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議結婚後熱搜爆了
小說推薦協議結婚後熱搜爆了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冬至夜
吃完饺子汤圆,苏家人并未在大院久留,陆时渊开车送他们回酒店。
苏永诚靠在椅背上,回想今日发生的种种,“意意这边,我是彻底放心啦。”
“叔叔,我会照顾好意意的。”
“你办事,我一点也不担心,我和你阿姨准备明天回康城。”
“明天就走?”陆时渊握着方向盘,看了眼坐在副驾的苏永诚,“我和意意婚期快到了,你们不如待到婚礼结束再走吧。”
“不行,公司那边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回头你和意意还得回康城办一次婚礼,我也要回去准备准备。”
若非崔家惹出这些祸端,苏永诚前段时间就该走了。
就是担心事情处理不好,这才久留至今。
“那姐姐也跟你们一起回去?”
这里说的,自然是苏琳。
柳如岚说道:“她留在燕京。”
“那我帮她找处房子住吧,一个人,也不便总住酒店。”
“你安排吧。”
苏永诚如今对陆时渊特别信任。
“叔叔阿姨,你们明天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们?”
“你好好上班,没必要折腾,我们叫个车,直接去机场就行,”苏永诚笑着,“你若是想送我啊,以后机会多的是。”
苏永诚还看向后排的苏琳。
“你以后找对象啊,就按照时渊这标准来?”
苏琳头疼:“您不是说,不干涉我谈恋爱,找对象?”
苏永诚被一噎:“我只是提提意见。”
——
待送苏家人回酒店后,陆时渊独自驱车回家。
经停红灯时,还特意上网,翻了下热搜与评论。
【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词条,仍挂在榜一位置。
而紧接其后的词条,则是【秦纵】、【双向奔赴的爱情有多美好】。
自从他们关系彻底曝光,整个京圈都炸开了锅,舆论更是沸燃。
不少网友留言:
【财阀恶女,怎么配得上芝兰玉树的陆医生?】
【陆医生,他是不是被PUA了?】
【该不会是恶女爬床,怀了孩子上位吧?所以陆家不得不接纳她?】
关于此类讨论特别多,随着两人被扒,更多的信息曝光出来,这里面就有陆时渊曾就职于军总,参加过海城特大台风灾害的救援工作。
有当时志愿者予以证明,他们更是发了张照片出来。
照片中,苏羡意正帮志愿者进行物质登记。
直至累得睡着!
而在众多网友抨击她为恶女的时候,一条数日前的评论被挖了出来。
【我是数月前铭和医闹事件,死者的妻子,我当时被网友攻击,心灰意冷,是苏羡意及时出现救了我,她是一个好姑娘。】
这则评论在当时,并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什么医闹、死者,不少人都觉得这是掺了假的。
如今有记者采访到了医闹事件主刀的黄姓医生,得到了证实,天台跳楼,救人的,的确是苏羡意。
还有海城大学校友力证。
甚至发出了苏羡意毕业照,这里面居然有陆时渊的身影。
某人模样太优越,出现时,自然有人偷偷拍了下来。
这些东西,以前都有,只是那时苏羡意的恶闻满天飞,没人信罢了。
随之被扒的,还有陆时渊的无人机求婚。
只能说网友太强大!
【什么怀孕上位,这两人分明是互相喜欢啊。】
【无人机求婚?陆医生也太浪漫了。】
【苏羡意如果是恶女,怎么可能在医院天台救人,海城台风那年,也不会给志愿者帮忙,她还什么都不说,明明是个很善良的小姑娘。】
【这对真的越磕越甜,双向奔赴的爱情真的太美好。】
……
关于这类帖子瞬间被顶了上去。
大家对崔家人的所作所为更是深恶痛绝。
晚十点,燕京警方发布的一条,关于崔某业涉嫌网络造谣,侵犯他人隐私,通过信息网络公然侮辱他人,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已被警方拘留的消息再度上了热搜。
许阳州在群里嚷嚷着:
【简直大快人心,这种人渣,就该跟他儿子一起,去牢里待着。】
【对了,有一个匿名的,说他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看到二哥去领证了?】
【现在网络的消息,半真半假,我都分不清了。】
陆时渊:【这个爆料,是真的。】
所有人:“……”
谢驭此时正和陆识微在一起。
当他看到消息时,心底的猜测得到证实。
他与陆识微打算婚礼前夕去领证的,结果却被陆时渊抢了先。
这小子,
怎么做什么事,都暗戳戳的。
领个证,还偷偷摸摸。
很快,苏羡意晒出了两人的结婚照。
这个群里,第一次出现这种玩意儿,大家似乎都没反应过来。
重生風流廚神 小說
厉成苍:【恭喜。】
苏呈紧随其后:【恭喜姐姐和姐夫。】
周小楼:【哇——恭喜意意和陆医生。】
白楮墨:【恭喜。】
……
众人依次恭喜,陆时渊在群里发了个红包。
许阳州嚷嚷着不够,让他请客。
【我最近应该没空,估计要等元旦假期了。】
小翘臀:【可以啊,到时候大家有空,一起跨年,要不我在燕京附近找个度假村,可以一天来回那种,大家出去玩两天?】
此话,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许阳州最爱攒局,主动承担起了任务,开始统计人数。
当苏琳报名后。
厉成苍在群内开口,说了句:【我也去。】
所有人懵逼了。
说真的,许阳州压根没把他考虑在内。
寻常吃饭聚餐,他都极少参加,更何况是外出游玩。
许阳州在心底感慨:
大佬啊,你该去上班啦。
苏家人即将回康城,大家都懂,只是具体日期不知,苏琳说跨年会留在燕京,周小楼自然就多问了一句:【姐,你不跟叔叔他们回康城?】
【不回。】
【那如果他们走了,你自己还是住酒店?】
肖冬忆一听这话,就明白,自家女友是想把苏琳接回公寓住的。
他与周小楼平时见面卿卿我我的时间就不多,加之天冷,不便去户外,也就爱窝在公寓内,若是苏琳住进去那他多不方便啊。
陆时渊:【我会帮她找地方住。】
肖冬忆:【怎么找啊?要是她一个人住,也不安全。】
地方是有的。
譬如陆识微就有房子,怀孕后,就没住过。
但是刚经历过张弛俊跟踪,崔颢绑架一事,让苏琳独自住,总觉得不太安全。
超級靈氣
“那你说该怎么办?”陆时渊在开车,发了一段语音。
肖冬忆直言:
【我觉得,这事儿挺好解决的,要不就住厉家吧,成苍是警察,他们家很安全,空房间又多,最关键的是……】
【人家给小堂妹辅导功课,分文未取。】
【工资抵房租,也挺好啊。】
【@厉成苍,你觉得怎么样?赶紧出来走两步啊。】
所有人:“……”
许阳州瞠目结舌:
这丫的,是不是今晚吃瓜吃嗨了。
忽然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肖冬忆怕不是疯了!
他们这群处得好的朋友,都鲜少会在厉家留宿。
厉家人都比较严肃。
住在他家,规矩多,也不敢大声嚷嚷,太拘束了。
他们几个大男人都不去,肖冬忆居然还想把一个小姑娘送去虎穴,真是脑子瓦特了!
周小楼:【@厉成苍,你别在意啊,他今晚喝了不少酒,胡说八道的。】
【他是真的喝多了。】
为了证实某人醉酒,周小楼还特意张某人喝酒红脸的照片,发布在群里。
今晚冬至,周小楼去肖家吃饭,除了吃饺子,肖妈妈还弄了一点下酒的花生米和凉菜,肖冬忆与肖爸爸小酌了两杯。
没醉,但酒壮怂人胆。
在群里嚷嚷着,厉成苍作为雇主,应该站出来承担些责任。
许阳州:【苏姐姐去厉家,孤男寡女,不太合适吧?】
肖冬忆:【小堂妹是空气吗?】
这倒也是,厉家还有个小丫头。
苏琳刚洗完澡,正倒爽肤水,准备拍脸。
被他这句话吓到,水都差点洒了。
她深吸一口气,手里若是有把叉,非把这只猹给刺死不可。
做只猹,吃瓜不行吗?还非要跳出来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