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陽子下

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第1606章 市場行爲的本質閲讀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朱老爷子的话让陆山民头皮一阵发麻。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坚信能将影子拔出来,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
他向来很有自知之明,非常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从未狂妄的认为靠自己就能打败影子。
他之所以坚信,一方面是因为他相信左丘,更重要的本质原因是相信正义,相信国家权力机构早晚会全面介入。
但是听朱老爷子的意思,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
朱老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问道:“害怕了”?
陆山民当然害怕,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生死,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死磕到底,他害怕的是他会带着一大帮人去送死,而这一帮人还大多都是他的朋友、亲人。
“害怕”!陆山民没有嘴硬,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朱老爷子欣慰的笑了笑,“害怕就好”。
陆山民疑惑的看着朱老爷子,不知道他所说的‘害怕就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霸道 總裁
朱老爷子缓缓的说道:“很多人都认为华夏的立国靠的是我们不怕死、不要命的精神,诚然,这种精神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但并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不怕死和送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现在的很多国人都以为当年的抗米援朝是靠人海战术,其实不然,我们有高超的战略战术智慧,迂回包抄、纵深穿插、夜间突袭,还有我们特有的三三制,这些军事智慧才是真正取胜的法宝。虽然我们与联合国军的装备相差很远,但实际上打到最后,我方的伤亡并不比对方多多少,甚至在不少的战斗中,对方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伤亡比我们还大”。
“否则在热、兵、器时代,没有智慧,只靠不怕死的精神,去再多人都是当炮灰”。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对陆山民说道:“承认害怕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反而说明你不是一个逞匹夫之勇的人。之前我还担心你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艾曉陌 小說
陆山民脸色有些苍白,“朱爷爷,还请指点迷津”。
起落凡尘 小说
門在心中
朱老爷子很满意陆山民的态度,微微笑道:“真是难得啊,我那些孙儿们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爱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的。包括梓萱在内,那丫头每次听我唠叨的时候,总会睡着。子建那小子虽然偶尔听听,但他只喜欢听我讲斗争,不喜欢听我讲故事,还总喜欢问为什么,每次都惹得我火冒三丈”。
朱老爷子指着墙上的一幅字,问道:“你觉得这副字写得怎么样”?
陆山民看向墙上的字,其实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墙上挂着‘坐观山海’四个字。
“笔力遒劲、傲骨森森,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写不出来”。
陆山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字里行间毫不掩饰杀伐之气,铁钩银划,如挥舞刑天干戚,写字之人定是军伍出身”。
“好眼力”!朱老爷子毫不吝啬的夸奖道。然后又接着说道:“同样是这几个字,如果让小学生来看,他们连这几个字都认不出来,让不懂书法的人看,他会觉得写得一点也不好。让只懂书法的人看,他们也只能看出笔法气势。但是,在我这个戎马一生,半生征战的人来看,看到的不是什么笔法、意境,而是金戈铁马、战鼓声声,而是一个民族不屈不挠、英勇斗争,而是一个国家历经风霜雪雨浴火重生,甚至我还看到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通过抗争、通过奋斗,从而欣欣向荣,实现伟大的华夏梦”。
王的第一寵後
陆山民被朱老爷子的气势所感染,再次转头看向‘坐观山海’字,似乎真看到了他所说的景象。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举这个例子,我是想告诉你,同一个物件、同一件事情,不同层次的人,看到的会不同,甚至有可能大不相同”。
陆山民认真的听着,这个道理他并非不懂,但现在看来他未必真懂。
朱老爷子说道:“每个人都会受到所处环境的限制,很难看到更高层次的真相”。
朱老爷子说着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害怕陆山民和他的孙子们一样反感他的说话方式,带着询问的眼神问道:“会不会觉得有点烦”。
陆山民摇了摇头,“朱爷爷,听了您的话,我受益良多”。
朱老爷子放松的哦了一声,继续缓缓的说道:“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应该充分的认知这件事情,我所说的充分认知不是指收集的资料和数据,而是深沉次的思考它的本质,只有弄清了这件事的本质,才能越过自身狭隘的目光站在更高的层次去看待这件事情。你思考过影子的本质吗”?
陆山民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们是一群打着正义的旗帜,实际上心狠手辣的狂妄之徒,本质上与那些恃强凌弱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朱老爷子摇了摇头,“你说的仍然是表象”。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朱老爷子。
朱老爷子思索了片刻说道:“站在市场经济的层面来说,影子有一个根本的属性,那就是市场属性”。
陆山民有些茫然的看着朱老爷子,“还请朱爷爷明示”。
朱老爷子淡淡道:“简单的说,它是市场的产物。凡是市场的产物必定符合市场的规律,而所谓市场规律,直白点就是资本间的兼并、扩张,再直白点就是大鱼吃小鱼,你懂我的意思吗”?
说着,朱老爷子竖起指头往上指了指,“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陆山民低头沉思,片刻之后猛的抬头看着朱老爷子,“您的意思是说,市场行为市场处理,国家不会轻易干预”。
“但是,朱爷爷,他们背地里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些事情不但不是市场行为,反而是违背自由市场的规律,甚至是在破会规则”。
朱老爷子笑了笑,“你很聪明,但看问题还停留在自己固有的那一套认知中,而且还是狭隘的认知”。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再跟你举个例子,我家不远处有两家面馆,我有时候会去他们那里吃面,一家面馆的老板经常在我面前说另一家面馆的坏话,说那家的牛肉不新鲜,说自家的红烧牛肉是祖传秘方,然后另一家面馆的老板也会说这家面馆的坏话,说对方做面的面粉是南方来的劣质面粉,还说自家的面汤是秘制汤底,天京独此一家”。
陆山民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这种现象很普遍,现实中比比皆是,以前在民生西路的午夜烧烤店的时候,林大海就经常吹嘘自己的烧烤是祖传秘方,东海独一份,还经常诋毁金融高专校门口那家,说人家烤烧烤用的都是隔夜菜,两家因此大吵过几次,有一次还差点打起来。
朱老爷子问道:“你来说说,他们是不是市场行为”?
“严格来说不是,本质上他们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诚信原则”。
朱老爷子笑了笑,“那我再问你,那为什么没有相关部门去处理他们”?
陆山民本想说面馆太小,与大企业大资本不一样,但仔细一想,哪家大企业没有这样的行为,为了一个合同、为了一个项目,明争暗斗、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不同的是大企业大资本伪装得很好,更难让人看出来而已。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你刚才说不是,那我来告诉你,他们就是,尽管他们违背契约精神、诚信原则,他们就是市场行为”。
陆山民不可思议的看着朱老爷子,虽然他没有出口反驳,但是他心里是不同意的,如果朱老爷子说的是对的,那就意味着他在金融高专、在天京财经里面学的那些东西全都是错的,这严重冲击了他的三观。
朱老爷子自然看出了陆山民的想法,说道:“那我再问你一句,我们华夏现在走的是不是市场经济的路子”?
陆山民点了点头,“这毋庸置疑”。
朱老爷子又问道:“那如果那两家面馆的行为不是市场行为,那请问我们华夏走的还是不是市场经济的路子”?
陆山民眉头紧皱,他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悖论,如果不承认面馆老板的行为就等于不承认华夏市场经济,但是如果承认面馆老板的行为是市场经济,那他们明明就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原则,他突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怎么都转不出来。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是不是觉得走进死胡同了”。
陆山民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进入死胡同了。
朱老爷子缓缓道:“如果在一件事情上走进了死胡同,那绝不是胡同本身的问题,而是你对这件事的认知从根上就错了”。
说着,朱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你对市场经济的认知就错了”。
陆山民微微张了张嘴,几乎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明白朱老爷子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市场经济本身就是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朱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这代年轻人啊,被西方世界自由市场经济的鸡汤毒害得不清”。
朱老爷子神情突然变得严肃,“狗屁的自由市场,狗屁的契约精神,当年也好,如今也好,西方国家何时有过真正的契约精神、有过真正的自由贸易。他们强行制定规则,在规则制约不了的时候,就以莫须有的罪名不要脸的制裁这个制裁那个,卡你的脖子、抓你的人,蛮横无理的打压你的企业,竭尽所能的污蔑你、抹黑你”。
朱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陆山民,“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市场行为,国家也好,资本也好,弱肉强食、森林法则才是市场行为的本质”。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第1586章 直抵後背分享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高大男人看着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的乞丐,眉头微皱。
“看你的样子,是打算继续自暴自弃下去”。
高昌淡淡道:“你自己照照镜子,你也不比我好多少”。
高大男人摸了摸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脸。“我和你不一样”。
高昌缓缓的问道:“我一直很好奇,当你把硫酸泼在脸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高大男人笑了笑,脸上扯出怪异的表情。“疼”。
“只是脸上疼”?
“心里也疼”。
“我还以为你没有认识到错误”。
高大男人淡淡道:“我错了,也没错”。
高昌呵呵一笑,“当我刚才那句话没有说”。
高大男人问道:“虽然我知道你心灰意冷,但是我还是劝你重新振作精神”。
高昌摇了摇头,“上次你找上我的时候我就明确说过了,我对你一套不敢兴趣”。
“我很忙的”。
“他来找过我”。
高大男人正准备起身离开,听到高昌的话又重新坐了下来。
“哪个他”?
高昌缓缓道:“一个你很想见,但却一直不敢、不愿也害怕见到的人”。
高大男人眉头紧皱,“见与不见不重要,只要他过得好就行”。
“但是他想见你”。
高大男人沉默不语,“见了又能怎么样”?
“你还是不敢”?“因为你害死了陈素,他最好兄弟的母亲,你间接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高大男人双眼微眯,“你告诉他了”?
高昌反问道:“用得着我告诉他吗”。
近身保 小说
高大男人淡淡道:“该见的时候自然会相见,但不是现在”。
高昌缓缓道:“他知道你不会去见他,所以他想了个法子逼你去见他”。
高大男人眉头皱得更深,“我是不会去见他的”。
高昌淡淡道:“他要用他的命逼你去相见”。
高大男人猛的转头,瞪大眼睛盯着高昌,“你什么意思”?
高昌缓缓说道:“他找到了影子的一个窝点,现在应该正处于生死边缘”。
高大男人眼睛瞪得很大,牙关紧咬。“你来找我就是告诉我这事儿”?
高昌摇了摇头,“我只是帮他传个话而已”。
高大男人转过头去,双目紧闭,沉重的呼吸在冷空气中泛起阵阵白雾。
两人安静的坐了半晌,高昌缓缓道:“每多过一秒钟,他的生命就多一分威胁。你最好不要考虑得太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良久之后,高大男人睁开了眼睛。
“我现在不能暴露”。
“你不去,他会死”。
“我等了三十年,布局了整整三十年,我要是去了,很有可能这三十年就白等了”。
高昌叹了口气,“三十年过去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理智。当年我们三兄弟,数你最理智。也正是因为你的理智,才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误。”。
高大男人眼中闪烁着艰难的痛苦。“我做的一切正是为了挽回当年的错误”。
高昌看着高大男人,“所以,哪怕牺牲儿子也再所不惜”。
高大男人仰望着天空,眼中满是痛苦和仇恨。“我之所以活下来,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报当年的仇,就是为了除掉他们。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我不能走错任何一步”。
高昌失望的叹息一声,“真的不去”?
高大男人起身,背对着高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黄家男儿,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既然是我的儿子,就该为黄家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高昌怔怔的看着高大男人,良久之后呵呵一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有情有义还是无情无义,你会后悔的”。
高大男人冷冷道:“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即便是当年错了,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我依然会再错一次。当年的罪魁祸首不是我,是陈素,是影子,没有他们,我们三兄弟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高昌站起身来,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高大的背影,“黄冕,你狗改不了吃屎”。
SCP基金會漫畫選集
、、、、、、、、、、
、、、、、、、、、、
人体的潜能到底有多大,没有人说得清楚,哪怕是最顶尖的生理学专家也无法明确的给出答案。
黄九斤一次又一次被压制,一次又一次变得更强。
云水涧里咆哮声声,战斗的激烈程度一次又一次升级。
夏冰嘴角一直挂着诡异而兴奋的微笑,“很好,这才是十年前与我无数次生死交战黄九斤”。“不同的是,十年前我被你压迫得一次又一次的激发潜能,现在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你”。
夏冰抬起手舔了舔拳头上的血,越发的兴奋,这些血不是他的,而是从黄九斤身上沾染的。“半步金刚就能与我抗衡这么久,我真的好期待你踏入金刚境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黄九斤两边眉骨破裂,额头凹陷,呼吸渐渐变得沉重。他这一生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但这一次是唯一一次让他在战斗中感到身体乏力。夏冰不是一般的金刚,是一个与他一样,有着坚韧到极限,旺盛的战意,杀人技巧无与伦比的金刚。
夏冰没有急于出手,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了,他太享受这种感觉了,这种感觉让他痴迷,痴迷到想一直保持下去。
“我很好奇,你这样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能阻止你踏入金刚”?
黄九斤冷冷的看着夏冰,“你很想我踏入金刚”?
“当然”,夏冰咯咯冷笑,“我很喜欢死亡的味道,那种在绝望中迸发出希望的味道,我太久太久没有闻到过那种味道了。你现在已经闻到了,是吗”?
黄九斤余光扫视了一遍周围,“确实很好闻”。
夏冰敏锐的捕捉到了黄九斤的目光,“想逃吗?半步金刚能在我手上活这么久,你确实已经算是逆天了。不过你逃不掉的,云水涧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是一般的地方可比”。
夏冰冷冷一笑,“娟姐,你来告诉他”。
马娟的目光一直在黄九斤身上,“他说得没错,你逃不掉的,云水涧作为组织极其重要的一个情报机构,当年在建造之时就有特殊的设计,四周的主墙里面,夹了一层半尺厚的精钢,唯一能冲出去的就是外边的大门”。
徐江冷冷的看着黄九斤,“通往大门的唯一出口就是我们三个站的这个位置,你觉得你能秒杀我们三个吗”?
夏冰咯咯一笑,“听到了吗?放手一战吧,让我看看你的潜能到底能激发到什么地步,也让我看看,你不能不能像十年前那样让我闻到死亡的味道”。
黄九斤缓缓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道‘看来你是不会来了’。
随着话音落下,他身上的气势再一次开始攀升。
这一次与之前潜能的激发不一样,黄九斤的身体犹如干涸的大江大河突然涨潮。
着狠意、恨意、决绝和断然。
所有的情绪汇聚在一起,斩断了束缚的枷锁,挖开了阻拦的大坝,滔滔江水决堤而出。
夏冰兴奋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严肃,“怎么,打开心中枷锁了”。
夏冰双拳紧握,眼中锋芒冷厉,死死的盯着黄九斤,他没有出手,细细的感知着黄九斤气势的变化。
等到黄九斤的气势渐渐稳定,夏冰冷笑一声,“看来还有心结困着你,可惜,可惜就差一点点了。别说这么一点点,哪怕你就是踏入金刚,你今天也必死无疑”。
夏冰一步踏出,周围的空气中出现淡淡的薄雾,空气中的水蒸气在阴冷的气势压迫下,渐渐凝结成雾气,寒意袭来,整个空间顿时下降了好几度。本就寒意森森的早春时节,更是冷意刺骨。站在不远处的马娟不可思议的望着夏冰,下意识的紧了紧大衣,体内的气机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奔腾,抵挡住这股突如其来的压迫之力和寒意。
“人与人之间有差别,金刚与金刚之间有差别,或许你现在的状态能杀死别的金刚,但我的金刚,与别人不一样”。
黄九斤的气势攀升到顶点,所有的力量蓄势待发。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黄九斤摇发起最后的决战的时候,他突然转身,朝着马娟、徐江和苗野冲撞过去。
浩瀚的气势瞬间锁定住三人,虽然这股气势还没有达到金刚境那般凝聚一点的程度,但三人瞬间感觉到一座大山压在了头顶。
“拦住他”!
夏冰咆哮的声音响起。
不用夏冰提醒,徐江和苗野也已经跨出了沉重的步子。
马娟在迟疑了片刻之后,双手缓缓抬起,以她为中心,四周狂风皱起。
黄九斤铁塔般的身形裹挟着排山倒海的气势而来,他直接无视了冲过来的两人,如一列高速的火车撞向冲过来的两人。
轰的一声巨响,徐江和苗野两人直接双脚离地暴退,落地之后持续退出去七八米,一直退到了马娟身后。
这一撞之下,全身骨骼吱吱作响,差一点被撞断了肩骨,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徐江和苗野的阻挡减缓了黄九斤前进的速度,身后阴冷的气势直抵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