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睡秋

精华都市异能 獵天爭鋒 睡秋-第1243章 外出推薦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沈重山再次前来的时间要比商夏预计当中晚了不少时日。
不过这一次沈重山出现在巢穴秘境之外的虚空乱流当中的时候,虽然看上去狼狈当中还透露着几分疲惫,但商夏却从他的目光当中看出了几分期待。
或许是因为之前商夏两次制作“万云飞霞符”成功的经历,让沈重山对于商夏第三次制成此符抱有极大的期待。
因此,当商夏主动将其从虚空乱流当中迎入巢穴秘境当中的时候,沈重山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商夏看向虚空乱流深处的凝重神情,而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商真人,那第三张‘万云飞霞符’……”
商夏沉凝的目光从秘境之外的虚空乱流当中收回,闻言淡笑着答道:“放心,成了!”
沈重山脸上立马浮现出惊喜之色。
然而紧跟着便听得商夏的语气一转:“不过……”
眼瞅着沈重山的神情呈现出忐忑之色,商夏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不是制成了一张,而是两张!”
“两张?!”
沈重山忍不住一下子太高了声调:“在那里?”
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轻咳一声,收敛了脸上的激动神色,道:“抱歉,实在是商真人每每出乎在下意料之外!不知那两张‘万云飞霞符’……”
实际山商夏此时手中有着三张“万云飞霞符”,两张是用特制六阶符纸制成,剩下的一张则是借助灵机充盈的状态加持,以一张寻常六阶符纸制作而成。
原本按照万云会的需求,商夏只需提供给沈重山一张“万云飞霞符”便算是完成了约定,不过由于那五张特制符纸毕竟都是万云会提供的,商夏也有心想要同其结个善缘,索性便将两张都交给了沈重山。
至于手中另外一张以寻常六阶符纸制成的“万云飞霞符”,商夏则打算保留下来验证一番此符的真正威力。
安意淼 小說
商夏见得沈重山神情激动,不由笑道:“也是商某运气好,这一次侥幸成功了两次,如此贵派便能拥有四张‘万云飞霞符’,虽说前番宮卓真人言道万云会只需此符三张便能全身而退,但商某觉得所谓料敌从宽,多出一张此符出来,贵派便也能多出一份保障!”
沈重山此时已经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只是郑重其事的朝着商夏行了一个大礼!
而后沈重山从腰间的储物物品当中掏出了一把符纸便要往商夏的手中塞。
“这是……”
商夏目光一扫便已经看得清晰,除去五张特制的符纸之外,尚有十张各色六阶符纸,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二三十张五阶符纸夹杂其中。
沈重山此时已然恢复了几分冷静,连忙解释道:“这些六阶符纸当中,有五张本就是此番特意提供给商真人制作‘万云飞霞符’的,师叔特意有交代,无论您此番制作‘万云飞霞符’是否成功。至于剩下的十张六阶符纸则是向真人求取其他各种六阶武符,余下的五阶符纸也是一样,均按照‘三尺成一符’的惯例。”
“正巧了!”
商夏闻言忽然发出一声轻笑,道:“最近几日闲极无聊,商某倒也尝试着制作了几张其他的六阶武符用来练手,既然沈真人已经来了,那索性便按照惯例用这些符纸交换便是,不过……”
商夏语气再次一转,道:“不过商某既然已经制成了,那么这五张符纸便无须再补了,便与另外十张六阶符纸算在一起,来交换商某手中制作的其他六阶武符吧!”
沈重山还待要推辞,不过商夏却执意不肯,无奈之下他只能按照商夏之言,以手中十五张六阶符纸换取商夏手中的五张六阶成符。
这五张六阶成符分别为“真空禁域大手印”两张,“渊狱陷空法符”两张,完成改造的“幻境符”一张,以及一张由沈重山提供的来自元鸣界的六阶武符传承“冰墟法符”!
其中那“幻境符”乃是经过商夏再次改造之后,已然成功突破了高品伪装瓶颈的六阶武符。
凭借此符,六阶低品真人便能够轻易而举的将自身修为伪装成为高品真人。
这是商夏之前在虚空乱流当中接引寇冲雪回归的时候,从斩杀的那位元鸣界真人身上的残符所得到的灵感。
除去那张残符之外,商夏还从对方的身上得到了一种能够压制和禁锢神兵、圣器的灵性,从而从对手手中轻易完成缴械的六阶武符,商夏将之称为“定灵符”。
不过商夏在得到两张“定灵符”的时候,这两张武符在被激发之后的消耗更大,而且本身品质也是不低,商夏目前也无法将之进行复原。
当然,他现在也没那个时间。
至于另外一张“冰墟法符”则是由沈重山提供的,让商夏熟悉元兴界符道风格的一道六阶武符。
此符在激发之后,能够在武者自身本源领域所笼罩的范围内形成一片寒冰绝域,论及威力可能还在“真空禁域大手印”之上。
此符无论是从制作难度上,还是武符本身的威力上,都算得上是中规中矩。
沈重山对于得到的五张六阶武符也极为满意,但在完成交易之后,便带着两张“万云飞霞符”和五张其他的六阶武符急匆匆的告辞离开。
只不过商夏望着沈重山一头扎进虚空乱流当中,便知晓他此番返回元兴界的路途怕是不太会平静。
不过这个时候商夏的目光却忽然有些涣散起来,似乎正在做着某个艰难的决定。
俄而,便见得商夏的身形陡然一虚,但紧跟着便已然凝实如初,但他的气机也在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了一次衰竭,但也很快便有重新恢复到了四品道合境的状态。
随即“商夏”便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巢穴秘境深处返去。
虽然在这个过程当中自身气机有所收敛,且又有巢穴秘境本身的遮盖,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在巢穴秘境的外围感知到一位高品真人的存在。
然而与此同时,一道内敛到了极致,且连带着身形都隐匿起来的身影,在悄然出得巢穴秘境之后,几乎以一种没有引发任何波动的方式没入了虚空乱流当中。

精华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愛下-第1221章 五柱城陣成推薦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交州五柱岭之下。
当年商夏将一位三品真人磨灭的神魂俱灭的地方,如今已然成为了通幽学院在交州的重要据点,学院的武者甚至在五柱岭之下直接修筑了一座城池,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五柱城”。
五柱岭周围原本大片的沼泽湿地,如今却已经有大片被开发出来,五柱城中人来人往,近些年来已经越发显得兴旺。
这一日,向来不禁武者出入的五柱城却少见的开始戒严,甚至就连自从这座城修筑成功之后便不曾开启过的护城大阵,今日也处于随时可以开启的地步。
城中不少武者议论纷纷,猜测五柱城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
不过很快便有消息传来,说是通幽学院直接在城北区域开辟的那片区域布置的阵法已然完工,而那座阵法居然是一座可以直接连通幽州通幽城的空间传送阵!
这消息传来之后,很快又在五柱岭城中掀起了一阵议论的热潮,待得传送阵的消息从通幽学院的武者口中得到证实之后,更是令城中诸多武者奔走相告,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开启呼朋唤友纷纷向着城北而去。
对于大部分的中低阶武者而言,虚空穿梭这种事情几乎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灵丰界中哪怕是四阶武者也不过是初涉空间之道,真正敢于进行虚空穿梭的只有修为达到五重天以上的武者才有把握。
也正因为如此,武道界中绝大部分中低阶武者,可能一身都不曾走出过自己出身的州域。
即便是充满了冒险精神的武者,想要进行远距离的游历,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旅途当中倒还是小事,关键是途中往往还存在着诸多艰难险阻。
可要是这种能够跨越州域的远距离固定传送阵能够布置成功,那么情况就要大为不同了。
届时哪怕是低阶的武者,也能够很轻易的穿州过域,往来于灵丰界南北之地。
城北专门开辟出来的一片用来布置五行传送阵的区域,尽管通幽学院提前便已经在周围布下了警戒线,但还是有大量的武者涌来远远的站在外围观看。
作为近些年来通幽学院少有的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孙海薇多数时间一直都坐镇交州,主持着学院武者在交州的一应事宜。
此时眼瞅着阵堂的两位大阵师指挥着十余个低阶阵师对传送阵发进行着最后的调试,孙海薇便亲自赶来坐镇。
有她这位五阶第四层的高手亲自坐镇,料想也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造次。
过不多时,两位大阵师前来汇报,传送阵的一应事宜已然准备就绪。
孙海薇神色冷然的点了点头,问道:“与学院那边约定的是什么时辰?”
其中一位大阵师答道:“正是午时二刻!”
孙海薇抬头默算了一下时辰,道:“那就准备开始吧!”
随着午时二刻的时间到来,两位大阵师将数枚分属五行的上品源晶一一镶嵌在传送阵的核心位置之上,随着大阵被启动,虚空波动瞬间向着四周波及开来,但却并未造成任何伤害。
随着一道空间门户开启,几只被吓得几乎要站立不稳的中低阶异兽出现在了传送阵的平台之上。
不过这几只异兽在双脚落地的刹那便似乎找回了活力,顿时便朝着不同的方向奔跑。1
然而早有准备的孙海薇随手将衣袖一挥,那几头异兽便又各自跌回传送平台之上跌了一个七荤八素。
随着孙海薇朝着两位大阵师点了点头,五柱城的传送阵也随之开启,几头异兽随即消失在传送平台之上,又被送返到了幽州。
此时交州天幕之上,几位六阶真人以及本源化身正注视着五柱城当中发生的一切。
眼见得几头异兽被完整的从幽州送到交州,然后又被完整的送走,刘景升的本源化身赞叹道:“这传送阵算是成了吧?”
杨泰和的本源化身则直接道:“虚空波动的程度的确不小,这几乎要波及了板做五柱城,不过传送开始之后的确没有明显的虚空轨迹残留。”1
其本源化身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身旁神色平静的商夏的本源化身,似乎想要询问一下具体的原因,但又因为这些事情可能涉及到了通幽学院的传承隐秘而不好意思开口。
事实上,这个时候对于这种能够不留虚空轨迹的传送阵法好奇的又气质是他?1
商夏的本源化身自然注意到了周围几位真人或者本源化身欲言又止的神态,但他却只是面带着微笑俯视着五柱城的方向,对于其他几位真人的表情只当是没有看见。
这个时候,五柱城北的五行传送阵平台再次启动,随着一阵熟悉的虚空波动传来,这一次开启的虚空门户当中走出来的便是人了。
“咦,田师兄,怎么是你亲自来了?”
萬古
孙海薇见到来人稍感惊喜之余又有些诧异。
田梦梓一亮手中的一张武符,道:“因为我有这个!”
田梦梓的手中拿着的是一张商夏亲手所制的五阶“挪移符”,显然是担心在传送的过程当中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能够通过激发这张武符及时的逃脱出去。
奢侈皇后 小說
“传送的过程可有什么不适?”
孙海薇见状笑了笑然后接着问道。
田梦梓笑着摇头道:“一切都还好,不过修为不足三阶的武者因为没有诞生武道意志的缘故,在传送的过程当中可能会有所不适,但应当与传送距离的远近有关。”
田梦梓从传送平台上离开之后,五柱城的传送阵仍旧处于启动的状态。
孙海薇见状问道:“还会有人过来?”
田梦梓笑道:“既然基本的安全没什么问题,那各阶武者的传送总要分别尝试一下!”
随着传送阵平台上的空间门户不断的开启,四阶、三阶、二阶,乃至于一阶武者纷纷通过五行传送阵从幽州来到交州,不仅仅只是单人传送,还有同阶武者的多人传送,不同阶武者的混合传送,等等。
交州天幕之上,望着在各种测试的过程当中来到五柱城越来越多的幽州武者,尹静虚眉头越皱越紧,随即便道:“已经没什么看下去的必要了,既然五行传送阵可行,天星阁定当鼎力支持便是!”
说罢,朝着各位真人微一拱手便率先离开了。
其他几位真人或者本源化身见状也笑呵呵的一一与商夏的本源化身拱手告别离开。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1205章 刑星天道秘辛展示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六阶真人在进阶二品内合境之后,便有能力从自身神魂意志以及本源元气当中剥离出一具本源化身出来,而且具备初入武虚境的实力。
然而接下来无论武者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何等程度,又或者剥离出第二具、第三具本源化身,甚至更多的本源化身,但每一具本源化身始终只有初入六重天的修为这却是不变的。
可而今站在交州天幕之上的这一具商夏的本源化身,却并未遮掩其接近二品境的修为,毫无疑问这已经全然打破了六阶真人对于本源化身的常规认知。
难怪当商夏的这一具本源化身来到交州天幕之上的时候,灵丰界的其他几位真人以及刑星天,看向他的眼神都显得很是诡异。
若非是最后赶来的陆戊子直接开口问出了心中的怀疑,商夏还以为这些人事先商量了什么阴谋想要算计自己。
不过在知晓了原因之后,商夏的心中则忍不住暗自吐槽:这算什么?若非是我刚刚进阶四品道合境不久,为了稳一手才不曾直接分化出二品境的本源化身。
更何况若是让他们知晓,自己在尚未进阶四品道合境之前,为了缓和体内暴涨的源气而不得不一口气分化出三具本云化身,那他们还不得疯掉?
但是在听得陆戊子的惊呼之后,商夏的本源化身表面上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道:“若是武者自身神魂意志足够强大,能够承受得住更大程度撕裂的话,那么想要剥离出一具二品境的本源化身还是不难的。”
假面騎士Spirits
在场几位真人听闻之后,尽管各自都有着几百年的人生经历,自诩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此时却也差一点儿就维持不住各自脸上的表情。
让神魂意志承受更大程度的撕裂,听听这都什么虎狼之词?
神魂意志若是能那么容易就能撕裂的话,那么剥离出的仅有出具六阶修为的本源化身,又怎么会成为六阶真人们的常规认知?
要知道,为了剥离本源化身而撕裂的那一缕神魂意志往往都是很难再收回来的,而每一缕失去的神魂意志若想恢复,则必然会牵扯武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从而耽搁武者的正常修行。
因此,陆戊子在听到商夏的回答之后,直接便摇了摇头,然后视线转向了刑星天,讶异道:“原来是星原卫的刑营主驾到,不知是有什么事情要知会我等?”
又一位虽从未与刑星天谋面,却在见面的第一时间便认出他的来的灵丰界真人。
刑星天正色道:“某此番前来是为通幽学院和商、寇两位真人而来,同时也是为灵丰界的诸位真人而来。”
说罢,刑星天又看向了商夏的本源化身,道:“不知道小商真人的本尊真身可否前来,又或者是寇山长前来也可。”
商夏的本源化身维持着脸上的笑意,道:“抱歉,目前本尊真人已经离开了灵丰界,而寇山长也是外出游历至今不知所踪。不过寇山长的本源化身也还在学院当中,若是刑营……刑真人需要,在下也是召唤他前来。”
刑星天闻言眉头一皱,道:“商真人已经离开了灵丰界?敢问贵学院已经定位到了那座星兽巢穴,商真人可是已经前往那座巢穴当中了吗?”
本源化身笑了笑并未直接回应刑星天的询问,而是道:“不知刑真人此番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刑星天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于是深深的看了商夏的本源化身一眼,道:“其实也没什么,刑某原本是想要先让星原城的观星师阻止灵丰界的观星台寻找并定位那座星兽巢穴,然而刑某自己赶来灵丰界特意向诸位解释这么做的缘由来着。”
“可惜刑某来晚了一步,更没有想到灵丰界居然有着两座观星台,而星原城的观星师们只顾着拦截天星阁的诸位观星师,却是漏掉了通幽学院的观星师。”
刑星天说罢,目光还不着痕迹的扫过了身旁脸色有些尴尬的尹静虚。
若非是此人自作聪明的想要从自己口中套话而拖延了时间,自己即便是察觉到肖生翼等人拦错了人也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纠正。
我的合成天赋 朱可夫
作为观星术的造诣远在肖生翼之上,几乎堪称是最为顶尖的五阶大观星师的刑星天,哪怕是在没有观星台加持的情况下,他也是有把握做到拦截通幽学院观星师定位星兽巢穴位置的。
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Trap~危險的前男友~
本源化身故作惊诧道:“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刑真人亲自前来,还要阻止我等找出星兽巢穴?要知道,距今也就才数年的时间,天星阁的观星师便和浸提这般曾引来了一支星兽族群,之后我等也是循着星兽降临的虚空轨迹找到了一座星兽巢穴,当时也不曾见到星原卫的诸位真人阻止……”
刑星天忽然插口道:“诸位虽然找到了那座星兽巢穴,也通过那座星兽巢穴在那片虚空当中找到了几座位面世界吧?而且灵丰界还通过对那几座位面世界的征伐虏获了大量的好处,极大的促进了灵丰界的成长,刑某说的没错吧?”
本源化身的目光扫过在场灵丰界的诸位真人,淡淡笑道:“这并不算什么秘密,而且本界组织的那一次远征在回归的时候,还曾遭到了其他外界真人的恶意阻拦,甚至有一道浩大的攻势直接跨越星空而至,令本尊真身险些命丧于那一击之下!”
杨泰和这时忽然开口道:“商真人的化身所言非虚,那一次很是凶险,其他几位外界真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不知道刑真人为何会提及此事,总不该刑真人与当日那些外界真人乃是一伙儿的,来自做一做说客,让本界放弃那座星兽巢穴吧?”
杨泰和开口其实便是要将这件事情定义成为灵丰界自家之事,那么站在同一立场上,在场的灵丰界真人便都要为商夏说话。
这当中或许有杨泰和真人的个人算计,但从大局上而言,也算维护了灵丰界诸位真人一致对外的底限。
张玄圣也开口道:“杨真人所言极是!”
有着二位开口,其他几位灵丰界真人也是纷纷出言附和。
刑星天面对灵丰界诸位真人隐隐的排斥,倒也能够做到不卑不亢,冷静道:“诸位误会了,刑某此番前来可不是为了有意滋事,而是要告知诸位,每一座星兽巢穴的出现,都无异于在以星原道场为核心的这片星空当中打穿了一条漏洞,而这条通往外界的漏洞随即都可能暴露星原道场以及下辖各方各界在星空中的方位所在,从而引来一直觊觎星原道场的强大位面势力的入侵。”
本源化身神情间还残留着之前的笑意,但语气却已经渐渐显得冷肃:“入侵?什么样的强大位面势力?”
刑星天轻叹了一口气,道:“商真人又何必明知故问?那位来自元鸿上界的闻居象真人可是一直都对灵丰界感兴趣的,虽然此人后来意外失踪……,呵,还有元鸣上界,这两座强大的元级上界是对星原道场的底细了解的最为清楚的。此外尚有其他强大的位面势力,一旦他们发现了我们所在的这片虚空,也必然会入侵。”
刑星天说罢,见得灵丰界诸位真人不置可否的表情,叹道:“我知晓诸位此前在找到那座星兽巢穴之后,非但没有遭遇不可抵挡的危险,甚至还获得了极大的好处,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更何况诸位又怎么知道你们所征讨的那座位面世界的背后,就没有更为强大的位面世界存在呢?”
刑星天知道仅凭自己所言恐怕难以令灵丰界诸位真人信服,遂道:“诸位不会以为星原道场下辖各方各界仅有灵丰界遭遇过星兽的入侵,更不会以为仅有灵丰界才找到过星兽巢穴吧?”
旁墨 小说
刑星天这一句话终于一下子引起了灵丰界诸位真人的注意。
刑星天继续道:“便以与贵界交集极深的灵裕界为例,我想灵丰界的诸位想来也都清楚灵裕界数次与贵界为难,但却从未有一次全力以赴吧?”
“那么灵裕界隐藏起来的那些高阶战力究竟去了哪里?特别是那些高品真人——我想诸位该不会认为这等顶尖灵界会连高品真人都缺少吧——他们又是被什么牵扯了精力?如果这些一直被羁绊的高阶武者从一开始便加入到入侵贵界的大战当中,那么贵界是否还能抵挡得住呢?”
刘景升道:“或许灵裕界的高品真人本身便是洞天真人,他们便是想要插手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刑星天哂笑道:“整个灵裕界九座洞天秘境,其中还要抛去差一点就要传承断绝的岳独天湖,其中修为在高品之下的洞天真人均是有名有姓,想要查这些人并不难。诸位总不该会猜测灵裕界的高品真人会在自家的洞天秘境当中一躲便是数十上百年吧?”
寇冲雪虽然经常进出通幽|洞天,可实际上每次在洞天秘境当中呆的时间都极短,而商夏闭关突破四品道合境,宁可在符楼当中闭关三年余,也不愿借助洞天秘境当中更为浑厚浓郁的天地元气。
很显然,如果自身不是洞天真人的情况下,不要说高品真人,只要是正常的灵界真人都不会长时间呆在洞天秘境当中。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txt-第1182章 火中取栗看書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星主的化身载体虽然还能勉强有着三品的修为战力,但或许是因为卫主星袍受损的缘故,自身气机维持的极为艰难,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三品外合境再次掉落。
高沁等三人当中,虽然闻居象此时的气机已然跌落至五重天,可高沁和花剑楼二人却仍旧维持着六阶的力量,更何况还有一个此前一直被当做透明,几乎要被忽略,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却又忽然自行升级成为了生力军的商夏!
纵使星主化身此时也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在收拾掉这四人的情况下,能够让这具本就已经先天发育不良的化身载体不再受损。
无奈之下,星主化身只能引动元平界的本源意志权限,直接在众人身后的虚空当中开辟了一条虚空通道,并借助天地威压直接对四人进行驱逐。
实力受损最为严重的闻居象最先坚持不住,而且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早有退意,当即身形一翻便顺着天地意志的驱逐之力跌入了虚空通道当中。
高沁虽心有不甘,但也知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再拼一把极有可能会将性命彻底丢在这里。
更为重要的是,纵使众人能够拼掉这具化身载体,但也仅仅只是一具化身而已,可她若是在这里丢了性命,那可真就是客死异界他乡了。
唯一可惜的便是没有能够夺走卫主星袍,那可是开启元鸣界去往这方星域虚空通道的钥匙。
至于星原城星驿广场上的那条虚空通道,则因为星原道场的存在,使得元鸣界根本无从确定这片星域的位置所在。
不过此番没有成功,却并不意味着没有其他的机会……
高沁真人紧跟在闻居象之后,主动退入虚空通道离开了元平界。
闻居象与高沁先后退走,花剑楼再留下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他对于被驱逐出这方世界似乎也并不感到失望,似乎他早先进入这方世界的目的早就已经达到。
不过他注意到同样在被驱逐范围内的商夏,似乎并未心生退意,反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一边对抗着天地间充斥着驱逐之力,一边向着商夏笑问道:“怎么,商真人难道还不打算离开?我等撤出之后,单凭你一人之力恐怕……”
“我想试试!”
商夏忽然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花剑楼,面带笑容的开口说道。
“什么?”
花剑楼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大话一般,一时间竟有些愕然。
“呵,商某只是想要试一试!”
商夏发出一声轻笑,紧跟着便在花剑楼惊骇的目光注视之下,周身的气机突然开始暴涨。
六阶一品域成境,六阶二品内合境,直至六阶三品外合境!
这已然是商夏自身修为与战力的双重巅峰所在!
可……为什么?
花剑楼并没有见到商夏施展什么秘术神通,更没有借助什么外力手段。
为什么他的修为不受元平界天地本源意志的压制?
已然可以看作是元平界本源意志化身的星主,其降临的一缕本源意志的化身载体就在眼前,为什么会对这小子身上的变化熟视无睹?
这小子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所有人都小瞧了他!
小瞧了这个原本被认为是从新晋灵界出身,底蕴见识不足的年轻人。
所有人都认为这小子不过是好运闯进了元平界,实际上根本不值一提,可最终的事实却是小丑竟然是他们自己,而这个被他们小瞧和忽略了的年轻人在最后时刻才展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你早该……”
花剑楼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一股沛然无可抵挡的潜力掀翻后跌落进了虚空通道当中。
便在他跌落进虚空通道的一瞬间,花剑楼恍惚间似乎察觉到商夏暴涨的气机居然与星主化身载体有着几分相像……
商夏此时已然战力全开,自然不可能留下一个隐患在身边,唯独可惜的是在他展露全部实力的瞬间便已经被星主化身锁定,无力伺机将花剑楼斩杀,只能借助气机的迸发提前将其驱逐出元平界以免留下隐患。
“……我们联手本可以灭杀这具星主化身载体……”
花剑楼的身形早已经不知道跌落至元平界外哪一出虚空当中,但他的声音却仍旧从虚空通道当中徐徐传回。
联手?
当时商夏可没有他们三位的手段,他能骗过元平界天地意志的排斥,那是因为他一直都在观摩星主化身载体的气机变化。
商夏的突然爆发,不要说是花剑楼没有想到,便是化身载体中那一道星主意志也全然在意料之外。
“你……元平……余孽?”
随身之我有一颗星球
似乎星主的本源意志也没有能够弄清楚发生在商夏身上的变化,反而认为他可能是元平界本土武者的漏网之鱼。
商夏这个时候动了,已然恢复了全盛战力的他深知这种情况势必不能持久,一旦星主化身反应过来,已然完成对元平界天地本源意志立马便能够拆穿他模仿的把戏。
圆柱形的圣器石棍被他握在手中,商夏一上来便全力以赴施展出“六合棍法”的第三式:洞虚!
商夏与星主化身之间的空间直接被洞穿,圣器石棍出现的一刹那便再次破开了星主化身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本源领域。
然而眼瞅着就连星主化身的身躯都要被这一棍被洞穿,一层熟悉的星幕再次于星主化身身前张开。
危急关头,星主化身不得不再次祭出身后的卫主星袍,将石棍本体一层层的包卷起来,并通过层层卸力,化解上面浩大的六合源力。
尽管卫主星袍之前已经被花剑楼借助至寒之气划破了一道口子,但那一剑真正伤及的却是星主化身载体本身,卫主星袍却仍旧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
不仅如此,星主化身显然一眼便已经看出了这根石棍乃是圣器的本质。
在成功化解了商夏这一式六合棍法的同时,他甚至想要将这件圣器夺来据为己有!
一根撑天玉柱,一根能够做到兵器使用的圣器,纵使在星主这般七重天大能的眼中也极具价值,至少对于目前的这具化身载体而言用途极大!
但也就在此时,之前星主化身还能勉力维持的三品气机再次出现衰减,出现跌落至二品境。
不过星主化身对此却并不在意,纵使仅有二品的修为,他自信也足以收拾掉眼前这只不自量力的蝼蚁。
这里是元平界,这是他自己的世界!
星主化身忽然张开了双臂,这方天地陡然一暗,而后无数的荧光开始在天际上空浮现。
商夏下意识的仰头看去,却见此时他所处的地域已然被布满了星辰的夜幕所笼罩。
无数的星辰在闪烁之际将其荧光垂落,化作一缕缕如有实质一般的星光萦绕在星主化身身周,仿佛随时都能为之所用。
也就在这个时候,星主化身冷漠的目光落在了商夏的身上:“敕——镇!”
这一次天地威压再次降临,然而却不再仅仅只是天地意志的降临,而是天地意志伴随着天地本源之力的双重镇压!
沛然莫可抵御的力量降临,商夏果然被镇压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然而星主化身显然并不打算就此放手,而且他甚至没有在完成对商夏的镇压之后立马将其驱逐出这方世界,而是再次引动天地本源开口道:“敕——夺!”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商夏的双手震开,被卫主星袍紧紧包卷着另一端的圣器石棍一下子朝着星主化身飞来。
与此同时,星主化身身形一动,居然朝着商夏所站立的位置接近,同时再次开口道:“敕——封!”
雄浑的星辰之力向着商夏的体内渗透,开始禁锢他的丹田本源,封禁他体内的六合源力。
然而星主化身的动作仍旧在继续:“敕——诛!”
只不过这一次,星主化身却并不仅仅只是口吐天宪,而是在“诛”字刚刚出口之际,已然来到商夏身前的他同时意志点中了他的眉心!
“化身载体已然半废,然则这具躯体却更加完美!”
星主化身的目的赫然是泯灭商夏的神魂意志,然后以自身本源意志降临并夺取商夏的躯体。
然而便在星主化身的指尖点中商夏眉心的刹那,他却突然感觉对方的眉心突兀的一条,一下子便将他的指尖弹开了去。
第一次,星主化身的表情转变成了错愕。
与此同时,原本应当已经被星辰源力镇压并禁锢了全身上下的商夏,忽然睁开了双目,甚至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没有给星主化身做出任何下意识反应的机会,原本镇压和禁锢内外的星辰源力陡然消失一空,商夏扬手之际已然握住了一柄完全由星光凝聚而成的四方长锏,而后直接贯入了近在咫尺的星主化身载体的胸口。
“你这……”
星主化身瞪大了双目,完全想不到,甚至于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可他这个时候已经全然说不出话来,化身载体胸口处的星辰源力顿时开始失序,浩大的星芒从伤口处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溢,仿佛下一刻便要爆发开来。
便在这个时候,商夏抬手一招,原本被卫主星袍包卷的圣器石棍重新落入飞回他的手中,同时被带回来的还有那一袭星袍披风。
与此同时,商夏向后退去的同时将贯入星主化身胸口处的四方碑投影抽出。
原本因为失控而就要爆发的星辰源力居然一下子有大半儿被四方碑的投影所汲取。
可剩下的星辰源力仍旧因为星主化身的涣散而即将彻底失控爆发。
但此时的商夏已然来到了尚未完全合拢的虚空通道跟前,只身退出了元平界。
而就在商夏退出虚空通道来到一片天外虚空之际,通道另一端的星主化身终于彻底崩溃,剩余的无序星辰源力爆发开来,绚丽的星芒直接撕碎了这条虚空通道,也将元平界再次隐没在了虚空当中。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