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听到葛羽突然问到这个问题,邵小龙愣了一下,脸上现出了迟疑之色。
葛羽笑了笑说道:“不方便说就不用说了。”
邵小龙正色道:“小羽,咱们是好兄弟,但是有些事情,我实在是不方便多说,因为这关乎很多机密性的事情,我能告诉你的是,我爷爷并非是特调组最强的,他不过是一个能够摆在明面上说话的人而已,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永远不知道,远在江湖之外的地方,到底有多么强悍的实力。”
虽然邵小龙没有明说,不过从他的话里话外,葛羽也能猜出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邵天并不是最强的,那八个大内高手也不是最强实力,在背后,还有更为厉害的存在。
可是葛羽想不通,这华夏最强者,应该就是昆仑黄叶了,难道特调组还有比黄叶更厉害的人?
那是要厉害到什么程度?
随便一想,葛羽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很快,一行人下山,直奔红叶谷而去,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就到了红叶谷。
薛家药铺已经得到了消息,薛小七就在外面等着。
自从那天引下来了百雷大阵之后,周一阳便昏迷不醒,要不是那吊命用的丹药,还有千年蛊在他体内顶着,这会儿周一阳早就没命了。
薛小七让人将周一阳背到了院子里,检查了一下伤势,不由得连连摇头。
“筋脉尽断ꓹ 血管爆裂了好多处ꓹ 丹田气海差点儿都没摧毁了,一阳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那边周灵儿看到自家兄长伤成这样,早就已经吓坏了ꓹ 趴在周一阳身上痛哭不已。
“看来只能让两位老爷子去瞧瞧了ꓹ 我这里是没有任何办法。”周一阳安慰了一番周灵儿,然后众人不得不又将周一阳送到了法阵之内,去让那两位老爷子瞧瞧伤势。
看到周一阳这副模样ꓹ 两位老爷子也吓了一跳。
然后吴九阴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周一阳修为完全没有达到动用百雷大阵的修为ꓹ 勉强催动,这会是现在这般境地。
两位老爷子再次检查了一番ꓹ 在屋子里呆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出来跟众人见面。
薛悬壶沉声道:“这孩子勉力催动百雷大阵,受到了强大的反噬,血管爆裂ꓹ 筋脉尽段ꓹ 丹田气海都差一点儿毁了ꓹ 即便是能够活过来ꓹ 修为至少也要折损大半。”
听闻薛家两位老爷子这般说,众人脸色不由得都暗淡了下来。
大家伙知道周一阳伤的很重,没想到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两位老爷子ꓹ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让一阳恢复身体的时候ꓹ 修为也能慢慢恢复。”吴九阴忍不住问道。
“那肯定是有,诸位都知道ꓹ 我们薛家药铺是传自于苗医一脉,很多救人的法子也都是苗医的手段ꓹ 他的丹田气海损坏的这么厉害,有两种办法可以弥补ꓹ 一种是去找彼岸花精这种东西,另外一种便是五毒金粉,这两种东西可以作为药引,帮着一阳重铸丹田气海,有这两种东西的其中一样的话,一阳这孩子的修为就能恢复如初。”薛济世道。
“彼岸花精?可是那幽冥之地,生长在忘川河旁边的彼岸花精?”吴九阴问道。
“没错,我记得小九你成精去过一次幽冥之地,弄到过彼岸花精。”薛悬壶道。
“是啊,我是去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次去,差点儿就回不来了,如果不是我高祖爷帮忙的话。”吴九阴忧心忡忡的说道。
“十几年你可以去,现在依然可以去,咱们兄弟们一起,大不了再去一次幽冥之地。”白展道。
“据老夫所知,那地方可不是随便来随便去的地方,弄不好就回不来了,你们还是慎重一些的好。”薛悬壶提醒道。
此时,葛羽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两位老爷子,你们说的那五毒金粉是个什么玩意儿?”
“五毒金粉,是五种蛊毒之物拉的粑粑,研磨成粉,做成的药引子,据老夫所知,好像南疆五毒寨会有这种东西,这五毒金粉必须是五只十分厉害的蛊虫。”薛悬壶解释道。
听闻此言,葛羽不由得笑了,说道:“小九哥,你就别去幽冥之地冒险了,我有办法找到这五毒金粉。”
“你去哪里找?”吴九阴好奇道。
“小九哥,你忘了不成?之前在五台山,咱们遇到的那个苗人女孩儿宋木彤,便是五毒寨的圣女,她集五毒于一身,是五毒寨集大成于一身的高手,找她要点五毒拉的粑粑,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况且,之前我还救过她的命。”葛羽解释道。
听闻此言,吴九阴也笑了,说道:“想起来了,那妹子好像对一阳有点儿意思,找她帮忙,应该不难。”
说着,葛羽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两位老爷子的法阵。
出来之后,葛羽便跟邵小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询问天道盟的人是不是还在一起。
邵小龙却说,自从昨天分开之后,天道盟的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宗门。
那个宋木彤也回到了五毒寨。
这可把葛羽给急坏了。
要早知道那五毒金粉能够救周一阳,就将那宋木彤直接拉到红叶谷了。
可是自己也没有宋木彤的联系方式,更没有给她留下什么传音符之类的东西。
儿且宋木彤所在的五毒寨可是在深山老林之中,即便是有手机也打不通。
想了片刻,葛羽又问邵小龙:“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联系到宋木彤?”
“有啊,我们会让当地特调组的人进入五毒寨,直接找到宋木彤,不过也要明天能联系上了。”邵小龙又道。
听闻此言,葛羽道了一声谢,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流氓魚兒 小說
然后跟众人说道:“很不凑巧,宋木彤已经回了五毒寨,这会儿估计刚到寨子里,我看只有我亲自跑一趟,将她请回来了。”
“小九哥,我跟你一起去。”钟锦亮站出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