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虽说以只能打十一分的演技陪着中森明菜对过戏,但岩桥慎一还一次都没有看过中森明菜进入演戏状态的样子。当然,故意捉弄人的时候不算。
既然想到了,岩桥慎一和她商量,“过后,我去探班,行吗?”
中森明菜虚张声势,“去的话,说不定会看到我一脸凶相的吵架,或者因为出了错不停不停向大家鞠躬道歉的狼狈样子。”
此话好似正中岩桥慎一下怀,“要这么说,那可就更想去看了。”
他这么说,惹得中森明菜抬起手,打在他摊开的那只手掌上。也打了这一下,她也笑了,拉着他的手,问:“这么想去看我出丑吗?”
“想看。”岩桥慎一迫不及待。
中森明菜心里嘀咕一句“坏心眼”,和他说定,“那,下周去打保龄球,就定在我有拍摄的时候,你早点去接我。”她耿耿于怀——明明是自己挑起来的话题,补上一句,“早点去,还能看我出丑。”
岩桥慎一乐得直笑,说她,“有出丑的时候,自然也有闪光的地方。”
“真会说漂亮话。”这下,中森明菜也笑了。
她一开始还顾忌前面那个陌生的司机,刚才被岩桥慎一这一顿打岔,索性放开了。中森明菜随意起来,跟岩桥慎一你一句我一句,一个劲儿斗嘴。
新年一过,饭岛三智被岩桥慎一派去跟电视台打交道,参与他企划的那档在东京电视台播出的电视综艺。岩桥慎一本来就中意饭岛三智和人打交道的才能,一有机会就栽培她。
饭岛三智任劳任怨,听岩桥慎一差遣。派到她肩上的工作多了,岩桥慎一除非公事场合有意要带她一起去,平时日常,又换了个新的司机跟着自己。
Brilliant na Usui Hon 2
前面默默开车的司机,头一回见识到岩桥慎一生活中的另一面。不仅如此,还一并知道了中森明菜这个大明星私下里原来是这样的性格。
修羅 武神 uu
不过,知道的越多,就越是要发挥“不听、不看、不说”的三智,化有感情为无感情。
……
小室哲哉以TM NETWORK成员的身份活动时,偶尔也和中森明菜有同台的机会。不过,既然从来没有打过交道,这会儿,她跟着岩桥慎一过来,打招呼的时候,说声“初次见面”也没差。
岩桥慎一笑着和他打招呼,“久等了。”
小室哲哉不以为意,“夜晚才刚刚开始呢。”
对这个潇洒度日的家伙来说,凌晨四点收摊是常事,此刻还不到夜里十一点,确实是“刚刚开始”。
他们两个说笑了两句,又颇有默契的同时住了口,留出介绍跟着自己来的人的空当儿。中森明菜向小室哲哉、还有与小室哲哉结伴同行的那名男性点头致意。
从小室哲哉这边来看,中森明菜像是躲在岩桥慎一身后似的。虽说是个以华丽的舞台闻名于世,被视作是特立独行的时尚达人,但是,她跟着岩桥慎一一起过来,给小室哲哉留下的印象,却是一种夫唱妇随般的老派。
他收回这点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随口向岩桥慎一介绍松浦胜人,“这位是松浦君。”
松浦胜人,大学期间就在父亲的支持下经营唱片店,毕业以后成立了一家主营进口唱片的小公司爱贝克斯·DD,不久之前,公司组建了唱片部门,主要制作Eurobeat系列的舞曲。
岩桥慎一和小室哲哉介绍的这个唱片公司负责人交换了名片。
小室哲哉跟中森明菜解释,“前阵子,我和X的YOSHIKI君、ALFEE的高见泽桑一起拜托了岩桥君帮忙。”他又流露出那一丝恶童般的气质,玩笑道,“因为正有求于岩桥君,所以现在随便他说什么,都肯为他效劳。”
岩桥慎一做了个把什么东西从肩头拍落的搞笑动作,吐槽道,“说什么呢。”
中森明菜倒是听了个热闹,刚才给小室哲哉留下的那个夫唱妇随的印象,稍微淡了些。他当着中森明菜的面,重提岩桥慎一说过的旧话,“之前,岩桥君还说,有机会的话,想介绍我为明菜桑提供歌曲。”
小室哲哉说到这儿,笑道:“我可随时等着响应邀请。”
他直截了当,表达了想和中森明菜合作的意愿。从渡边美里的《My Revolution》之后,小室哲哉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年轻作曲家,此刻,他摆出如此的姿态,中森明菜也连忙回应。
她露出个小小的笑容,却没有一味地说软话,而是认真回答,“小室桑的所作的曲子非常的特别、也非常的有魅力,如果能有合适的火花,和您合作,再好不过了。”
岩桥慎一对小室哲哉的曲子一早就热心关注,跟中森明菜推荐这个作曲家的时候,也向她解释、和她讨论了小室哲哉作曲方式的巧妙。过后,因为岩桥慎一,中森明菜也特意听了小室哲哉对外提供的曲子,对这个作曲家的风格,心里也清楚。
因而,面对小室哲哉合作的邀请,中森明菜全然不是以客气的社交辞令回应,说起来言之有物。不仅如此,也没有因为被当面邀请合作就轻率答应,而是说明“有合适的火花”。
一说到有关工作的事,这个刚进来的时候,给人一种跟在岩桥慎一身后夫唱妇随印象的女人,忽然之间,就展示出了她桃浦斯达的光彩。
极品掠夺系统 海里的羊
岩桥慎一听着中森明菜的话,面带微笑。虽说提议她跟小室哲哉合作的人是他,但这一会儿,他并不参与意见。……夫唱妇随的场面,一时好像又翻转了一下。
不过,中森明菜没有盲目答应,反而令小室哲哉感到放心。她显露出一点顶级明星的风度,才让小室哲哉确定,自己想要合作的对象是个有个性的舞台天才。
他高高兴兴,接受了中森明菜的这番说辞。到此时此刻,对于和中森明菜合作这件事,在心里更觉得是件值得去争取的事。
松浦胜人在一边,旁听小室哲哉和那对超级情侣聊音乐合作,心里并不急躁。不仅如此,还从小室哲哉如此愿意与岩桥慎一交好这件事里,品味到一丝这个音乐才子的想法。
小室哲哉是不是因为欣赏中森明菜,所以才初次见面就放下音乐人的架子主动邀请合作,松浦胜人说不好。但松浦胜人可以确定,小室哲哉的故作姿态,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岩桥慎一。
松浦胜人觉得,小室哲哉从这个人生赢组的制作人身上,看到了实现自己野望的可能。之所以有如此敏锐的感觉,大概和松浦胜人自己也有着类似的想法有关。
小室哲哉不满足于只当个作曲家,给歌手写出畅销歌曲。他向往的,是成为集写歌、制作于一身的制作人,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去打造歌手。松浦胜人也不甘心只制作高速舞曲,既然迈出这一步,就应该成为像岩桥慎一那样白手起家、却能引领潮流的人生赢组。
小室哲哉手里握有的那几家Italio Disco新兴厂牌的曰本发行权,不会随手就卖给松浦胜人使用,松浦胜人只靠着自己,也无法完成他想象中的事业。而小室哲哉自己,如果想要实现自己想象中的事业,既需要一个合适的舞台,也需要一个有头脑、有魄力的人支持。
而和他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着差不多目标的松浦胜人,也是小室哲哉不愿意放弃的队友。——尽管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宛如一朵用色诡异的塑料花。
但从小室哲哉认定岩桥慎一这个人值得合作开始,松浦胜人跟着一并向岩桥慎一靠拢,也成了件自然而然的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两个队友之间,也需要存在一个第三方,将他们两个人联系起来。
……
初次见面,小室哲哉就跟中森明菜说起想要合作,这个话题倒是开了个好头。既然从一开始就摆出了坦率的态度,过后拉着岩桥慎一聊有关电子音乐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起来。
反正,小室哲哉决定了要当这个不管不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
岩桥慎一既然带着女朋友来赴约,就是没打算让这个话题背着她。在场的人对这件事心知肚明,松浦胜人和小室哲哉两个人也不在意自己要聊心中的大事时,旁边有个无关的女人。
毕竟,占上风的人是岩桥慎一。他不认为中森明菜无关,那她就有关。
话题围绕着松浦胜人正在制作的Eurobeat系列展开。说起迪斯科舞曲,小室哲哉提了一句,“我可还记得,岩桥君是跳舞的高手。”
上吧!女主播
步步向上
松浦胜人笑着捧场,但也有几分对这个情报感到意外的真心。岩桥慎一倒是不以为意,随口回答,“要说跳舞,小室桑和松浦桑应该都是高手。”
他调侃道,“小室桑的舞技我已经见识过。松浦桑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能和小室桑彻夜同行、并且专心于高速舞曲制作发行的人,想必绝不是不擅长舞蹈的人。”
“说对了。”小室哲哉的语气,宛如在他的推理结束后揭晓正确答案。他指了指松浦胜人,“别看这位松浦君,他可不能小瞧。”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用这副语气调侃松浦胜人,颇有一丝认为松浦胜人看上去叫人瞧不起的意味。然而,小室哲哉的这点轻佻,仿佛一份与生俱来的天真,既然自己意识不到、也就无从去谈收敛。
松浦胜人若无其事,笑着向岩桥慎一举杯。
小室哲哉等着这两个人碰完杯,把话题拉回刚才提到的Eurobeat系列,说了没两句,转而和岩桥慎一聊起了电子舞曲。
果不其然,迪斯科里的舞蹈高手,对电子舞曲也不是全然的不感兴趣。
但最让小室哲哉和松浦胜人感到惊喜的,是岩桥慎一对电子舞曲的看法。他认为,这一音乐类型接下来并非毫无前景,也许机会合适,就大有可为。
小室哲哉笑容更加真了,“岩桥君也这么说,让我更有信心了。”
他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岩桥慎一听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多问什么。而小室哲哉,也没有对着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
碍着是初次见面,尽管小室哲哉打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主意,但到底还是不放面再往前迈进一步,聊起更加深入的话题。
但是,了解到了岩桥慎一的态度,这点也十分重要。
这既关乎小室哲哉是否能够将岩桥慎一和他背后的GENZO视作实现野望的舞台,也关乎小室哲哉与松浦胜人这对塑料队友,是否真的能够开始合作。
而反过来说,要他们两个确定了可以同时迈这一步,才能和岩桥慎一把话题继续下去。
……
喝完了这一顿,也见过了小室哲哉和他要介绍的那个唱片公司负责人,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准备回家。
坐回到车里,想到之后是要回去,两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岩桥慎一想起点什么,看了看手表,问中森明菜,“桃井酱没有帮忙带健太散步吧?”
“没有。”中森明菜回了句,反问他,“怎么了?”
岩桥慎一笑道,“想起了一件旧事。”他把去年健太寄养在他家里的时候,因为他回去的晚,小狗在他的客厅里画地图的事。
“哈哈!”中森明菜笑得倒是毫无负担,对犬子作恶表现出十足的宽容。
岩桥慎一提醒她,“所以,让健太一直在家里待到现在,没问题吗?”
“唔。”
中森明菜的笑意收敛了,“我的工作时间不是总乱糟糟的嘛,健太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也不少,但它差不都都能好好去狗狗的厕所解决。”
想了想,有点不确定的补充道,“不过,偶尔也会有点差不多的状况就是了。”
……所以,全看这只犬子的心情就是了。这么一来,等下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健太到底会用怎样的方式迎接他们,就成了个等待揭晓答案的问题。
事已至此,也没办法。
两个人聊够了小狗,中森明菜才想起来,跟岩桥慎一说,“小室桑原来是这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
她笑了,“虽然开始就聊了音乐合作的事,但他不像个音乐人。”说完这句,她觉得在背后这么说别人有点不合适,露出个出了糗的表情。
“是有点儿。”岩桥慎一倒是挺赞同中森明菜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