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牧狐

寓意深刻小說 超維術士 愛下-第2896節 探索進度鑒賞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特殊梦境?特殊人物?探索程度?
听到拉普拉斯的话,安格尔更觉得这好像是“副本”了……居然还有探索程度的设定?
如果这样,按照安格尔在全息平板里看到的资料经验,是不是探索百分百,这个副本就算成功通关?
不对,好像拉普拉斯收到的信息中有一句:处决结束后将离开特殊梦境。
这意味着,只要杀了特殊人物就可以离开这个副本……也就是所谓的特殊梦境?
而特殊人物,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个正要被拉普拉斯处决的面具人。
整个逻辑倒是很简单。
应该的确和全息平板里记载的那些“游戏副本”有一些类似。
只是,安格尔不明白的是,这些信息不难理解,拉普拉斯应该也能看懂。既然处决了蒙面人就能离开,拉普拉斯为何要在最后时刻动手?
“这个权能越发有趣了,能显现探索程度,似乎是将一个试炼空间数据化了……这倒是有点像是天空机械城的无尽回廊。”安格尔点评了一下拉普拉斯收到的信息,然后才问出了心中所想:“话说回来,既然这些信息告诉你,处决解释就可以离开,你怎么突然就住手了?”
拉普拉斯没有立刻回答安格尔的问题,而是问道:“我最先关注的是,这里被称之为‘特殊梦境’,而你似乎完全对此毫不惊讶。”
安格尔:“我说过,我拥有一个权能可以有限度的影响其他的权能,在新权能诞生的那一刻,我其实已经大致了解新权能的构成……”
拉普拉斯立刻反应道:“也就是说,你知道这个权能是什么?你刚才是在骗我?”
安格尔:“没有骗你,我只是说,我了解新权能的构成,但我并不知道新权能是什么。这样吧,我把我所了解的新权能构成告诉你。”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将新权能里得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一句非常晦涩难懂的信息,能提炼出来的关键词,只有三个:梦界、镜世界、秘境。
“根据我的推测,这可能是一个既有梦界性质,也有镜世界性质的特殊秘境。而你刚才说了,你得到的信息里将这个试炼空间称之为‘特殊梦境’,其实和我想的特殊秘境偏差无几。所以,我才没有特意去关注这一点。”
拉普拉斯相信安格尔的说法,因为安格尔如果不想解释,他就和之前一样,保持沉默就行。既然解释了,而且这个解释也是说得通的,那么拉普拉斯便相信。
安格尔顿了顿:“对了,我得到的与新权能有关的信息,你刚才也听到了。虽然目前我还无法完全看透新权能的本质,但既然权能已现,名字还是需要定下的。”
拉普拉斯皱了皱眉,对着虚空疑道:“你给这个权能取名了?”
安格尔:“自然。”
拉普拉斯沉默了片刻:“你的命名是……”
安格尔:“梦游仙境。”
拉普拉斯本来以为会听到类似“梦之晶原”这种大白话的名字,可没想到,安格尔会吐出一个听上去好像还不错,而且,感觉还挺契合的名字?
“你确定这是你取的?”
安格尔:“……”
拉普拉斯偏过头:“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这名字不错。梦游仙境,梦游仙境……可惜,这里的情况和仙境相差甚远。”
拉普拉斯:“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不继续处决它吗?原因很简单,你还记得我得到的信息里,最后一排信息吗?”
安格尔想了想:“未探索区域,将在离开后发生未知变化?”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根据我得到的信息里的说法,我目前探索进度是65%,就算处决了面具人,估计也无法将探索进度推进到100%。而我在这里,的确有一些未探索的区域,譬如二楼和三楼,或许那里也隐藏着什么,我希望能推进到100%再行退出。”
“你打算推进到100%的探索度?你这是……强迫症?”安格尔嘀咕道。
“强迫症是什么?算了,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我只是做事的时候不愿意留下任何缺憾。”拉普拉斯解释道。
安格尔听后没有说话,但心中还是默认了,这不就是强迫症么。
不过,探索到100%进度也挺好,100%探索度意味着彻底通关,安格尔也想知道,彻底通关一个“单人副本”,会让副本出现什么变化?是消失,还是说彻底的开放,成为公共副本?
思及此,安格尔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帮着拉普拉斯思考起了对策。
“你刚才说,你没有探索的地方是二楼和三楼?”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怎么了?”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因为我的观察视角是类似箱庭视角,我在锁定你位置前,是观察了整个箱庭的。根据我所看到的东西,二楼和三楼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拉普拉斯疑惑道:“没有奇怪的地方?那为何信息里提示,未探索区域会在离开后发生未知变化?难道这个特殊梦境里还有隐雪区域?”
安格尔:“这个应该没有。”
“没有隐雪区域,那就奇怪了……”
安格尔此时也不知具体情况,他才观察箱庭没多久,对这里的情报并不了解。
拉普拉斯也没指望安格尔给出答案,她在沉吟了片刻后,丢了一枚鳞片到地上的面具人身上。
拉普拉斯决定继续寻找探索百分百进度的方法,所以,现在还不能杀死面具人,但也不能让他跑了,丢一枚鳞片是为了以防万一。
确保无误后,拉普拉斯来到了壁炉前,捡起了地上的一个画框。
之前,她正要看这个画框的时候,面具人就出现了,她也没有看到画框里到底画的是什么。
当拉普拉斯翻开这个画框时,眉头微微一挑。
“这是……家族群像?”安格尔的声音传来:“不过,好像烧了一大半,右边两个人的面容已经看不清了”
画框里的画,因为有烧灼痕迹,所以很难看清细节,但大致的情况还是能看到的。
分别是两个男人,两个女人。
其中处于画面正中央的是一对男女,其中女的容貌已经被烧掉,而男的也烧了一半,但能看出是一个八字胡子的中年人。
女子身边有一个依偎着的少女,面容也被烧掉,看不清是谁。
而男子旁边,则站着一个面上已经出现皱纹,略显老态却仍旧清癯精神的燕尾服老头,从这个老头的打扮来看,应该是一个管家。
“烧掉的好像都是女性,这是被人刻意烧掉的?”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摇摇头:“不是刻意烧掉这两个女性,我发现画框的时候,它就在壁炉里。如果我没有及时拿出来,烧掉的就不仅仅是画纸中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两个女性的面容被烧掉,不是巧合,只是运气不好,恰好从左上角开始烧,这才将左边的两个女性先一步的“毁容”。
安格尔:“那,你有发现什么吗?”
拉普拉斯思索了片刻,伸出手指,指向右边两个男人中更像家主的那一位:“这个男人,我一路上看到不少他的画像,都是肥胖以后的样子。在这幅画里,他应该还没有变得那么胖。”
“这有什么特殊吗?”安格尔不解拉普拉斯为何会在意所谓的胖瘦问题。
拉普拉斯:“因为之前太胖,所以我没有认出他来。但现在,我确认我见过他。”
拉普拉斯说到这,低声道:“在外面玫瑰园的门框上,看到过几个人头,里面就有这个人。”
听到拉普拉斯的话,安格尔下意识将目光移向玫瑰园。
之前他是看到被拉普拉斯踩踏过的人头,如今对比拉普拉斯所说,还真的在这几个滚在地上的人头里,发现了画像里的“家主”。
“我看到了,外面头颅路,不仅仅有这个男人,他旁边的管家也在里面。不过,除了这个男人、管家,还有三个女人……”
拉普拉斯:“这三个女人,其中两个,应该是这里的主母,与她的女儿。”
拉普拉斯在说这话的时候,指了指画框里被烧毁的面容的两个女人。
“那剩下一个女人呢?”安格尔再问。
拉普拉斯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只有去二层和三层才能找到线索。”
虽然安格尔说他看过二、三层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但那是以安格尔的视角来看。
拉普拉斯一路上,总觉得这里的氛围笼罩着一股疑云,而且,到现在为止,面具人的身份都还没有被揭开。
所以,她猜测这些谜团,或许就在二、三层楼。
拉普拉斯做出决定后,便离开了主厅,朝着二楼走去。
进入二层后,拉普拉斯一边推开周围的房间,一边问道:“二层有哪个房间有画像?还有,二层有没有房间里有血迹?有隐藏的房间吗?”
安格尔扫了一眼,很快就回答上了前面两个问题。
“隐藏房间,二层没有。三层也没有,不过,三层到顶楼的位置,有一个阁楼,那里有爬梯,也很明显,也不算是隐藏房间。”
拉普拉斯按照安格尔的指引,快速的去了几个有画像的房间,还有几个带有血迹的房间。
一路上,拉普拉斯有思索、有停顿也有迟疑,不过,并没有说话。
二层看完,拉普拉斯又去了三层。
三层的房间没几个,拉普拉斯也没问安格尔,一个个的去看。
最后,拉普拉斯目光放到了登上阁楼的爬梯。
……
狭窄逼仄的阁楼里,有一张床,还有破破烂烂的桌子,以及无关紧要的摆设。
在安格尔看来,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地方。
但是,拉普拉斯对于这个阁楼却很上心,在这里停留了很久,几乎是用地毯式的办法在搜索阁楼的一切。
安格尔都觉得拉普拉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但让安格尔没想到的是,拉普拉斯……还真的搜索出来些东西。
带血的衣服、大量的绷带、还有自制的拐杖。
从衣服的大小,以及拐杖的长度来看,曾经住在阁楼里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大人。应该是个小孩,估计连一米六都不到。
判断出这个信息后,安格尔还在思索,这个小孩会是谁时,拉普拉斯居然又在拐杖的杖头里,找到了一张隐藏的小纸条。
安格尔看得很是惊讶,这怎么搞的跟寻宝游戏一样。
他以为阁楼没有什么问题,结果拉普拉斯却找到这么多隐藏物品,甚至还有极其隐秘的小纸条,这让此前信誓旦旦的说,二三楼没问题的安格尔,只觉得脸被打的有些肿。
小纸条里,并不是文字,而是用炭条画的很稚气的画。
画里没有人物,而是一个个的小格子,其中一个小格子上标记了一个红星。
安格尔仔细的看着这个稚嫩的画,好半晌后,才迟疑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藏宝图?”
安格尔话音刚落,就看到拉普拉斯从墙壁上的一个砖头后面,取出了一个铁盒子。
安格尔看的目瞪口呆,这,这又是什么玩意?
拉普拉斯倒是很悠闲的解释道:“这就是你口中的藏宝图里的藏宝。”
“你是怎么找到的?”安格尔疑惑道。
拉普拉斯:“这一看就是小孩子画的图,小孩子能藏的地方,基本就是目及之处。藏外面担心被人拿,还是藏在自己房间里安心。所以,按照这个逻辑,这个宝藏肯定藏在房间里。”
“图上的格子,应该是墙砖。所以,宝藏的位置可能在墙砖背后。我没去具体数是哪一个墙砖,而是感知了哪个墙砖可以渗透进去,那个地方估计就是藏宝地。”
“从结果来看,我的推测没错。”
拉普拉斯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打开盒子。
安格尔则在旁默默的道:“我怎么感觉从战斗副本,变成了解密副本?”
拉普拉斯:“啊?你说什么?”
安格尔:“没说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在你耳边加一个提示音。——「叮!恭喜你发现新道具:隐藏的盒子。探索进度+5%」”
拉普拉斯:“如果真的能实时得知探索进度,应该很有用。可惜,并没有这样的提示。”
安格尔在心中暗忖: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如果确定梦游仙境是类似副本这样的存在方式,无论是走解谜风格、战斗风格、或者密室风格……都可以搞出进度提示来。
当然,前提是安格尔要通过权能树掌握梦游仙境以后,才能实施,现在还是想想就好。
另一边,拉普拉斯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的东西很少,都是一些小玩意,类似胸针、布条还有一绺被珍藏的发丝,从细节上来看,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来自女性。
除了这些小玩意外,就只剩下盒子最底下的一层天鹅绒的布。
“这种布料,一般都是贵族专用。”安格尔轻声道。
拉普拉斯一边揭开布料,一边道:“可惜,目前来看,这个家族没有人是贵族。”
当布料被揭开后,拉普拉斯和安格尔都看到了隐藏在布料下方的一张薄薄的画像。
画像并不大,却很精致,小小的纸张上画了不少的人物。
当看到画中的人物时,拉普拉斯轻声道了一句:“看来我要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了,这个家族应该是有贵族的。或者,与贵族有关?”
从这些人物的打扮来看,基本都是来自贵族。
只是,全是陌生的脸孔。
唯二不是陌生脸孔的,则是一男一女。
男的是穿着管家服的清瘦青年,留着一个八字胡;女的则穿着女仆长的服饰,站在最边上,看上去很漂亮,但眉眼间有些刻薄。
这一男一女,正是这座房子的主家夫人。
拉普拉斯也没想到,内心追求贵族生活的房主,原本其实就是一个贵族家庭里的管家。
而房主的夫人,则是同个贵族家庭的女仆长。
不过,得知他们原本的身份,又意味着什么呢?
拉普拉斯沉思的时候,目光突然扫过相片正中间的一个女人。
这应该是位贵族夫人。她手上捧着一束漂亮的大玛丽玫瑰,有着一头柔顺的长发,穿着浅蓝色的长裙,还别了一个闪闪发亮的宝石胸针。
仔细一对比,她身上的物什,和盒子里的那些小玩意,恰好能对上。盒子里的布条,来自她穿着的浅蓝色长裙;盒子里的胸针,虽然缺少了宝石,但轮廓还是能对上;只有头发,这个无法完全确定,但前面两个对上了,头发基本也没跑了。
也即是说,这个盒子里装的东西,来自这个贵族夫人。
但生活在这里的,肯定不是那个贵族夫人,如无意外,是个小孩。
小孩的话……拉普拉斯目光从贵族夫人的身上下移,看向了这个夫人手上抱着的襁褓上。
难道说,生活在这里的小孩,其实就是贵族夫人手上襁褓里的婴儿?
拉普拉斯看着这张画像,再联想着自从进入这个空间后,遇到的种种事,心中隐约生出了一个猜测。
不过,这个猜测还需要一些佐证。
拉普拉斯想了想,从阁楼退了下来,来到三楼的一个主间。
这里是房主的书房,里面有大量的书籍,可惜,这些书籍里的文字,她看不懂,所以也就大致翻了翻就过了。
但这一次,拉普拉斯却是认真的翻阅起这里的书来。
一边翻阅,也没忘记询问安格尔:“这里的文字,你认识吗?”
安格尔给予了否定答案:“不认识。不过,这些可能不是你所想的文字。”
拉普拉斯顿住:“不是文字?什么意思?”
安格尔:“你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吗?”
拉普拉斯:“……特殊梦境。”
安格尔:“不管特殊不特殊,这里是梦境就对了。而梦境有一个特点,他是基于做梦人的认知来形成的。”
拉普拉斯:“你的意思是,如果做梦人是文盲,那么这里的文字,其实就是他幻想出来的文字,不是真实的文字。”
安格尔没有否定:“大致上是这样,就像一个不懂算学的人,如果做梦梦到算学,大概率全是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不明所以的符号。”
拉普拉斯:“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按照你的说法,这个梦境的造梦人,就不是大人了。”
大人一般来说识字,尤其是曾经贵族家庭里的管家和女仆长,如果连基础文字都不认识,那怎么能胜任这份工作。
安格尔不答反问:“你不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拉普拉斯这回没有反驳,因为她心中的那个猜测……的确如安格尔所说。
这个特殊梦境的造梦人,应该就是一个小孩。
不过,就算确认造梦人是小孩,她还是需要一个给予她猜测的佐证。
拉普拉斯沉默着翻阅书籍。既然这里的文字没有意义,那就不需要看文字,只需要看图片即可。
半晌后,拉普拉斯在桌面上的一本书上,翻到了一张图。
图下的文字基本可以忽略,但图上的内容,倒是表明的很清晰。
一个贵族庄园着火了。
下一页,也有一张图。
一男一女从贵族庄园里抱回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在围观的群众面前,这一男一女抱着小男孩哭泣,其中那男的似乎伸着手,在发誓。
再下一页,还是一张图。
在失火的庄园城堡里的玫瑰园附近,一座新的房子被建立了起来,而这个房子,和此时他们所在的房子外观……一模一样。
……
当看到这里时,拉普拉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里的故事,她基本已经知道了。
说直白点,就是贵族宅邸着火,唯一幸存者被所谓的管家与女仆长收养带大,可惜,这管家和女仆长却是个白眼狼,对于这唯一的贵族后裔不仅没有给予尊重,甚至还抢夺了他的一切,包括庄园、包括曾经城堡里的珍宝……从房子里的布设来看,曾经的管家甚至已经做好了取而代之,成为新晋贵族的准备。
而这个贵族后裔,如无意外,应该就是住在阁楼里的小孩。
他的衣服沾血、常年备着绷带以免伤口感染,他还有自制的拐杖,说明他的腿脚还断了……可能是被打断的。
这就是一个鸠占鹊巢的故事。
在得知故事后,拉普拉斯现在基本可以确认,这个梦境的造梦人应该和阁楼上的小孩脱不了关系,甚至于说,造梦人就是阁楼里的小孩。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只有那阁楼里的小孩,会讨厌甚至恨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以照顾之名,夺走了小孩的一切。而这个特殊梦境里,每一个被他恨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
所以,阁楼里的小孩,与造梦人应该有很深刻的联系。
要么是他的朋友,在梦境里为它出头;要么,它自己就是造梦人,在自己的梦中幻想出了一个强大的面具人,来制裁杀戮他讨厌愤恨的所有人。
这也是为何,玫瑰园的门栏上,有那些“恶人”头颅制作的人头气球。他们在小孩的眼中,都是该死的,属于必死名单。
不过,就算知道了这个特殊梦境的故事背景,也了解了一些真相,也依旧有一些疑惑亟待解决。
就譬如说,玫瑰园门栏上的人头气球里,有三女两男,其中两女两男的身份已经确定,分别是这个大房子的主人、主母、管家、女儿,可那唯一多出来的女人又是谁?
SHY
第二个疑惑也与玫瑰园门栏上的人头气球有关,既然门栏上有女儿的头颅,那之前面具人追杀的肥胖少女又是谁?还是说,这个女儿极其恶毒,造梦人甚至想要杀她两次?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最最关键的问题:解开了背景故事之谜,对探索进度有影响吗?
对于最后一个问题,安格尔也在关注,而他提出的建议是:“要不,你回主厅再‘预备处决’一下面具人,看看探索进度有变化吗?”
不过,拉普拉斯并没有采取安格尔的建议,只是闭上眼,一秒后,拉普拉斯睁开眼摇头道:“没有变化,探索进度还是65%。”
安格尔有些惊疑道:“你是……”怎么确认探索进度的?
拉普拉斯:“别忘了我在他身上丢了个鳞片,我只要心念一动,决定要激活鳞片。处决信息就自动浮现了出来,依旧还是65%。”
这也是拉普拉斯笃定说出探索进度没变的原因。
安格尔:“如果是解谜类型的副本……我是说试炼空间,解开谜题应该会增加探索度才对。但现在,解开背景谜题也没有任何探索度变化,要么是解谜出错,要么就是,这不是解密类的试炼空间。还需要做其他事情,才能增进探索度。”
“我个人倾向于后者,可能还需要做其他事情,才能增进探索度。”
安格尔这么说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如果是解谜类的副本,只有拉普拉斯将所有的谜题都解析错误,所有的真相都偏移,那才会出现探索度停滞不前的情况。
而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拉普拉斯的分析是有逻辑的,而她寻找到的一系列证据,包括这本书里的插图,都在佐证她的推测。
就算真的推测有误,也不至于全错。
所以,这个探索进度,显然与解谜没有直接关系。
“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探索进度增加呢?”安格尔低声嘀咕:“难道说,要透过面具人,说服他背后的造梦人,要他放下仇恨,才能增进探索度?”
拉普拉斯淡淡道:“按你所说的,这个特殊梦境还是个涉及道德性质的梦境?”
安格尔讪讪一笑:“我就随便说说。”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起全息平板里一些游戏的解谜,他说的内容也是这类游戏的解谜思路,主角都要在精神上有所“升华”,才能体现游戏的正确性。
不过,他说完以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特殊梦境虽然被他称为副本,但毕竟不是游戏。
真正的探索方式,估计也不会走到这种需要道德正确的模板上。
安格尔目前也想不出增加探索度的方式,所以看向了拉普拉斯:“你觉得呢?”
拉普拉斯:“或许,还是要从面具人身上入手。毕竟,现在这个梦境里唯一活着的生灵,就只有他了。”
安格尔:“外面的玫瑰也算生灵吧?”
拉普拉斯懒得理会安格尔的吐槽,她自然也知道大玛丽玫瑰算是生灵,但她表达的生灵是有智生灵。目前这里的有智生灵,只有面具人。
拉普拉斯转过身,准备离开书房,去主厅再看看面具人。
就在拉普拉斯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又听到安格尔的吐槽:“就算玫瑰不算生灵,外面那少女也算吧?”
拉普拉斯:“我知道她,她已经死了。”
安格尔:“不,在我的视角里,她没有死,只是被埋入了玫瑰园,成为玫瑰的养料。”
拉普拉斯身形一顿,用惊疑的语气道:“你说……她没死?”
安格尔再次用箱庭视角俯瞰了一下玫瑰园,然后笃定的道:“没死,她心跳和呼吸都有。”
“她居然没死?”拉普拉斯皱了皱眉:“既然她没死,那说不定探索度就在她身上。”
拉普拉斯思及此,立刻动身,以飞快的速度冲下了楼,从后门冲出了房子,一直跑到了少女被埋的地方。
果不其然,安格尔所说没有错,她还活着!少女的身体从脖子以下,已经被拉入了地下,成为大玛丽玫瑰的养料,可脖子以上的头颅还露在外面。以拉普拉斯的眼力,能清晰的看到她的呼吸,也能看到她脖子上的血管有规律的跳动。
不过,她虽然活着,但之前肥胖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全程了大玛丽玫瑰的养料,现在变得瘦骨嶙峋,看上去随时都有死亡的风险。
拉普拉斯靠近了少女,试图唤醒她。
不过,少女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甚至于说,大脑都受到了损伤,以拉普拉斯现在的手段,根本没办法将她从昏迷中唤醒。
拉普拉斯沉吟了片刻:“既然唤不醒……那我就替你杀了她。”
拉普拉斯口中的“替你杀了她”中的“你”,不是指安格尔,而是指这个梦境的真正主人,也就是造梦人。
造梦人既然这么恨这个女人,不断的让面具人虐杀她,那拉普拉斯就成全造梦人。
一边这么想着,拉普拉斯慢慢抬起了脚。
“有处决提示吗?”安格尔的声音在拉普拉斯耳边响起。
拉普拉斯摇摇头:“没有。”
没有处决提示,意味着,就算杀了这个少女,副本也不会结束。
不过,这也在拉普拉斯的掌握之中,真正离开副本的手段,还是杀死面具人。
所以,拉普拉斯毫不犹豫的对着少女的头颅,狠狠的踩了下去。
化为蹄形且肌肉喷张布满鳞片的脚,力量之大,直接将少女的头颅踩的稀烂,地上全是溅射出来的红白秽物。
拉普拉斯身上也溅到了这些喷涌的秽物,只是,她却没有理会,而是站在原地呆呆发愣。
安格尔在她耳边叫了好半晌,拉普拉斯才回过神来。
而她回过神后的第一句话,便是一个好消息。
“杀死这个少女后,我尝试了一下远程处决面具人,我发现,我的探索度,增加了!”
安格尔:“现在多少?”
拉普拉斯沉吟了片刻,轻声道——
“99%。”

好文筆的小說 超維術士-第2887節 記憶之森分享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记忆之森?
安格尔面露不解,每一个字符他都认识,但组合起来就看不懂了。
拉普拉斯:“之前你说要从我这里借一样东西时,曾经提到过一个条件,希望这件东西能和镜世界的意志扯上点关系。”
安格尔点点头,他当时的确提了四个条件,其中也有这个条件。而最终,拉普拉斯借出来的东西,就是现在的——蜕鳞。
“其实,在你提出这个条件时,我脑海里最先想到的就是记忆之森。因为,这是镜世界意志给予我的馈赠。”
等于说,记忆之森是镜世界意志的体现。
“我之所以最后没有选择记忆之森,是因为它并没有什么攻伐能力,不满足你提出的第四个条件。”
从拉普拉斯的话里,安格尔也大致明白了拉普拉斯的意思,“记忆之森”应该是一个实物,当初她是在蜕鳞和记忆之森两样“物品”里做出的选择;不过最后,综合安格尔给出的四个条件,她放弃记忆之森而选择了蜕鳞。
那既然当初放弃了记忆之森,现在为何又再提起呢?而且,拉普拉斯不是说记忆之森没有攻伐能力么,怎么现在又要用记忆之森来解决蜘蛛魔怪?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安格尔心里最大的疑问:记忆之森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拉普拉斯要说这是镜世界给予的馈赠?
“记忆之森是一种世界规则的演化,用你们巫师界的能力来类比的话……你可以当成,这是一座记忆花园。”拉普拉斯在说到‘记忆花园’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安格尔停顿了一秒,用惊疑的语气道:“你的意思是……巫术花园?”
巫术花园,是一种介于术法与炼金之间的神奇产物,能够划出一方空间,将其从大世界剥离,并且装入某种载具上。而在巫术花园成型的那一刻,世界意志会为巫术花园灌注一种初级法则,让其能够从一个普通的空间道具,一举跃迁成任何一个巫师组织的战略级道具。
唯一可惜的是,灌注的法则是随机的。而这个法则的强度,则由构建巫术花园的恒定碎屑数目来决定。而恒定碎屑这种特殊的材料,目前只有位面融合时会少量的产出。
这也是为何,每当有位面融合的时候,各大巫师组织、巫师家族都不顾一切的前往,就希望能趁着位面融合的时机,获得一些恒定碎屑。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本质上和巫师界的巫术花园是一样的,也需要恒定碎屑作为耗材。不过,记忆之森灌入的是镜世界的法则,和巫师界的法则还是微微有些区别。”
安格尔:“所以,你拥有记忆之森?”
拉普拉斯皱了皱眉,这不是废话么,她既然提到记忆之森,肯定是有才说啊,没有她说来做什么。
拉普拉斯:“我初入空镜之海的那段期间,偶然得到了一瓶恒定碎屑,借此构建了记忆之森。”
安格尔一脸怔楞:“偶然得到恒定碎屑?一瓶?!”
这话说得简直就像是在路边随便走一走,就捡到了数十万的魔晶一样。啊,不对……恒定碎屑在巫师界都是以“滴”来论,如果真的是一“瓶”恒定碎屑,数百万甚至上千万魔晶都是底价,而且还属于有价无市!
拉普拉斯:“的确是偶然得到的,不过,还是花了我好几天的时间。”
安格尔:“好几天?!”
话刚说完,安格尔就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但是,这实在是让他镇定不住啊。
她说的可是“好几天”,而不是“好几十天”、“好几个月”、“好几年”,“好几天”的意思就是说,不满十天!
不满十天就得到了一瓶恒定碎屑,而且听拉普拉斯语气,过程应该也不是很危险。就这,安格尔哪还能镇定得了?
别说好几天,让他忙一年,然后只给他一滴恒定碎屑,他都愿意。
果然,拉普拉斯不愧是天命之子,如此轻松就得到了这么昂贵的恒定碎屑……换做智者主宰,估计也和他一个反应。
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下意识的嘀咕出来了,拉普拉斯听到后,轻描淡写的补充道:“这件事智者并不知道。”
“啊?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拉普拉斯淡淡道:“就像你搞出来的这个名字很难听的梦之晶原……智者知道吗?”
安格尔挠挠鬓角:“说的也是。”
再好的挚友,也有各自的隐私,拉普拉斯不愿意告诉智者主宰,或许也有她自己的理由。
不过,梦之晶原这个名字哪里难听了?既然是梦之旷野的版图扩列,肯定要走一个风格嘛。
安格尔在心里暗忖道,拉普拉斯不知道梦之旷野的存在,所以现在会说梦之晶原的名字难听,他……理解。等知道梦之旷野后,肯定也会赞成他给这里取名梦之晶原的。
思及此,安格尔没有就名字的事情吐槽,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能够问一下,你说的一瓶,是有多少滴恒定碎屑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如果还有剩余的话,我可以……”
“没有剩余,我全用了。”拉普拉斯:“至于多少滴?我没记数,可能百滴左右吧?”
百滴?!安格尔虽然心中已经有了预想,但还是被拉普拉斯的“运气”给吓到了。
要知道,只需要十滴就可以做一个不错的迷你花园了。
整整百滴,这制造出来的巫术花园起码也是中大型、甚至可能直接是大型的巫术花园。
这就很可怕了,很多巫师组织连中型巫术花园都没有,就连被称为财力最强的天空机械城,也只有一个勉强能达到大型水准的巫术花园,其余的都是小型,以及中小型巫术花园。
而天空机械城,是巫师界金流的中枢之一,也是经营了无数年的大型组织,这才有如此的底蕴。
拉普拉斯……只是一个镜中生物,就单独拥有一个疑似大型巫术花园,估计任何巫师界的人听到,都会感到骇然。
安格尔吞噎了一下唾沫,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喉咙,这才继续说道:“那,那你的记忆之森,是有什么功能?”
安格尔说完后,觉得自己问的有些唐突,赶紧又补充道:“我没有打探隐秘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记忆之森如何对付空中的那些蜘蛛魔怪。”
拉普拉斯:“记忆之森,里面充斥着以各种记忆所凝结的物品,其中也包括了一些我的时身失败品。”
时身失败品?安格尔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名词。
“只要是记忆所凝结的东西,无论是幻象、亦或者念物、又或者说是时身,都能被记忆之森所收纳,成为一棵扎根在记忆大地上的‘树’。”
“而这只蜘蛛魔怪所制造的分身,便是记忆的时身。”
“只要你能将记忆之森送进来,我就有办法将这些蜘蛛魔怪的时身全部收纳起来。”顿了顿,拉普拉斯继续道:“不仅仅是时身,蜘蛛魔怪的本体也存在大量的记忆,我怀疑这也有可能是一个时身,只是集合的记忆更多,能力也变得诡异而出众。”
安格尔越听越觉得玄乎:“它的本体也是时身?那,那它的真身又在哪?”
風流王爺俏駙馬
拉普拉斯:“不知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是不是真的,还需要进一步去判断。就算本体不是时身,记忆花园能迅速的收纳所有逸散的记忆,也能压制住蜘蛛魔怪。”
说到这时,拉普拉斯突然问道:“你之前说过,你用梦海螺拉入梦之晶原里的物品,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对应之物吧?”
安格尔点点头:“是这样的。”
拉普拉斯:“那对付蜘蛛魔怪就更简单了,把所有的时身都收进去,包括这只蜘蛛魔怪也镇压进去,问题应该就解决了。”
安格尔:“记忆之森可以镇压所有的蜘蛛魔怪,包括这只本体?”
拉普拉斯点点头:“可以,因为它本体的能力,也来自于记忆。”
听完拉普拉斯的话,安格尔轻声低语:“真是巧啊……”
拉普拉斯:“什么意思?”
安格尔摇摇头,没有作解释,只是说了一句前沿不着后语的话:“……天黑有灯,遇雨有伞,屋漏还有挡板。”
拉普拉斯静静的看了安格尔一眼:“这句话我记住了,下次路易吉会用来当诵诗的素材。”
安格尔:“……”
拉普拉斯:“话说回来,记忆之森能送进这里吗?”
安格尔点点头:“可以。”
梦之旷野里就已经有巫术花园了,虽然只是莱茵的微型花园,但也说明了,梦海螺是可以将巫术花园这类道具拉入梦的。
三國之雲起龍驤
记忆之森既然也算是巫术花园,那应该也在梦海螺的涉猎范围内。
“如果你同意将记忆之森送进来,出去以后,直接用手碰触放置蜕鳞的瓶子,同时在内心里呼唤格莱普尼尔,她自然会听到,并且回应你的。”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才道:“我知道了。”
话毕,安格尔抬头看了眼天空中不断织网的六只蜘蛛魔怪,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蜘蛛织网,不仅仅是一种捕猎的前摇,也是圈地筑巢,占地为王的证明……
而这,似乎和现在的情况不谋而合。
安格尔摇摇头,转过身,消失在了梦之晶原里。
……
回到映照空间后,安格尔陷入了一阵沉思。
稍微整理一下这件事,就会发现一切都很巧。
梦界派来魔怪大军,明显是放水了。纵然数目众多,可都在拉普拉斯可解决的范围。
彼时,安格尔其实心中已经有种想法,或许他的猜测对了,梦界和镜世界正处于意志的博弈中。
镜世界不希望梦界的触手探入自己的领地,所以将梦界驱赶了出去;而梦界又留了一手,让甜蜜之梦在拉普拉斯面前诞生,始终让梦界与镜世界有一丝相连。
不过,仅仅这一丝相连还不够。
梦界的意志也在等待,等待变数的到来。
而安格尔就在这时,出现了。他的梦之晶原,恰好在梦界和镜世界的夹缝了,且拥有一部分双方的特性,等于说,这里一旦成型,据会变成梦界与镜世界的中间地带。
梦界的意志,在其他地方或许并不希望有这样的夹缝世界存在,但在镜世界,它却愿意出现这样一个缓冲地带,始终纠缠住镜世界,避免彻底脱钩。
于是,以往梦界意志可能会派来超巨大的魔怪来当清剿者,而这次,只是象征性的来了一些虾兵蟹将。
说白了,就是梦界变相同意了梦之晶原的存在。
以上,就是安格尔此前的猜测,也正因为有这样的猜测,他才敢大胆的搞出梦之晶原。
一切的发展,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只是安格尔没有料到的是,梦界既然是与镜世界在博弈,梦界作为棋手,镜世界何尝不是另一个棋手。
梦界虚落一子,被安格尔吃掉。
而镜世界这个时候却是不乐意了,于是也落了一子,这一子不再是“虚”,而是“实”。
也就是现在的清剿者——蜘蛛魔怪。
蜘蛛魔怪说是清剿者,但实力又没有到达可以立刻破坏掉梦之晶原的地步;说它不是清剿者,它的能力又起极其诡异,放任不管,终究会让梦之晶原破碎。
它的实力恰好就卡在一个很微妙的点。
而拉普拉斯的蜕鳞不仅解决不了它,还让它越变越多。
安格尔看着都觉得绝望。
可就在这时,拉普拉斯又发现了它们的弱点,记忆之森可以克制蜘蛛魔怪。
而记忆之森,既属于拉普拉斯,但它又属于镜世界的意志。
明明都以为打不过要撤了,结果出现了转机;转机还恰好是拉普拉斯能使用的,并且还属于镜世界意志的。
这难道还能称之为巧合?
安格尔相信,这就是镜世界的落子。
而它如此落子的索求是什么:记忆之森进入梦之晶原。
可这样做,镜世界有什么好处吗?
安格尔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就像是那些织网的蜘蛛一样,它要的或许就是……
圈地筑巢。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txt-第2882節 聚怪熱推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可以聚拢怪物?半空中拉普拉斯眼睛倏地一亮。
她目前虽然炸的很欢快,但有一点让她很不爽,便是魔怪虽多,但基本都是分散开的,需要她不断的移动位置,对魔怪逐一击破。
她一次轰炸最多也就炸了十只魔怪,相比起漫天魔怪的数量,十只实在不够看。
如果能够将魔怪聚拢,炸一次就杀百只、数百只魔怪,那她或许用不了一天时间,就能将密布的魔怪给清理殆尽。
伍先明 小说
思及此,拉普拉斯将近处的数只魔怪给炸成碎渣,又将偷偷来到她背后的魔怪一蹄踹成两半后,拉普拉斯这才从天空降下,来到安格尔所布置的安全区内。
——安全区,是安格尔用禁魔、抵御、净化、驱邪、恢复等数个类型的中级魔纹皮卷,配合魔能阵盘,所布置出来的特殊区域。它的外观是一个发光的穹顶,在这个穹顶的保护下,哪怕上百只魔怪一同攻击,也需要好几分钟才能破开。
虽然维持安全的时间并不长,但安格尔可以无限补给。灭了一个安全区,下一秒就有新的安全区升起,所以就算维系时间不长也没什么关系。
而安全区的最大作用,就是给拉普拉斯休憩用的。
一直袭杀魔怪,就算身体不累,精神也会疲累。只要进入安全区,拉普拉斯会在短时间内恢复疲乏感,重新振作起来。
可以说,安全区对拉普拉斯是非常有用的。
对安格尔而言,安全区的存在,也可以让他避免被误伤。
唯一让安格尔遗憾的是,就算能无限补给,可把安全区布置起来还是有点麻烦的,毕竟要用多张魔纹皮卷,还要配合魔能阵盘。如果日光花园或者日光圣堂能用梦海螺拉进来就好了,无论是日光花园还是日光圣堂,效果都比安格尔布置的安全区高数倍……可惜的是,日光花园和日光圣堂内部都含有神秘气息,梦海螺也无能为力。
另一边,拉普拉斯回到安全区后,身上的疲惫瞬间消失不见,这让她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一边伸着懒腰,拉普拉斯一边走到安格尔身边:“打算怎么聚拢?能聚拢多少魔怪?”
安格尔正要说话,拉普拉斯又道:“算了,你怎么聚拢都无所谓,直接告诉我,聚怪的坐标在哪里,我好提前去附近守着。”
安格尔:“具体坐标我目前无法预测。”
拉普拉斯:“什么意思?”
安格尔:“我会先试验一次,具体能不能聚怪,还要看看这次能不能成功。”
话毕,安格尔转头看了看,最后目光放到了一个小山包上。
说是小山包,其实是被拉普拉斯炸出来的晶原之土所堆砌出来的,之所以能完美的聚集成小山包,是因为内部还有一只被轰炸成焦炭的大体型魔怪。
安格尔指着小山包,道:“那里会是中心。”
拉普拉斯:“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那边等待?”
安格尔点点头。
拉普拉斯没有询问为什么,也没有多做停留,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安全区,朝着小山包走去。
而安格尔则闭上眼,以上帝视角,开始了对目标地点的方位确定。
确定无误后,安格尔连续激活了数张魔纹皮卷。
紧接着,以小山包为中心的方圆千米,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影子。
牢笼的形状像是鸟笼,笼罩住了三十只左右的魔怪,也恰好是方圆千米内的所有的魔怪数量。
当牢笼出现后没多久,以牢笼的栅格为始,不断的蔓延出长有尖刺的荆棘,荆棘开始不断的收缩,魔怪也被蔓延出来的荆棘,压缩着活动的空间。
拉普拉斯看到这一幕,有点明白安格尔的想法了。
“牢笼之影”,是一个空间系魔纹皮卷,用于封锁空间。而后面出现的荆棘,则是”荆棘森林”,控制类的魔纹皮卷,荆棘十分的坚韧,很难被破坏,且荆棘刺上有毒,魔怪被困在其中,速度会明显的下降。
而安格尔用牢笼之影,封锁一片空间,又用荆棘森林来压缩魔怪的活动空间。
最终,让这些魔怪聚集在了一起。
这就是安格尔所谓的聚怪。
这种方法可以是可以,但是,它只针对的是没有什么智慧的魔怪。
因为智慧不高的魔怪并不知道,如果他们强行冲关,是有可能对牢笼之影或者荆棘森林造成破坏的。而这些低智或者无智的魔怪,会下意识的往自以为安全的地方靠拢,这是天性上的趋吉避凶,但有时候趋吉避凶反而让他们失去了冲破牢笼的机会。
安格尔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而目前梦界来的这些魔怪,也的确是低智魔怪,这种方法倒是恰到好处。
不一会儿,三十只魔怪就聚在了一起,拉普拉斯连炸数次鳞片,轻松解决这些魔怪。
等到魔怪杀完后,拉普拉斯再一次回到了安全区。
看到安格尔后,拉普拉斯的第一句话便是摇头否定:“不行,这种聚怪的速度太慢了。”
聚怪是成功了不假,但是缺点太明显了。其一,就是只能对付智商不高的魔怪;其二,便是聚怪速度并不快。
第一点暂且不论,第二点才是至关重要的。虽然一次性杀了三十只魔怪是很多,但是,等待魔怪聚拢的时间相当长,这么漫长的时间,以拉普拉斯之前的杀怪速度,完全可以灭杀更多数量的魔怪。
安格尔:“我明白,不过这一次只是试验,接下来才是正餐。”
安格尔话毕,从一旁取了一个斗篷交给拉普拉斯:“你带上这个……”
拉普拉斯看了眼手中的斗篷:“这是……?”
“西莫斯之皮,可以抵御空间之力。”安格尔顿了顿:“等会我可能会继续使用空间之力限制魔怪的行动,你带上西莫斯之皮,不用担心被空间之力误伤。”
拉普拉斯没有多想,直接披上了斗篷。
安格尔:“接下来的事你不用管,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去灭杀魔怪即可,我会持续给你补给蜕鳞的。至于聚怪,会有的,你等会就知道了。”
拉普拉斯怀疑的看了安格尔一眼,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点点头便离开了安全区。
等到拉普拉斯离开后,安格尔立刻回到了现实中。然后从手镯里重新拿出一张“牢笼之影”,紧接着拿出来……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阵盘。
安格尔这一次,打算用阵盘的加持,搞一次大的!
闭上眼,安格尔没有进入梦之晶原,而是通过梦境之门,开启上帝视角。紧接着安格尔开始不断的将阵盘用梦海螺投入梦之晶原里。
这些阵盘在梦之晶原的位置各不相同,最远的阵盘甚至相隔上千里!
等到所有阵盘布置完毕后,安格尔才带着最后一个阵盘与牢笼之影皮卷,进入了梦之晶原。
睁开眼,安格尔的位置依旧在安全区。
安格尔稍微测量了一下位置,最后将手中的阵盘放在了安全区的正中心。
随着这一阵盘落下,整个梦之晶原里被安格尔投入的另外一百三十七个阵盘,在各自的位置开始发出盈盈光辉。
这些阵盘的作用其实只有一个:放大核心位的效果。
而核心位,就是安格尔现在所在位置的阵盘。
安格尔将牢笼之影激活,缓缓的放在阵盘之上。
刹那间,巨大的牢笼之影再次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拉普拉斯也注意到了牢笼之影,但这一次,让拉普拉斯有些意外的是,牢笼之影的边缘在哪里,她居然完全看不到?!
拉普拉斯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边炸着魔怪,一边对安格尔传音道:“你……你这次牢笼之影有多大?”
安格尔:“三千里。”
拉普拉斯愣了一下,低声嘀咕了一句:“你这次还真的搞了个大动作,算了,先不管你了。”
拉普拉斯重新投入战斗,而安格尔则回到了上帝视角。
在上帝视角下,三千里的牢笼其实并不大,还没有梦之晶原百分之一的大小。
安格尔其实可以让牢笼之影更大,五千里、六千里甚至上万里都可以。只是没必要,因为目前,没有魔怪去往三千里外。
也就是说,牢笼之影现在覆盖了所有的魔怪!
拉普拉斯说,用牢笼之影来聚怪,速度慢,安格尔也承认。他也没办法改进聚怪速度,他唯一能改进的,就是将牢笼之影大范围的覆盖,不断的压缩魔怪的活动区域。最后,将所有的魔怪,都限制在一个区域。
这才是安格尔真正的计划。
速度不快没关系,那我就走量,一次性一网打尽!
有了牢笼之影,接下来安格尔就要压缩魔怪的空间了,之前安格尔使用的是“荆棘森林”作为压缩空间的手段,而这一次,他打算稍加修改。
除了“荆棘森林”外,安格尔还激活了新的魔纹皮卷:感电之海!
感电之海和荆棘森林一样,都是控制类的魔纹皮卷。不过,荆棘之海靠的是坚韧难摧的荆棘配合毒刺,压缩魔怪的活动空间。而感电之海,则是通过弥漫的水雾导电,让空气中的水珠作为电锁链,来麻痹、困住魔怪。
感电之海的优点在于,弥漫的速度快,能最快的达成控制效果。
它的缺点也很明显,伤害不够,导致控制效果也一般。
不过,感电之海有一个特点,就是感电效果最强的地方在边缘,最弱的地方,则是在正中心。从边缘到正中心,感电效果是逐级递减的。
而边缘处的控制效果,其实比荆棘森林还要更高。
这个特性会让被感电效果影响的魔物,下意识的往效果较低的中心位置靠拢,再加上不断蔓延的荆棘森林,最后可以确保将魔怪堵在正中心。
数目多又如何,体型大又如何,没有相对应的智慧,那只能被虐。
布置完这一切后,安格尔重新回归到了给大佬递蜕鳞的贫乏岗位上。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安格尔也不知道给拉普拉斯供给了多少次蜕鳞。
终于,在拉普拉斯将这附近全部变成硝烟弥漫的区域时,空气中开始慢慢凝结出了水雾。
水雾的出现,意味着感电之海终于扩散到了附近。
果不其然,没过几秒,天空中就开始出现嘶嘶的电流声。电蛇在水雾之中穿梭,带来了大量魔怪的惨叫。
电流的效果并不能对魔怪造成多大的伤害,却让它们极其难受,不少的魔怪已经开始逐渐聚集。
拉普拉斯也发现了这一点。
抛开之前安格尔试验聚怪的那一次不谈,其他时候,她轰炸魔怪,最多一次是炸死十只魔怪。但现在,在感电之海出现后,她几乎每一次轰炸,都能带走十只以上的魔怪。
三十只、四十只都是有的。
这让她轰炸的效率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
而这,还只是安格尔这一次大范围聚怪的前奏!
之前拉普拉斯还在思考,要在这里耗费多久时间才能清除完毕,现在看来,或许用不了半天,就能彻底的消除这些长得奇形怪状的魔物。
在看到彻底解决的希望后,拉普拉斯的动力越发高涨,连续几次的轰炸,甚至还引起了小范围的空间震荡。
也幸好拉普拉斯穿上了西莫斯之皮,否则这些空间震荡反而可能对拉普拉斯造成伤害。
拉普拉斯没有在意空间震荡,但是安格尔却是吓到了。
他现在不再拉普拉斯对梦之晶原的轰炸,是因为未来可以靠权能慢慢修复。但如果不断引起空间震荡,甚至造成空间坍塌,以梦之晶原这刚刚诞生的新世界稳固程度,可能撑不住。
别到时候魔怪清理完毕,结果自己人还把梦之晶原搞破裂了,那就不好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安格尔赶紧示意拉普拉斯尽量控制。
拉普拉斯虽然不以为然,但还是听了安格尔的话,对空间薄弱的地方,尽量少去轰击。
安格尔见状,稍微放下心来。
不过,另一个之前忽略的问题,也被安格尔重新考虑起来。
聚怪虽然能迅速的袭杀魔怪,可如果最终聚怪的地方,空间薄弱,连续几次蜕鳞都没办法炸完,会不会反倒把新生的空间给炸塌了。
之前安格尔无所谓最终聚怪的坐标,但现在看来,还是要提前做好安排。
要么将最终聚怪的位置固定在空间稳固的地方,要么……干脆就直接加固牢笼中心位置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