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太极殿外,擂台之上。
如今薛礼也已经换好了甲胄登上了擂台。
该说不说,薛礼与高至行站在一起的时候,那可真是格外的赏心悦目。
不论高至行也好,还是薛礼也罢,那都是一等一的帅小伙。
此刻,两人相对而战,并且皆是黑甲白袍,看上去格外的俊朗。
而这时,薛礼直朝着高至行拱手道:“高将军,得罪了……”
“得罪不得罪的两说。”
“今日,我可是有不能输的理由。”
“所以,我也是对不住你了。”
高至行也朝着薛礼拱了拱手道:“你去戍边的时候,我会让人给你送好吃好喝的……”
覺得有瑞加賀這CP嗎
而也就在两人对话之后,李世民那边则对着鼓手挥了挥手。
鼓手会意,立马开始擂鼓。
擂鼓助威自古有之,同样擂鼓也是开战的信号。
而鼓声传来的刹那,高至行便直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冲向薛礼。
在即将冲刺到薛礼近前之际,高至行运力于腿,脚尖猛地一蹬地面,整个人腾空跃起老高。
悍妻当家:娘子,轻点打 小小葱头
而即便是在空中,他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手中长枪由上而下直直的砸向薛礼的脑袋。
长枪之上,宛如裹挟了千军万马一般,气势惊人。
看见这般场景,连李世民都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而薛礼却不慌不忙,将手中马槊向上一横,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脆响。
只见薛礼脚下木屑横飞,擂台直接被砸出了一个方圆一米的窟窿。
而薛礼本人也是直接没入了擂台之内。
不过,薛礼的反应也是极快,在人即将掉落地面之际,直用马槊横在了两端。
随后双臂用力,整个人猛地向上一窜,直从窟窿当中窜了出来。
而人在空中,薛礼也是没有半点迟疑,一记回马枪直朝着高至行刺了过去。
高至行那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只得闪身躲避。
而这一下,两人也是一个回合战罢,不分胜负。
见状,薛礼缓缓道:“高将军,接下来该我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的瞬间,薛礼也朝着高至行猛攻而去。
只见他手中的马槊横着就朝着高至行抡了过去。
见对方来时凶猛,高至行只得将手中长枪竖起,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道横砸。
当啷!
一声脆响之后,高至行整个人直向后倒退了三大步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
一瞬间,高至行只觉得自己的臂膀发麻,而他手中的长枪颤抖不止。
高至行抬头看向薛礼,眼中满是惊讶。
这人好大的力气啊……
就算是跟李承乾比拼的时候,他都没有被李承乾一枪给震飞这么远。
可是眼前人却做到了,足以证明这家伙并非是泛泛之辈。
一下子,高至行心中的战意也燃了起来。
他高挑着嘴角望着薛礼道:“有意思,有意思,真是有点意思,不亏是殿下挑选出来的人,着实有些本领。”
“不过,本领并不多,跟我比还差了点。”
“薛礼,来战!”
说完,高至行也冲杀上去,直与薛礼战在一处。
两人你一枪我一槊,打的你来我往,难解难分。
而两人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力量也是越来越大。
旁边那些个文臣,根本就看不见两人是如何过招的,只能听见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当啷脆响。
而见到这般场景的李世民也已经看直了眼了。
他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看见过这般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要知道,观看高手之间的对决,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而高至行与薛礼,那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此刻他们俩打在一处,那场面到底有多精彩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也是因为薛礼的强横,直激发出了高至行的斗志。
要知道,高至行那可是有不能输的理由的。
哪怕是打不过薛礼,今日也是要拼命的。
而薛礼那边也同样是有不能输的理由。
他是要给自己立威,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看见自己的能耐。
若是稀里糊涂的就输给高至行,搞不好以后都没法带兵打仗。
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
如若没有冠绝三军之勇,将士们是不会服你个没功绩,没履历的将领的。
而李承乾那边也是为二人捏了一把汗。
你们俩打就打,能不能别拼命?
要是一个不小心,死了一个,那岂不是大唐吃亏了?
一下子,李承乾也是后悔让高至行与这家伙对阵了。
毕竟,高至行那也是一个不可多得将帅啊……
而这时候,就听场中又一次传来了一声大响。
紧接着,就看见场中的两人已然分开,各自站在擂台的一个角落。
“哈哈哈哈……”
“痛快,痛快,真是痛快。”
高至行直朝着薛礼道:“不过,咱们俩这么比没意思,武艺方面我胜不了你,但你也同样胜不了我。”
“不如,咱们一对三下的打一场如何?”
闻言,薛礼毫不犹豫的说道:“好啊,那咱们就如此来比。”
“行,我先打你。”
说着话,高至行便提起了手中长枪,对着薛礼的脑袋搂头盖顶的便砸了下来。
见状,薛礼也是不敢怠慢,直将手中马槊向上一横:“开!”
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脆响。
两柄武器相撞之后,直将在附近观战的众人震得耳膜生疼。
而硬接了高至行一枪的薛礼,也觉得自己的臂膀有些发麻。
可他也来不及反应,高至行第二枪宛如流星赶月,再一次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下来。
这一次,薛礼依旧是抬起马槊向上格挡:“再给我开!”
一抢下来,薛礼直向后弹射了一步。
可这一次,手臂发麻的就不仅仅是薛礼了,高至行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薛礼也仅仅是膀子麻了,可高至行却连后背都跟着一起发麻。
不过,高至行却咬牙硬挺。
他再一次朝着薛礼的脑袋落下一枪。
薛礼亦是不慌不忙,再次提起马槊招架。
当啷。
这一声打响都卷起了气浪。
直将周遭士卒的耳膜都给震出血了。
与此同时,两人手中的武器也再坚持不住,双双弯曲变形……
武器双双变形,战斗也就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除非要两人换武器再战。
而李世民显然也是有些舍不得了。
毕竟,这两人都堪称是大唐的良将啊。
要他们之间搏杀,这不就是浪费人才吗?
万一有人受了伤,谁来承受这个损失?
不还是要大唐自己来受着么?
所以,当下李世民干脆起身对着擂台上的两人喊道:“两位爱卿,不必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