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黑心師尊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討論-322、內室中,好大的膽子(求全訂)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我白美和五经之中治春秋……”
“上阵厮杀,庙堂算计,都自诩为当世一流。你一个深闺妇人,和我斗……,差的远!”
白贵冷眸一闪。
他以前是无心和武惠妃争斗,所以显得处处被动。但要是真的和武惠妃争斗,就仅凭武惠妃这三脚猫的功夫,想斗赢他,想也别想。
“想要制住武惠妃,我一个外臣难以施为。”
“而后宫之中,虽说前不久二皇子李瑛被封为太子,但那只是李隆基的权宜之计,毕竟有太子,才算是有了国本,能够一定程度上稳固江山社稷,并不代表李隆基真的喜欢这个皇子。”
“李瑛的母妃是赵丽妃,并不怎么受宠,身份起先也只是一个伶人,在李隆基为潞州别驾的时候,被官员送给了李隆基作为妾室……”
“所以最适合,制住武惠妃的人,也只有王皇后了。”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王皇后只缺一个皇子……”
“哪怕王皇后再不受宠,只要有皇子在,就算是李隆基也不敢轻言废后,朝廷百官亦会支持王皇后,这可与登基为帝后册立的皇后不同,王皇后是李隆基的原配妻子。”
白贵心思百转,很快就有了定计。
假孕!
狸猫换太子!
等等计策都可以施展。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溫十心
即使真的怀孕,这也难不倒他。
“既然武婕妤有此想法,臣也不能置之不理,臣……愿意接受武婕妤的道歉。”
白贵面容和缓。
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一点也不像是刚刚正在阴狠算计的毒士。
“走!”
“白卿随朕去书房,写上两幅字,朕以高价收购,算是此次给白卿的赔罪。”
李隆基笑了笑,打了个和场。
到紫宸殿,偏殿。
白贵写了两幅字后,就携带赏赐的一柄玉如意出了宫。
……
三日后。
武惠妃携带宫女宦官,奉旨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皇宫。
因为白贵的“品性高洁”,所以李隆基对于武惠妃出宫这一件事很放心。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他后宫佳丽三千,哪能各个照看过来。
即使妃嫔有染,到时候一查起居录就能明白。
兴化坊,林邑候府。
这是李隆基御赐给白贵的宅邸,由皇家府邸改造而成,五进的大宅子。
僮仆如林。
这其中的一些僮仆是原有宅邸所有,白贵用着不放心,又不好遣散,故此从金仙观中找金仙公主要了一些旧人,又从益州刺史府要了一些人,充斥内院,
所以造成了林邑候府人很多的假象。
客厅。
白贵接见了武惠妃。
他在主座,武惠妃居于次座。
妃嫔就是妃嫔,说的好听点,就是皇帝的妾室。一般官员,会让驾临的妃嫔居于主座,但白贵的官品可是比婕妤还要大,又仗着半驸马的威风,此次又是武惠妃亲自找他来道歉,于情于理,都是他居于主座。
谈了几句后。
武婕妤起身,对白贵盈盈一拜道:“林邑候,本宫自幼在宫中长大,前几年,才得圣人恩宠,升为了婕妤,身无长物,所以此次表达歉意,难免有些捉襟见肘……”
“故此本宫变卖财物,才从西市金银店铺中……购得两颗明珠。”
“这两颗明珠就作为本宫给林邑候的歉礼,不知林邑候可否同意?”
她咬着朱唇,眼带余泪,勾人夺魄。
她今日特意穿了一件红花白叶的露臂粉色罗衣,将绿荷胸衣露出大半,束腰的锦色腰带更是衬托出纤腰的袅娜,姿色的花容娉婷。
“娘娘今日打扮的不错。”
白贵赞道。
武惠妃本就是天香国色的大美人,这次出宫,更是精心打扮,在薄粉淡妆的点缀下,更添了几分玉质,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
不过他这份赞叹,也不怎么僭越和犯忌讳。
李太白写杨玉环的美貌,不是也有。
”久闻林邑候才高八斗,第一次见面就给金仙姐姐写了首诗词。”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l寵愛s
“那句诗词是怎么写的来着?本宫可记得!”
“曈人剪水腰如束,一副乌砂裹寒玉。飘然自有姑射姿,回看粉黛皆尘俗。……”
“这首诗本宫可是羡煞不已,不仅本宫喜欢这首诗,全天下的女子都喜欢这首诗,如果林邑候肯为本宫写一首此般这样的诗,本宫即使减寿十年,心也甘,情也愿。”
武惠妃捂嘴轻笑一声,朱唇浅酌贝齿,又增风韵。
“朝廷有翰林待诏,可以写诗,还有集贤馆的各位学士,也可以写应制诗。”
“娘娘如果想要请人写诗赞美你的美貌,大可前往这些地方,本候为朝廷重臣,思虑之事为社稷大事,例如如何剿抚异邦……,如此诗词小道,不入本候之眼。”
白贵拱了拱手,冷声道。
现在只有他和武惠妃在场,就无须惺惺作态。再者他说的也没错,他这种重臣,要是给武惠妃写诗,武惠妃还真的消受不起。
不是诗词为小道,而是武惠妃还没有能指挥他写诗的权力。
这声呵斥声落耳,武惠妃脸色微微一变,但刹那间,又重为艳若桃李的粉色。
“此次本宫给林邑候带来的礼物……”
“林邑候你还没有观看呢!”
武惠妃勉强笑了笑,从袖中掏出一檀木锦盒,说道。
“那两颗明珠?”
“既然娘娘要送礼,何必遮遮掩掩,现在一观即可。”
白贵回道。
“此珠乃是夜明珠,需到内室观看,才能看出此珠的夺目之处。”
“难道林邑候……就不想一观此珠的奥妙之处吗?”
武惠妃盈盈一笑,像是一个俏皮的少女。
如果忽视她为妃嫔的话,她此刻的年龄也不过是及笄之年。
她说着就自顾自的绕开了大堂的侧门,朝着内室走去。
白贵紧随。
内室就在大堂后面。
这并非是主卧,而是一处暂歇之地。
“现在已经到了内室……”
“娘娘可以亮出你身上的夜明珠了。“
薩特
白贵盯着武惠妃手上的檀木锦盒,不知道武惠妃是在卖什么关子。
“林邑候真是不知雅趣!”
“亏你还是大唐的状元郎、玉质之才。”
武惠妃轻拉半臂薄衫,似乎是要为檀木锦盒的明珠擦拭浮尘。
而就在这时。
内室帷幕中,一人缓缓走出。
却是女冠打扮。
“武婕妤,你好大的胆子!”
金仙公主俏脸微寒。
她本来还不明白白贵今日邀请她来林邑候府做客的缘由,只以为是住腻了金仙观,所以来林邑候府参玄问道,没曾想,听到大堂内武惠妃的声音,紧接着就见武惠妃入了内室。
她修道时日不浅,尽管比不上白贵,但控制自己的内息还是轻而易举。
故此武惠妃进来后,误以为内室无人……。
“金仙姐姐,你误会了。”
“你看着两颗夜明珠多大,多亮,这可是我花费了三百金才购得的。”
武惠妃面不改色,打开檀木锦盒,说道。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線上看-316、武惠妃的遲疑(求全訂)熱推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王皇后是李隆基为临淄王时的结发妻子,所以李隆基被册封为太子后,她顺理成章成了太子妃,等李隆基登基为帝时,她又成了皇后。
但她肚子里没货,一个蛋也没下,即使资历老,身为皇后,在后宫中的地位也不见得多高。
这么些年都没诞下子嗣,而李隆基又和刘华妃有了长子李琮,和数个妃嫔,有了子嗣,可想而知,王皇后今后有子嗣的几率不会太大。
皇后地位岌岌可危!
而武惠妃则与王皇后不同。
虽说现今武家落魄,失势了,但武惠妃自幼被养在深宫中,和李隆基算是青梅竹马,尽管这青梅竹马年龄相差十四岁……,然而仗着如今李隆基的宠信,真不见得会怕了王皇后。
“本宫又怎敢怪罪妹妹……”
王皇后横了武惠妃一眼,说道。
在场众人。
都听到了这一句话中饱含的怨气。
白贵和金仙公主相视一眼,就有了处断。
王皇后久无所出,即使现在仍占据着皇后位子,但想来不会多么长久。
自古帝王多薄情。
而武惠妃虽然跋扈一些,可只局限在后宫中。现在还未有子嗣诞下,只是普通的一个婕妤,可以交好,但深交就没必要了。
“林邑侯不胜酒力,估计刚才在外宴上喝多了……”
“来人,扶林邑侯回府歇息。”
静谧了一会的宴席上,金仙公主突然发话道。
她们这些皇室女眷说话再怎么阴阳怪气、含沙射影、话中带刺,都会局限在一定的范围之中,不会太过干预朝政,影响不大。
但是如果把白贵这个外臣牵扯进来,就危险的多。
故此,白贵和金仙公主在三日前就已经定计,邀宴之后让白贵假装酒醉离场,但这是为白贵获爵林邑侯的贺喜宴,话题范围不会扯的太远,也好据此观察后宫妃嫔中……谁有真心实意,肯向他们示好,再以此为基础,相互结交、扶持。
这场宴会,就是一场利益交换的游戏。
当年,汉武帝刘彻继位,可少不了汉景帝姐姐馆陶公主的助力。
只不过……王皇后似乎破罐子破摔,率先出场。
不过这点倒没什么可令人意外的,皇后身份就是天然的护城河,她只差一个皇子,而不是一些人脉势力。
只要王皇后有皇子,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觊觎皇后地位的妃嫔,才需要结交外臣,以此发起对皇后地位的冲击。
白贵也佯装酒醉的模样,被金仙公主身旁的两个女婢扶着离场。
挑明了!
已经挑明了!
刚才白贵在的时候,后宫众多妃嫔还没意识到一些事情,但等白贵离场后,一个个从后宫厮杀出来的妃嫔立刻注意到了不寻常的地方……。
“琮儿自幼喜欢骑马射箭,林邑侯是武科状元,妾身想让林邑侯教导琮儿武艺……,为王太傅,不知道金仙公主可否愿意?”
刘华妃立刻开口说道。
李琮,是李隆基的庶长子。
“林邑侯镇外,公务繁忙,恐怕没有机会教导琮儿。”
金仙公主淡淡扫了刘华妃一眼,毫不留情的拒绝道。
这就是想的太美了。
直接成为李琮的王太傅,可不就相当于直接全部押宝到了李琮身上。
犯忌讳,也危险。
不值得!
蠢货一个!
金仙公主给刘华妃定了性。
“瑛儿……”
赵丽妃又上前说道。
一个个有着皇嗣的后妃上前和金仙公主聊着家长里短,趁机推销自己儿子。
无一例外,金仙公主一一拒绝。
即使想要结为利益同盟,也不会在宴席上明面去说。
待价而沽!
等谁说的合适了,日后再联络。可不会傻乎乎的当面答应。
外臣结交后宫妃嫔是大忌,但金仙公主作为皇嗣的亲姑姑,选择亲近哪一个皇子,别人都没有置喙的余地。
而且这都是后宫妃嫔主动提的……,白贵和金仙公主可没有主动上前结交她们。
另外……即使做最坏的打算,白贵身为封疆大吏,搅入皇嗣的册立之中,犯了大忌,但这不恰恰说明他没有反心,只是热衷于权势罢了。
“妹妹身体不适……”
“先告辞了,还请金仙姐姐见谅。”
武惠妃起身,忽道。
她抿了抿嘴唇,俏脸微冷,是被这些有皇嗣的妃嫔气的。
金仙公主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退场。
别看武惠妃和一些妃嫔在李隆基那里极为受宠,但比起金仙公主这个胞妹的地位,那就差的远了。
这和普通百姓家的境况不同。
皇帝不缺妃嫔。
武惠妃带着宫女走出内宴,走到抄手游廊,假装欣赏芙蓉苑的美景。
踱步到一处假山旁。
此地幽静。
“刚才让你们盯着林邑侯……,盯紧了没有?”
绝色王爷的傻妃 暖伊芯
“林邑侯是暂留在芙蓉苑,还是去了金仙观?”
武惠妃低声询问道。
白贵虽有了李隆基御赐的一座林邑侯府,但长安权贵都知道,白贵不常去林邑侯府,一直待在金仙观中。
“回娘娘,林邑侯是佯装酒醉,去了芙蓉苑厢房暂歇,估计是在等金仙公主……”
女婢回道。
“留在了芙蓉苑的厢房中?”
“去……还是不去?”
武惠妃明媚的脸庞闪过一丝迟疑之色。
所有的妃嫔都在交好金仙公主,但她却知道,金仙公主虽然聪慧,但今天这般老道的手段,决不是金仙公主能够使出的……。
与其交好金仙公主,不如直接交好背后的白贵,而交好白贵,也就相当于交好了金仙公主。
“可惜……,那一卷丹经的礼还是太薄了,打动不了两人。”
“也是,那一卷丹经本就是我对金仙公主和林邑侯的试探之举,现在金仙公主虽对我明显亲近了不少,但想要她给我撑腰做事还是办不到的。”
“金仙公主被此人吃的死死的,我若贸然前去……,以我的能耐,想要驾驭住他这等人……简直不可能……”
“除非……”
武惠妃轻咬朱唇,心思犹豫不决。
她对金仙公主和白贵的相处模式并不感到奇怪。
唐朝在结婚之前,可以进行试婚同居。而皇室公主的自由权比一般女子又大了许多,这般作为,虽会遭至非议,但还没到世人不可接受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