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海域上空,爆炸的动静已然停止。
在逐渐散去的烟雾之中,笼罩住一姬身体的巨大岩浆武士,并未受到任何的损伤,依旧魁梧的借助背后的火焰羽翼悬浮虚空,,双眸如灿烂辉煌的太阳,直射向远空的白鸟。
但这宛如太阳般耀眼的双眸,不仅没有让人感受到丝毫的温暖,反而让人心底升起无数的寒意,令之身体颤抖。
一姬轻轻呼了口气,三勾玉写轮眼向着远空扫去,眼睛微微眯起,其中亦是闪过一道危险而冷意的光亮。
刚才释放出去的八尺琼勾玉虽然消耗了她不少的查克拉,加上以三勾玉写轮眼形态,就利用仙术查克拉维持须佐能乎,体内的查克拉,也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燃烧。
但感受到体内还很充沛的查克拉,一姬对于接下来的战斗,还是信心十足的。
接下来只要速战速决,就没有太大问题。
她不相信以自己这堪比尾兽量级的查克拉,会比对面的二人先一步耗尽查克拉。
说做就做,一姬再次提气凝神,岩浆武士的胸前,再次汇聚一颗极为刺眼的炽白色光球,火焰勾玉围绕着这颗炽白色光球逐渐成形,一姬打算再使用一次八尺琼勾玉,从正面瓦解掉敌人的防守力量。
无论是蝎,还是迪达拉,都不是一般的忍者,这个时候,一姬也需要小心一点。
从刚才的战斗中,她就得知,蝎的战斗经验远远超过自己。
难保接下来,对方还隐藏着什么反败为胜的底牌。
这种时候,要乘胜追击,不给对方任何一丝翻盘的机会。
只要自己的火力足够覆盖敌人的落足点,多浪费一点查克拉,在一姬看来也是值得的。
面对强者,自然要给予对待强者的重视和认可。
于是,一姬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在别人看来异常冷酷的笑容。
这样的攻击,他很想知道,对方还能坚持几次呢?
现在就来试一试吧。
“喂喂,蝎大哥,那种招数是能够持续释放的吗?她的查克拉难道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看到一姬操控的岩浆武士面前,再次汇聚出光球,周围浮现能量过高的火焰勾玉,迪达拉脸上也没有了嬉笑之色,表情冷静和严肃了许多。
连续丢出三个C3·十八号,他体内的查克拉已经见底,接下来不要说再丢出第四个C3·十八号,即使丢出普通的C1黏土爆炸物,都有点够呛。
就在迪达拉严阵以待的时候,他的肩膀上猛地从内部挤压出两团白色的蠕动物体,掉落在白鸟的背上。
那是两具白绝的身体。
他们从迪达拉身体中出来后,就直接倒在白鸟背上一动不动。
原本全身白色的皮肤变成灰白色,瞳孔瞪大,里面毫无生机。
“他们两个怎么了?”
迪达拉有些惊讶看着从体内爬出来的白绝,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蝎扫了一眼,见怪不怪说道:“被你抽干查克拉后死掉了。”
对于白绝的死亡,蝎并未流露出什么伤感之色。
因为白绝可以随意消耗的生物兵器,而且就连白绝们也不在意自己同伴的生死,那作为使用者的他们,自然也无需为死去的白绝进行哀悼。
敗給勇者的魔王為了東山再起決定建立魔物工會。
“啧,这也太不禁用了吧。嗯。”
迪达拉吐槽了一句。
“是你本身的查克拉太少了。”
蝎瞥了迪达拉一眼。
迪达拉忍术的强大毋庸置疑,但问题是十分消耗查克拉。
尤其是随着术式的等阶上升,C3·十八号在很多时候都是作为压轴招数登场。
而这一次,直接一次性消耗了三个C3等阶的炸弹,早已超出了迪达拉本身的极限。
虽然是天才,但年龄终究是限制查克拉的最大阻碍。
想到这里,蝎扫了一眼正在凝聚八尺琼勾玉的一姬。
相比之下,这个小丫头的查克拉简直像个怪物,到现在还是深不见底。蝎心中一叹,随后手指一勾,一个卷轴从袖口里面飞出,落在了手上。
“迪达拉,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了,拿出真本事吧。否则的话,我们两个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对付能够飞行,又能进行远程进攻的忍者,蝎也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尽力一战。
“话虽如此,再扔出一个C3·十八号,就是我的极限了。早知道会是这样,应该多找几个充能工具放进身体里面了。嗯。”
迪达拉看了一眼白鸟背上的两具白绝尸体,说什么查克拉不足问题交给他们即可,结果还是自己先趴了下去。
而敌人那召唤出来的熊熊烈焰武士,气势十足,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迪达拉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正式任务,就遭遇到这种困局。
话虽如此,迪达拉还是老实的掏出第四个C3·十八号炸弹。
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使用完那个招数之后,下一波会出现查克拉不足的状况,双方各自罢手。
只是目前来看,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就在迪达拉打算结印,丢出C3·十八号时,蝎突然看到了什么,阻止了迪达拉的行动。
“等等,有情况。”
他手中的卷轴也处于半开启的状态,动作停顿了下来。
迪达拉咦了一声,顺着蝎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道速度极快的银色流光,在银色流光之中,是一只扇动着银翼的小型鸟,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向一姬。
一姬也同样注意到了这只长着银翼的小型鸟。
在岩浆武士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让这只银翼鸟飞进来,落在肩膀上停下。
这是鬼之国军方使用的空中侦查单位——机械鸟,拥有远距离摄像、传讯等连携功能。
通体为金属构成,不仅速度极快,一般的忍术击中它们,也无法将它们从空中击落,给它们带来什么损伤。
“停手吧,让他们走。”
说话的是一名男性,银翼的机械鸟落在一姬肩膀上,就直接说出了这句话。
“老头子?”
一姬脸上微微一怔,没想到利用这只银翼机械鸟,和自己联络的是自己的父亲白石。
她还以为是赤子那边出现了什么意外呢。
这么看来,总部那边已经利用设备,对这边的情况进行了相当充分的了解了。
“还不到阻止他们的时候,需要他们来吸引五大国的注意力。”
白石的声音再次传出。
“可是,二尾是我先看中的猎物。”
一姬皱了皱眉。
“他们组织刚刚找我已经支付了相应的报酬。这是一笔等价交易。”
晓组织支付带走尾兽的报酬,鬼之国这次便选择放弃捕捉二尾,和云隐村进行交易。
反正最后都是售卖尾兽,和哪个势力合作,鬼之国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就是白石所要向一姬表达的意思。
鬼之国对于第二头尾兽的需求并不是很大。
相反,让晓组织带走尾兽,反而可以激发云隐和晓组织的矛盾,鬼之国可以继续隐居幕后,闷声发大财。
一姬听后,也明白了白石的意图。
稍微沉思了一下,就直接挥了挥手,笼罩在自己的岩浆武士,顿时从虚空中消失,化为滚热的气流,在四周排放开来。
“既然如此,那就放他们一马吧。”
虽然还不清楚晓组织支付了什么,能够让鬼之国总部那边放弃一头尾兽,但想来支付的东西,肯定也是非常稀有的贵重物品。
这么想来,晓组织这些年所积累的财富,恐怕也相当丰厚起来了。
据鬼之国暗地里调查,雨隐村和大蛇丸所属的音隐村,走的十分接近,暗地里控制了周边一些势力的军火市场,可控制的资源和金钱都不像数年前那样紧缺。
“去把赤子带回来,‘死魂枪’内的灵魂储量,应该也暂时饱和了。”
对于白石的吩咐,一姬只是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赤子的重要性,对鬼之国而言,赤子的存在,可以说是比捕捉尾兽这件事更加重要。
于是,她朝着迪达拉和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掉转身体,按照原路飞回波之国本岛,在迪达拉和蝎的视线中,逐渐化为一个黑点消失。
而站在白鸟背上的迪达拉和蝎,也像是收到了什么信息,二人站在白鸟背上一动不动,仔细聆听什么。
大约半分钟后,他们才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看到一姬离开的方位,对视了一眼,仿佛也明白了对方放弃进攻的理由,默契的驱使白鸟,用鸟尾卷着二位人柱力由木人,朝着另一位方位快速飞走。
就在双方飞离海域不久后,一只蛤蟆狼狈的从海水中跳了上来,呱呱的叫着。
眼睛朝着双方飞离的方位看了一眼,呱呱的跳入了海水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妖孽丞相的寵妻 霜染雪衣

戀在夏天
一姬返回工厂驻地的不远处森林中,发现赤子和雷鸣丸都在这里,其余的鬼之国忍者也在这里汇聚,身上或多或少的带着伤。
而在周围,一共倒下数十具云隐忍者的尸体,损失了那么多的精锐,云隐村接下来也需要肉疼一阵子了。
这次云隐想要盗取鬼之国军工厂中武器研究资料的计划,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能拿到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的武器研究资料,而且登陆波之国的云隐忍者,已经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
哪怕还有一位二尾人柱力重伤未死,但对方落在晓组织的手上,被抽离尾兽之后,依然是难逃一死。
接下来,云隐那边要爆发一场地震了吧,变成一条疯狗直接开始乱咬人。
“大小姐,那边难道失手了吗?”
看到一姬两手空空回来,雷鸣丸感到十分疑惑。
它可是知道一姬的查克拉量有多么夸张,即使对方是身经百战的强大忍者,但想要逃脱一姬的追捕,也绝不是一件轻易之事。
一姬看了它一眼说道:“算不上失手,老头子刚刚用机械鸟和我联络,他和那边达成了一些等价交易。只要对方能出得起购买尾兽的价钱,卖给谁都是一样的。”
至于得罪云隐……这种事本来就不需要考虑。
火之国放弃忍界第一大国的名头后,雷之国和云隐接下来的目的昭然若揭——打压新兴起来的鬼之国。
反正迟早都要对上,加上这次云隐主动向鬼之国出击,已经意味着,接下来的几年,鬼之国要面临的主要压力,不再是木叶,而是重视军事力量发展的云隐忍者村。
而‘那边’指的自然是晓组织。
目前晓组织处于隐藏阶段,即使如今正式执行捕捉尾兽的行动,他们的名声也为外人不显。
相比鬼之国提前收集到关于晓组织的情报,五大国若是在没有晓组织相关情报的支援下,恐怕会应付的极为吃力。
对于这些事情,雷鸣丸也知之不少。
在鬼之国的计划中,利用晓组织捕捉尾兽这一行动,从而引发与五大国的矛盾,也是极为关键的一环。
“原来如此。赤子这边已经的工作已经处理完毕了,接下来我们也可以顺利撤离,至于那边……”
雷鸣丸说着自己这边的情况,一边用闪烁着雷光的眸子,盯向森林的深处。
在那里隐藏着大量的气息,从查克拉的强度来判别,都是一群实力不俗的忍者。
而云隐村派遣到波之国的袭击部队,已经全军覆没。
那么,还能在波之国本土拿出大量忍者战斗力的势力,除了鬼之国之外,就只剩下木叶这一个了。
不难猜测,一直在森林深处隐藏,观看战局,直到现在还在犹豫是否出手的隐藏势力,无疑是来自木叶。
一姬也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么多人想要隐藏起来,完美潜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一姬也大抵上能够猜测出这群木叶忍者在打着什么主意——坐山观虎斗,等待着鬼之国和云隐两败俱伤的局面出现,他们好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既然他们没有选择找我们的麻烦,那就不用理睬木叶这些人,把这里的尸体收拾一下,全部带走。”
一姬望了望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军工厂,语气平淡的下达命令。
说完,她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离开。
在她的带头作用下,赤子和雷鸣丸跟了上去,其余鬼之国忍者开始打扫战场,清理云隐忍者的尸体后,也同样没有留恋的跟随其后,快速撤离。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军工厂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无论是被敌人重新利用起来也好,还是想要从废墟里面收集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都和鬼之国无关了。
……
一姬带领鬼之国部队离开大约一分钟后,从森林的深处,一道道人影才从暗影中钻了出来。
领头的是木叶暗部代理部长天藏,在他身旁,不仅跟随着十多名暗部精英忍者,还有数量众多穿着木叶中忍和上忍制服的忍者。
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只看到林间残留下大量的血迹,至于交战双方的尸体,全部都被人捡走,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这让天藏有些懊恼,失去尸体这一个来源,就意味着可以收集到的情报十分稀少了。
否则即使是尸体,由山中一族的人进行控制,也可以提取出很多具有价值的情报。
毕竟木叶的审讯部队,拥有着不少能够让死者开口的手段。
但是因为三代火影的再三告诫,不能太过刺激鬼之国的忍者,所以,这次他们只是远远进行观战,让云隐村的忍者先行试探,因此具体的战况过程,他们也是不怎么了解。只知道胜利者是鬼之国一方,云隐忍者溃败这一结果。
不过回想起刚才从这片战场不断爆发出的恐怖爆炸来看,战斗的激烈程度,恐怕远超他们想象。
在这处战场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天藏就直接离开,带着众人朝着军工厂的位置包拢过去。
然而,他们到达军工厂所在的区域后,立马呆住了。
原本用来划分区域的荆棘铁丝网早已经不知所踪,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破烂铁网,埋在沙土之中,失去了划分区域的作用。
不仅如此,大量的厂房倒塌化为齑粉,供电设施和水塔,全部遭到彻底毁坏,废墟掩埋在一个深长十多米的巨坑之中,看得天藏等人触目惊心。
这是忍者的战斗?
他们无法想象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可以把地形破坏到这种程度,直接把整个军工厂的地基挖空,造出一个恐怖的深坑断崖出来。
天藏吸了一口冷气,背后冷汗直冒。
绿袖子 小说
暗自庆幸自己听从了火影大人的安排,没有冒然跟鬼之国的忍者部队交火。
如果这一次木叶也像云隐那样,不计代价进攻鬼之国在这里建立的军工厂,那这次潜入波之国的数十名木叶精锐忍者,恐怕下场也会和这些云隐忍者一样吧。
能够造出如此恐怖的断崖,这个爆炸当量,足以让上千人全部上天。
“尾兽玉吗?”
天藏呢喃自语。
在他的印象中,也只有尾兽喷射出来的尾兽玉,拥有这种恐怖的破坏力了。
其中一名暗部忍者蹲下身子,在深坑的边缘抓了一把沙石,仔细用自己的查克拉感应着什么,对天藏说道:“天藏队长,这应该不是尾兽玉造成的攻击,如果是尾兽玉造出这样的破坏,那么土地上会在一定时间内,残留属于尾兽的痕迹。而且,如果真的是尾兽玉,破坏面积不会这么小。这个感觉……应该是某种炸弹弄出来的。”
鬼之国生产出来的炸弹,他是见识过威力的。
只是能一次性波及到这么大范围的坑洞,暗部忍者有些沉默。
这需要多少炸弹堆放在一起,才能形成这样的破坏力呢?
一想到鬼之国的军工厂底下竟然存放着如此数量惊人的炸弹,这群人还在炸弹堆上若无其事的生产武器,每天在这里吃饭睡觉。
即便是身为木叶的暗部,也不由得为这些人捏了一把冷汗。
如果不是云隐村的忍者今天过来踩雷,那今天在这里原地上天的,估计就是他们木叶忍者了。
要知道,他们的任务是摧毁这座军工厂,以及窃取军工厂中的各种研究资料。
但是完成这个任务的代价,绝不是以全军覆没这个结果为前提的牺牲。
也正因此,他们才会利用雷光团发送过来的情报,让云隐忍者作为先锋,试探鬼之国的实力,再伺机而动。
如今看来,他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军工厂已经被摧毁,但不是毁在木叶手中。
至于军工厂中的武器研究资料,看着这一堆的废墟碎片,以天藏为首的木叶忍者,或是无奈,或是苦笑。
“算了,先在这里打扫一圈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到时一并带回去。”
虽然这里看上去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但天藏还是抱着万一能捞到什么的想法,对暗部和木叶忍者们下达命令,分散开来在这片废墟寻找有利用价值的东西。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