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烽仙

优美玄幻小說 洪主討論-第十四章 一劍殺一人(求訂閱)分享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当这股神秘波动掠过这方时空,其中蕴含的大量讯息,当即被九大强者知晓,顿时,他们都对这一方轮回遗迹有了更清楚认识。
传承!
一处强大传承。
单从遗迹显露出的种种手段,是远超道君层次,至少是混元圣人级数留下的传承!
来到这里的九大强者,都非一般金仙界神,对浩瀚寰宇中许多隐秘都有所了解,很清楚无尽寰宇中一些至高存在崛起,很大程度上就是得到了某些轮回遗迹中的传承。
无尽混沌中。
名气最大的传承地,便是月河山!
在这一刻,在许多金仙界神看来,这处轮回遗迹即便不如月河山,也绝对很强大。
“兵涯?”
“兵涯是谁?没听说过,但是,敢以神帝为号,拥有帝号,且留下此等遗迹,至少应该是位圣人。”惩夜界神呼吸有些急促,眼眸中闪烁着一丝疯狂。
“神帝!”
“谁不知这传递尽头是什么,秘术?法宝?但既是一位神帝,肯定不凡。”其他金仙界神都很清楚这一点。
非证道者,不可加冕帝号,否则,必遭不详!
漫长岁月中,这几乎已成为铁律,连道君都轻易不敢触怒,更别说他们这些大能者了。
“飞羽,这绝对是机会,天大的机缘。”
“一位神帝遗留,说不定就有强大的混元秘术,有重宝,乃至留下先天至宝都有可能!”狱主的激动声音在云洪脑海中响起:“不知有几人能够得到传承,如果只有一人能够得到,我的希望不大。”
“但是,你的实力最强,天赋也最高,希望肯定是最大的,这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狱主,对自身有着清醒认识。
“嗯。”云洪默默回应着。
他同样在深思。
兵涯神帝?是谁?
虽然是月帝口中‘无涯庭核心传承者’,但云洪实则对无涯庭这一可怕势力一无所知。
因此,云洪根本无法凭名字来判断此地是否和无涯庭有关系。
当然,名字中都带着一个‘涯’字,再加上和龙君洞府相似的建筑风格,让云洪心中把握更大些。
不过。
传承再好,也要能活到后面,在场的九大强者在得到最初讯息的狂喜后,就都被讯息的最后一道内容给吓住了!
第一道考验,他们九人,便只有六人能够活着进入暗红色时空旋涡中。
没人敢怀疑!
仅仅刚才幅散开的波动,就让在场九大强者就为之一凛,一旦能量波动爆发,即便是实力最强的云洪,也没把握活下来!
那么,路就只有一条!
“只要求活六人,意思就是,斩杀掉三人就行。”云洪眼神微眯:“杀谁呢?”
毫无疑问,云洪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狱主、雨华金仙去死。
如果不涉及生死,他们两人吃点亏,云洪未必会太理会,出来闯荡总要磨砺的,云洪也并非是两人的保姆。
可涉及到生死就不同了。
命,只有一条。
“要杀三个,该杀谁?”云洪的目光在另外六位金仙身上游移,似乎在计算着得失。
不单是云洪。
在场的任何一位强者,都在思索着,同时各自开始向自己同伴靠拢过去,想要避免遭到围攻。
而这种局面,仅仅维持了一瞬。
“轰!”
距云洪较近的惩夜界神率先爆发,身形一动,手持长刀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冲杀向了——云洪!
他要挑战的目标,竟在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云洪。
“他怎么敢?”云洪脑海中闪过一丝诧异。
虽然之前没爆发出全部实力,但云洪相信,应该足够让这些金仙界神退避了。
下一瞬,云洪就明白了。
“轰!”“轰!”“轰!”虚空中一位位金仙界神爆发,奔赴杀向了自己选定的对手。
“哗啦~”藏月金仙周身弥散出一层朦胧光华,在月光笼罩下,一道道锁链直接绞杀向云洪。
“云洪!”一道冷漠声音,跟着那一面石碑从天而降,蕴含无穷威能,直接砸向了云洪。
一时间。
实力隐隐排在前三的惩夜界神、屠碑金仙,以及藏月金仙,竟同时杀向了云洪。
而另一边,苏炽界神闪电般杀向狱主,染龙界神、魔桀界神则凶猛爆发杀向了雨华金仙!
联手。
刹那间,无论是云洪还是狱主、雨华金仙,都醒悟过来,乱狱神庭和云空圣庭的队伍,暗中竟选择了联手?
“苏炽,你这个混蛋!”
狱主暴怒道:“你之前可是口口声声说要联盟,要联手对付乱狱神庭队伍的。”
“哼,谁叫云洪实力太强,你们三人的威胁比屠碑金仙还要大。”苏炽界神神情冷漠道:“所以,你们该死!”
“混蛋,该死!”狱主愤怒无比,和苏炽界神拼杀在一起。
轰!轰!
云洪一剑闪过,挡住了惩夜界神的战刀,可怕的剑光掠过,直接将其劈的倒飞了出去。
正云洪想要追杀时,那一重重锁链和石碑轰杀而来。
“当真麻烦。”
云洪微微皱眉,寰宇翼一震,瞬间避开了锁链,又一道剑光划破长空,挡住了石碑的攻杀。
“哈哈,云洪,你的实力是强,若是单对单,我根本挡不住你,可我们三人联手,足以缠住你!”惩夜界神大笑着,他手一挥,左手上又出现了一柄战刀。
手持双刀,杀向了云洪。
屠碑金仙和藏月金仙则在一旁辅助。
此刻、我正墜入愛河。
尤其是屠碑金仙操纵孕养出自身的‘屠碑’,石碑威能恐怖,速度快的惊人,变幻莫测,且吸取之前夺宝教训,那石碑并不和云洪硬碰硬,而是每次都仿佛一方世界碾压,令一股可怕吞吸力量作用在云洪身上,使得云洪速度锐减!
一时间,三大强者联手,云洪竟似难以摆脱。
……
当云洪被屠碑金仙、藏月金仙、惩夜界神围攻束缚,狱主被苏炽界神缠住时。
另一侧。
雨华金仙却陷入了险境中,染龙界神和魔桀界神同时爆发,瞬间就压制了她,逼得她不得不疯狂逃窜。
只是。
逃?根本没希望逃掉
这方时空被特殊手段镇压,各种破禁手段根本无用,唯有死战。
“噗!”
染龙界神的战矛挥动,如若一道闪电,洞穿了雨华金仙的法阵防御,轰中了她的身躯,将她轰击的向后倒飞,生命气息急剧衰减。
差距大的惊人。
论实力,雨华金仙本就要弱上一头,且还是一对二。
“雨华,小心,不!”狱主见状,睚眦欲裂,连连怒吼出声,挥动兵器想去救雨华金仙。
但是,却难奈何苏炽界神。
论实力,他们两人相差无几,狱主短时间内根本摆脱不了苏炽界神。
“别指望云洪救你们了,他冲不过去的。”苏炽界神杀气腾腾,更充满快感:“一个个安心受死吧,等把雨华金仙杀死,就会过来和我一起将你杀死,最后再去将云洪杀死。”
“你们,都得死!”
苏炽界神心中很得意。
论人数,他们这支队伍是最少的,实力也是最弱的,但正因如此,无论和哪一方结盟都不会引起忌惮,反而更容易活下来。
“啊!啊!啊!”狱主愤怒咆哮。
“狱,挣扎吧,你越愤怒,我越兴奋。”苏炽界神狰狞笑道,眼眸中泛着一丝冷色。
和最初见识的气质截然不同。
惩夜界神性情乖张,能够和其成为好友,苏炽界神怎么可能真是豪迈之辈?
这一幕幕。
远处的云洪感应的一清二楚。
“这屠碑的吞噬之力,还有些味道,这惩夜的刀法也勉强达到了道君层次,本想多厮杀会,好好体悟一番。”云洪心中一叹。
对手难寻。
屠碑金仙和惩夜界神的压迫虽不够强,但也勉强算个对手,只可惜,现状不允许。
“该结束了!”
云洪羽翼一震,借助和战刀碰撞的一瞬,闪电般向后退去,拉开了彼此距离。
“退?”惩夜界神先是一愣。
跟着,他瞳孔一缩。
暴退的云洪,手中神剑消失,竟瞬间又变出了一柄新的神剑来,神剑气息可怕。
换兵器?
“是情报中提及过的,云洪的那柄贴身神剑?他之前用的其他神剑?”惩夜界神死死盯着云洪。
数次大战,云洪接连爆发,飞羽剑也逐渐为之所知。
“云洪,就算换了兵器又如何?法宝只是其次,道才是根本,你实力是强,但比我也强不到哪里去!”惩夜界神怒吼,挥动神刀,毫不犹豫杀向了云洪。
轰!哗!哗!
屠碑金仙和藏月金仙的法宝同样跟随杀伐而来。
云洪眼眸中却泛着冷意。
之前一直没动用飞羽剑,是因没必要,且云洪一直没有生出杀心来,可现在必须要杀人了。
哗啦啦~
一股股可怕的紫色气流,以云洪为核心,瞬间爆发开来,铺天盖地弥散向四面八方,直接淹没了数百亿里虚空,也将激战中的一位位金仙界神笼罩了。
轰!轰!一缕缕紫色气流直接爆发,让屠碑金仙、苏炽界神、染龙界神等一位位脸色变了。
“领域?”
“这是什么领域?是顶级先天灵宝吗?”
“好强!”所有人都被完全吓住了,连实力最强的惩夜界神、屠碑金仙眼眸中都流露出一丝恐惧。
修炼到这般层次,他们怎么可能缺少领域手段?
但为何不用?
只因这方时空禁锢,领域威能受到了极大限制,且寻常领域手段,在他们这一层次中几乎无用。
但此刻,任何一位金仙界神,都能感受到那一缕缕紫色气流蕴含的恐怖威能。
轰!
轮回领域完全爆发,加上寰宇翼催发‘二重秘纹’,令云洪的速度飙升到不可思议的层次,是惩夜界神的——十倍!
十倍。
这是什么概念?
“退,快退!”苏炽界神急切道,首当其冲的便是惩夜界神,他可不愿惩夜界神陨落。
屠碑金仙、藏月金仙、染龙界神、魔桀界神一个个难以置信,更有一丝绝望,如此强大的领域,如此恐怖的速度,已足以说明一切。
“不!”惩夜界神带着一丝惊恐,欲要暴退逃窜。
只是,在重重领域束缚下,他的速度相比于云洪来说宛若龟速,眨眼间,云洪就已冲到了面前。
“呼!”
惩夜界神本能挥动神刀,想要挡住云洪的杀伐。
“哗!”
全力爆发的云洪,根本没有留手的想法,瞬间和惩夜界神交错而过,一道可怕剑光,在领域加持下,威能逆天,直接轰击在了惩夜界神的身躯上!
惩夜界神站在界神顶端,护体神术强大,更有上品先天灵宝战铠。
只是。
就算真正的道君,云洪都敢于硬碰硬,又如何是一位界神能够抵挡的?
“嘭!”惩夜界神被斩杀的倒飞去,手臂直接炸裂,战刀轰然抛飞,毫无抵挡之力。
一剑!
“怎么可能?一剑,竟令我的神力损耗了超过四成?”惩夜界神为之惊恐绝望。
这剑光,来的太快了。
“哗!”“哗!”那如同死神镰刀般的璀璨剑光再度亮起。
“云洪,你不能!!”惩夜界神的凄厉嘶吼声戛然而止,他的神体便轰然消散。
只余下战铠和好几件储物法宝,还有被远远抛飞的顶级先天灵宝。
这一幕。
让在场的一位位金仙界神为之胆寒,几无挣扎抵挡的勇气。
三剑,斩杀一位近乎道君存在的界神?
“这,这!这是真正的道君战力!”
屠碑金仙满是震惊惶恐:“当真是又一个古道君吗?不,比当年的古道君还要强!”
他活了漫长岁月,曾和古道君交过手。
但是,就算是昔日古道君在界神阶段最强势时,也没今日云洪这般恐怖夸张啊!
在众多金仙界神愣神惊惧的瞬间。
哗!
云洪已闪电般冲杀到了藏月金仙的面前。
“哗!”剑光一闪,如奔雷不可抵挡,瞬间洞穿了藏月金仙的一切防御手段,刺在了他的法体上。
“嘭~”藏月金仙的法体瞬间炸裂、湮灭!
陨落!
“一剑斩杀?”
“太凶残了,杀性真重。”剩下的金仙界神几乎丧失了抵抗的勇气,堂堂金仙圆满,连一剑都都扛不住。
这还怎么打?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才杀了两个。”
云洪转头盯上了满是惊恐的苏炽界神,轻声道:“苏炽,我,最不喜欢你这种反复小人!”
“上路吧。”

人氣言情小說 洪主-第四十三章 激戰(求訂閱) 不见有人还 缘情体物 相伴

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何等?雲洪?”
“他的主力比起情報上所言要強大太多,何以辰光變得如此強?”
“放之四海而皆準,本當是雲洪,這劍法含有日雙道,所知妙齡君王只此一例,雖和之前爭鬥形象中所見相同,但能訣別出同出一源!”鬼洛真君和旭黑真君一個勁談道,概莫能外眉高眼低莊重。
地角的昊月真君式樣也變得似理非理,眼睛高中級突顯一點兒殺意。
雲洪!
他們四大少年人王者從入沙皇戰場始起就摸索聯名,主意,不縱然為告終壯烈帝君的下令嗎?
當今,最好的空子到頭來消逝。
唯獨過量鬼洛真君、昊月真君她們諒的,特別是雲洪的勢力,但一想到承包方在比分排行榜的排名榜,又都坦然。
可以他殺到老三,豈會弱?
“他儘管雲洪?當世生命攸關棟樑材雲洪?”海外空疏華廈紫霧真君眸子中更泛出訝異之色。
他自墜地之初,走於世時,‘君王’之名長伴於身,歷久都是寵信自各兒降龍伏虎,但‘山老’唯獨和他提及先天有想必逾越他的同庚才女,視為雲洪!
僅,紫霧真君始終以為雲洪要撞融洽,怕是而是許久,遠非想首度次見過就令他感想到入骨脅。
惟獨,他仍但介入,未有大動作!
雲洪的發作,僅令虛無飄渺靜靜了一刻。
他和大火龍真君都意識到先頭四位少年大帝心境的矮小變型。
溘然。
“鬼洛,擺脫大火龍!”昊月真君的冷淡音響在鬼洛真君耳際響起。
跟著,她恍如化了同月光,間接濫殺向雲洪,進度快的聳人聽聞,一念之差改為了入骨大個兒。
“譁~”一雙玉手縮回,手掌心浮動現一對銀色手套,明澈虛幻,掌如天刀,閃電般左袒雲洪劈了來,象是嚴酷的掌刀中卻蘊藉底限活見鬼,更象是有各式各樣怨靈在雲洪耳際炸響,讓雲洪心思都陣子晃動,宛然要沉淪內中。
“回老家禮貌!無愧於是昊月真君。”雲洪感觸到這掌刀中暗含的駭人聽聞威能和神祕,恐超出於本人槍術如上。
昭彰英俊如月華,號稱雲洪見過最麗之女兒,雖飛雪真君都略有不比,可參悟的惟有是最奇最良善心顫的亡故準則。
但云洪又豈會畏?
“譁!”雲洪晃動仙劍,劍光號,龍翔鳳翥萬里,鋒芒無匹,一直迎上了那撕開長空襲殺來的掌刀。
“嘭~”仙劍和掌刀猛擊,方圓時間沸沸揚揚旁落,雲洪被那可駭掌刀轟的暴退,昊月真君等同被劈的倒飛。
“可以和尨屈真君對等,盡然唬人。”雲洪心中暗歎,這一次撞,自各兒是地處上風的。
這昊月真君的能力之強,涓滴不遜色尨屈真君,甚至於給雲洪的覺得更恐慌些!
無愧源宇內首批矛頭力!
“此次,怕是難善了。”雲洪的餘光瞥向了天邊的紫霧真君,那一位說不定也決不會弱。
關於那頭蟬蟲異獸?
雲洪雖不知別人手底下,但冥冥中給雲洪的劫持感,涓滴不低位昊月真君。
這軍團伍,都錯事家常少年天子。
“蠶天,先將那黑袍家庭婦女弒,再夥計合抱雲洪。”昊月真君的濤在蠶童真君耳畔鳴,同日身影一動,強渡泛泛從新殺向雲洪。
“殺!”旭黑真君無異晃戰矛,劃破長空。
“滾開!”雲洪聽缺陣男方傳音,卻是輾轉搖曳戰劍,一直和昊月真君、旭黑真君打鬥到共總,轉眼劍光如清流,時日縱橫綿延不絕,雖映入下風,但也迎擊住了昊月真君和旭黑真君的聯機搶攻。
而,昊月真君的掌法光怪陸離莫測,就雙掌,卻近乎從萬方圍攻,累加有旭黑真君援助,淨纏住了雲洪,令他神妙他顧。
王妃出招:將軍,請賜教 風行雲
也就在雲洪被纏住時。
嗖!
第一手未有動作的蠶蟬蟲害獸總算動了,他那針鋒相對臭皮囊雄偉得多的細白股肱抖動,速抽冷子攀升到神乎其神境,半空中攔擋假若無物,銀線般殺向了不斷站在地角的飛雪真君。
飛雪真君顏色一變,她能獲知這頭蟬蟲害獸的可怕,塵囂向走下坡路去。
而。
嗖!嗖!蠶稚嫩君的速娓娓攀升,比飛雪真君要快上太多,兩面差別在以目看得出速拉近。
之際時時。
“轟!”隱晦底限的紫光一眨眼幅散在這一方世界,陪伴著紫光消失,那一不輟紫光如一柄柄神劍有別炮擊向了昊月真君、蠶童真君、鬼洛真君等人。
三重星宇領域!
“隱隱隆~”原本雄風翻騰的鬼洛真君、旭黑真君甚而昊月真君都大受感染,任打擊威勢一仍舊貫走速率都大幅柔弱。
而飛雪真君、烈焰龍真君,獲寸土加持,工力則是所有此地無銀三百兩升任。
“安?”
“這是嗎疆域?好大喜功的威能!”
“是三重星宇疆域!這雲洪,竟然練成了如許嚇人金甌,他是怎樣到位的?”昊月真君、鬼洛真君等人個個驚。
但是震驚,但三大真君仍致力爆發,實行各自天職。
就。
無限動魄驚心的卻是雲洪,為他發掘,在己星宇範圍幅散籠罩之下,那齊聲潛在的蟬蟲異獸下手上,陡發自共同道光彩耀目祕紋,莫測難言,瀰漫聖潔意味,過後組成部分幫手確定兩柄大幅度翼刀,直白摘除了夥同道紫光。
蟬蟲異獸的快慢不只風流雲散減殺,反倒變得益妖魔鬼怪可駭。
重中之重次!
雲洪視力所能及在自各兒星宇範疇下速率錙銖不受反應的大地境,就切近無名之輩淪口中進度大減,但比方換做魚群反而會更得勁。
“受死!”
蠶童真君的那一雙銀眸似理非理,同黨扯破上空,空中亂流都一無是處他招毫釐陶染,第一手號著殺向了飛雪真君。
這式子,擺明欲殺之自此快。
“飛雪,速走!”雲洪的聲音短跑叮噹。
就他實力精,但蠶痴人說夢君的速度太過駭然,重在沒駕馭在直面噸位年幼國王圍擊下保本飛雪真君。
“我疑惑。”
飛雪真君也知我危境,她當前排名是一百九十多名,要提選甘拜下風很指不定終於跌出前三百二十名,但她更知命無比嚴重。
存,才識有最好異日!
嗡~飛雪真君一面癲流竄,與此同時第一手引動了嘴裡的信符效,一身發洩綿綿自然光,半息後頭,竟趕在蠶嬌憨君撲殺重操舊業前,消逝在空空如也中。
寶地,只蓄一枚金黃符。
“哼,算你逃得快。”蠶童真君眼力冷。
同黨吼叫收執了金色符,立就象是蝴蝶一般性,在狂亂的長空中一個夜長夢多,還電閃般殺入了那博紫光籠的星宇幅員中,直襲殺向雲洪。
這種身法變幻莫測,豈但單是雲洪和大火龍真君,就連天涯海角馬首是瞻的紫霧真君都洩露出訝異之色。
腳踏實地過分恐懼。
“雲洪,要令人矚目,這貨色我生疑是夜空神蟬,斷續空穴來風愚昧界再有匿伏的甲等原高雅,沒悟出不圖會是的確!”活火龍真君的正式聲響在雲洪腦際中作響。
同步,一大批音信打入了雲洪腦際,盡皆是詿星空神蟬的。
都是烈火龍真君傳遞死灰復燃的。
“夜空神蟬?開際墜地的出塵脫俗之一?”雲洪僅分出單薄思想便清楚締約方的基石內情。
初代星空神蟬,身為道祖開天道,所出生的初代純天然崇高某某,和龍祖、凰祖、朦朧古神帝君等等屬同步代生,生成視為上空的寵兒,說到底步入道君之境。
無限韶華將來,初代星空神蟬業經在大劫中霏霏。
今天也放下屠刀只談戀愛吧
而史冊記載,多時時間中,宇宙空間演變養育,又交叉逝世過兩邊夜空神蟬,隆起時無一魯魚亥豕名動廣漠世上!
這是最特等的原貌超凡脫俗,流年集結下,無須渡天劫,假使不剝落在途中,改日編入金仙界神檔次並勞而無功難!
“道聽途說,那昊月真君、紫霧真君都便是天稟超凡脫俗,沒想到,這頭來路不明的蟬蟲害獸,大勢更大。”雲洪心窩子暗歎:“怨不得我的星宇領土難對其發作牢籠遏抑。”
通俗年頭,克逝世一位原生態崇高,都絕無僅有稀有。
可此刻,不單異常國民穹驕頻出,連天稟高貴都在扎堆併發,方方面面都預告著其一期的鳴冤叫屈凡。
“譁!”“譁!”
蠶一清二白君咆哮殺來,變成最高神蟬,即便在星宇圈子籠罩下中,他的速也比雲洪更快更人言可畏,有神爪探出,爪光騰飛撕開天地!
眾天聖潔戰爭,都不喜甲兵。
“鏗!”“鏗!”劍光嘯鳴,和那一雙神爪撞,彼此都是聒耳暴退,雲洪有錦繡河山加持竟難以啟齒盤踞優勢。
也就在這一忽兒。
“鬼洛、旭黑、蠶天,鬥!機時僅僅一次!”
“殺!”昊月真君體頓然一動,引了和雲洪的去。
緊接著她那獨一無二嬌軀上,幡然穩中有升起繁博道亮光,顛盲用顯露了一輪富麗星星,好像太陽。
月色禱告包圍了天體,亮節高風氣味發放,竟使威勢翻騰的星宇小圈子倏忽分崩離析,多月華包圍下,令雲洪如陷沼澤,速率激增,臉蛋兒都不由顯聳人聽聞之色。
這是什麼樣招法?
竟能直破掉自各兒的星宇領域!
雲洪明白,別人果然懸乎了。
——
ps:長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