爸爸打电话了吗?是他吧!就是他救了我吧!”傅忆满眼期待的看着自己母亲。
“你认错人了,那位警察叔叔只是长得和你父亲很像而已。”
听到母亲的回话,傅忆有些失落,眼中兴奋慢慢消失不见,她本来还以为自己的家庭也会变得完整。
“吃饭吧,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母亲将饭菜端到女儿身前,在喂女儿吃饭的时候,看到女儿的头发被人扎了起来,对方似乎很少给小女孩扎头发,手法笨拙。
“你的头发是那位救你的叔叔,给你扎的吗?”
“恩。”傅忆明显有些消沉,声音也变得很低。
女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对方真的是傅忆的父亲那该有多好?
天色渐晚,同一座城市里,不同的故事在上演。
韩非和家人们一起吃完饭后,走出了饭店,他们也没有打车,久违的在一起散步。
妻子本来是接傅天下学的,路上顺便想要过去看看傅生,结果意外发现傅生没有在学校,她瞬间慌了。
因为傅天年纪也比较小,她只好带着傅天到处去联系学校的人,忙碌到现在,大人还能撑住,但小孩已经很累了。
此时的傅天眼皮打架,一直犯困。
“吃饱了就睡,当小孩真好。”韩非将傅天背起,他和妻子、傅生走在一起,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为了家庭的主心骨。
一家人从来没有像这样一起散步过,傅义忙着花天酒地和挣钱,傅生和傅义关系极差,一句话都不说。
妻子知道傅义外面做的那些事情,但她独自一人也无法支撑整个家庭,外人看来她是幸福的全职母亲,实际上她的身心都已经被傅义伤透。
除了懵懂无知的傅天外,这一家人早就散了,仿佛摔碎的镜面,再也映照不出幸福,只能看到满地碎裂的记忆。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韩非竟然把破镜重圆,让一家人走到了一起。
韩非是个孤儿,他从未体验过家的温暖,最开始他是为了不被女朋友们杀死而努力,可在不知不觉间,他也慢慢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就比如说当黑夜降临的时候,家对他来说就像是港湾一样,总能让他睡得很踏实。
昏黄的路灯照着几人的前路,韩非背着已经睡着的傅天走在最前面,他的背影是那么的温暖、可靠。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妻子对你的恨意减少一点,累积减少六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韩非找回了傅生的原因,妻子内心深处对韩非的恨意又减少了一点。
所有女人当中,妻子是唯一一个帮助过韩非的人,她很恨傅义,想要杀死傅义,可是她又想要维持家庭,现在的她,内心无比的矛盾。
那些和傅义有关的女人,她们对傅义的爱其实并不相同。
妻子是对丈夫和家庭的爱,杜姝是对玩具的喜爱,李果儿是对傅义能力和才华的喜爱,女网友则是想要在傅义身上找到缺失的父爱。
爱有各种各样的形状和感觉,每一种对应的“死法”也不完全相同。
回到家里,傅生提着书包重新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韩非也没多说什么,今天他们父子两个的关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将傅天放到卧室床上,韩非和妻子等傅天睡着之后才离开。
洗漱、更换衣服,韩非也忙了一天,他有些累了。
全部弄好后,韩非走出卫生间,他忽然发现妻子正拿着他的衣服坐在沙发上。
神经瞬间绷紧,韩非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衣服上应该没有沾染其他女性的香水味,也没有口红印记之类的东西。
“还不睡吗?”韩非朝着卧室走去,在经过妻子身边的时候,沉默的妻子突然开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有告诉我?”
“没有啊。”
“那为什么你的衣服……”妻子拿着韩非的衣服走了过来:“衬衫胸口和领口的位置有血迹,外衣袖子口也有血迹,你最近也没有让我看过你的体检报告。”
“天干物燥,流鼻血而已。”韩非没有停下脚步:“真有事我会告诉你的,毕竟你是我的家人。”
进入卧室,韩非从柜子里拿出被褥铺到了地上,他没有明显感觉自己体力有很大的衰退,不过在剧烈运动之后,他会感到有些头晕,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盖上被子,韩非很快就睡着了,随着妻子对他的恨意慢慢减弱,他对妻子的防备也慢慢降低。
夜深人静,韩非在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个女人在对自己说着什么,但他朦朦胧胧间,并没有听清楚。
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后,韩非被闹钟吵醒,他发现自己变得嗜睡了。
走出卧室,韩非看到了正在忙碌的妻子,早餐已经摆上了桌子。
“辛苦你了。”韩非回想电视剧里的剧情,年轻贤惠的妻子穿着围裙在做早餐,眼光照在她的身上,这时候他应该过去从背后抱住对方,然后给对方一个早安吻。
气氛很到位,但现实是他真这么做的话,估计会被乱刀砍死。不管是在记忆世界当中,还是在深层世界当中。
“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韩非刚落座,二楼的房门就被打开,傅生提着书包朝外面走去。
“稍等一下,我给你准备了早餐,路上吃。”妻子从厨房跑出,拿出自己做的餐盒。
極品透視狂醫 將夜
看了一眼餐盒,傅生停顿片刻后,将其拿起,然后走出房门。
妖魔哪里走
见傅生愿意带走自己做的餐盒,妻子十分开心,作为继母,她其实很努力的想要获得傅生的认可,弥补过去的一些误会。
“我傅义这个王八蛋,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好的女人。”
韩非很是感慨,他匆忙吃完早餐,提着公文包离开了。
所有女性朋友的恨意都在减少,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但韩非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了。
来到公司,韩非为了完成神龛随机任务,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主动和其他部门沟通,检查每一位下属的工作进度。
“公司没有留给我们太多时间,这个恐怖恋爱游戏一定要尽快做出来!”韩非知道杜姝会针对他,为了不影响游戏进度,他只能争分夺秒。
“你们不是在为公司奋斗,这款游戏几乎是我们独立制作出来的,公司分成有限,你们现在是在为自己努力!你们是在为自己的大房子和未来拼搏!”
“你们也知道,我本人是很抵制加班的,但按照这款游戏现在的热度,肯定会有抄袭者去模仿我们,你们也不想自己的辛苦构思被人窃取吧?”
“只要我们可以抢先收割市场,吃到先行者的红利,那我们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笔钱。”
“想想看,我们现在简直不是在工作,而是在印钞。”
韩非拿出了运营宣传部门给的数据,他们制作的这个游戏已经在十八禁领域掀起了一股风潮,这个游戏剧情光是想想就感觉无比的刺激,很多玩家也都开始在论坛和贴吧上自发进行宣传和推广。
音乐、剧情、构思、人物设计全都是最顶级的,韩非现在甚至都产生了回归现实后,把这个游戏真做出来的想法,应该能小挣一笔。
“到时候我就拉白显和黄赢入股。”
作为小组的决策者,韩非在制定完计划后,反而成了最悠闲的那个人。
他对具体的游戏制作细节并不太懂,也不敢随便插手,他打心里觉得自己在深层世界里只是个午夜屠夫而已。
“我出去帮你们拉些投资回来,最近几天大家千万别松懈。”
鼓励完员工后,韩非又找到了赵茜,以完善游戏音乐为理由,离开了公司。
韩非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撑多久,有些事情必须要尽快去做了。
来到金茂饭店二楼,韩非拨打了吴山的电话,他想要见蔷薇一面。
大概半小时后,一个留着长发的俊美男人,领着四个人进入包厢,他们全部都是玩家。
“韩非,又见面了。”吴山笑着和韩非打招呼,其余几人则绷着脸,对韩非并没有多热情。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蔷薇坐下后,其他几人才敢落座,可以看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蔷薇。
“可能你们也感觉到了,最近这座城市晚上越来越乱了。”韩非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世界异化进程和傅生的状态有关,他是最接近世界真相的人。
“怎么?你感受到了压力,决定加入我们了吗?”蔷薇左手边一名女玩家对韩非十分不屑,她是蔷薇的助手,之前收到过大鱼的信息,知道韩非拥有七个老婆,是靠吃软饭在这个世界苟活的。任何一个正常的女性,都不会给这样的男人好脸色。
“压力确实越来越大了,不过我还是不准备加入你们。”韩非把玩着茶杯:“我兄弟加入你们没过两个小时,就直接失踪了,你们该不会想把这笔账给赖掉吧?”
“你兄弟失踪了,我们的人也没有找到。”那名女玩家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蔷薇制止。
他盯着韩非看了很久,问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那天在道具间外面的人是你吧?后来也是你救了那个娱乐记者?”
“没错。”韩非知道蔷薇问的是什么:“我还听到了你和夏依澜之间的对话,知道你在调查永生制药的整形医院。”
蔷薇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好像是动了杀意。
“别紧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韩非放下了茶杯,颇有深意的说道:“其实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从小就背负有一个编号。”
当韩非说完这句话后,蔷薇突然起身,他朝着身边的几名玩家说道:“你们几个先出去。”
那些玩家都把蔷薇当成了主心骨,也没问为什么,直接离开了包厢。
关上房门,蔷薇再次回到餐桌旁边时,脸上的表情变得阴冷可怕:“有些东西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这是我听过最可爱的威胁。”韩非拿起筷子,随手一甩,三十点体力骤然爆发,那根木筷擦着蔷薇的头发直接穿透了门板。
如果韩非稍偏一些,或者韩非瞄准的是他的眼珠,那他现在很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忘了告诉你,我主加的属性是脑力。”
韩非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低头继续喝茶。
看着桌面上掉落的几根断发,蔷薇瞳孔缩小,他没想到韩非说动手就动手,刚才他真的感觉自己和死神擦肩而过。
“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是想要救你,那家整形医院背后站着永生制药,你以为凭你和那个必然真理网站就能对抗它吗?萤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晖?”韩非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那种眼底的不屑和蔑视,令蔷薇感觉很不舒服。
“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蔷薇盯着韩非:“如果你不想加入我们的话,那就算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不是我要加入你们,而是我可以给你一个加入我们的机会。”
“我们?你身边还有其他像你一样的玩家?”蔷薇很讨厌韩非表现出的那种自信,对方似乎掌握着他一直想要查清楚的真相。
“你现在没有知道的资格,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在游戏里我可以带领你们离开任何一张隐藏地图,现实中我可以让整个新沪的警方配合我行动。”韩非面带微笑,一看就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不管是永生制药,还是深空科技,它们的总公司都在新沪。”
没有再多说什么,韩非起身走向包厢门:“想要知道真相,那就先去证明自己的价值。整形医院的突破口在一个叫做杜姝的女人身上,这座城市里凡是赚钱的生意,背后都有她们家族的身影。”
“你是想要我和其他玩家帮你找到她?”蔷薇显然也没猜到韩非的真实想法。
星野、閉上眼。
“找到只是第一步,斩断她和医院的联系才是最重要的。”韩非打开了包厢门:“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我等你的答复。”
等韩非走后,蔷薇细细回想韩非的话语:“斩断她和医院之间的联系?韩非是想要让我们把她绑到其他地方去?”
看着文质彬彬的男人,一开口就要绑走城市里最有权势的女人,这让蔷薇有些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