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諸界第一因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第328章 我的世界!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仙魔幻境的原理是什么?
遗迹?
洞天小世界?
马车中,杨狱静坐吐纳,望着身前摆放的窝头,心中诸念翻飞。
来到幻境,足有半年了,但他仍是没有察觉到异样处,他每日吃喝、吞吐练功一如外界,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或者,就如‘观棋烂柯’那般,‘世上方一日,洞中已百年’?
“嗯?!”
心中思量间,杨狱突然似有所觉,车帘也自被风吹开。
唏律律~
拉车的两匹骏马放声嘶鸣,竟双腿发软,几乎直接跪在了城门之前,骇的驱车赶马的云道人师徒俩面色发白。
正适时,龙吟声方才响起。
杨狱踏出车辇,只听龙吟声滚滚纵横,极远处的拦江水波翻滚,大浪滔天,一股枭烈雄浑已极的气息在升腾。
恍惚之间,只觉有一条苍龙出海,带着滔滔江水与天接连,刹那间展现出来的威势,足可震撼全城。
“慧定大师亲至,老龙不胜荣幸!”
柒言绝句 小说
龙吟声烈,满城皆寂。
善男信女们喜极而泣,寻常人惊骇躲避,一时间大街上人仰马翻,而更多的人,则是循声望向了城门处。
有人瞧见一灰袍老僧缓步而下,须眉皆白,满面陈霜。
而在寥寥一些人的眼中,来人一袭大红飞鱼服,腰挎一柄直刃长刀,气息张扬,犹如神锋出鞘,锐利斩开气浪。
“是他?!”
临江楼三层,大老板猛然起身带倒了桌椅,满面错愕,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尚未退下的谢七,以及暗中隐藏的一干人也都是惊骇不已。
他居然能得到龙王亲迎?!
‘这条老龙……’
嗅着空中浓重的水汽,杨狱眼皮轻挑。
拦江尚有十多里,这样远的距离,那条老龙都能察觉到自己的到来,其实力只怕也是深不可测。
就见得长街尽头,八个身材魁梧高大的汉子,扛着一座巨大的神辇跨步而来。
不多时,已至城门前,齐齐躬身,道一声:
“龙王邀请,大师上坐!”
“这也行……”
一惊之后,大老板攥紧了手掌,心中仍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止是他,暗中的一干人,无论是锦衣卫还是怜生教的高手,也都震惊难言。
他们有的早已来到此间一年有余,可用尽种种办法,都还未能弄来一张请柬,他一来,居然引得龙王发声,亲自相迎?
“请大师上坐!”
八个大汉皆躬身,声音铿锵,话中字字恭敬,可语气却是不加掩饰的漠视与轻蔑。
“好!”
杨狱面沉如水,却也不惧,几人的话音未落,已然踏步上了神辇。
咔嚓!
落座的刹那,八人的身躯皆是一震,只觉有山岳横压下来,只一下就将城门前的石板踩的龟裂。
“嗯?!”
八人鼻息沉重,气如硫磺,双足发力,就要将神辇抬起。
哒!
杨狱轻扣车辇,无形的巨力就自盖压而下。
半年时间对于杨狱来说,实则很长,哪怕对这仙魔幻境存疑,但他这半年里可也没有丝毫的放松。
金刚不坏身与佛陀掷象秘术皆有了一定的火候,比之原主慧定自然不如,可有着九牛二虎的底蕴,自问也不会逊色太多。
这一下催发,纵是八头大象,也足可全部压翻在地。
砰!
十六声响作一声。
杨狱轻扣车辇的瞬间,八人就觉周身筋骨都在碰撞打架,吭都没吭一声,就齐齐跪倒在地,砸起了大片的烟尘。
“啊!”
八人暴怒,额上青筋怒气,面色都涨红到了极限,可任由他们咆哮挣扎,都像是被山岳压着的蚯蚓,毫无作用。
直到,一阵带着水汽的微风刮来。
哗啦啦~
空中似有海潮声响起,杨狱眸光一凝,听到龙吟再起,带着冷淡的训斥:
“还不速速迎大师进城!”
一声龙吟,八人在杨狱的眼中,就好似八团熊熊燃烧的火球,燃烧着内息与血气,生生扛着巨力将神辇抬了起来。
“神通……”
杨狱心中自语,却没再度动手,任由八人抬着,在一众敬畏、艳羡的目光之中,进了城郭。
落后一步的云道人眼都红了,拉着徒弟就跟在后面。
城郭各处,皆有人望向长街,或惊疑、或冷漠、也有气急败坏。
“凭什么?”
大老板胸口发闷,大腿拍的‘啪啪’响,联想到上次见面时说的话,只觉脸都被打肿了。
这凭什么?!
他气的跳脚,谢七也久久无语。
“那老龙……”
好半晌,大老板方才平复下心情,为自己甩了一卦。
“……这时候都不忘算一卦……”
谢七彻底无语了。
花錢和朋友做色色的事情
“这卦,不错啊!”
瞧着卦象,大老板的眼前一亮,顿觉心中郁闷都消散不少。
谢七听着,心头却是一颤:
“真,真不错吗?”
“说的什么话!”
大老板听出他的怀疑,顿时有些不悦,但还没等他训斥,就听到脚步声,一个陌生的男子匆匆上楼,也不多说,直接放下了请柬。
“哈哈!”
大老板抚掌而笑,郁闷之气一扫而空,收起铜板,拿起请柬轻扫着:“这不就应验了?”
……
“看来进入这仙魔幻境的人着实不少……”
车辇上,杨狱阖眸静坐,以他的强大感知,自然能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注视。
不过……
八人的脚程极快,没多久已然穿过了城郭,在众目睽睽之下,跳入了波涛汹涌的拦江。
“等等我!”
云道人惊呼一声就也跳了进去,然而,前一刻还在眼前的神辇,居然在落入江水的瞬间就消失了。
噗!
从水面冒出头,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弟子,云道人郁闷的想要吐血,自己这一路上的鞍前马后,就这么被丢下了?
呼!
落水的瞬间,杨狱已转换了内呼吸,不过似乎并不需要。
神辇之上,一层薄薄的水光隔开了江水,好似传说中的辟水珠,让人在水下也可呼吸。
“有趣……”
杨狱啧啧称奇,却也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望向远处,暗流汹涌的江底,并不黑暗。
一抹青光照亮了江水,以他的目力甚至可以看到那无数随波逐流的鱼苗,以及更远处,青光缭绕间,犹如仙境的水晶宫。
坐落于江底的宫殿。
呼!
随着杨狱走下车辇,抬他前来的八个人齐齐踉跄一下,好似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一下跌在了地上。
皆是胸膛起伏,累到了极点。
察觉到了杨狱的注视,八人再没了丝毫的傲慢,忙上前领路。
这座宫殿,仅看装饰,似与凡人的庄园无二,其中假山林立,青砖铺彻,水草、珊瑚丛生,别有一番味道。
可惜,并没有瞧见传说中的虾兵蟹将,有的也还是和抬轿的八个大汉一般的仆人、丫鬟。
未多时,大殿已在目中。
八人止步,恭敬后退到两边,而杨狱也是驻足,这座大殿,比之他曾经见过的任何屋舍都要高大的多。
一扇大门,比之青州的城门还要高大几倍。
“大师请。”
大殿之中,传出声音,随着光芒亮起,一个着黄袍的高大中年人的身影出现,他立于大殿之前,含笑相迎。
杨狱驻足望了片刻,方才应下,踏步走入其中。
此间大殿从外看十分之大,内里却更大,高足十多丈的穹顶上遍布珍珠、宝石,熠熠生辉。
内中装饰更是富丽堂皇,各种宝物应有尽有,即便是摆放齐整的桌案,也皆是玉器、银器。
“大师能来参与吾之寿宴,不胜荣幸。”
高大的黄袍中年微笑着,请杨狱落座。
足可坐数十人的巨大餐桌上,是各种珍馐、美酒更是应有尽有,哪怕是杨狱看着,也觉不凡。
心中猜测着这头老龙的心思与目的,杨狱也不惧怕,径直落座,更不见外的为自己倒上一杯酒。
方才道:“龙王寿宴,怎么只我一人?”
“怎么会只有一人?”
拦江老龙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其他人,随后就到。”
话音刚落不久,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杨狱望去,只见云道人师徒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两人身后,居然还有熟人,却正是谢七与大老板。
几人身后,还有人陆续而来,有着飞鱼袍的锦衣卫,也有面色阴冷疑惑的武林高手。
‘这是将所有外来者全都请来了?’
杨狱心神一跳,而其余人也明显察觉到了不对,彼此对望,皆看出对方的惊惧与疑惑。
“诸位,落座吧。”
见得一众人全数到来,拦江老龙方才开声,让众人落座,同时轻轻一拍手,后殿之中就又走出两个女子。
一着白衣,面如寒冰,手持双剑,另一个红衣罩体,长刀后拖,唯一相同处,就是两人的神色皆白。
似乎重创微愈。
妖夜 小说
“指挥使!”
“圣女!”
见得这两人,在场之人全都色变,若非心知地方不对,这一下只怕就要叫出声来了!
“这老泥鳅……”
杨狱的心中一沉,看向大老板,后者的脸色也有着变化,似乎眼前之事,也超出了他的预料。
“欢迎诸位……”
拦江老龙长身而立,双臂大张,须发皆张,龙吟声烈:
“来到,我的世界!”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諸界第一因笔趣-第284章 許你一枚道果如何?(第二更)看書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上上大吉……
瞥了一眼地上血未凉的赫连秋,所有人皆打了个冷颤,这特么也叫上上大吉?
呼呼~
倒灌的气流吹的众人衣衫鼓荡,灰尘被迅疾的气流卷向远处。
杨狱收刀归鞘,望着倒地的赫连秋,微微皱眉。
龙渊剑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
小镇长街上一片死寂,有人心惊肉跳,有人目眦欲裂,更有人悄然后退,却独独无人发声。
“主上……”
铜山双凶身躯颤栗,想要怒吼着扑杀上去,可彻骨的寒意却好似将他们冻僵在了原地。
客栈中的一干酒客,无论来自何处,是否知晓七玄门,此时心中都打起了鼓,惴惴不安。
倒是谢七虽也有些惊异,却很快回过神来,无他,他早就料到这人不得好死了。
从他让大老板算卦开始……
“这……”
大老板也拧起了眉头,来回踱着步子,嘴里念念有词:“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不应该……”
他自然不在意赫连秋的死活,只是,他的卦,不该有错啊,这些日子,他于此道分明有着莫大的精进。
望着倒地的无头尸体,赵坤松了口气,心中却有些复杂。
七玄门虽然已被朝廷打为叛逆,可其曾经也是龙渊道有数的大门派。
这赫连秋作为七玄门两大副门主之一,也曾是有名的江湖名宿,谁知就这般被人一刀枭首。
他倒不是可怜此人,而是想起了自己……
反倒是秦姒的心思很单一,见得尘埃落定,就缓步上前,见杨狱身上无伤,方才松了口气,见礼。
杨狱正要回礼,就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低喝。
“是了!”
大老板一拍大腿,似有些恍然大悟。
一众人纷纷侧目,谢七暗暗皱眉,他距离最近,当然听得到自家大老板的呢喃声。
他居然觉得,自己算的对……
“老夫算卦无有不准,卦象显示其大败其敌,此时想来,应当是‘大败于其敌手’?这样说来,此人的下场,完美与老夫的卦象吻合……”
大老板越想越觉得可能,掌中的铜板越转越快,末了,望向四周的一干酒客:
“诸位可有谁想要老夫给算一卦的?分文不收,若有不准的话……没有不准!哪位想算的?”
算卦?
除却谢七,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偏移,望向了缓步而至的杨狱,皆按着刀剑缓步后退。
“三剑老叟、铜山双凶、独行刀乌正、独臂银剑陆光……都是六扇门缉凶榜上有名的凶人。”
目光扫过,一一念出众人的名字,杨狱冷笑: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这般多牛鬼蛇神都汇聚一窝来了,很好,很好……”
六扇门的缉凶榜,是极厚的,其上罗列着近几十年里犯禁的凶徒、邪人,每一个加入六扇门的捕头,第一件事就是要默记缉凶榜。
以杨狱的记忆力,自然早就熟记于心。
此时在场的几十人,足有三分之一榜上有名,尤其是投钱几个面目可憎的,更是记忆犹新。
呼!
杨狱目光所及,众人无不生出感应,被念出名字的更是脸色煞白,三剑老叟更是忍不住拔出双剑来。
“杨,杨爷。”
三剑老叟如临大敌,躬着身子,活像是炸了毛的狸猫:
“咱虽然犯了事,可缉凶拿人是六扇门的职责,您也要来掺和一手吗?”
他虽然不知这位传言中的六扇门后起之秀为何穿着飞鱼服,但很显然,飞鱼服仅有锦衣卫可穿。
传言或许有误,此人只怕根本不是捕头,而是锦衣卫千户。
“不错!杨爷,缉凶拿人本也非您职司所在,何必要与我等为难?”
“是极,是极!我等素来仰慕杨爷大名,对于您可是万般敬佩,没敢有丝毫得罪!”
“之前嫂夫人在此,我等可是秋毫未犯,只是那赫连秋武功太高,我等不是对手,方才来不及援手……”
“杨爷今日放我等一马,来日必将结草衔环以抱……”
……
有人开口,被杨狱点到名字的所有人也都回过神来,一个个如临大敌,或退、或避、或闪,口中则不断说着各种恭维的话。
赫连秋的尸骨仍温,亲见了其人的惨状,绝无人想与其交手。
可又不敢率先逃跑,恭维、后退的同时,不住的打量着其余人,等有人绷不住率先有动作。
“说完了?”
杨狱驻足,按刀,环顾众人,语气沉凝:
“你们说了这么多,有求饶的,有恭维,也有暗含威逼的,却独独没有一个说一句‘冤枉’……”
绣春刀拔出半寸,杨狱眸锋如刀:
“看来,都死有余辜了!”
轰!
杨狱的话音未落,一众人已尽皆暴起,气鸣嘶吼声一时响彻云霄。
姐姐醬癥候群(覺戀)
“并肩上,挑了他!”
三剑老叟发出一声厉喝,双剑齐齐一震,将身侧两人踢飞了出去,自己则足尖一点,极速暴退。
却哪里有丝毫想与之搏命的想法?
然而,他余光扫过,却发现之前叫嚣的厉害的,包括铜山双凶在内的所有人,全都爆发了内息、血气。
MISSION”D
夺路而逃!
嗤!
刀光闪烁,犹如匹练。
杨狱只一步踏出,身后已有三颗头颅被气浪吹飞,浓郁的血腥气瞬间在这座小镇的废墟之上扩散开来。
“啊!”
一人退无可退,咆哮着迎击,被一刀斩碎兵刃手臂。
枭首。
“与之拼了!”
一人怒目圆睁,狂吼着挥舞铜锤,却被连同流星锤一并被砸进了地面。
身死。
“杨爷,饶……”
一人被骇破了胆子,却仍比不过绚烂刀光,被斩断脖颈,血撒当场。
嗤嗤嗤~
杨狱足踏连环,随风而动,身形数次闪烁,已斩十人首级,血腥气大作间,三剑老叟已终于暴起。
“欺人太甚!”
这侏儒凶相毕露,眼见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彻底催发了血气,双剑震起,欲要搏命。
砰!
然而,刀剑相交的瞬间,他的双眼已被血色染红,无可形容的巨力倒灌之下,甚至连一声惨叫都不曾发出,已是气绝身亡。
“杨狱!你胜之不武,以大欺小!”
铜山双凶面色狰狞,暴退闪避,可他们的速度哪里比得上杨狱,逃不过百丈,已被匹练也似的刀光斩成四截。
“啊!”
“饶命!”
眼见得武功最高的几人都被轻松斩杀,正自逃遁的几人全都被吓破了胆子,一个个汗出如浆,两股战战,几乎站立不稳。
当啷~
杨狱收刀归鞘,瞥了几人一眼。
几人身躯一颤,忙抛下了刀剑,跌跪在地,望着一地残尸断臂,脸色惨白。
到此时方知什么叫,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差的名号。
“没有念到你们名字,跑个什么?”
杨狱微微摇头:
“杨某缉拿者皆为作奸犯科之辈,尔等不在榜上,岂会乱杀?不过,你们几个似乎有些心虚……”
“冤,冤枉啊!”
那几人听到前半句,吓丢的魂才回魂,听到后半句,心肝都是一颤,忙不迭的否认,摆手。
他们几个距离三剑老叟等人太近,眼见杨狱持刀而来,下意识得救跑了,此时知晓原因,悔的肠子都青了。
“回去镇子,等待盘查。”
随口说了一句,不再看几人,杨狱回身小镇。
他这一番杀戮,用时不过片刻,百多丈外的一众武林人士也都有逃跑的。
但被其目光一扫,也全都触电也似颤了一下,下意识的丢掉了刀剑,尤其是那几个偷跑的,更是脸色煞白。
“呼!”
被杨狱煞气未散的眼神扫过,哪怕明知他不会对自己出手,赵坤都不由的一颤,差点拔剑出鞘。
他都是如此,其余人就不必说了。
见得杨狱回来,一个个鹌鹑似的站着,大气都不敢出,那几个偷跑的更是呼吸一滞。
隔壁老宋 小说
不过见杨狱好似全不在乎他们的气流,方才悄然离的远了些,才自觉稍稍安全些。
“杨大人真真是威风,霸气。”
大老板神色如常,见得杨狱不由的抚掌而叹,眼神越发的亮了。
谢七则是全身绷紧,如遇猛兽般受惊不小,哪怕这位似乎没有恶意,可还是止不住心头压抑。
“大老板不在木林府发财,怎么有闲心跑到德阳府来给人算命?”
杨狱不咸不淡的说着。
来到此间的第一时间,他就催动通幽欲窥其命数,果然,其也如徐文纪、聂文洞一般身怀异宝。
以他通幽如今的层级,却是无法窥见。
不过,即便看不到,他也不敢小瞧这老胖子,因为哪怕是此时的他,都无法在其身上察觉到丝毫异样。
越是正常,就越是不正常。
槑槑萌 小说
一个普通人,在这样的世道,莫说积累万贯家私,即便是活下去,都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而根据他翻阅的一些卷宗来看,这位的生意,可不局限于青州、整个龙渊道,乃至于附近三道九州都有着他的买卖。
“实不相瞒,老夫此番,是为你而来。”
大老板微微一笑,坦然相告。
自得知萧战被杀,他就惊觉,自己只怕错过了投资面前之人最好的时机,不过,为时未晚。
“为我而来?”
杨狱挑眉欲言,秦姒却提前一步开口了:
“以杨兄如今的武功、地位,什么也不缺,大老板再想当一回散财童子,只怕也不容易了。”
“万事万物皆有价码,老夫做了这般久的生意,心中岂能没有衡量?”
大老板瞧出秦姒心中的忌惮,却也不以为意:
“我做生意,从来不占人便宜。如今的杨大人奇货可居,要做买卖,自然就要舍得本钱。”
杨狱轻按秦姒肩头,示意她自己知晓轻重,才望向大老板,眼神中带着探究:“说来听听。”
秦姒略有些担忧,却还是顺从点头。
“杨千户果非凡人。”
见他没有拒绝,大老板环顾四周,声音压低,只几人可闻听:
“许你一枚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