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會說話的肘子

火熱都市言情 夜的命名術 線上看-542、影子!分享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5号城市,山城。
半山腰上的银杏庄园,在凌晨4点时依然灯火通明。
这里就像是一座永远不会停歇的乐园,每到夜晚,那些在家族中前途无望的财团子弟,就会开着自己的跑车去炸醒整个城市。
而银杏庄园的山上的小屋,则安安静静的。
像是两个不曾融合的世界。
庆氏家主独居的小屋里,老人依旧盘坐在黑暗里,低垂着头颅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身后的庆氏影子则静静等待。
寸芒 我吃西紅柿
不知过去了多久,影子说道:“您成功了。。”
“嗯,”老人随口应下。
影子平静说道:“庆尘离开A02基地的时候,带走了所有庆氏情报人员,这证明他心里已经有了庆氏。既然如此,您应该反过来戏谑一下我的软弱才对,这次怎么不说话了。”
老人轻声说道:“赢了你,只能证明我没教好你,没什么可高兴的,你赢了我,那才值得高兴。”
影子沉默了一下,这位老人的思维方式向来独特,与常人迥异。
就像当初老人会觉得,只是让庆尘接回庆牧,根本不足以让庆尘拥有足够高的威望,只有让庆尘成为第二个庆牧,才行。
夺舍成军嫂 小说
甚至,那场营救途中,其实庆尘早就可以被救下了,但偏偏被这位老人给硬生生“送”去了A02基地。
例如那位曾找到过庆尘、正满世界追杀神代云合玩的神秘高手,一定是这位老人的人。
例如庆尘在剧组里的消息,也是老人用密谍放出去的。
甚至,神代财团曾经派来抓捕庆尘的人,并不是神代云合,而是另一位叫做神代云苍的高手。
结果老人派了人将神代云苍拖住,导致神代财团只能派神代云合过来。
只因为老人觉得,神代云苍虽然更强,但神代云合手段更多,带走庆尘的成功率更高。
这也是影子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老人要所有庆氏情报人员记住庆尘这个名字,还要A02基地里929名庆氏情报人员回来,发自内心的为庆尘歌功颂德,这就是老人要的结果,现在成功了。
有惊无险。
不对,影子在想,这件事情对于面前的庆氏家主而言,是否一切都在计算之中,无惊无险?
影子忽然问道:“我刚刚查看卫星地图的时候在想一个问题,六年前,您让我亲自去北方雪原追杀一个叛徒,当时我以为他身上有家族的秘密,所以一定要我亲自去杀。但后来我发现并不是,他的的确确就是个小喽啰而已。我一直想不通,这种人也需要我跨域数千里去杀他吗?”
“但刚刚我看地图发现,当年我追杀他的位置,刚好就是现在野战师前进的路线。您也知道,我手里的暗影之门只能开在我去过的地方,所以,您是早就想好了这一切,提前给我准备好把门开在那里的前提条件?可那时候穿越都还没开始,”影子说道。
老人轻描淡写道:“你也不用把我想的那么神奇,去吧,去带庆尘回家,带他回来接受拥护与掌声,那是他应得的。也让神代知道,他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影子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直接打开暗影之门走了进去。
只不过,影子并没有直接去北方雪原,而是来到一处高山之上。
夜色里。
他站在悬崖边缘,几乎再走一步就会坠落下去。
影子一身黑衣,默默的看着山下,那里种着一片茶园,境山茶。
茶园旁边,还有人圈起来了一块小小的篱笆,里面种着一片向日葵。
奇怪的是,也不知道是这土壤里种过太多超凡者后,变得神奇了,还是其他的原因,这冬日里本应枯萎的向日葵,却依旧灿烂着。
就在向日葵园的中间,还有一块秀气的墓碑。
影子轻声说道:“现在还不行,再等等我……”
说着,影子忽然高声道:“庆野!”
他背后有人说道:“在。”
“庆驱!”
又有人应和:“在。”
影子笑吟吟的转身看着面前的三百三十位黑衣人,整整齐齐肃杀的站着,一言不发,就像是三百三十座雕塑。
任由着大雪落在他们头上,一动不动。
三十位他手下的觉醒者、修行者。
三百位他秘密培养的基因战士。
这就是当初负责救下李叔同被囚禁的朋友的秘密部队。
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六个小时,也知道影子要杀人了。
影子笑着说道:“这一次不用给脸上涂抹迷彩了……对了,有什么疑问吗?有的话一口气问出来。”
庆野:“庆尘有没有被夺舍。”
“没有,他天生无法被夺舍。或者说,庆缜先祖独特血脉的庆氏人,都不会被夺舍。”
庆驱:“他在A02基地有没有屈服过。”
“没有,他没有屈服过,一分一秒都没有屈服过,现在已经凭一己之力从A02基地杀出来了。A02基地合计2383名士兵,连带指挥官神代云直,已经全部被杀了。”
秘密部队所有人的瞳孔都骤然收缩了一下,因为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还有问题吗?”影子笑道。
“没有了。”
这些人从头到尾都没问过要杀谁、怎么杀、杀多少,这都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
他们只关心,值不值得。
现在确定了,值得。
只要值得,那便是从黑夜杀到白天,从一个世界尽头,杀到另一个世界尽头,也没关系。
影子笑道:“说一下作战计划吧,很简单,两支神代野战师正在前去围剿庆尘,一支呢由李叔同、火塘大长老、李云镜解决,另一支由我们解决……两位半神,四位A级,这个阵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要去拯救世界呢。”
影子收敛了笑容:“诸位,今晚玩的尽兴。”
说着,他身边突然撑开了那扇暗影之门,并率先走了进去。
下一刻,影子站在神代野战师军营中间,他笑着说道:“哇哦,中奖了。”
此时,所有神代士兵诧异的看着这一幕,一个黑衣人就这么凭空从黑暗的门里走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站在营地中间,像是世界之主。
“警……”一名神代士兵刚准备怒吼。
却在这一刹那,影子周遭的时间开始变的粘稠如水。
天上正纷乱的大雪,忽然慢了下来,雪花停在空中,停在这个黑夜里,停在军营的探照灯白色光束里,停在影子身边。
神代士兵张开的嘴巴无法合上,身形也定格在摸枪的动作。
指挥营帐中,刚刚接到隔壁友军被袭营的消息,正愤怒的质问着为何没能组织起有效抵抗。
这质问的表情也停下来了。
这世界为影子停下了,只有他自己没有停。
影子慢慢穿过飘雪组成的幕布,走向野战师的指挥营帐。
他打开营帐的门,走进去站在那位师长面前端详了几秒,然后用指尖划断了对方的颈动脉。
他又从桌子上拿起神代财团的文件看了一会儿,确定有营养的信息都已经被记住后,又去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
在这一切过程里,所有人动作都缓慢到几乎无法察觉。
影子喝了口热水后,再次走出营帐,他将暗影之门重新开在黑夜里。
这时,时间的流速骤然恢复正常,庆野、庆驱等人带队从暗影之门里鱼贯而出。
影子平静说道:“都杀了。”
三百三十人的秘密部队,每十名B级基因战士由一位觉醒者或超凡者带领,其中还有庆野、庆驱这两位A级高手。
三十支世间最精锐的作战小组,在黑夜里拉开了厮杀的大幕。
却见庆野所过之处,所有神代士兵的枪械都被吸附过来,汇聚在他身周。
一支一支黑色的自动步枪,漂浮在他身边,仿佛插满了铁剑的铁王座。
它们喷吐着密集的枪火,宛如金属风暴般用火力覆盖着一切。
枪火所过之处,军营里的帐篷都被打成了筛子。
他身后的十名基因战士如鬼魅般,在这支野战师里如入无人之境,从东杀到西,从南杀到北。
大时代1977
名门嫡秀 篱悠
十多名神代财团的基因战士汇合到一起,试图用他们强大的体魄来阻拦住这十名影子战士。
可他们在远处开枪时,却发现这些影子战士哪怕中枪了,也会奋不顾身的继续杀敌,悍不畏死。
还没等神代的基因战士反应过来,这些影子战士便已经联手冲至他们面前,仅仅交手的一瞬间,这条神代防线便被撕裂了。
神代的基因战士有些愕然,这些黑衣人竟然全都是B级基因战士?!
这整座军营里,那些快如鬼魅的黑衣人,都是B级基因战士?
这要消耗多少财力、物力?这要筛选多少军中精锐,才能培养出这样一支秘密部队?
可问题是,如此凶悍的秘密部队,为什么会用来对付他们这一支刚刚整编的后方部队?
影子没有再动手,他只是在营地之中缓缓踱步,仿佛这世界突然响起一首名叫一步之遥的探戈舞曲。
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没有人想到会有三百三十名高手突然从军营里出现,也没有人想到竟然会用这么一支精锐中的精锐,来对付他们这么一支处于后方的野战师。
这么一支精锐,就算派去22号城市对家主斩首都够格了啊!
谁会闲着没事把这样一支精锐,用来打一支普通部队?!
……
……
军阀老公请入局
天亮了。
军营之中安静下来,只剩下323名影子战士站在原地,缓慢的喘息着。
阵亡七人。
影子突然思索起来:“两边袭营都成功了,可都还没见到神代那位老乌龟,他去了哪里?”
影子看向北方说道:“拿两支野战师当幌子,所图甚大啊。李叔同,希望你能想到这一点,剩下的交给你了。”

优美都市异能 夜的命名術-530、分贓現場展示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哈哈哈,真是好久不见啊,我刚刚就是想去山洞里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大长老提着黑刀,拉着秦以以走回来,他始终没有坐下,全身上下的气机都紧绷着,随时准备战斗。
就像是一头遇见了猛虎的狼。
山洞外的来客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坐在篝火旁边,双手贴近火光取暖。
这位中年人双手修长,骨节如刀斧削刻似的棱角分明,不知为何,让人看到这双手便感觉到英武之气。
剩余两名来客没有坐下,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了他身后。
山洞内气氛诡异,有人看见他便眼睛一亮,有人激动莫名,还有人神色崇拜。
“见到老朋友了,怎么第一反应就是跑呢?”中年人笑道:“老蛮头儿,这可不是你火塘的热情待客之道啊。。”
尋寶全世界 行走的驢
大长老犹犹豫豫的拉着秦以以坐下:“我们火塘的热情是对待朋友的,李叔同,你可不是我们火塘的朋友,我火塘与你势不两立。”
“李叔同”这三个字,不论在联邦任何地方念出来,都仿佛一道惊雷,能勾起无数人闲聊的兴趣。
这位传奇人物少年时便是18号城市的焦点。
那些年,李叔同是李氏家主李修睿最疼爱的小儿子,不少人都说,李氏这一代的家主之位可能不会给老大,会给李叔同。
人们对财团的印象,都是严肃的、刻薄的、凉薄的。
然而偏偏就在这深宅大院里,出了一位喜欢仗剑高歌的游侠儿,他没有接手李氏的任何权力,而是走出了联邦。
他曾孤身一人走入001号禁忌之地生活了三十天,最终还活着走了出来。
他曾为一个被贩卖器官组织害死的小女孩,孤身一人追杀这个组织上千里,7天时间杀了617人。
当然,这也只是李叔同人生的冰山一角。
有一阵子,随便跟李叔同沾点边的消息,都能上希望传媒娱乐版的头版头条,明明不是明星,活的却和明星一样。
那段时间,18号城市的上流社会里,如果有哪个宴会能请到李叔同,那就会有无数人挤破头了想往里面钻。
然而这一切,对于李叔同的名声来说,都压不过“半神”这两个字。
整个联邦半神其实就那么几位,不论何时提起,都会是所有话题里最璀璨的字眼。
一般情况下,半神之间是不会相遇、也不会出手的,毕竟这种级别的战斗,牵扯利益太广。
仙界艳旅 小说
大多数半神都是财团家族用资源堆出来的,唯少数例外,这也是骑士这样的组织声名显赫的原因:他们不需要财团。
所以,被家族资源堆出来的半神,人生自然不再属于自己,他们是财团内部最核心的战略武器,用以震慑八方。
半神从不轻易出手,这是联邦里的潜规则。
但李叔同年轻时,偏偏就找上门去挑战了陈氏那位隐居在7号城市外的半神陈传之。
两人去了无人烟的明洲岛,打了一场上百年来都没发生过的半神之战。
也没人真的见到过两位半神战斗的场景。
只有人传说陈氏那位最喜欢喝酒,而那场半神之战过后,陈传之便戒酒了。
还有人传说半神之战过后,陈传之承诺李叔同,终生不再踏足中原。
不论外界如何传说,陈氏都不曾出来解释过。
胡氏情报机构、密谍司、执刀人、红雀、八岐、孤岛等各大情报机构,也都没对这一战有过记载。
只是,陈传之真的再也没喝过一滴酒,也没进过一次中原。
重生之破爛王 小說
此时此刻,就是这么一位传奇人物出现在荒野,连四月这样身处禁忌裁判所的小女孩,都带着一副崇拜的目光。
唯独大长老面露苦涩:“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李叔同笑道:“老蛮头儿,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这副语气。当年你我在大雪山圣地,可是相处过好一阵子呢,你忘记我们如何把酒言欢了吗?”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起来大长老就更气了。
那年他在火塘里好好的吃着饭,结果还是A级的李叔同一个人打进了火塘,硬押着他当了雪山向导。
而且,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是有什么大病,竟非要爬火塘的圣山!
最后大长老也没办法,只能引着李叔同去爬山,他本以为就是一两天的事情,结果这位李叔同在山腰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待到适应了高原气候才继续登顶。
登顶那一刻,大长老忽然觉得李叔同气势弱了,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他想对李叔同动手,却被李叔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给震慑住了。
然后李叔同便用一块雪板冲下了山崖北坡,再也不见踪影。
那会儿大长老总觉得有古怪,那一天可能就是李叔同最弱的时候,如果那时候动手,仇可就报了!
但大长老被李叔同敲打了一个多月,即便猜到对方削弱,他也不敢动手,也不敢问……
只能任由对方从圣山之巅一跃而下,扬长而去……
后来大长老每次想起这个事情,就觉得自己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从那以后,怕是再也报不了仇了。
那一跃之后,世间便少了个A级高手,多了一位半神。
如今大长老回想起来,他和李叔同哪里是把酒言欢啊,明明是他像苦力一样给李叔同背着粮食、背着酒,李叔同喝酒的时候自己还得在旁边赔笑倒酒!
你管这特么的叫把酒言欢?!
你们骑士损不损呐?!
想到这里,大长老便气不打一处来:“晦气晦气晦气晦气晦气!我就说别来吧,非要来非要来!”
李叔同安慰道:“放心,这次咱们和平相处,我这几年修心养性,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句话,差点就把“这次不会再揍你”直接说出来了。
这时,一旁的秦以以忽然笑吟吟的喊道:“大叔,好久不见。”
大长老一脸警惕的拉住秦以以:“你离他远点啊,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这世上最坏的那几个人里,你说有一个李叔同,绝对不算冤枉他!”
然而秦以以却丝毫不在意:“大叔,我是以以呀,这次专程来救庆尘的。”
李叔同笑着打量这位曾给他分苹果的小姑娘:“之前我听说你独自一人去了火塘,却没想到你真的得到了传承,而且还成为了火塘难得一见的神女,这实力境界的提升速度,差点就比庆尘还快了,火塘把你照顾的很好。”
说着,李叔同转头对大长老说道:“谢谢。”
大长老顿时就急了:“几个意思?你跟我说谢谢是几个意思?这是我火塘的神女,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搞得好像我们是替你培养她一样,你别想把人拐跑啊,没门!”
李叔同笑而不语。
大长老顿时就糟心了!
李叔同回头说道:“叶晚,小笑,你们也都来坐着吧,都是朋友。”
就在此时,角落里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七叔……不对,师爷。我是李恪,我父亲是李云寿,师父是庆尘。”
李叔同缓缓转过目光……
他离开李氏太久了,以至于这些年轻晚辈的模样,他根本不认得。
但他知道李恪说的是实话,因为李云镜也在。
李云镜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七哥。”
此时的他,已是李氏祠堂里在册的一员,排行在李叔同后面,所以应该叫七哥。
李叔同平静的点点头:“这些年辛苦你了。前些日子与神代一战,听说你占尽上风,恭喜。”
李云镜缓缓坐下,他本就是个沉闷的性子,不喜欢说话。
与李恪不同的是,李云镜年纪大,算是亲身经历了那个属于李叔同的时代,所以他更清楚这位七哥是位怎样璀璨的人物。
李叔同朝李恪看去,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确实有几分大哥李云寿的模样。
只是他又皱起眉头来,庆尘成了李恪的师父,跟自己大哥李云寿成了平辈。
现在自己的侄子要管自己叫师爷,这都什么跟什么!?
全乱了!
庆尘到底在干嘛!
不过既然已经成为骑士,那便是脱离了家族的,得按骑士的辈分来。
所以,这位李恪,就是自己的徒孙了。
“徒孙啊……”李叔同喃喃道。
他一生膝下无儿无女,待庆尘如亲生儿子一样,感情里也把自己视作了父亲一样的角色。
如今看到庆尘的徒弟,就像是中老年人突然抱上了孙子……
李叔同突然回头对叶晚说道:“叶晚,把咱们路上……找到的三个禁忌物拿出来,给小恪挑一挑,看他喜欢哪一个。”
“啊?”李恪惊呆了,师爷这也太客气了吧,这怎么一见面就送禁忌物?
禁忌物是什么?那可是所有超凡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啊,没见李东泽身上就一个能看天气预报的禁忌物,还天天拿出来,有事没事就要看一眼?
此时此刻,李叔同内心忽然有些感慨。
自己之前就最烦002号禁忌之地里的那群老爷子,天天搞隔代亲,天天催自己不要浪了赶紧去收徒弟。
有禁忌物都直接送庆尘,不送自己。
而现在,自己也活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但话又说回来,隔代亲是真的香啊,他现在怎么看李恪都觉得喜欢!
一旁大长老小声嘀咕道:“说什么‘找到的’,分明就是抢到的!看吧,这就是骑士的大型分赃现场,我就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对了,我家以以有没有禁忌物可以挑啊?”
秦以以嗔怒的看向大长老:“您干嘛呢?”
大长老说道:“有便宜为什么不占,你就当是给大长老报仇了!快,找他要!”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夜的命名術笔趣-529、火塘的神奇之處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18号城市,联邦双子星。
胡小牛与张天真两人坐在一间酒吧里,舞池里,酒吧用全息投影照射出了几个艳丽的舞女,跳着露骨的舞蹈。
胡小牛撑着下巴看去,平静说道:“真的会有人看这种东西吗,为什么不去看真的呢?”
张天真闭目调息,如今他也是无时无刻都在修行。
直到听到胡小牛这句话,才睁开眼回答道:“这家小酒吧本来做的就不是这种生意,他们无非是用这种勾当来掩盖一些真实意图,所以用假的成本低一些。”
这时,一名穿着皮绒大衣的胖男人谄笑走来:“两位恒社的老板,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种小地方?”
这胖男人的下半身都换成了机械肢体,一般情况下,要么是战场上受伤的士兵,要么是街头被砍成重伤的社团成员,不然没人会如此大面积的换机械肢体。
可话音刚落,却见张天真突然出手,抓住这酒吧老板的肥厚手掌按在桌上,这速度之快,甚至让人来不及眨眼。
还没等这位老板反应过来,张天真已经用筷子刺穿了他的手掌,牢牢的钉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足足等了两秒,老板才突然哀嚎起来。
张天真慢条斯理的说道:“恒社地盘里,只准卖一次性多巴胺芯片,不准卖化学毒品,听说过这个规矩吗?”
肥胖的老板哀嚎道:“可是很多人买不起接驳脑机的设备啊,他们用不了多巴胺芯片!”
张天真愣了一下:“要换平时,我可能会和你好好讲讲道理,但是今天不行。”
说话间,张天真又取来五根筷子,一一钉进对方的手掌。
这位酒吧老板的另一只手向腰间摸去,却发现自己枪套里的枪械,已经出现在了胡小牛手中。
胡小牛认真说道:“好好听他说话,不要走神。”
张天真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一行,背后都很硬,而且都是亡命之徒。但在18号城市里,不管是谁来了,都得老老实实按恒社的规矩做地下生意……咦,你的眼神如此生动,竟让我看出了一股不服输的精神。没关系,你就跪在这里看着,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就在此时,酒吧的前门忽然冲进来了十多名黑衣人,后门也一样。
那些人抬起手臂便要开枪扫射胡小牛与张天真,张天真第一时间挡在了胡小牛的面前,将他紧紧护在身后。
可就是这一瞬,所有杀手面色血红,血液被强大的气压挤出毛孔,眼球也从白色渗成了血色。
那些杀手甚至都没有出手的机会便死去了。
画面诡异而又惊悚。
不远处卡座里,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站起身来。
年轻男子摘下帽子,缓缓走到胡小牛身边:“搞定了。”
那跪在地上的酒吧老板惊恐道:“李东泽!”
张天真笑眯眯的说道:“刚才那些人呢,都是神代的,你觉得你后台比神代财团更硬吗?”
穿越之前,庆尘在最后一段时间里,通过“大富翁”提醒所有白昼成员,神代一定会在穿越后的第一时间,对白昼全体进行报复。
事实也正如庆尘所料,神代来了。
只不过与白昼去岛国报复不同,神代的报复就像送人头一样。
“行了,”李东泽说道:“跟他不必废话。”
张天真起身,跟着李东泽朝外面走去:“谢谢李老板。”
李东泽理所应当的点点头:“你确实该谢谢我,如果不是为了应付神代的报复,我现在已经动身去了北方。”
胡小牛听到他提起此事,便突然问道:“庆尘会有危险吗?”
李东泽看了胡小牛一眼:“肯定会有危险,这世界上谁没经历过几次危险?但我已经将消息传递给先生,就算庆尘遇到危险……”
胡小牛与张天真知道,李东泽所说的先生就是李叔同,那位神秘的半神。
如果半神亲自出手,庆尘是不是就能化险为夷了?
李东泽停顿了一下说道:“先生出手,就算庆尘遇到危险,先生也能将他的尸体带回来。”
胡小牛:“???”
张天真:“???”
要不是自知打不过面前这男人,他们一定动手了!
李东泽补充道:“还有神代家主的尸体。”
胡小牛:“……”
张天真:“……”
这时,李东泽从怀里掏出自己的那块怀表:“又要下雪了,得早点回家。”
说完,便带上帽子,走进了18号城市的繁华霓虹中。
……
……
距离A02基地四百公里的山脉里。
十余人身披黑色的亚麻披风,行走于山间。
北方的雪已经下起来了,四月回头眼巴巴的问道:“要不咱们停下来生火做饭吧,现在都已经夜里两点多了。”
说话的时候,她看着火塘大长老和李云镜。
李云镜无声的看向李恪,而火塘大长老则看向秦以以。
李恪和秦以以异口同声道:“不行!”
秦以以似乎觉得语气有些生硬了,便放缓了语气说道:“我们是要去救人的,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也可能就因为我们晚去了几个小时,他就遭遇了意外。”
四月哭丧着脸:“可我真的饿了啊,你们不能这样啊,禁忌裁判所啥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云镜叔叔,大长老,两位说说话,你们就算是要救人,也得有力气是不是?”
这两位明明才是队伍里最厉害的人物,结果却一点当家做主的意思都没有。
乌鸦们出勤,很少遇到这种情况。
一般情况下确定哪里会发生超凡者死亡事件,事发当地的势力都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生怕自己生存的地方变成禁忌之地。
这次不同,车只蹭了一半就不说了,还得大半夜被催着赶路。
李云镜和火塘大长老倒也没逼迫他们,实在是每次休息久了,李恪和秦以以就会守在他们旁边“念经”,两人一个负责前半夜,一个负责后半夜,跟催魂儿似的不消停。
四月只觉得这是最煎熬的一次收容,神经都衰弱了!
漁色人生
她痛心疾首的说道:“咱们已经赶了20个小时的路了啊!”
李恪叹息一声:“就在这里扎营吧,接下来一场大战,云镜叔和大长老确实要休养生息。”
大长老面色一变:“你在说什么鬼话,这里已经是神代财团的腹地,我们一旦出手必然招惹成建制的集团军来追杀,到时候空中要塞一到,那主火力电磁炮往地面上一打,半神都要死!要打你们打,我不打!”
秦以以说道:“那你把黑刀还我。”
大长老面色一顿,他一时间悲从中来,这明明就是自己的刀啊,怎么就突然被神明降下旨意给了这位小祖宗。
神明还讲不讲道理!?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帮忙打一架,绝对不多打。”
秦以以一边拾着柴火,一边笑眯眯的说道:“大长老最好了。”
大长老听到这句夸奖有些不自在,他捋了捋胡子,小声说道:“也没那么好……”
十多人在山洞里拾柴生火,四月坐在篝火旁边用双手托着下巴,出神的望着火上的铁锅,锅里炖着大长老刚刚放进去的神牛肉。
不得不说,火塘的食物确实神奇,这些人常年游走于禁忌之地,不仅有在禁忌之地里避开勇猛野兽的方法,还能猎杀里面的奇珍异兽。
听秦以以说,火塘里所有小孩子在12岁的时候,都会吃一种叫做“穷奇”的野兽肉,这穷奇形似虎,背后长着一对翅膀。
小孩子吃下穷奇肉会发烧十三天,体温甚至会诡异的达到六十多度。
这时,各家大人会将他们放在家中床上,给全家人取暖用,跟暖气似的。
待烧过之后,小孩子的体魄生长便会异于常人。
这就是为什么联邦人总传说火塘人天生神力的原因。
某一刻,四月听着关于火塘的故事,都想跟火塘一起去闯荡各个禁忌之地。
此时,大长老又讲着故事:“你们知道10号禁忌之地吧,那原本是我们的牧场。所谓牧场就是虽然危险,但所有规则都已经被火塘知道啦,也就没那么危险。那里有个龙池,龙池里有龙鱼,吃完九条之后可以强筋健骨。很早以前,火塘每年都会从那里取九条龙鱼,给割角礼上最优秀的神子吃,可好吃了。”
四月吸溜了一下口水:“现在还有吗?”
大长老突然义愤填膺的说道:“原本那里有数百条鱼,结果被一群缺德玩意掳掠了一次,搞得里面的龙鱼差点缓不过劲儿来。这群人太不讲天理了,一点也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道理!而且,他们为了不让火塘再去捕鱼,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个鹿岛家的大高手,杀了埋进去。十多年前,10号禁忌之地里忽然多了一条极其凶悍的规则,这规则杀了好多异乡寻宝人,我们火塘也没法去了……”
四月等人听的全都惊呆了,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唯有李恪面色古怪起来,龙鱼……他刚好吃过八条,先生还答应再帮他找来一条呢。
而李氏半山庄园里,刚巧也有许多别人送来的龙鱼。
所以,那群坑了火塘一波的人,答案似乎也呼之欲出了……
然而就在此时,山洞外传来脚步声,所有人骤然转头看去,赫然见到有三个人的身影正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有人笑着说道:“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编排我们……”
大长老听到这声音悚然一惊:“卧槽!不好!”
说着,他提起黑刀便拉扯着秦以以往山洞深处跑去,结果山洞里竟是一条死路,于是又拐了回来……

精品小說 夜的命名術 起點-516、畫畫的人閲讀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穿越倒计时,第十天。
大阪市役所,最顶楼的会议室内。
四百多平的会议室里放着长长实木桌子,可是,足够容纳数十人的桌子旁边,只坐了六名年轻人,五男一女。
所有人都身穿正装沉默着,唯独末尾座位上的一名年轻人盘膝在椅子上闭目修行,穿着考究的白色日式狩衣,下身配指贯,头戴立乌帽子。
这装束是传统神职人员的统一服装,也是神代家族时代的武士礼服。
这服饰若在里世界神代家族内并没什么,在此处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座位上首的一名高大年轻人安坐着,贲起的肌肉将黑色西装撑的格外紧身。。
他环视周围一圈,缓缓说道:“神代云一确认死亡,距离穿越只剩下10天时间,我们该如何向神代靖丞叔父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会议中早就定好了策略,先让搜索部队试探对方的实力,结果他立功心切自己跑去送了人头,”左手边的一名年轻人说道:“神代云秀,现在是你负责神秘事业部,你去跟神代靖丞叔父解释他儿子有多么愚蠢。”
壮硕的神代云秀皱起眉头:“表世界本就只剩下七名天选之人,现在死了一个,我奉劝各位就算装装样子,也要表现的悲伤一点。”
左手边的那名年轻人耸耸肩膀:“抱歉,我做不到,我很难将那么愚蠢的人当做同伴。”
神代云秀挥挥手:“不提这个了,先来讨论一下,你们认为这次杀人者到底是什么身份。是我们本土时间行者里隐藏的天选之人,还是九州所为?”
在坐的唯一女性平静说道:“不是本土的,高岛一名的身份肯定是假的。”
“为什么?”神代云秀看向那位叫做神代空屿的女性,对方一头黑色笔直的长发,发梢棱角分明的像是刀锋。
神代空屿说道:“斯年华代表了庆氏,季冠亚代表了李氏,他们炸毁神社的时机太过巧合,高山飞驒里的人就是在为他们制造机会。所以,这应该是李氏或者庆氏的天选之人。”
神代云秀:“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白川乡这种偏僻的地方?”
神代空屿:“或许李氏、庆氏很早就发现了那个小女孩的特异之处,就是奔着这个小女孩来的。”
“会不会是庆尘?”
神代空屿闭目沉思一段时间后说道:“我认为这个人是庆尘的可能性,有40%,这里关键之处在于,庆尘在A02基地遭受折辱与重创,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回到表世界后应该第一时间养伤,与各方势力联系,商讨如何营救他。可是现在,这个高岛一名出现的时间,不足以让庆尘养好伤势。一个C级,没养好伤就来搞事情,是愚蠢。”
神代空屿说道:“现在更倾向于是那位Joker,对方在大阪机场短暂出现后便不知所踪,线索是符合的。目前,我怀疑这位Joker就是白昼的老板,熟悉的狙击枪水平,天选之人阶层的实力等级,所有线索都指向他了。自家白昼成员受辱,想要来帮成员出口气也是正常的。从动机和能力来判断,我倾向于这个人就是白昼的老板。”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庆尘不是白昼的老板,也够不上Joker那个实力级别。
神代空屿分析的其实没什么错,如果是曾经的庆尘,一定会躲起来养好伤,偷偷摸摸晋升等级后想办法脱困。
渴望死亡的花朵
但此时的庆尘已经不同了。
经历了救赎的少年,蜕去了最后一丝怯弱与杂质,剩下一身孤勇与真诚。
神代云秀说道:“我们在彼岸的力量被昆仑、九州打压的抬不起头来,正好这位白昼的老板跑来本土,务必将他留在这里。”
左手边坐着的神代云午平静道:“今天开始,我们六个人分为两组,不能分散。他现在被追杀了十多天,一直处在仓皇之中,剩下的十天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三个人面对他一个,就算他长着三头六臂也没有胜算。”
从零开始的机战生活 愚直
壮硕的神代云秀点点头:“嗯,就这么决定了。”
然而就在此时,那位穿着狩衣的神代云罗突然睁开眼睛:“我不参与这次的抓捕。”
神代云秀皱起眉头:“为什么?”
神代云罗平静道:“没有为什么,身为天选之人面对敌人,第一时间先怯懦的想要三人联手,本身就是懦夫的表现。另外,我很钦佩他面对几百人还站出来保护小女孩的胆气,比各位强。”
神代云秀:“你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吗?”
神代云罗起身朝会议室外走去:“你们追踪的方向本身就错了,我猜他不在北海道也不在高山飞驒。”
“嗯?”
“如果我是他,我会回到大阪市杀掉你们这些蠢货,毕竟百分之八十的神秘事业部成员都去追他,大阪市反倒空虚了,”神代云罗站在门口回头看向神代云秀:“你明天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平息录音的舆论对吧,如果我是你,直径2600米范围内所有狙击点都要安排人手。”
说完,神代云罗朝外面走去。
神代云秀问道:“你要去哪?落单了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的目标。”
神代云罗:“不落单怎么钓出他?放心,我会公平的杀死他。另外,你们约束好自己部下,起码不要去玷污一个才九岁的小女孩。令人作呕。”
说话间,那身穿白色狩衣的年轻人走远了。
……
……
大阪心斋桥。
这里或许是大阪最繁华的地方,游人川流不息,表演行为艺术的平民在这里如鱼得水,有人表演魔术,有人穿上蜘蛛侠的衣服与游人合影。
就在这闹市之中,一位少年正坐在桥旁,他面前支着一块画板,手里的铅笔在纸上涂鸦着,发出沙沙声。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会发现少年其实并不懂什么素描技巧,手法也不是专业的,根本不像是学过画画的人。
画上没有光影的表现方式,只有一条条简单且凌厉的线,将游人面部轮廓勾勒出来。
可奇怪的是。
他面前每秒就会过去十多个游人,他却能在这一瞬间记住某个人的长相,哪怕对方早就走远了,少年也能用完全不专业的手法复刻出来,分毫不差。
这时,一对情侣牵手走过,他们看到了支着画板的少年便笑着问道:“你好,给我们俩画一张需要多少钱?”
少年抬头笑道:“一个‘人像’是一万日元,两个人是算你们一万五吧,可以吗?”
情侣相视一眼,价格好像有点贵,不过来都来了,女生开心道:“那你给我们画一张吧。”
“谢谢!”少年笑眯眯的说道:“不像不要钱。”
他拿出刀片轻巧的削了削笔尖,然后看了情侣一眼便低头作画。
情侣二人感觉有些奇怪,画师一般都不是要反复观察临摹对象的模样,确定比例、确定光影、确定轮廓什么的。
可这个少年画师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将他们全都记住了?
男生有些好奇的绕到画板正面,却见少年寥寥数数便勾勒出了两人的轮廓,就这么神奇的几笔男孩就很确定了,画的确实是他和他的女友。
这简直是像素级的素描啊。
然而就在此时,七八名身穿黑西装的年轻人快速走过,他们胸前佩戴着金色的胸针,那是神秘事业部的标志。
这些人经过时,路人纷纷避让。
少年忽然停下画笔,对女生、男生说道:“抱歉,稍等我一下,27秒。”
说着,他拿着手里的铅笔从后面跟上了神秘事业部。
男生、女生就这么惊疑不定的看着。
下一刻,少年一步前跃,手中铅笔尖径直扎穿了一名神秘事业部成员的脖颈大动脉。
却见少年没有停留,身影交错间,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将神秘事业部成员全部杀死,全都躺在了血泊之中。
杀人速度之快,甚至让心斋桥上的游人都没反应过来。
待到他缓缓走回画板前坐下,周围的游人才尖叫起来。
少年用餐巾纸擦了擦笔尖,抬头对情侣咧嘴笑道:“抱歉,马上就画好了。”
情侣注意到,少年杀了八人,那支被他当做凶器的铅笔尖,竟是仍旧完好无损。
两个人颤抖起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少年画画、起身杀人、回来画画,行云流水。
但他们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少年所说的27秒,那个有零有整、极度自信的时间。
情侣并未看表计时,但某一刻他们看着少年觉得,从少年起身到回来,一定就是27秒,不多不少。
游人们在他们背后尖叫着逃窜,他们俩却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少年叹息一声:“不好意思,可能吓到你们了,这张画白送,画板也给你们啦。”
说着,他起身将画板递了出去,白纸上赫然已经画好了情侣的模样,与本人几乎一模一样。
情侣看着画板默然无语,他们想不到对方杀人之后,为何还能如此淡定的回来画画,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可以如此淡定啊?
等等,他们忽然觉得少年有点眼熟……那不是被神秘事业部通缉的高岛一名吗?!
情侣骤然抬头,却发现少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来过,这里的一切也与他无关一般。
与此同时,那个消失了一天的黑客再次出现,这一次她放出来的并不是新录音,而是所有账号都不停的刷着一句话:“我回来了,肮脏的神秘事业部准备好承受代价了吗。”
这句话不断传播着,连带着心斋桥上的杀人案也被人拍了视频传播起来。
视频从杀人结束才开始,视频里,少年回到画板前继续画画的样子,格外认真。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