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老鷹吃小雞

精彩小說 星門 線上看-第401章 大愛無疆!(求訂閱月票)相伴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三强夺时光星辰,还在虚道宇宙中纠缠不休。
而李皓,此刻也在感悟各种剑意。
一瞬间,偌大的银月,安静到了极致,没有任何战斗发生,天下太平,盛世繁华!
……
这太平盛世,却也不是任何人都想要的结果。
天下太平了,无战斗,也无机缘可言。
小小的银月世界,而今,实道被李皓掌握,虚道被李道恒掌握,星门和界壁被红月帝尊掌控,大离还有一尊强悍无比的初武之神在。
天底下……好像没了什么机缘所在地,对一般修士而言,能量足够就行。
可对于圣人和圣人之上的强者而言……银月几个机缘之地,都被人占据了,这下子,不投靠这几方,几乎没希望更进一步。。
……
银月大地。
一人靠在洞穴墙壁上,有些叹息:“都说天意加持,可成天命之子,执掌天下……可如今,诸强争霸,锁死了一切机缘,哪怕天意加持,好像也没任何机缘可言……”
说罢,带着一些自嘲,轻声道:“天意,你不是这银月的执掌者吗?可如今看来……你好像不算什么,根本斗不过那几人,我原以为有天意加持,一日千里,登顶天下,结果……天命之子,还不是东躲XZ?”
获得了天意加持,原以为是生命的巅峰。
哪曾想,却是成了催命符!
李皓的人,到处在寻找,在探查,好歹有天意加持,还是能感知到一些情况的,结果运气多好没看到,只知道,自己藏身各处,还不如之前活的自在逍遥。
这所谓的天命之子,真的毫无作用,没办法,银月……还有几个天命之父!
这小世界,刚诞生不久的天意,好像斗不过这群人,唯一可能斗过的李皓……结果也是个难缠的主,差点没把天意给吃了。
天意混到了这个地步……又想到在一些书中看到的,那新武天意,化身种子,随意操控天地,直到最后,才被人王击败……无敌天下。
一对比,银月的天意,好像当个最后反派都没资格。
何等的悲哀!
随着这人话音传出,很快,一股波动传来,脚下,忽然裂开,浮现出一道小小的,刚诞生的能源矿脉。
说话之人,好像也习惯了。
探手一抓,大量能源石入手,可是……依旧苦涩:“有啥用?强者到了这地步,还在乎这点能源石?我就是捡遍了天下,好像也没什么好东西吧!”
天底下宝物还是有一点的,对一般人而言,哪怕对日月层次而言,都算是宝物了。
可对合道而言……几乎不算什么太珍贵的东西。
到了那个层次,是这些天材地宝管用的吗?
需要的是道,是感悟,是各种巨大无比的机缘,能直接跨越层次的机缘,可不是这三瓜两枣的,打发要饭的呢?
天意混到了这地步,也是没谁了!
此刻,说话之人,体内一股微弱的力量波动起来,好像在传达什么讯息,那人脸色微动,眼神闪烁了一下:“找西方女王?靠谱吗?那位我倒是知道一些,被李皓吓破了胆……这一次好像有些收获,可是……能靠谱吗?”
好像和天意沟通了一会,喃喃自语道:“那女王,居然有取代真正月神的希望了……倒是了不得!”
“那我……去试试看?”
话落,人已消失。
既然天意这么说了,不如去碰碰运气,趁着现在天下太平,李皓那边,强者都在修炼,还能自由活动一下,若是李皓那边结束了,天下强者坐镇各方,连动弹都难了。
……
银城。
一位位强者,都在默默修炼,大道之力,天王之力,都在溢散。
虚道宇宙,到现在好像也没分出胜负,甚至没了太大的动静,李皓都难感知到什么。
就在李皓还在感悟剑意的时候,瞬间睁眼。
身边,多了一人。
“有事?”
来人正是林红玉。
林红玉见他眼神剑意勃发,也知他还在感悟修炼,可此刻,还是过来打断了他的修炼,开口道:“有件事需要你亲自定夺才行。”
“说。”
林红玉迟疑了一瞬间,还是开口道:“西方那位女王,不是夺走了一些月神残片吗?”
李皓微微点头。
林红玉继续道:“你正在修炼,她不敢来打扰你,也没胆子过来找你……那位女王说,希望用一个消息,换你不再对付她。”
“什么消息?”
“……”
林红玉无言,知道了,人家还交易什么?
“她说对你很重要,她也是通过月神碎片知晓的,你若是有兴趣,我们可以联系她。”
官途風流
李皓微微皱眉:“和这人走太近,不是好事!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和她一起,谁必倒霉。”
林红玉听的想笑,忍住了。
李皓却是很认真,虽然他不信有人霉运附体……可那女王,的确有这姿态,当然,不是她自己,而是她能将霉运传递给她身边人。
去哪,哪里死一片!
和她合作过的,除了郑宇还活着,几乎死光了。
月神这位正牌月神,现在还留下多少残片,都是难说的事。
反正,李皓不信命,可这位……真的霉运滔天。
她能有什么消息传递给自己?
真传递了,也不能信,信了就麻烦了!
他刚想拒绝,沉默了一下,忽然又道:“你让她过来见我!月神碎片的事,我不和她一般计较,毕竟她也算参战,对付了一位天王……虽然我不需要!”
“好!”
林红玉应了一声,见李皓好像不想说话了,又不由道:“如今只有三大强敌了,我们的实力,只是合道初期,恐怕帮不到你什么,不过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李皓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这女人,想说什么?
林红玉见他露出疑惑眼神,有些无奈,转身便走:“没事了,你继续修炼吧!”
李皓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等人走远了,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失笑一声,想表示一下关心吗?
真够别扭的!
摇了摇头,也没去管,继续参悟各种剑意,同时,也一直都在关注虚道宇宙的情况,他现在不怕郑宇和李道恒出现,而是担心,红月帝尊的分身,会被两个故意放出瞬间!
不是为了破坏封印,而是为了杀自己。
自己一直在银城不走,就是为了扼杀这两人的歹毒心思,红月帝尊分身真要出现了,到底是杀自己,还是破坏八大主城,释放自己本尊……那俩个家伙心中有数。
这也能扼杀他们通过帝尊分身杀自己的心思。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又考虑起那个未来自己的话。
半帝之力!
千道剑意!
自己未来,可能会在半帝期间,遭遇一次危机,前提是未来不变,能杀自己的,其实也就三人,半帝,应该还没打破星门,走出银月才对。
所以……这危机真要出现,大概率是全力对付那三人的时候,会出现瞬间失力的状态。
而又考虑到未来的自己,好像有些沧桑的过分了……要不是很多年以后,要不就是用时光之力过度导致的!
很多年后,可能性不大。
那更大的可能性,还是自己使用时光之力过度,让自己显得格外沧桑,否则,自己不至于如此沧桑。
他不断回想着那个虚影,未来的自己。
从他的一些举动,状态,去判断一些情况,尽管只是千万种可能之一,可银月目前的局势,其实也就那几种,未来的自己没有告诉自己任何有关未来的事。
谁杀了他,他都没说。
李皓其实明白,是担心自己出现一种误判,比如说,他告诉自己,会被红月帝尊所杀,李皓一直防着红月帝尊,那很可能会出问题,被郑宇他们所趁。
自己才了解自己!
他知道,未来的自己不说,一定是因为这个,不希望过多的干扰现在自己的判断。
“未来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失力一次是必然的,在半帝期间,唯有这个期间,才能补回之前自己借走的力量……而且,一定要在战意巅峰时期……”
李皓心中想着这个,想着如何去应对这一次危机。
有得必有失!
这一次,借用了未来的力量,肯定要还回去的。
种种念头,再次浮现在心头。
思索了一阵,感应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正是那银月之力。
女王来了!
……
外围。
女王其实有些忐忑,不太愿意来见李皓,可也知道,现在天下,李皓最大,哪怕自己实力好像比之前更强大了,她也觉得,和李皓作对,没太好的下场。
映红月这种人,不也照样被杀了?
都以为他死不了!
事关帝尊封印,结果不还是被顺利击杀了。
现在,大家觉得,月神不会死,自己也不会死,因为银月,是银月世界的核心力量,一旦彻底击溃银月,也许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可是……这年头,谁能说的清楚呢?
所以,她还是来了。
“女王陛下!”
女王刚到,林红玉几人便腾空而起,迎接了一下。
女王面色清冷,也不愿和他们多说,她可不怕这些人。
“银月侯何在?”
“侯爷在城内等陛下!”
女王也不说什么,就是个流程罢了,早就感知到了李皓的剑意,跟着几人,落下地面,朝李皓所在地走去。
……
袁家小院。
女王迈步而入,李皓声音传来:“其他人,忙自己的去吧!”
众人纷纷离去,只有女王一人,有些忐忑不安,朝屋内走去。
院门开启。
李皓坐在椅子上,很是轻松,微微朝她点头,“坐吧!”
女王冷漠道:“不用!李皓,本王并不惧你,而今你也不过合道五重,天王中期……本王也跨入了天王中期,甚至即将跨入后期……”
李皓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平静道:“然后呢?你要杀我?”
“……不是!”
女王憋的有些痛苦,谁说杀你了?
就是让你忌惮一下!
我也不好惹!
她也不卖关子,直接道:“你身边有人是叛徒,是李道恒的棋子,我通过月神残片,了解了一些,你只要答应,不再找我麻烦,我就告诉你是谁!”
李皓失笑:“没兴趣找你麻烦,另外,你通过月神残片,了解了一些内幕?”
李皓直接就当笑话了!
女王却是正色无比:“不错!而且,是你不敢相信的人!这一切,都存在于月神核心之处,这一次,她受损太严重,几乎被全面摧毁,这才被我夺了核心机密!”
李皓之前便猜测,这女人能有什么机密和自己交易。
现在一听,也不算太出乎他的预料。
笑了笑道:“说说看,是谁?”
“你……”
“我答应你了。”
女王见他答应的如此轻松,又有些不安,可此刻,都到了这地步了,不说更麻烦,她一咬牙,沉声道:“李道恒不止一个棋子,一明一暗!都在你身边,明面上,便是你麾下一位叫道剑的修士!而真正的核心……不是他,是地覆剑!”
女王脸色有些沉重:“地覆剑,千变万化,一剑化万剑!这才是李道恒一直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从很早开始,李道恒就开始布局,你手持星空剑,他不可能一点不管,所以……当你跨入武道的那一刻,其实就有人跟在你身边了,便是地覆剑!”
她说着,也有些兴奋,这个消息可是很重磅的,她觉得李皓和自己交易,是很正确的决定,“本王也知道,地覆剑算是你为数不多的重视人物!可你自己想想,你身边,从一开始就跟着你的人,还有几位?而擅长剑道的,又有几人?剑道强悍的,千变万化的,类似于剑尊之剑的,还有谁?”
她越说越是振奋:“现在,你知道我给你带来的消息重要性了吧?若是关键时刻,地覆剑背叛了你,你就麻烦了!此人在你大道宇宙之中,好像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一环……一旦被他夺取大道宇宙掌控力,你必死无疑,本王这一次,本来不愿和你说这些,可我也不想李道恒成功!”
她看着李皓,好像希望看到李皓绝望崩溃,甚至跳脚的举动。
可左看右看,李皓好像很是平静。
好像……没听到一般?
女王皱眉。
装深沉?
还是说,这个消息,对李皓打击太大,他有些无法接受?
李皓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酒,他的茶杯,很少装茶,都是酒。
此刻,喝了几口,平静无比道:“这是从月神残片核心中提取出来的消息?”
“对!”
女王点头,严肃道:“本王绝对不会欺骗你,而且……极其的隐秘,只有一丝丝精神力残留,幸好我行动快,否则,就要彻底消散了,结果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如此重要的讯息!”
地覆剑啊!
她可是知道,这人很关键的,道剑这种后来加入的,而且在阵营中不算太起眼的,她觉得,李皓应该有所防备。
可地覆剑,这位一直跟着他的人,才是棋子……李皓大概率不知道。
女王自己也判断了一下……觉得,地覆剑就是李道恒安插的。
毕竟,他丢下了星空剑的子剑,肯定需要一个人去引导李皓,甚至去监视李皓的一切,谁能比地覆剑更合适?
明末求生記 自身小卒
李皓踏上剑道,走到今日,地覆剑的确一路跟随,出力不少。
见李皓还不吭声,她又继续道:“反正我告诉你了,你无法接受也是事实!洪一堂这人,我也了解一些,本就不太正常,你疏忽了而已!他早些年,一直隐忍……你师父多次挑战他,他都拒绝了,结果轻易就追随了你,这不符合他的性格!而且,他和你无亲无故,却是一直帮你……你多次遭遇危机,都是他出手帮你解决的,那时候你师父还没打破限制!”
“唯有李道恒,不希望你死的太早,直到你发现了新道宇宙,这就达成李道恒的目标了!还有,你不觉得,地覆剑无欲无求过分了吗?既然无欲无求,为何还要帮你?也和他前期隐忍性格相悖!”
女王有些沾沾自喜,“我也曾管理过天下,管理过无数人!我甚至还知道,他的妻子,正在神国收拢人心,你要明白,神国那边,一直都是本王的地盘,也是月神和李道恒的地盘,此刻,收拢神国人心,其实关键时刻,很有作用,甚至……万众信仰之下,那红袖,能成为月神!”
“我其实还有一个猜测,这个红袖,可能就是月神的一部分!此刻去西方,不安好心,月神遭遇重创,可是,命还在,你此刻放松了对月神的关注,也许,关键时刻,银月第一神,会出乎你的预料!”
这一刻的女王,仿佛化身了智慧之神。
这一切,有些是她看到的,有些是她推测出来的,她又不傻,一推测,觉得自己的想法,完全符合李道恒的算计。
红袖去了西方,就是为了关键时刻,再次强化月神做准备的,那边对月神的信仰虽然崩塌了一些,可信仰基础还在,只要红袖关键时刻,以现在的身份取代月神,对方救助了无数孤儿寡母,万家生佛,这样的人物,再次聚集信仰太轻松了!
“还有一点,天意!”
女王再次自信笑道:“红袖一直在行善事,得到天意加持,也在情理之中!而她若是月神化身,他们一直都希望捕捉天意,而此刻,天意就自投罗网了,自动落入了她手中!这才是高明!在你眼皮子底下,获得了天意加持,甚至捕捉天意……有了天意帮助,加上银月本尊……也许,李道恒可以很快走出来,成为第一个走出限制的半帝!”
“那时候……内外夹击之下,你死定了!”
女王自信无比:“李皓,本王这一次,算是救了你一命,提前将对方的阴谋全部告诉了你,你欠本王一条命!”
七零年,有點甜 七星草
“……”
李皓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女王的推断,有问题吗?
从逻辑上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若是按照她的说法,红袖谋夺天意,是月神的化身,关键时刻,再次复苏月神,甚至夺取了天意,实力更进一步,都在情理之中。
而地覆剑……他的万剑之意,的确玄妙无比,也是仅次于“道”字神文的特殊神文,甚至可以操控万道,变幻万道,李皓的“道”字神文一旦溃散……大道宇宙,可能真的会被地覆剑掌控。
从这两方面来说……这个布局,太精彩了!
若是李皓自己推测出来的……他都要惊讶了,甚至沮丧。
可是……出自女王之口,他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只是默默看了女王一阵,许久才道:“你运气真好,能力真强,这些秘密,都被你窥探到了!”
“那当然!”
女王笑了:“运气不好,本王能活到今日?”
真是……对自己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
“行,我知道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和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
邪医紫后 小说
女王愣了一下,太不客气了。
这和她预期的一点不同。
在她想来,自己为李皓点破了李道恒最为关键的算计……李皓不说感激涕零,也不会是这样的冷淡态度。
什么叫和我无关,可以走了?
“李皓,本王知道你很自信,觉得天下人都在你掌控之中,可本王也要告诉你……太自信,会死的很惨!你现在最好马上解决这几人……否则,你必会遭受反噬!”
“行了,你可以走了!”
“……”
“李皓……”
女王有些愤怒,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我告诉了你如此隐秘之事,我完全可以不说,让你被人算计的!
李皓头疼,摆摆手,有些不耐烦:“别喊了,出去!马上!还有,此事我知道了,现在,我答应你,不会再找你麻烦,你离我远点就行!”
女王脸色铁青!
混账东西!
本王好心好意,冒着危险,得罪了李道恒和月神,告诉了你如此重要的秘密,你居然是这副态度。
很好!
既然如此……你死就死吧!
她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冷哼一声,你若是不管,不信,那就不怪本王了。
……
等她走了,李皓吐了口气,笑了笑。
这人,刚刚好像希望获得自己的一些认可……我可不敢,太危险了。
“李道恒……月神……”
回想刚刚女王的话,李皓再次露出笑容。
合情合理!
自己拿到了星空剑,别人不知,李道恒必然一直在观察,甚至自己家族,都是他的试验品,肯定有人查看实验结果,由此看来,地覆剑,太符合这个人设了!
引导自己走向剑道,第一次见面,就传授了自己一些剑道真意……不得不说,再加上那枚特殊的“剑”文,对方是李道恒的分身之一,完美无瑕!
自己更是信任无比,甚至将地覆剑的大道星辰,纳入了混沌长河之中,除了地覆剑,只有林红玉的星辰也在自己的混沌长河中,承受万道洗礼。
李皓出事,这两人都有希望执掌混沌之河。
而地覆剑,希望要更大。
因为他的剑道,很符合整个大道的真意。
大道星辰,排列起来,就是一把剑。
萧歌 小说
“可是……我不信呢!”
李皓喃喃一声:“不管是女王真的无意中捕捉到了信息,还是你故意让我不去怀疑,欲擒故纵……我便满足你,就不去怀疑,你又能如何呢?”
李道恒,是那种轻易将自己的计划,被人获知的人吗?
哪怕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那也不行!
李皓轻笑一声,忽然开口:“洪师叔,来一趟这边!”
很快,洪一堂破空而来。
……
此刻的李皓,依旧平静,上下打量了一番,开口道:“女王来了一趟,说你是李道恒的分身,师叔,是吗?”
“……”
洪一堂眼神微动,看了一眼李皓。
“她还说,红袖师叔,是月神的化身……在西方行走,是为了聚信仰之力,关键时刻,瞬间恢复,您觉得呢?”
“……”
洪一堂怔神片刻,李皓又道:“她又说,你从一开始,就在监视我,你的剑文,也是道文的替代品,一旦道文消失,你就是下一个大道执掌者,师叔觉得……有毛病吗?”
“……”
洪一堂有些苦涩,仔细想了想,半晌才道:“完美无瑕!按照她的说法,我……的确嫌疑很大!甚至……除了我,好像没有第二个,更符合李道恒安插在你身边的棋子了!”
他自己听着听着,都好像相信了,无法辩驳什么。
洪一堂无奈:“我不辩解,那我就是承认了!我辩解……又好像……不合适?”
他看向李皓:“你怎么说?”
说完又苦笑道:“你若是信任我,那就不会怀疑我,可若是我真是,这好像也不对,好像……很麻烦!”
李皓点头,“是很麻烦!所以……我想了想,女王这么说,其实也是很让人难受的一件事……我考虑了一下,师叔,既然如此,不如这样吧,为了你早日成功合拢双道宇宙,我将实道宇宙让给你吧!”
洪一堂叹息一声:“你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很无奈的事。
李皓却是摇头:“没有啊,我是认真的,大道宇宙,让给你吧!”
“……”
洪一堂一怔,愣住了。
李皓再次看向他:“我说,大道宇宙,让给师叔了!我想来想去……最近大道宇宙暴露了太多,混沌长河什么的,都暴露了!”
李皓轻叹一声:“我现在,几乎毫无底牌可言了!一切都在别人的眼中看着……所以,我想了半天,将混沌长河留下,师叔去执掌吧!我必须要再次跳出去!”
李皓轻笑一声:“师叔是真的李道恒分身也好,还是假的也罢……没关系,真的,那我成全你,假的……那我更要成全师叔!剑道的宇宙,当然要一位剑客来执掌,千变万化的剑文,其实比我更适合这大道宇宙!”
洪一堂脸色变幻,看向李皓,沉重无比!
这到底是信任,还是不信任,还是试探,还是李皓彻底疯了!
刚刚才算计了几位强者的李皓,刚刚才晋级到了合道五重的李皓,此刻,居然要退出大道宇宙……他到底在想什么?
李皓笑了笑:“师叔,别惊讶!我说退出,也不是完全退出!我要带走一些东西,也要留下一些东西……另外,就算是大道宇宙,其他的可以不要,那颗星辰,我要定了!”
大道之心!
没了那玩意,这大道宇宙,其实和一般的大道宇宙也没差别,和本源一个样,差距不大。
洪一堂脸色变幻:“你到底在说什么?在想什么?此刻,大家都寄希望在你身上,你到底想什么?你现在合道五重,新武圣人纷纷融道,你应该很快可以进入合道六重,成为半帝之下,最顶级的战力……”
李皓轻声道:“师叔其实也可以的!”
“你……”
李皓认真道:“师叔,这么说吧,我需要……有人成为我背后的靠山,关键时刻,可以给我一臂之力!我汲取未来身,未来必有一次危机,而这一次危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我身边的人,都不够强大,唯独师叔,若是执掌大道宇宙,倒是有很大希望……可以发挥出巨大作用!”
洪一堂脸色有些难看,李皓又道:“师叔一直隐忍,也习惯了隐忍,所以……接下来,哪怕师叔实力进步再快,再多,也不要暴露什么!既然李道恒让我怀疑师叔,解决师叔……我想了很久,不如让师叔更可怕一些!”
李皓笑道:“你若是真的李道恒分身……我想,我其实对银月,也没太多的留恋了,不如成全了你,也算是还了师叔昔日助我情分!若是不是……那我就赌赢了,师叔可以关键时刻成为我的臂膀!”
“我本就在想这件事……今日女王一来,和我一说……倒是坚定了我的想法!”
洪一堂彻底变色:“你认真的?不是试探?”
“不是。”
“你这个疯子!”
洪一堂这时候都有些癫狂了:“你是不是彻底的疯了?你好不容易将大道宇宙,发展到了今日的地步,万民修炼,都在信仰你李皓,你现在要放弃……你怎么办?大家怎么办?银月怎么办?”
“不是放弃!”
李皓摇头:“我没说我放弃,我只是说,我暂时放弃了大道宇宙的掌控,我要……开我之天!”
“什么?”
李皓笑了笑:“实道也好,虚道也好,现在都没办法融合成功!我奈何不得那家伙,那家伙也别想轻易掌控我……我俩都很头疼!既然如此,我模拟一次,实道虚道的融合,外加时光星辰的小号星辰……”
李皓越发笑的灿烂。
我都有!
我有实道星辰,我也有自己制造的虚道星辰,我还有时光之剑的核心,时光星辰,虽然都是小号的,可都是自己一点点构建,一点点制造,一点点修炼出来的!
在自己体内,制造一次真正的大道宇宙融合如何?
当然,很危险!
但是……一切都是我的!
从头到尾,都是我的,我无法去混沌开天,那我以我自己,再开天地,再开大道宇宙,如何?
这是个疯狂无比的想法!
可是,李皓心动了。
我有这个基础!
没人比我基础更好了,精神宇宙的构造,可以说,是神来之笔,给自己弥补了虚道宇宙的不足之处。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我要真正的……开辟一方属于我自己的世界,甚至是大道宇宙!
“……”
洪一堂已经惊呆了,一时间,忘记了说话,忘记了一切。
眼前这人,真的是我认识的李皓吗?
所有人都在意的东西,他好像从不在乎!
什么大道宇宙,什么银月天地,什么大道,什么剑尊剑意……
他好像都不在乎!
你们要吗?
好,我给你!
我……只是我自己!
我也只修我自己!
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一时间甚至有些凝固住了,喉咙有些发涩:“你……认真的?”
李皓点头,笑容灿烂:“师叔,剑客,当走出自己的剑道!何况,我也不算单纯的剑客,我说过,我是道主!我希望,大家称呼我为道主,可道主……一切都是捡便宜来的,这还算什么道主?”
李皓笑容灿烂无比:“我知道很难,我也很自大……甚至是狂傲!可我,想试试呢!”
“能人所不能!”
“跳出这个棋盘,你在乎,我不在乎,你在意,我不在意!什么李家血脉,八大家血脉,我都不要!什么大道宇宙,什么银月世界……你们留下来的,不在乎的,我也不在乎!我不是剑尊,不是人王,不是血帝尊……可我,实力不如,心态,我要赶超他们!”
这一刻的李皓,笑容灿烂到了极致:“大家都觉得,我成功在于李家血脉,在于大道宇宙……我便放弃这些,从此以后,活成我李皓自己!师叔觉得……可以吗?”
洪一堂呆呆愣愣,心灵上好像受到了震撼!
这是刚刚21岁,还没正式跨入22岁的李皓?
他说……他只活成自己!
李皓又有些羞涩一笑:“当然,这是自夸,我其实还是要借用一些前辈留下的余荫的,比如……剑尊留下的大道宇宙,我想……带走时光星辰!我也想学他们的大道真意……先模仿,再齐平,最后……超越!”
李皓忽然坐直了身体,笑道:“另外,还要拜托师叔,不要乱来,我师父他们的本命星辰,也许还在其中……我还要复活他们呢!千万别出了问题……师叔,你看可以吗?”
“……”
洪一堂震撼许久,咽了咽口水:“你说,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我真是李道恒的分身,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让给了我大道宇宙,我……”
“那你就活成自己!”
李皓举起了拳头,好像小朋友一般,笑容灿烂:“就如血帝尊,大家都说,他是战天帝的转世身,可他活成了自己!你若真是李道恒分身,你自己又不知道,那你就活成洪一堂!你都执掌一半的大道宇宙了,你还怕他干嘛?你干掉了他,你想叫洪一堂也行,想叫李道恒,我也没意见!”
“至于屠杀李家,那是李道恒做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皓笑呵呵的:“是不是分身,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在我心中,就是洪一堂,就是地覆剑,就是指点我剑道的师叔,你真是分身才好,他想合一的时候,给他来一次狠的,夺了他的虚道宇宙,大道宇宙就是你的,我别无要求,复活我师父他们就行!我自己,修我自己的宇宙!”
“……”
洪一堂只觉得脑海中有些五雷轰顶之感!
李皓在说什么?
你就算是对方的分身,也没关系,我不在乎,你活成自己就行,活成洪一堂就行,大道宇宙我不要,我就给你……偿还昔日恩情!
这……到底什么和什么?
“李皓……你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吗?”
他喃喃一声,这是多情吗?
不,这是无情!
他不在乎这些东西,他好像不太在意这一切,他只在乎他所在意的那一些东西,除了这些,他好像可以放弃一切。
何等的可怕!
忽然觉得,眼前的李皓,可怕到……他就该叫魔剑!
魔剑李皓!
李皓一脸羞涩,忽然取出了一面旗帜,有些炫耀:“师叔,可不要冤枉人,我李皓,曾获得过无数人的认可,你看,这是什么?”
“乐于助人,胸怀大爱——赠:巡检司巡检李皓”
洪一堂呆呆地看着,这……啥玩意?
还有些破旧沧桑之感,哪来的?
“当年,我在巡检司工作,百姓送我的……”
李皓笑容灿烂:“果然,大家都知道,我是胸怀大爱之人,乐于助人,前几日,我还以为丢了,去了一趟巡检司遗址,居然还在,我就带回来了。”
艹!
这谁是瞎子吧?
洪一堂彻底无言!
关键是,李皓居然还找回来了,这……你真是……无言以对。
李皓笑呵呵的,此刻,抚摸着手中之剑,看向洪一堂……我要开我的小宇宙去了,真开心啊,只有如此,我才能彻底跳出去呢!
我李皓,从不弱于人,你剑尊不要,我也不要!
哼!

优美都市小說 星門討論-第342章 安排(求訂閱月票)相伴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随着通讯截断,外界联系起来愈发艰难。
无边城中。
众人开始打扫战场,沉默无声,这是他们第一次,完全完整地掌握一座古城。
庞大无比!
这座古城,根本没有压缩,只是之前被故意遮掩了而已。
能容纳数千万人的古城,何其庞大。
李皓坐在城主府宝座之上,居高临下,俯瞰四方。
一战之下,击杀了三位圣人,数十不朽,上百绝巅,加上神灵那边,也杀了三位圣人,尽管那三位圣人并非巅峰,受到限制极大。。
可这一次,击杀了足足六位圣人,而今,除了大荒的荒兽,李皓已无掣肘。
当然,红月一方的帝尊,这一次,封印也许破损了一些,对方,也许会趁机污染银月……但是,只要对方不出来,他渗透多少红月之力,对李皓而言,都是补品。
帝尊太强,若非封印存在,恐怕天地也难限制对方。
而这一次,杀了郑功,断其大道……也许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若是那红尘,是郑家之主,应该能感知到。
红尘,又是什么实力?
这天地,到底能否限制对方?
若是不能,对方为何不早早出现击杀自己,而是劳心费力,弄什么四国联盟。
若是能限制对方……那对方实力,是否不太强,无法打破天地限制?
这一刻的李皓,不断想着。
如今,八大古城,无边城被拿下了,剑城在星门之中,剩下的六座古城,除了战天城……甚至包括战天城,也许……都有人被红月之力侵袭。
不是红月的人,就是那红尘的人。
镇星城一脉,有周、郑、刘三家,郑家有问题,那另外两家,很可能也存在问题。
若是以前,李皓不会去想,他更想拉拢新武,和新武一方,达成合作,达成一致。
可如今……他要去想,去考虑这些了。
他也许不在乎这些,可是……老师他们,侯部他们,应该还是在乎的,不是吗?
他们在乎,那我就在乎。
李皓心中想着。
“接下来,继续全民修道,天地还会继续稳固下来……可是,大道也会更完善,而古城可以抽取天地能量,破坏根基……就看,是他们先出来,还是我先变强了。”
念头,一个个浮现出来。
片刻后,洪一堂进门,沉声道:“城内活人,尽数伏诛!可还有数万甲士,还有一些残念,这些甲士,未必是叛徒,都是忠贞之士,都督觉得……如何处置?”
“编入战天军体系……编入第九师!”
李皓忽然笑了:“我原本还想着,如何去见九师长,这些甲士……便由他收编吧!只是一群普通士兵,昔年,也没资格参与叛乱,死后不忘守城,也算尽忠职守!”
洪一堂迟疑一会,开口道:“郑家虽叛,可并无证据……”
到如今,也没确凿证据证明对方反叛。
李皓笑了:“三位圣人保持完整战力,郑功羞辱张家至尊,王署长亲眼目睹……若是这一切,还无法成为证据,非要亲眼所见,非要字面上的证据……”
说到这,李皓语气恢复了正常:“那代表战天城……不过如此!不愿与我修好,那便作罢,看在往日情面上,我不会为难他们,但是……战天诸位强者……想复苏出来,也要问我答不答应!”
说到这,语气渐冷:“至于其他古城,刘、周两家不提,其他各城,不管有没有背叛,有没有叛徒混杂其中,将消息传递给他们,听也好,不听也好……接下来,我会限制他们!”
“不寄希望他们与我合作,但是……没我允许,任何人不得踏出古城一步!包括分身!”
此话一出,洪一堂脸色微变。
看了一眼李皓,此刻,李皓态度再次有了变化,不再是之前和和平共处,而是压缩新武的生存空间。
他点了点头,又道:“那大荒……”
“红尘一方,既然没法通过杀人来复苏了,那就有可能通过灭杀大荒,来获得天地稳固……或者还有禁忌海反馈能量。”
如今,对方还是有办法的,但是李皓掌握了一座古城,古城汲取许多能量,可以延缓二次复苏。
禁忌海未必能做到了,而大荒侵占了大量地盘,改造成了混沌,灭杀大荒……也许有机会,不过荒兽当中,圣级存在也有不少。
李皓忽然笑道:“看戏!但是要盯着大荒,不要去刻意攻打大荒,但是不允许大荒踏出一步,让红尘陪他们玩去,大荒之主,居然敢入侵……那就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洪一堂点头,很快又道:“现在还有一点很重要,银城上空的封印,随着星空剑自爆,也许……会松动!”
他又道:“你之前说,封印连接着映红月……那映红月,此刻是得到了反馈变强,还是因为封印松动,而变弱?”
“不好说。”
李皓摇头,眼神变的冷厉:“大离王退兵之后,必然会全力围剿映红月……大离王此次回归大离,未必安全,迅速将此次战利品送去,提升大离,让大离提升起来,压制映红月,诛杀三大组织成员,逼迫映红月成为孤家寡人!”
大离退兵,李皓却是给对方送上了大量战利品,而目标也很明确,让大离强大起来,因为他担心,大离只有大离王和姜离,未必能压制三大组织成员。
“那逃跑的西方神灵……”
“他们还是多多担心,红月宇宙强者的追杀吧!”
李皓开口道:“将消息传播出去,神国这边,圣道神灵全部陨落,只有12位神灵逃走,包括月神!很可能会逃回西方神国……红月帝尊侵染无数人,也许暗中还有后手,让他们去杀神灵!”
叛徒要对付大荒,复苏天地。
红月帝尊要对付月神,削弱封印。
没杀月神,没对付大荒,都是为了减小损失,克制双方,大离这边,可以针对三大组织,如此一来,天下太平,起码短时间内,再无掣肘。
而李皓,便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段,强大天星,强大所有人,强大自己!
李皓又道:“我代表了天地,或者说银月人的战力极限,接下来,我会再次开脉,将道脉开启到36条左右,所以接下来,天地不够稳固,也是针对新武,针对红月,而不会针对新道之人!”
“诸位……都要尽快提升起来!”
“此战,收获无数,包括几位圣人遗骸,不朽之力,生命之泉……都是巨大无比的收获,还有神灵尸体,也是提升关键!”
洪一堂不断点头,此刻,其他人陆续进入。
这一战,死了许多人。
可一些核心力量,却是没受到太大的损失,林红玉、乾无亮、赵署长、周署长、黄羽、陈中天,这些文武双全的人物,反而没什么损失。
或许……没那么勇猛,或许,那些人特意留下了他们。
因为他们也知道,管理天下,他们不行,可这些人可以。
看到这些人,李皓微微恍惚了一下。
带兵的黄羽还在,主政的林红玉、赵署长几人还在,一心想要推广教育的洪一堂还在,主管天下巡检的陈中天还在,看透人心的乾无亮还在……
这些人在,到底是不是暗中达成了什么协议?
他并非白痴。
此刻,看到这些人,又想到了老师他们,他们……是否早就有了决定,哪些人关键时刻自爆,哪些人会留下?
这一次战死的,都是南拳、金枪这些武力强于智力的武夫。
为何……这么巧呢?
哪怕侯霄尘,也是因为意外,否则,侯霄尘未必会死。
心中念头闪烁,他再次看向众人。
天剑这位一心向道的武夫,居然没有出事,不是他不想对方活着,而是……天剑性格刚毅,此战,若是有人战死,李皓曾想过,也许天剑,也是那些人之一。
为何……天剑没事呢?
他余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乾无亮,乾无亮好像也一直在关注李皓,当看到李皓看来,心中微微一颤。
李皓仿佛看透了人心一般,让他有些战栗。
李皓忽然道:“天剑师叔,这一战,你能活下来,我很欣慰,师叔性格刚毅,我担心师叔也会沉眠……”
天剑低沉道:“运气罢了,多亏乾将军关键时刻,拉了我一把……”
乾无亮脸上忽然汗液渗透而下。
原本,战斗中救人,并非是坏事,姚四为了救北拳,牺牲了自己,没人会说姚四有恶意。
李皓微微点头,又看向霸刀:“霸刀师叔,你又是被谁救了?”
霸刀微微一怔,愣了一会才道:“乾将军……”
乾无亮眼中惊恐已经难以压制!
李皓没说话,微微点头。
霸刀,天剑。
都是耿直的武师,实力强悍。
可是……要说特别亲近,天剑还好,霸刀差一些,而真正亲近无比的,比如袁硕、刘隆、侯霄尘他们,此战都没了。
银月武师,擅谋的不算多。
善战的,天剑他们都算,关系极其亲近的,却是死去的居多。
洪一堂算是战力、谋略都不错的,只是,洪一堂心不在政务,不在军队,在于追随古至尊之路,推广天下武道和教育。
一个个念头,在李皓脑海中浮现。
此刻,林红玉、赵署长几人,脸色微微变幻。
其他人,倒是没想什么,只觉得乾无亮倒是够义气,关键时刻,还拉了天剑和霸刀一把,否则……也许银月武师,还得少几人。
乾无亮此刻低着头,不敢去看李皓。
而李皓,深深看了他一眼,许久才道:“乾将军,我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能接下吗?”
“都督有令,无亮定当竭力!”
李皓微微点头:“你回头负责押送物资,前往大离!你告诉大离王,我让你留在大离一段时间,剿灭三大组织成员,你可以出谋划策……大离王虽然勇武,姜离也算有谋,可对三大组织,太过不了解。”
“如今,三大组织,尤其是映红月,是我最大的后患,也是我的仇人!”
李皓冷声道:“我要你逼的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三大组织和昊天神山,成员数万……我要看到他们的尸体,看到他们的人头!”
乾无亮脸色微变,对付三大组织……
这……
李皓又道:“你心思细密,映红月也非善茬,此人算计很多,你要小心他!此战功成,哪怕取不来映红月项上人头,我也记你大功!”
“若是能拿下映红月……”
李皓顿了顿:“那这天星王朝,除了天星王,天下位置,随你选择!”
“无亮不敢!”
乾无亮脸色一变,急忙道:“无亮定当竭力而为……”
“不,是一定!哪怕杀不了映红月,阎罗、飞剑仙、昊天山主,这三人的脑袋,我起码看到一个,若是一个看不到……”
李皓看着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乾无亮却是脸色一变再变。
这四人,肯定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能在映红月眼皮子底下,杀死一人,这……何其难也!
映红月难对付吗?
有圣人难对付吗?
乾无亮知道,肯定难,甚至比圣人更难,否则,以李皓的性格,早就报仇了,还能等到今日?
哪怕拿下了古城,都没去找三大组织。
显然,他知道,映红月不好对付。
当然,乾无亮也知道,这任务,自己必须接下,不管如何都要去接,当李皓问了天剑,问了霸刀,他就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好在,李皓并未继续说下去。
心中想着,乾无亮迅速道:“属下明白,若是拿不下这些人的脑袋,无亮……提头来见!”
“没必要。”
李皓轻声道:“没有完成也没事,一定要小心,尤其是映红月,也许也能动用红月之力,但是你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也是我找你去的原因。其他人,我怕被对方干扰了……”
“属下明白!”
乾无亮连忙高声回应。
李皓又道:“需要帮手吗?”
“不用!”
乾无亮马上道:“属下一人即可,只要大离王和姜离主祭配合……有大离帮忙,无需诸位出手!”
李皓再次点头:“那好,事后你去领取物资,送给大离王,转达我的话,他若是不听,你便告诉他,我说的,一个映红月,比三座古城都要麻烦!”
“属下明白!”
李皓微微点头。
而乾无亮,也暗暗松了口气,李皓从头到尾都很平静,也没任何苛责话语,甚至一直说他能干,委以重任,连自己最大的仇家,都交给了自己……
可这种信任,让乾无亮汗毛都竖起了。
这时候,他后怕无比。
幸好,李皓并未继续说下去了,否则,他怀疑今日自己会出大事。
“接下来,羽帅掌猎魔军,所有军队,归于猎魔军,羽帅负责整顿。”
“赵署长,执掌行政署,天下政务,赵署长多多操心。”
“周署长执掌财政署,天下金融,周署长操心。”
“陈中天执掌巡检司,加速整顿!”
“洪师叔,负责推广武道学院和新道修炼,包括扫盲教育,要迅速完成,我酌情恢复上古教育署,也许会让洪师叔担任教育署长。”
“林城主……”
李皓停顿了片刻,开口道:“姚四部长沉眠,侯部长沉眠,巡夜人无人执掌,天下巡夜人不少,林城主负责接管天星都督府,担任五方都督之首的天星都督!”
此话一出,林红玉一怔。
天星都督!
那……李皓自己呢?
其他人也是心中微微一震,之前李皓说让赵署长执掌政务,他们就好奇,林红玉怎么办?
可如今……居然是林红玉担任天星都督。
按照之前的情况,其他人,都要向都督府负责的。
漫威救世主 小說
林红玉急忙道:“红玉何德何能……”
“行了!”
李皓开口道:“便按照我说的办,至于我……接下来以修炼为主,开道为主,对付古强者为主!我不还有个天星侯的名头吗?自己给自己换个名头……我封我自己银月侯,没人会反对吧?”
银月侯!
众人心中一动,都没吭声。
银月,是天下行省之一。
但是,银月也是新武人族,对整个世界的称呼,银月,就是这个世界。
银月侯!
“其他人,南拳沉眠,南方都督……交给北拳师叔,希望北拳师叔,能明我心。”
北拳心中微动,点头:“定当镇守南方,让南方无后患!”
“杨山前辈沉眠……西方都督,交由秦莲前辈执掌。”
秦莲从黑暗中现身,眼神略显复杂:“多谢都督……多谢侯爷看重!”
“东方都督,还是光明剑前辈。”
“北方都督……”
北方都督,原是侯霄尘。
此刻,李皓看向剩下的人,陷入了沉思。
北方,银月也在北方。
侯霄尘没了,谁能担任北方都督一职?
最后,他余光看向一人,缓缓道:“碧光剑,担任北方都督一职!”
一直神情恍惚的碧光剑,忽然抬头,眼神有些恍惚,有些茫然,“什么?”
李皓沉声道:“碧光剑吴红杉,担任北方都督一职!”
吴红杉愣住了,她看了一眼四周。
天剑,霸刀这些人都还在,北方都督,如何会轮到她来担任?
李皓轻声道:“北方,我们的故乡,家乡,也是我老师最留恋的地方,也是我最重视的地方!北方,便交给吴师叔了!”
吴红杉有些怔神:“我……什么都不会……”
“没关系,四方都督,主要负责镇压四方动荡,能杀人就行!”
李皓冷声道:“杀一个人头滚滚就好!强势镇压四方大陆,任何不尊者,杀!反叛者,杀!违背律法者,杀!杀,剿,便是主题!四方都督的职责就是这个,巡检司负责地方太平,军方负责平叛,行政署负责官员更替,地方安宁!天星都督负责督查天下,也负责中部安宁!”
杀!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心中微微一惊,但是,没人反驳。
这也是李皓第一次,公开下令,凡是不尊者,全部杀之!
比以前更加的铁血!
这时候,李皓又看向天剑和霸刀,缓缓道:“天剑师叔,负责镇压各大神山,当年的七大神山,我只是杀了浮屠山主他们,并未彻底解决他们!天剑、霸刀二位,都负责清剿他们!或降,或杀!除了昊天山庄跑了,其他五大神山,我要看到他们臣服……另外,凤凰神山全部斩之,一个不留!”
天剑心中微动,点头:“明白!”
镇压天下神山!
最后,李皓看向一人,“水云太后……”
水云太后一直很低调,此刻,听到李皓开口,柔柔弱弱地走了出来:“都督无需如此称呼,妾身本名乔蓉,都督直呼我名便是……”
“乔蓉……”
李皓想了想,笑道:“随你!如今,我天星还缺一个重要人物,重要位置,不知乔太后,能否助我一臂之力?”
“都督吩咐。”
“南方水军强悍,我要镇四海之地,灭四海海盗,天星海军孱弱,我欲册封乔太后为四海水军之帅……不知太后能否接下?”
四海水军之帅!
水云太后心中微动,很快道:“责无旁贷,水云将士,很快便是天星将士,也习惯了海上生活,若是能继续留在水上,求之不得!”
“那便好!”
李皓笑了:“此战拿下了无边城,无边城中,战甲还有20万副,这20万副战甲……全部赠予水云军,乔太后便是水云元帅,也是四海元帅,战军无需太多,百万太多,20万足以!佩古战甲,剔除一些弱者,放他们建设水云行省,乔帅觉得如何?”
水云太后,如何会拒绝?
虽然削减了兵力,只给她留下了20万人,可都佩甲……这求之不得!
她急忙道:“谨遵上令!”
这时候,黄羽忍不住了,低沉道:“都督……那我陆军无数,只有5万战甲……”
水军,居然获得了20万具。
打下无边城的战甲,全给了对方,这……是否太过了?
李皓笑了:“羽帅莫急,战甲……会有的!可以自己造,也可以……去抢,去换,去杀,去夺!”
此话一出,黄羽脸色微动,没再开口。
零技能的料理長
至此,所有人都被安排了任务。
李皓又道:“另外,所有人,可领取相应神能矿石,以及生命之泉!将天星镇大矿,给他挖空,挖光,耗空,耗光,对军队要舍得,对武道学员要舍得,无需克扣!”
“四方都督府,各掌大军10万,可从各地军中选择,择优而选!”
“陆军署,执掌大军50万!”
“天星都督府,直辖军力20万。”
“四海水军20万!”
“130万军队,足够了,无需太多!”
天下军队,数千万之多。
可这一刻,被李皓直接削减到了130万。
众人都是微微皱眉,太少了吧?
李皓又道:“巡检司,可以加设人手,天下城池数千座,日常情况下,巡检司维持治安便可,巡检司这边,可多多请教王署长,王署长是当年的战天城警卫署署长,想必对这些都很了解。”
“王署长……”
李皓看向王野:“介不介意,在巡检司挂个名誉司长的头衔?”
王署长微微一怔,许久,点头:“可以!”
李皓笑了,看向陈中天:“陈司长有意见吗?”
陈中天哪敢有意见,急忙道:“能得王署长帮助,得天之幸!”
场中,还有一些老辈武师,还有一些后来的超能强者,比如道剑、胡青峰一群人。
只是,站在最外围,此战,这些人也损失了一些。
甚至还有熟人,那昔日来自内务司的慕小容。
李皓看向他们,缓缓道:“你们,接下来还是强大自身为主,跨入日月,才是你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
众人也没多说,纷纷点头。
李皓环顾一圈,又开口道:“还有……乔所长,你和雨明他们,负责天幕铺设,基站维护,动车轨道架设……这些基础建设,也很重要,我希望整个天星,可以很快融为一体!”
后方的乔所长,也出列,微微躬身,表示同意。
至此,新武这边,王署长、乔所长都有了自己的职衔和任务。
而李皓,环顾一圈,并未看到一些人,那些人并没有来,但是他还是宣布道:“还有一件事,柳艳、洪青这些老猎魔军,独立出来,率五千猎魔军,组建猎魔武卫军!负责封锁古城,除了无边、战天、剑城,其他各城之外,都由一位猎魔统领率千人猎魔武卫军镇压!”
“柳艳、洪青、木林、郝连川、王明各为猎魔武卫军千人统帅。”
众人心中再次微动。
这五人,柳艳不说,原本就是猎魔军副帅,一直跟随刘隆。
也是李皓的老熟人……或者说,这五人,都算是老熟人,猎魔军只有几十人的时候,他们都在。
洪青是洪一堂的女儿,木林是侯霄尘原本武卫军的副手,金枪走后,木林就是那原本千人武卫军的统帅。
郝连川,也是侯霄尘的副手,只是如今战力跟不上,最近跟着猎魔军东奔西跑。
而王明,也是如此,而且王明其实还有一个身份,李皓的师弟,袁硕的记名弟子。
镇压古城!
这任务,不轻松,实力要求很高,哪怕对方只是分身出现,也需要日月去镇压。
可这几人,目前来说,都处于山海阶段,甚至山海七重都不到。
这……如何能镇压古城?
其他人不敢说,赵署长还是微微皱眉开口道:“都督,事情是好事,可镇压古城,不允许古城强者出入,对战力需求极高!新武人,心高气傲,如此一来……恐怕有战斗发生!哪怕对方只是分身,如今情况下,分身走出,也有日月之力。”
这五人,都太弱了。
李皓却是笑道:“无妨,我会想办法的!”
“他们都入了山海,肉身道脉开启,其实不算太弱,肉身承受力还能承受一些道脉开启,关键是,这几位,柳艳、洪青、木林都掌握了势,王明和郝连川虽然没掌握势,但是也不算难事……”
他说了几句,最后又道:“我师父沉眠,其他人,五行道脉几乎灭绝,既然如此……我欲让他们执掌五行神文,执掌五行道脉,加上神灵国度,击杀了几位五行元素神灵……”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明悟。
此刻,都没再说话了。
让这几位,执掌五行。
刚好五人……
侯霄尘和袁硕战死,恐怕让李皓有了许多想法,刘隆也跟着而去,更是让李皓觉得,这些一步步跟来的人,都要提升,此刻,他不在乎被人说什么以权谋私了。
他就是要这么做!
甚至,连五行神灵的肉身,加上五行神文,五行道脉,都要给这几人执掌。
是补偿,也是内心的惶恐。
惶恐……这些人,都会跟着逝去吗?
猎魔武卫军,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猎魔团和武卫军的结合体,也许……也是李皓要打造自己的内卫吧。
就如古人王的魔卫军,都是嫡系。
而原本的李皓,其实不在乎这些的,他对所有人,其实都是一视同仁的,包括后来加入的人,也是如此,可今日,李皓仿佛有了一些变化。
谁也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
这时候,其他人没开口,林红玉左看右看,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不得已,只好走出,开口道:“都督,那……天星镇遗迹中,还有不少新武人,包括一些天星军,一些圆平武科大学学员……这些人……还有,妖植也有许多……这……如何安排?”
此话一出,王署长瞬间看向她。
李皓开口道:“天星军……还有几位团长活着,让他们先迁徙去战天城吧!圆平武科大学学员,我会一一复苏他们,这是答应张处长的事!战天军出来的那一万人,我也会一一复苏他们……天星镇遗迹,等矿脉挖掘完了,充当种植基地,由帝卫统帅所有妖植,成立帝卫军!”
大殿之外,帝卫摇曳了一下身姿,表示接受。
天剑皱眉:“还要复苏圆平武科大学学员吗?”
“嗯。”
“可是……”
“我答应过的!”
李皓开口:“答应过了,那就去做!几百人罢了,何况……别忘了,此次,蒋盈李几位,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阻拦了城主印落下,无论如何,都该做些事!”
此话一出,尽管还有人不忿,但是都没再说什么。
此次,张安未来,他们都很恼火。
尽管李皓没有去求援,可所有的事情,张安一定是知道的,蒋盈李他们参与了会议,王署长也参与了,张安不可能不知道。
可对方未来!
所有人其实都明白,他来不来,都是他的自由,可若是张安来了,以他圣人之力,解决一位圣人,此战,根本不会死那么多人。
大家迁怒也好,怨愤也罢,此刻,都对张安充满了敌意。
李皓说复活他们,很多人都不乐意。
可这一刻,却是没人出来再说什么。
北拳想着,若是南拳还在,也许……早就跳出来骂街了,没了南拳,李皓开启会议,已经很少有人会反驳,会东问西问了。
他又想着,若是南拳在,此刻,大概会跳出来大骂一番,李皓也拿他没办法。
还活着的人,洪一堂和李皓关系亲近。
可洪一堂,本就不是多话的人。
他习惯沉默。
正想着,李皓笑道:“好了,那就到这吧,各自散了!去领取资源,加速修炼,事情我安排下去了,不会管太多,此战,大家应该都有一些收获,一些感悟,我希望……很快可以正式在皓星界看到诸位,而不是由我一直带着大家进入其中!”
“我自己也要修炼,也许也没太多的时间去管大家,大家都是前辈,也不需要我去管太多。”
林红玉再次开口:“都督放心……”
“不要喊我都督了,你才是……以后,喊我银月侯也好,李皓也好……随心所欲便是!”
林红玉哪敢直呼其名,马上改口:“侯爷放心!”
李皓笑了:“侯部一直想当这个银月侯,被我抢走了,不知道会不会伤心。”
没人接话了。
李皓有些无趣,摆摆手道:“各忙各的去吧,天下非我李皓之天下……大家用心一些。”
众人也没说什么,知道李皓不愿再说,只好纷纷离去。
偌大的大殿,很快就空荡了下来。
唯有李皓一人,独坐大殿之中。
他吐了口气,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留下来的人,刚好足够接手各种事务,政、兵、财、武都有人管,忽然感觉比以前还要顺畅。
可为何……心里空落落的呢。
以前,还乱糟糟的呢。
现如今,所有人都各司其职,位置不多不少,都能安排。
“你们……给我算好了留下多少人吗?”
李皓喃喃一声,忽然一脚踢飞了面前的案几,愤愤怒骂一声:“用得着你们来安排我吗?”
砰地一声,案几碎裂。
“大荒、神国、新武、叛徒、红月、三大组织……”
李皓眼神愈发冰寒,许久,咬牙:“一个别想好过!”
若是大离王和水云太后没来,这两者,也别想好过。
转头朝银城方向看去,红月帝尊,也许解封了一些吧?
银月之地,此刻,多少人被沾染了红月之力?
可他没有回去。
而是默默等待着,给那位时间,那位并未破封,真破封了,一位帝尊,不会这么安静,无所顾忌,无所惧怕,早就天翻地覆了。
没破封就行!
如此一来,对方只会侵染一些人,而那边的猎魔军是首选……李皓故意等着,等着对方侵染,越多越好,刚好,可以帮自己强大一下猎魔军。
他迟迟没回去,也是担心那家伙察觉到了什么,不愿意再浪费红月之力。
“一天了,时间应该也够了……”
李皓盘算了一下,一天时间,侵染一些弱者,足够了。
不知道,一起消灭掉这些红月之力,对方能否察觉到什么?
一瞬间,李皓消失不见。
这一刻,他不需要管谁了,不需要带着谁了,自己独行便足够了。
……
银城。
天上的八卦图,微微有些暗淡,一股股红色的力量,在外人看不到的情况下,笼罩了整个银城区域。
银城,还有数百万军队在这。
而这里,猎魔军最为强悍。
此刻,无人察觉到什么,只是有些焦躁不安,大军也有些骚动,因为对面的大离军,好像要撤军了,可没有强者坐镇,没有统帅发话,他们不知道该不该阻拦。
昨夜,下了一夜的血雨,让所有人都有些不安。
数百万大军,居然没有一位强者坐镇去管,只有一些弱者,如柳艳、胡定方、木林这些人去管着,还有几位战天军团长在,这才没让大军陷入混乱中。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人影浮现,李皓瞬间浮现,看向众人,开口道:“柳艳,洪青……你们挑选五千精锐,当初的猎魔团、武卫军成员全部挑选出来,再挑选一些军中强者,组成猎魔武卫军,一天时间,一日后,你们带队去白月城见我!”
首辅娇娘 偏方方
此话一出,几人一怔。
为何又独立组建猎魔武卫军?
柳艳心中有些空落落的,点头之余,问道:“刘老大呢?”
“忙别的事去了,很重要!”
柳艳看着他,有些失神,忙别的事去了?
刘隆实力虽然提升了许多,可有什么事,需要他秘密去办的?
“他……他要多久回来?”
李皓笑了笑:“快了……好了,这是军事秘密,也就老朋友了,我才多说几句,不要问太多,你级别太低!什么时候,进入了日月,成为了军事统帅,我再喊你开会……一个个的,进步真慢!”
柳艳勉强一笑,没有再问。
“就这样吧……速度一点,一日后在白月城原本的武卫军基地汇合!”
此刻,胡定方忍不住开口道:“那对面的大离军……”
“不用管他们,练兵也有一些时日了,打几场就足够了,难道真要打到两军覆灭?大离王会带着他们撤回大离。”
胡定方不再多说。
李皓又道:“你们控制好军队,不要乱了套,就算大离撤军了,我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撤军,回头,四方都督府、天星都督府,甚至巡检司,都会来挑选一些人,充斥各大军队!挑选精锐,至于弱一些的,淘汰之后,要做好安顿工作……此事会有人处理的!”
众人都是一愣,裁军?
这……为何?
可也不好多问,只好点头。
而李皓,则是迅速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浮现在银城上空,很快,浮现在八卦图下方,朝内部看了一眼,此刻,代表李家的那条红线,弱小了许多。
一股股红色力量,正在渗透银城。
果然!
星空剑自爆,还是将封印开启了一些。
之前,只有下雨,才会如此,可现在,不需要下雨了,之前下雨,其实是力量的一次累积爆发,可如今,直接就能渗透了。
李皓探查了一会,心中念头万千,下一刻,飞奔各处,一枚枚神文浮现,将整个银城笼罩,他要布下领域大阵,将整个银城拖入皓星界中!
这红月帝尊,渗透多少能量,我都笑纳了!
这一次收割完毕,这家伙,也许能察觉到,接下来,给他渗透,对方都未必愿意渗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