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活埋大清朝

精彩言情小說 活埋大清朝 愛下-第413章 吳三桂的“虎假虎威”之計?(求月票、求訂閱)讀書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酒宴之上,热气蒸腾。一只烤得表面脆黄,香气四溢,还冒着热气的青海黄羊,被两个总统府的厨子抬了上来,摆在了一张放了许多佐料和乳白色瓷碗的长桌子上。其中一个厨子负责用小刀小心翼翼地片着烤羊肉。分到一盏盏的瓷碗里,每片羊肉都是油汪汪的,飘着诱人的香气。另一名厨子则负责撒上来自西域和云南的香料之后,更让满座的客人食指大动。
今儿在座的客人,大多是吴周阵营中的文臣武将,外加两个东南来客——大明太子太师黄宗羲和大清江南巡抚洪士铭。这会儿除了黄宗羲和洪士铭,都笑得和花儿一样,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着吴三桂。
吴三桂也得意极了。之前因为朱和墭战死的传言和明清两军在安庆周围战场上的拉锯,让他一度陷入了犹豫……他也是个“老犹豫”了,历史上反清造反的时候才反到长江边上就开始犹豫了!
不过这会儿,他终于已经犹豫好了,准备拿出十万大军给儿子吴应麒、孙子吴世琮去搏一把!
而且这一搏的赢面怎么算都挺大的!
康熙那边不用说了……虽然手里还有十来万八旗新军,但那些都是“双输之兵”。和吴家军打输一次,和朱和墭大战又输一次。都输麻了,输怕了,而且还是疲惫之军,怎么可能打得过吴家的养足了精神和锐气的胜兵?
而朱和墭现在麻烦也不小,那个诸葛丞相一头盯着吴周,一头要留神屯兵清流关的康熙,剩下的可以用来围攻安庆的力量就小了。一个安庆打了几个月还没得手!
朱和墭自己进浙江到是异常顺利,入江南应该也没啥问题。毕竟江浙百姓士绅苦清久矣,有人能来解救他们,他们都是欢迎的。何况来的还是他们挺熟悉的大明。可是康熙对于这样的局面也早有预料,不仅用上了“冯亭献上党入赵”的计谋,而且还在长江沿线布下了紫金山、瓜洲埠和安庆三大据点。
这三个据点还都是朱和墭必须拔掉的——不拔掉安庆据点,长江航道就通不了。江东、江西就没办法融为一体,江西的粮食和景德镇的瓷器都很难往江东发运。所以安庆一定得打下来!
紫金山就不用说了……朱元璋的坟头能不收复?天天让一群鞑子兵在朱元璋头顶上拉屎撒尿,朱和墭还有脸当皇上?
而瓜洲埠这个据点又卡着大运河!不拿掉它,北伐大军的后勤怎么搞?
所以朱和墭必须先打下这三个据点,然后才有能抽到大军大举北伐。
康熙皇帝布下的这三个据点肯定也不是那么好打的,拖延朱和墭几个月总没多难吧?
而且康熙皇帝异想天开搞出的那个“冯亭献地入赵”之计,还把朱和墭唬了一下,以至于朱和墭派黄宗羲来同吴三桂谈判了……这可正中了吴三桂的下怀啊!
吴三桂指着烤羊对黄宗羲笑道:“梨洲先生,这黄羊是青藏那边的特产,膘肥肉紧,香而不膻,乃是羊中上品。这只黄羊乃是五世大喇嘛的使者给老夫送来的。”
黄宗羲笑得云淡风轻,不心里面却有点懵——这个吴三桂为什么要提五世大喇嘛?他和眼下的明、清、周三国争霸有什么关系?
不过和他一起成为吴三桂座上宾的洪士铭却是脸色大变——他虽然一直是个“官场冷板凳”,但他是北京朝廷的冷板凳,还能不知道蒙古人和大喇嘛的事儿?
五世大喇嘛看上去好像和明、清、周三国争霸没关系,但实际上他却可左右一部分蒙古王公的立场。
或者话也可以这样说,表面上是五世大喇嘛遣使给吴三桂送黄羊,实际上则是那群蒙古王公通过大喇嘛在向吴大总统示好!
这事儿在朱和墭、黄宗羲这样从来没在满清权力圈子里混过的人看来没啥大不了,但是在洪士铭这样的满清圈内人看来,就意味着大清的国本正在动摇!
大清素来是以蒙满联姻联盟为国本的!
如果蒙古人被吴大总统拉过去一部分,那大清的国本不就得摇晃了?
而且吴三桂通过五世大喇嘛拉拢蒙古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因为云南和西藏接壤,云南那边一直是有喇嘛传教的,而且在滇藏边界上还有许多土司都是两头上供,吴三桂通过他们联系上大喇嘛是很有可能的。
现在吴三桂又控制了四川,和大喇嘛联络起来就更方便了,甚至可以直接发兵攻打雪域高原……想要大喇嘛帮着他联络卫拉特蒙古和喀尔喀蒙古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吴三桂瞄了一眼洪士铭,接着又对黄宗羲道:“老夫知道三太子、三太孙为了江南的地盘是拼了命的,如果有谁想在这个时候去摘果子,他们就会和谁拼命。
老夫年岁大了,也不想在有生之年混同海内,就想着能把驱除鞑虏的事儿干了……毕竟这鞑虏能打进来,和老夫也是有那么一点关系。”
黄宗羲一听这话,马上就对吴三桂道:“大总统能如此深明大义,实乃天下之福也!”他顿了顿,又道,“不知大总统对江北之地有何想法?”
吴三桂笑了笑道:“老夫如果要尽取江北,岂不是夹在明清之间了?而且江北地盘不小,清虏之兵也没有尽撤,老夫要多取一些地盘,就得多投入些兵力……这可就要分了北伐之兵了!”
康熙设立的江北省对吴三桂而言,其实就是个鸡肋。寿州府、六安州的地盘吃一点尝尝鲜没什么。真要吃到大肉,那就得打下安庆、庐州、扬州、淮安四个府。
而安庆府的大部分地盘和庐州的一部分地盘已经被诸葛三和的兵占了,而扬、淮二府则堵着朱和墭北伐的路。
吴三桂如果发兵去占,就是分了自己的兵力去替康熙守国门……他老人家的战略虽然差,但也没差到这程度。
“大总统,您要北伐了?”黄宗羲听到这消息,眼珠子都要放光了。
“对!”吴三桂笑道,“老夫准备让应麒、世琮提兵十万北进,今秋就要出兵!”
“今秋?现在就是秋天啊!”
吴三桂点了点头,笑道:“今秋出兵,明年春天就能入北京了!哈哈哈……老夫要赢了!”
花手赌圣 小说
他说的“赢”,可不单单是赢康熙,还有赢朱和墭!
先入北京者君天下啊!
吴三桂派十万胜兵北伐,康熙能挡得住?康熙要挡不住,那先入北京的就是吴三桂了!
黄宗羲看着吴三桂一脸得意的样子,总觉得应该说点打击他的话,“大总统,康妖头还有十几万八旗新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啊!”
“有吗?”吴三桂又是一阵大笑,然后扭头对洪士铭道,“日升,你再辛苦一下,替老夫走一趟淮安,去劝劝玄烨……就当一回清顺宗吧!他要跑得快一些,他还能有个十几二十万大军去关外,说不定也能当个关外、塞外的雄主。
要不然吾儿应麒先带十万兵揍他一回,就算他侥幸打赢了,朱三太孙还会再带着十万兵去揍他……他得多禁揍才能扛得住?
这两拨人往死里揍他,揍完以后,他怕是连个顺宗都没有了!”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活埋大清朝-第392章 國運三寶(求月票、求訂閱)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能够在九间殿内的大会议桌旁拥有一把交椅的,全都是大人物,不是原儒大学士,就是广州朝廷的重臣公卿,其中不乏学识渊博之辈。
但是这些人却没有一个能认出颜元捧来的这两样关系到大明三百年国运的好东西。
“监国,您就别卖关子了,咱们才疏学浅,认不出来。”
“监国,这东西看着好像是石头和什么土……这玩意有啥用?”
“难道是宝石?看着不像啊!”
寒門 小說
“监国,您块说说吧,这两样到底是什么?”
朱和墭笑着摇摇头,道:“诸位看仔细了……这不是两样东西,而是三样宝贝!”
“三样宝贝?”
“土、石头,还有什么?”
朱和墭一伸手,拿起装土的瓷碗,然后把瓷碗里的土倒了出了,举起了瓷碗,“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碗,看着不是很圆啊!”
“就是个白瓷碗……颜色倒是挺好看的,难道是什么名瓷?”
朱和墭道:“这叫奶白瓷,是在瓷土中加入了牛骨粉、石英石粉后烧制出来的……这种奶白瓷的硬度、色泽、透光度都极佳。这只碗是黄埔铁厂的工匠随便烧制的,如果由瓷器名匠来烧,一定可以制成上等待的佳品。孤家已经让人去潮州、漳州、泉州请当地的瓷器大匠来看了。如果他们觉得可用,这法子就教给他们了。”
朱和墭拿出来的是一件骨瓷瓷器,历史上出现在18世纪末的欧洲。这种瓷器出现后,迅速受到欧洲各国有钱人的追捧,也帮助欧洲的瓷器产业后来居上,砸掉了中国瓷器大半的饭碗——可别小看这事儿!
瓷器是什么做的?
土做的!
这是拿泥土换银子的好买卖啊!
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里,瓷器就是个顶级产业。
而且中国瓷器早就建立了极其强大的品牌效应,在骨瓷出现前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简直就是躺赚。
而骨瓷出现之后,中国很快就失去了这个“以土换钱”的顶级产业。
同样是在清末,随着日本丝绸业的强势崛起,被中国垄断了两千年之久的另一个顶级产业——丝绸业也完全没落。
而茶叶、白糖、铁器这三个在明朝末年时还能在世界上称王称霸的产业,到了清末也全部沦陷!
而除了铁器之外,当年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绸、白糖可都是非常赚钱,而且具有垄断地位的好买卖。
它们的全部丧失,就使得中国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上半叶完全丧失可以迅速积累工业化资本的产业……没有了躺赚的产业,中国的工业化之路当然走得异常艰难了。
现在轮到朱和墭领着新大明“走资”了,他自然得千方百计保住这几个优势产业。另外还得想尽办法打掉西洋人的优势产业——当然是零元购了!
朱和墭才不相信欧洲人靠剪羊毛能剪出个工业化……
你的頭發
说完了骨瓷,朱和墭又抓起了一块表面布满晶体的石头,说:“这叫鸟粪石,是尚家军的俘虏从东沙荒岛上采回来的宝贝!”
我 在 末世 有 套房
“鸟粪?”养过鸭子的邱辉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肥料吧?鸭子粪就是好肥料啊!”
小阁老
“没错!”朱和墭点点头,“这种鸟粪石多产于海外荒岛,是海上的飞鸟历经千万年排便而形成的……是极其优质的肥料。孤家在黄埔岛上让人开了块稻田,用鸟粪石为肥,产量比不施鸟粪肥的稻田多出一两倍!
有了这种好肥料,以后咱们大明百姓就能少受许多饥荒之苦了!”
大学士朱舜水感兴趣地问:“东沙岛上的鸟粪石多吗?”
“不太多,”朱和墭苦笑道,“可如果甲申之难前朝廷可以开采东沙之粪,兴许可以缓解天下之荒。而且天下之大,四海无疆,如东沙这样的鸟粪岛一定还有许多……舜水先生,您说这开拓海疆之事,是不是关系亿万生民之口?而亿万生民之食,是不是三百年家国天下之基?”
朱舜水点点头道:“之瑜曾经游历东洋、南洋,自是知晓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前明闭关自守,未能以四海之富以养天朝生民,此乃大失策也!
若当年太祖高皇帝知道海外之鸟粪,可以养天朝之庶民,一定不会有闭关不征的祖训。”
吃饭是中国人的政治正确!
如果当年郑和带回来的是可以养人的鸟粪石,那出海就是政治正确了!
朱和墭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其实是尚家军的俘虏出力)搞来那么多鸟粪石,并不是为了在眼下养活多少人……而是为了现在和将来的开拓!
一是用“鸟粪变粮食”将海外利益变成政治正确!
二是为开拓之民提供鸟粪肥料——跑到一片蛮荒之地拓土殖民是很困难的,其中饿死的概率也不小!而鸟粪肥料可以大幅提高粮食单产,自然就提高了开拓的成功率。
“骨瓷可以换银子,鸟粪可以变粮食,”朱和墭说着话,有拿起一块没有磨碎的白石头,“这种石头名叫白云石,各处都有出产,并不罕有。
但它的用处可大了……可以用来制造砖头!”
“造砖头?”工部尚书郭有德一听就来精神,“圣人,尼了是想用这白色的砖头盖房子?”
“不是盖房子,”朱和墭笑道,“是盖炉子……炼铁炼钢的炉子!”
以白云石为材料烧成的砖头是极佳的耐火材料,最高可以承受摄氏两千多度的高温。而且这是一种碱性材料,用它砌成的炉子可以用来脱磷,再加上脱硫的生石灰,就能解决铁矿石高硫高磷的难题——中国的铁矿石大多高硫高磷,再加上煤炼铁所造成的煤炭中的硫溶入铁水,所以去硫去磷一直是个大麻烦。
所以当容易开采且优质的铁矿石被耗尽后,中国铁器的质量就有点堪忧了……而佛山这个冶铁重镇生产出来的铁器,大多都是硫磷超标的。
朱和墭之所以不忙着制造钢枪钢炮,而要折腾白糖铜炸弹,就是因为知道佛山提供不了大量的轻型的燧发枪,也造不出质量上乘的铁炮。
除非先把白云石炉子和白云石坩埚搞出来!
可是广东这边虽然有白云山,但是却没有什么白云石大矿,所以朱和墭只好耐着性子等待。直到郑经拿下福建大部,他才派人去找来一些白云石,全都交给黄埔铁工厂试用。上次救了大波玲“一胸”的铁片,就是用黄埔铁工厂的白云石炉生产的铁料打出来的。
朱和墭道:“有了这种白云石,咱们的佛山铁业又能更上一层楼了…..不过推广白云石耐火砖和坩埚炉还有焦炭炼铁的事儿,孤家来不及主持了。老泰山,九千岁,契爷,郭师爷,这事儿就交给你们了。”
邱辉、庞太监、于老爷子、郭师爷对于佛山铁业而言,那都是得罪不起的“大神”。其中邱辉是两广总督,又是广东地头蛇。庞太监手里有个“中央银行”。于老爷子是吏部尚书兼中书侍郎,也就是副丞相。郭师爷是工部尚书,军工订单是他管的!
誰說沒有反派千金路線?
朱和墭接着又道:“在孤家出兵北伐前,你们就把人给孤家找来,孤家会把这门手艺传给他们……也不需要他们出学费,只要他们派些子弟学徒跟着孤家一起北上就行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活埋大清朝 起點-第367章 康麻子,這次要把你碎屍萬段!(求月票、求訂閱)展示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大明定王监国三年,四月十一,南昌章江门外。
从今儿一大早开始,这处紧挨的赣江码头的城门内外,就再一次被大队的“红巾斩人儒”给控制起来了。里里外外,戒备森严。
巳时刚过,一队车马就从南昌城中浩浩荡荡地开了出来——马车都是清一色的四轮敞篷马车,每一辆马车里面都坐着几个戴着假发的“卷毛夷”。他们瞪大了眼睛,四下打量着戒备森严的章江门外码头。
今天就是他们离开南昌的日子了,他们在这座城市中呆得并不久,而且一点也愉快。
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 小说
大明帝国的那位监国不仅态度傲慢,还有点抠,给予他们的款待根本无法和大清康熙皇帝相比。最夸张的是,因为馆驿提供了不洁的食物和饮用水。使得使团的许多成员在几天前得了可怕的痢疾,其中病得最重的就是法兰西国王路易的使者莱布尼茨!
这个倒霉的中国文化爱好者在今天早上就已经快不行了,根本无法乘船离开南昌,所以只能拜托副使将两份条约文本和大明监国送给法王路易的礼物带回法国去。而他自己则在菲利普神父的帮助下提前做完了临终弥撒,现在正在那间馆驿当中,孤独地等待死神地降临……
章江门外的码头这几个月一直在扩建,现在长长的码头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木船。还有不少光着膀子的工人和士兵,正在明军军官的指挥下,将用一种两轮手推车将大包小包的物资运上这些木船。
在稍远一些的几个码头泊位上,几架人力吊车正在将一门门擦得金光锃亮的铜炮吊上木船!
很显然,南昌这边的明军即将出征去攻打大清康熙皇帝统治的地盘了!
当使团成员们乘坐的马车在章江门外的码头边上停下来的时候,马车上的西洋使臣们心里面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大清皇帝的军队那么强大,而且还在长江的一处狭窄江岸边构筑了一座西洋式的棱堡,那位傲慢的大明监国一定会在大清皇帝的军队和堡垒面前碰得头破血流的!
“监国驾到!”
忽然有人大喊了起来。和西洋使团一起离开的纪大宝连忙高声用拉丁文喊道:“监国殿下来了!快下车迎接吧!”
朱和墭原本并没有说要来码头为使团送行,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了。
使团成员们虽然都不大喜欢这位大明监国,但还是不得不下了马车,在码头上整整齐齐地站好,等候着这位监国殿下出现。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然后就看见红衣黄巾的朱大监国在一群装扮和他差不多的骑士的护卫下,沿着赣江岸堤策马而来了。
很显然,这位大监国一定在章江门外码头的某处视察,得知使团即将上船离开,临时起意,过来说几句话的。
“参见监国殿下!”
一群洋人马马虎虎地行了个鞠躬礼,纪大宝则用中文替他们请安。
朱和墭看着这群态度算不上恭敬的西洋人,也没有下马,而是在马背上开口问:“怎么没有见到莱布尼茨?”
会说中文的查理.高夫回答道:“莱布尼茨使臣已经快不行了,早上的时候已经做了临终弥撒,现在很可能已经回到了天主的怀抱!”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他还那么年轻。”朱和墭一脸惋惜的表情。
但他心里其实很清楚——天主还得等上好些年才能见着莱布尼茨。
因为朱和墭一早就派自己的高徒颜元带着大蒜素去抢救莱布尼茨了。这会儿多半已经救活了,应该正一边喝着大米粥,一边在考虑要不要接受朱和墭的聘用担任随军工程师?
毕竟……西洋使团已经回国了,而布莱尼茨也不可能单独承担返回欧洲的旅费。而且用来医治他的中国神药也非常昂贵!所以他还不如先在中国打工赚钱,等路易十四再派人来中国时,一起跟着回去就是了。
不过朱和墭是不会告诉现在正准备离开的西洋使团,布莱尼茨死不了的……
他今儿特地从装运大炮和火箭炮的码头上过来,是想请他们给康熙皇帝带个口信的。
“你们这次回去,应该还能再见着清妖皇帝康麻子!”朱和墭道,“所以就请你们给带个口信,告诉康麻子,孤家将亲率十万大军讨伐他……他就准备再掉一次脑袋吧!”
“监国殿下,您说……再掉一次?”查理.高夫被朱和墭的话惊了一下。
“对!”朱和墭点点头,“就是再掉一次!上回在三江口镇朕已经斩杀过他一次了……但他却没死透,又活过来了!但是下一次,孤不仅要再砍了他的头,还会把他碎尸万段的!”
“碎尸万段的意思是……”查理.高夫的中文还是没学精啊!
“就是斩成一块一块的!”朱和墭瞪着眼珠子道,“然后拿去喂狗,看他还怎么治!”
查理.高夫听得心里直发毛,心说:“斩了头好像也没法治啊!缝上去还能长在一块儿?这康麻子皇帝还是人吗?”
就在查理.高夫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蹄声再次响起,朱和墭已经飞马而走了。不过他并没返回正在装运火炮的码头,而是沿着南昌城墙一路飞奔到了南昌城东北角,非常偏僻的永和门外。
永和门外的一座接官亭周围,此刻正被一群红衣红巾的明军士兵团团包围着,看见朱和墭过来,围着亭子的士兵才闪开一条通道,让他飞奔进去。
到了亭子前面,朱和墭才翻身下马,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亭子里头,这个时候也正有一场送别正在进行。
正准备从永和门离开的是一群和尚,个个都着了僧衣,一只只秃脑袋上都烫了结疤,看着都跟真的一样。
为首的大和尚,这个时候正盘腿坐在亭子里面和朱天王还有坤兴公主在话别呢!
看到朱和墭来了,这大和尚赶忙捏了个佛礼,笑着道:“阿弥陀佛,贫僧起龙有礼了。”
原来朱和墭是来给杨起龙送行的!
而一身和尚打扮的杨起龙则是为朱天王、坤兴公主这一路去打前站的。
“杨军师,你还真像个出家人啊!”
朱和墭看着一副高僧模样的杨起龙,连连点头道:“这副模样,应该能蒙混过关吧?”
杨起龙笑道:“监国放心吧,贫僧还有些关系!”说着话,他就摸出一块刻着蒙藏满汉四种文字的令牌,双手递给了朱和墭,“这是察哈尔亲王布尔尼给臣的令牌……清妖那边的官员,可不敢不给察哈尔王府面子。”
“布尔尼……”朱和墭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在电视剧里让图海带着一帮包衣奴才给平了的蒙古亲王,没想到这家伙和杨起龙也有关系。
这杨起龙还真是能折腾啊!
想到这里,朱和墭就问:“这布尔尼能和咱们一起反清吗?”
“当然!”杨起龙笑道,“这布尔尼可是察哈尔王,是北元嫡系,他的祖父是林丹汗,他的父亲阿布鼐还在几年前被康熙诱骗入京,削去王爵并且囚禁至今……国仇家恨,他有什么理由不反?到时候三太子屯兵天津,察哈尔汗王反于口外,吴三桂还能稳坐钓鱼台?吴三桂要是挥军北上了,南京还不是监国的囊中之物?”

熱門都市异能 活埋大清朝討論-第339章 康麻子,你太難了!(求月票、求訂閱)分享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皇上,奴才没用,那个黄宗羲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对付他就得用文字狱!”
透視神瞳 重零開始
“皇上,奴才也觉得我大清不能没有文字狱啊!若无文字狱,天底下的读书人得跳出来胡言乱语,而且……而且就连孔夫子当年都说过大逆不道的话!这天下儒生,必须得用文字狱狠狠地整治才行啊!”
位于南京满城内的明故宫,现在已经变成了康熙皇帝的“南紫禁城”,他依着原本在北京的老规矩,也在南紫禁城中设立了一个南书房。不过南京紫禁城中的大部分宫殿都已经因为年久失修或是火灾、天雷等因素坍塌毁坏了,只剩下武英殿这一块尚可使用。所以康熙皇帝的南书房,其实就设在武英殿内。
这会儿,康熙皇帝就端坐在破旧不堪的武英殿中,听熊赐履和黄植生两个奴才告黄宗羲的刁状。
“等等,”康熙听两人的“刁状”听的一头雾水,干脆就打断了黄植生的话,“你们两个倒是和朕说说,这黄宗羲到底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了?”
“他什么都没说。”黄植生当然不会把他和黄宗羲单独对话的内容报告给康熙。
熊赐履则道:“他只是写了一本反书!”
说着,熊赐履就把一本《明夷待访录》掏出来,高高举过头顶。
“这本反书反在哪里?”康熙又问。
無限血核 蠱真人
“回皇上的话,”熊赐履道,“奴才没看过里面的内容,但是一看书名就知道是反书了!”
“书名是……”
“是《明夷待访录》。”
“明夷……”康熙眉头一皱,“这不是《周易》里面的一卦吗?”
“黄宗羲也是这么说的。”熊赐履道,“但是奴才知道这书根本就不是讲算卦的,而是讲国家大事的!黄宗羲用‘明夷’二字是什么心思,自是一目了然。这样书,奴才不会看,也不敢看!”
“这个黄宗羲!”康熙一想也对,当时就怒了,“他就不怕步了‘明史案’的后尘?”
超級拜金系統
“回皇上的话,”黄植生道,“奴才问过他了,他说皇上不敢。”
“不敢?”康熙脸色一沉,“朕还怕他一个老书呆子?”
“皇上,”黄植生道,“黄宗羲不是老书呆子,而是阴险狡诈的老贼!他在来南京之前,已经派手下的十八高足分两路带着《明夷待访录》去投朱三太子和吴三桂了!”
“啊……”康熙这个生气啊!
因为他还真不敢把《明夷待访录》的案子办成明史案了!
办明史案的时候,八旗天兵的刀子还锋利,大清皇帝也没掉过脑袋……而现在八旗的武力已经支撑不住大清了。所以康熙才想到开这个南京英雄会,目的就是拉拢东南的读书人。
如果在这个时候康熙再搞文字狱,而朱和墭、吴三桂把《明夷待访录》高高捧起来,那东南的读书人不都得去迎王师?
可别以为这些人没用……这大明王师没用的时候,他们也没用。
但如果大明王师特别有用了,这伙人锦上添花起来,大清马上就得丢东南。
因为东南的地形就是个水网密布,八旗兵根本就没有机动优势。而江南的交通是掌握在那帮士大夫地主手里的。而且许多小河小溪情况复杂,跟个迷宫似的,施琅的长江水师没人领路是很难开进去的。
所以江南的士大夫们只要把各处的木桥一烧,把撑船的船民一控制,大清天兵就只能在长江沿岸和运河沿岸运动,其他地方根本去不了。
而朱和墭的大明天兵就舒服了,甚至可以躺着被江南的船夫们送到南京城下。
有吃有喝,躺着进兵……这就是真正的躺赢啊!
所以黄宗羲这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康熙的身家性命对赌!
可就是康熙肯赌,他身边那些人也不肯啊!到时候别黄宗羲没剐死,他自己先莫名其妙的死了……
落花流水之情
“小桂子,把书拿过来!”
康熙强压住了怒火,命令小桂子公公把那本《明夷待访录》拿到了自己的案头,然后就翻看了起来。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那真是麻颜铁青又铁青了,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还发出一阵阵低吼:“反了!反了!反了……”
这本《明夷待访录》比那本《明史辑略》还要“反”,《明史辑略》无非就是有怀念明朝的嫌疑,在用词上不当不妥。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敏感词”多了一点。如果清朝气量大一点,改一改就是了。用不着杀那么多人,搞得那么血腥。
而这本《明夷待访录》的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要皇帝老子交权!
黄宗羲认为“天下为主君为客”……意思就是天下人是地主,皇帝老子是佃户!
天下第九 鵝是老五
用后世的话说,皇帝就是“第一公仆”,不是天下人的主子!
在重新定位了皇帝之后,黄宗羲又重新定位了臣子。
既然皇帝是“第一公仆”,那臣子就是“第N公仆”,他们不是皇帝的奴才,而是在皇帝的领导下,一起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了。
当然了,这个“第一公仆”要怎么当,下面的“第N公仆”又要怎么当,这都是可以讨论的。毕竟黄宗羲也没当过“第一公仆”,当官的时间也不长,没有什么经验。
所以《明夷待访录》真正的核心就是这两条——什么是皇帝?什么是臣子?
而这两条,其实不仅康麻子很难接受,朱和墭和吴三桂也一样很难接受。
但是……康麻子肯定比朱和墭、吴三桂更难!
因为朱和墭、吴三桂两人现在还不是“主子”,朱和墭是反清复明队伍当中的“圣师”,下面的第N公仆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而吴三桂则是吴家军的“爸爸”——下面的骨干都是他的亲儿子、干儿子、女婿。
所以这个天下三分的头头就是康主子、朱老师和吴爸爸。
其中只有康熙是真主子,他下面的人是真奴才。他要从主子变成“第一公仆”,那就得让步。而朱和墭、吴三桂接受“第一公仆”的地位不过是少拿一点。
而少拿一点和吐出一点,在眼下这个时候,意义又大不相同。
少拿一点是高风亮节,也意味着下面人可以多分一点,皆大欢喜。而吐出一点……那就是害怕了,就是怂了,是不得不吐出点好处来。
“皇上,”熊赐履看见康熙快要气炸了,只好硬着头皮发问,“这个《明夷待访录》里面到底说了什么?”
“他要朕交权!”康熙咬着牙道,“他说天下为主君为客!臣子出仕要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他还说出而仕于君也,不以天下为事,则君之仆妾也;以天下为事,则君之师友也……当奴才,那是连仆妾都不如,他都不屑说了!”
这大清……要完啊!
熊赐履听康熙说完,心都凉了!
康熙本来想做一下表面功夫,到江南这本多收一点新奴才,好暂时巩固大清的统治。
结果遇上了黄宗羲这么个硬茬,一本《明夷待访录》就把他逼到墙角了。
“皇上,”黄植生这个时候开口了,“那咱们该怎么办?要不弄点砒霜……”
康熙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杀他已经没有意义了……小桂子,安排车驾,朕要出宫。”
“皇上,您去哪儿?”
“去乌衣巷,朕要去请黄宗羲出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