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距离欧战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绝大部分被征召来的人都没参加过上次的大战。
面对地狱一般的战场,大家都从最开始的斗志昂扬,开始变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敌人的火力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周边的人还是接连不断地被打倒在地。
残肢断臂,内脏脑浆,包括已经被冻结了的呕吐物,一切都让人感到不适。
军官们仍旧还在不停地咆哮着,不准当懦夫,不准后退,必须继续前进……
这与士兵们的期望大相径庭,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冲过去主动去找死。
就在步兵们被奥军炮火打得晕头转向之际,联军的骑兵已经抵达了战场。
利用战场上己方人员较少的空档地带,向奥军的防线进行突击。
骑兵部队像叉子一样,快速接近奥军的阵地。
然而联军骑兵不是倒在了炮火之下,就是被己方的尸体和残骸给绊倒或阻挡住。
越是靠近奥军阵地,尸体和残骸就越多越密。
如果不是冬季作战,这一圈地带还会多出一大群黑压压的苍蝇……
九万多骑兵所发动的集群突击,最终能冲到第一条壕沟前的骑兵还不到一万。
大部分都被堵在后面了,而冲在前面的骑兵策马越过第一条壕沟之后。
不等让战马恢复冲刺速度,就被奥军士兵用机枪和步枪撂倒在地了。
骑兵的进攻速度比步兵要快得多,可横截面积也大得多,奥军士兵的命中率也就会更高。
子弹不行就用手榴弹或者坦克炮来毙伤目标,这使得很多联军骑兵都当场丧命。
冲过第二条壕沟的联军骑兵不足三千人,还要面对一道较矮的土墙,土墙背后才是坦克和战车。
光是奥军步兵所形成的交叉火力,便让联军骑兵苦不堪言。
手里紧握的锋利马刀更是无从发挥,大部分冷兵器都会沦为奥军的战利品。
土丘上的机枪阵地更是联军骑兵的梦魇,不停地收割着人和马的生命。
两千多骑兵连一座土丘都没打下来,土丘前面遍布骑兵和战马的尸体。
好在这些人的牺牲并没有白费,在骑兵们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突击下,步兵们也总算重拾斗志,跟着骑兵一道发动冲锋。
现在已经不需要讲求什么战术了,就是一股脑地往前冲。
冲不下来就扔手榴弹,用战车上的小型加农炮开火,仅此而已。
奥军无法同时压制住敌军步兵和骑兵的冲锋,使联军得以进入一百英尺的近战对射距离。
双方各自占据一条壕沟,进行可以看清彼此面目表情的鏖战。
为了减少那种刺鼻气味的影响,联军士兵用围脖和手绢以及随处找来的破布遮住自己的口鼻。
那些被烧得奇形怪状的尸体,此时也不会吓到疲于交战的士兵们,大家早就顾不上他们了。
战场上没人害怕死人,就是要想方设法将对面的活人给尽快弄死!
奥军的石油已经被投掷一空了,手榴弹也被扔的差不多了。
打到现在,只有子弹和炮弹还有富裕,但也无法维持全天候的激战所需。
射速高自然是有天大优势的,随之而来的缺点就是弹药消耗速度是飞快的。
侯赛因已经命令手下尽可能地节省弹药了,然而眼下貌似还是有些难以为继了。
在奥库不派人给自己输送弹药的情况下,应付联军的疯狂围攻的确显得非常吃力。
弹药因素是致命问题,侯赛因还是第一次感觉情况对己方有些不妙。
如果利奥波德孤注一掷,不惜人员伤亡,继续猛攻己方阵地。
说不定还真会被他给得逞了,哪怕此前他已经几乎损失接近二十万人了。
一次消灭二十万敌军,那肯定是战果辉煌的。
但己部因此而被敌人消灭,或者重创,便得不偿失了。
侯赛因仍旧没让骑兵出击,此时除了南向之外,其他三个方向的道路都被完全堵死了。
贾马尔等人请示过是否派出骑兵以扭转战局,侯赛因仍然在犹豫不决。
他不知道利奥波德手里是否有预备队,如果有的话,预备队的兵力是多少。
理论上不会多于二十万,可这也仅仅是基于自己的主观臆断而已。
现在是否到了双方的关键时刻还不得而知,所以侯赛因对动用骑兵还是做了谨慎的决定。
己方的防线已经岌岌可危了,敌人的攻势并未因为遭到了激烈的抵抗而自动减弱。
此时,联军步兵与弃马步战的大量骑兵都加入到了堑壕战之中。
双方隔着两条战壕之间的开阔地带,不停地对射,互相投掷手榴弹。
奥军的一部分机枪已经因为频繁开火而被直接用到枪管报废,只能将余下的子弹分给步兵使用。
然后将土丘上的阵地让出来,作为小型加农炮的炮位,继续轰击对面的敌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的小雪最终变成了鹅毛大雪,战场能见度降到更低的程度。
见到天气愈发有利于己方,在经过近一小时的对射之后,联军便开始发动了总攻。
士兵们跃出战壕,径直冲向对方已经快要看不清目标的奥军。
在第一条战壕被对方夺取之后,奥军这边就已经给步枪上好了刺刀。
这种糟糕透顶的天气,步枪即使上了刺刀,刀尖也不会反光,从而影响到瞄准目标。
面对冲过来的敌人,禁卫军士兵在打光了转轮里的六发子弹之后,便直接选择与对方进行白刃战。
双方都有胸甲保护,不同的是,奥军士兵的躯干部位都由前后两块的铁板保护,而对方只有胸前的一块,背后就是致命弱点。
头盔就相差甚远了,不差油的苏丹易卜拉欣给自己的士兵大规模装备了无死角的鸡头盔。
不被对方用刺刀直接插进两条缝隙的观察孔里,那这种头盔就可以完全保护住士兵的脑袋。
缺点则是重量超标,视野非常差,致使奥军士兵在白刃战时,其反应速度与移动速度都逊于对手。
好在拼刺刀技术是经过明军教官言传身教的,起码刺、搪、踹这三招学的还算不错,没给老师们丢脸。
还有一点,那就是奥斯曼的制刀技术本就是世界一流的,易卜拉欣还特意遣工匠们为步枪研发出了一款专用刺刀。
只要不是厚实的铁板,包括铁皮在内,士兵都可以用这款刺刀来刺穿目标。
现在联军士兵终于熬过了无比痛苦的火力打压阶段,比的就是力气和人数。
可惜奥军此前由于是全线防御,在兵力上并未遭到重大损失。
现在能战之兵还有三十万左右,远没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得益于侯赛因的交叉火力战术,在火线战斗的奥军兵力反而比对方要多。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不会介意己方短暂的劣势,事实证明,持之以恒总会得到回报的。
比起之前一路被动挨打的局面,眼下战事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已经开始变被动为主动了。
让将士们再加一把劲的话,奥军的防线必将被打得支离破碎,在维也纳城外覆灭也不是没有可能。
“传本王命令,全军突击!”
清军左路十万人由阿巴泰三子博洛与四子岳乐统领,右路十万人由昂邦章京鳌拜和褚英三子尼堪负责指挥。
中路则由多尔衮亲自负责,正白旗在后压阵,济尔哈朗五子辉兰所部作为先锋五万人的督战队。
多尔衮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对面两个重兵集团不打个你死我活,他是不会轻易让大清王师投入战斗的。
根据之前与侯赛因的约定,只要王师帮助奥军击退敌军,那么战场遗留的战利品,除俘虏与贵重物品之外,包括枪炮在内尽可归大清所有。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道理谁都懂。
多尔衮一直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就来了……
清军已经移动到了位于奥军正南的位置,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奥军可以从容撤退。
若是侯赛因的部队能够顶住对方的进攻,一切都好说。
反之,那肯定是大清王师先溜之大吉~!
多尔衮刻意让王师与奥军拉开一段距离,以此来吸引联军从南侧进攻奥军。
等王师发动进攻,南侧的联军就是最容易被吃掉的一块肉了。
不知道对方是发现了自己的举动,还是根本就不打算从这个方向进攻。
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所有兵力都集中到了另外三个方向上。
文明之萬界領主 小說
无奈之下,多尔衮只得命令所部从三十里开外的位置向战场移动。
抵达战场之后,还意犹未尽地看了半晌,等双方厮杀正酣,才下令参战。
三十万人!
全都是骑兵!
其中超过二十万是重骑兵!
可以说,维也纳之战的真正主角是清军!
因为清军的参战决定了这场战役的走向和结果……
攻不进去的联军骑兵见到后方来敌,立刻有所反应,两翼各有近两万人投入反击作战。
利奥波德将从城里掉出来的两万骑兵的预备队也投入作战,妄图稳住有利于己方的战局。
然而随着清军骑兵的大量出现,多到看不见队尾的地步,这种努力最终也化为了泡影。
只用冷兵器作战的话,接受过某魔童教调的清军骑兵的战斗力完全不逊于波兰的翼骑兵。
前者优于后者的方面则是弓马娴熟,在双方短兵相接之前,就能发射至少十几个批次的箭雨。
不管是对方的人还是马,都是清军骑兵射杀的目标。
清军在兵力上占优,在远程兵器上也占优。
在双重优势之下,进攻就变得很是顺利了。
尤其是打头阵的檬古骑兵,就是拉开距离,用箭矢来挑逗对方。
檬古骑兵很多都只穿了皮甲,根本就不适合骑墙式的近战。
多尔衮也没让他们接受这种任务,只需要发挥其特长就行了。
等箭矢射得差不多了,拍拍屁股走人即可,余下的由八旗兵和汉军一起收拾就行了。
八旗兵是负责督战的,轻易不会上阵杀敌。
干脏活、累活的基本都是汉军,也包括四顺王的兵马。
好在清军这边人多势众,加之檬古骑兵都是弓马娴熟的老手,顶风冒雪也不耽误放箭。
奇怪的是,此时降雪量并未有明显的减弱,然而天空亮度却在显著增加,等于给檬古骑兵提高了能见度,便于其发挥特长。
联军骑兵被落下来的箭雨直接打掉了一成以上的人,反击队形因为这些人的倒地而受到影响。
面对汉军在前,八旗在后的清军主力,联军骑兵起初并不害怕,等到交手才发现对方的厉害。
八旗兵都是艺高人胆大,在近距离依然敢放箭,目标不是人,而是对方的坐骑。
射中坐骑,上面的骑兵必然会受到影响。
联军骑兵只是人披甲,战马并未有甲衣。
清军这边除了檬古骑兵之外,其余都是人马皆披甲,防御程度高于对方。
对八旗兵来说,不怕跟对方打冷兵器作战,就怕对方跟那魔童一样耍无赖。
现在就是骑兵正面硬碰硬,刚好正中多尔衮的下怀。
汉军骑兵负责用大刀、长枪、狼牙棒开路,八旗兵紧随其后。
结果就是联军骑兵好不容易躲过了前面的长柄兵器,却无法避开后面的冷箭。
在十步左右的距离,不等联军骑兵靠近自己,八旗兵就直接突施冷箭了。
战场上,被倒地的同伴给绊倒的,腿部中箭坠马的,甚至被自己坐骑压在地上的倒霉蛋,比比皆是。
联军的部分骑兵也装备了弩箭,一来这种武器射速不如弓箭,二来也难以贯穿对方的重甲。
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在近战时,联军骑兵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与清军相差太多。
八万联军骑兵反击超过自己三倍兵力的清军,在双马错马之后,前者就剩下一半不到了。
因为对于清军的这种打法,联军是完全不适应的。
多尔衮所采用的战术是铁木真的升级版,不光是环绕式骑射,还有骑墙式冲锋。
可谓刚柔并济,软硬兼施,总有一款适合你!
大清王师也损失了不少精锐,但所取得的战果是可喜的。
多尔衮也需要用是役获得的战利品来武装檬古骑兵,不能让他们继续穿着皮甲作战。
同时,能够帮助侯赛因击败对方的话,有利于祸水西引,将奥斯曼的进攻矛头指向维也纳以西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