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作为原‧肥宅的某人,当然对这种奇幻作品中才会出现的飞行器十分感兴趣。穿越来到迷地后,高斯博通号就是第一艘听闻与亲眼看到的飞空艇。对林而言,当然是印象深刻。
臘梅開 小說
作为迷地西南唯一的一艘飞空艇,其战略意义与快速运送能力也毋庸置疑。假如胡安‧贾维尔这位大魔法师带着这么一大家子,还要能够轻松、快速地旅行,那艘飞空艇就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只是……动用那艘飞空艇的话,好像问题也不少。
胡安‧贾维尔倒是爽快地承认,说道:”没错。不过不是我打劫我老师的,而是我那位好心的老师,任命我成为高斯博通号的新任艇长,而且已经好几年的时间了。”看着某人感到意外的表情,胡安又说道:”看来你没有什么关心论坛上,跟西南有关的消息呀。我成为新任艇长,可不是什么新闻。该不会你连那群小子的后续发展,也都不在意?”
那群小子?某人疑惑地问:”你是指学院的那群孩子吗?他们之后怎么了?我从来不注意这些事情的。”林如此说着老实话。
因为论坛上的大小事,都交由卡雅这个魔法学徒去关注。假如她认为有必要让自己的老师也知道,这才会找时间回报给自己的老师。不过大部分卡雅觉得重要的消息,林都表达了不关心的态度。久而久之,卡雅也不回报什么’重要’事项了。因为他的老师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事情。
不过提起这个话题的大魔法师,却是双手一摊肩一耸,说道:”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那群小子没有一个人成长到值得我关注的程度。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了。”
管挖不管埋呀,这货。某人腹诽道。不过那群小家伙的前程,自己还真的不关心。知道了,也顶多当成茶余饭后的闲聊而已。
神醫王妃 小說
挖坑不填的胡安话锋一转,说道:”不知道你自己清不清楚,你可是有两项发明,彻彻底底地改变了飞空艇的用途。”
面对突然转变的话题,林当然是抛开那些不愉快的回忆,问:”什么发明?”
”第一个,当然就是论坛了。论坛上,有关飞空艇的区块,让愿意接受飞空艇泊靠的魔法塔塔主们,有一个可以对外宣传的管道。要不然在以前,这些愿意提供泊位的塔主讯息,都只会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要是塔主换任了,可能原先的约定就无效了。所以串连起这些魔法塔的航道,就成为制约飞空艇行动区域的限制。而原先,这些许可都只能靠艇长和塔主面对面接洽,顶多魔法师协会会提供相关情报。如今,大部分的接洽事宜都在论坛上完成。所以你认为论坛提供的情报重不重要。”
林想了想跟飞空艇有关的魔法师公约,问道:”我记得魔法塔的塔主,有义务接受飞空艇的停泊要求,并且在情况允许之下,有偿提供补给。限制飞空艇移动的,不是只有魔法塔之间的距离吗?毕竟就我所知,飞空艇的能量在耗尽后,要补充可是挺麻烦的。更不用说补充到可以重新上天的程度,要花费多少魔石的问题。”
飞空艇上的半永久能量池,跟魔法塔能量池最大的不同,在于飞空艇上的只有储存的功能,而无法产生能量。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停泊在魔法塔上,藉由魔法塔的能量池来’充电’。
虽然也可以用魔石来输入权能,但这样的消耗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就算是财大气粗的法爷,看到充饱电的飞空艇魔石账单,恐怕也会心脏病发作。
对某人所提出的公约说法,胡安回道:”是有这样的内规没错,但却没有强制力可言。除非是在魔法师协会所承认的战争状态,否则实际运作上,有哪个艇长敢不事先得到允许,事后送上停泊费用啊。要是没被许可,谁敢随便接近一座魔法塔呀。飞空艇跟魔法塔对轰,掉到地上永远是那艘原本可以飞在天上的船。而塔主又是魔法师群体中,最任性的一群人。跟他们真的不能仗着有道理,就天真的以为事情会如自己想象。”
自負勇者無法拯救
倚靠魔法塔的防守地利,咨意妄为的法爷可不少;闹得天怒人怨的,得要魔法师协会出兵讨伐的更是时有所闻。所以难怪胡安‧贾维尔已经是大魔法师了,仍会觉得他们跟’魔法塔之主’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也是魔法师内部的普遍认知。
说起来,像自己当初那样,会长一声令下,自己就把花了钱买下继承权,还大肆改造过的魔法塔交出,是一件挺蠢的事情。但当时真的是被深渊之门后面的恶魔大军给吓到了,之后深渊大君的出现更是让那时的自己害怕不已。可是没想到那一切会如此轻易被解决……
悔不当初呀。
说回论坛的优势,这就是市场信息公开化后的一个好处了,促进市场活络。公开透明的信息可以吸引一些潜在买家,这些人或许是苦无门路,或许是不敢贸然和陌生人交易。论坛与其上的评价,就成了一个很好的媒介平台。
具体来说,就像是地球现代的各种网购。庆幸的是迷地还没兴起网络诈骗营销,毕竟受骗的法爷们’登门拜访’,可是会死人的。
别把迷地论坛上被骗的人都当作羊。迷地的法律可没有健全到可以遏止人犯罪的冲动,顶多作到事后惩罚而已。而且还是在抓到人的前提下,捉不到人当然万事皆休。
总地来说,这应该还是件好事,林也就对自己’发明’的影响力更感兴趣了。问:”另一项是什么?”
”席德号。”胡安说出了一个很熟悉,但很久没听人提起的名字。
空想科學遁走
愣了一吓,这时林突然回过头,问起自家的学徒:”那两个贪婪的地精,有多久没把我们应该拿的收益送过来了?”
出乎意料的,不是由卡雅回答,而是另一个有着金色波浪短发的少女——哈露米说道:”老师,五个月前托托卡尼才送过。他每半年会送一次,下一次是在下个月,至于什么时候来倒也说不准。不过他会专门挑您不在的时侯送来就是了。”
”那艘飞空艇还真是你的呀。我还以为是那个地精打着你的名号招摇撞骗的。”胡安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