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大老爷,您不去追求历史大道吗?”
当李肆仰望着那条历史赛道的时候,肥鸟壮着胆子问,他和山神伯义都想去,但如果李肆不去,他们也不敢去。
李肆不答,仍旧注视着历史赛道,看着它从天空中划过,一点点的,最近的时候,就在他头顶,只要他一伸手,就能进入历史赛道。
超能工作室
但最终李肆没有这么做,虽然在此之前他最想进入的就是历史赛道。
“不了,我老了,没兴趣做弄潮儿了,我只想找一个人,我原以为她在历史大道之中,结果她居然不在。”
李肆皱着眉头,难掩目光里的失落和惆怅。
他说的是赵青榭,如果赵青榭真的是历史之主,那么至少也能在历史赛道里排进百名以内,结果刚才他已经浏览完毕前一千名的竞争者,这里面不乏他认识的一些牛逼人物,比如慕少安,张扬,李败类之类,但唯独没有赵青榭。
这就说明,她不在。
既然她不在,他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走吧!”
长叹一声,李肆如老了十岁一样,挥手间将整个小城分解打包,然后领着所有人,于滚滚历史黄沙之中,不紧不慢,没有目的性的游荡着,一路上遇见的不管是历史马贼,还是虫子军团,一律横扫之。
而有了三个虫算机组的相助,李肆所掌握的历史神通已经多达十二个,且未来还会越来越多。
最主要的是,他手中总还剩下最后一张底牌。
胖子的韓娛 胖子愛吃燉豆角
一张用光了,再遇到麻烦,总还有最后一张。
纵然邪神各种调兵遣将,各种埋伏围攻,每次都以为势在必得,但最终总是折在李肆的那最后一张底牌上。
所以每次战斗都是收获甚丰,运气再好一些,虫算机组还会新增加一些好兄弟。
当李肆的虫算机组达到六个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摸到五级历史的门槛了,而实际上,只要掌握四级历史,就可以进入历史赛道,掌握五级历史,在历史赛道上的排名至少能进入十万名以内。
但李肆已经不想进入历史赛道了。
当然,邪神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个个的拔掉他的据点,于是开始加大兵力部署,更加大力的调兵遣将,战争会如暴雨,突然而至,可是,李肆那所谓的最后一张底牌,总是用不尽,总是可以让他在最后关头一次次的反败为胜。
一次是这样,两次还是这样,三次,四次……当最强大的一次伏击,邪神甚至动用了六级历史人物却仍然被李肆随手取出来的底牌给击败后,历史黄沙之中,邪神的据点忽然在一夜之间不见踪影,或者说,只要李肆到处,邪神的据点自动退让。
也许邪神是终于明白了什么。
其实他早该明白的,李肆手中最大的一张牌,就是倚老卖老!
甭管历史赛道中有多少历史中的传说人物,英雄人物,甭管他们有多牛逼的历史,但有一点却是无法忽略的,他们都死了,就算因为历史法则爆发,重新活过来,他们至少都死过了。
與你相依敲響心扉的百合精選集
唯有李肆这个人,他一直活着。
从鱼塘时代开始,一直到人族时代,再到长河末日时代,最后到神墓废城时代,他始终都活着。
诚然,时间道火熄灭了,命运道火熄灭了,虚实道火熄灭了,历史法则是如今的大势,风口。
但作为老不死的李肆,当他进入历史大地图的时候,他就是最大的bug。
只因为他不但活着,还是大地图里活得最久的那个,头上是历史,脚下是现在。
连时间道火,虚实道火,命运道火都在他身上留下了烙印。
之前李肆是为了要进入历史赛道,所以他很认真的去遵守规则,很认真的去学习新的技能,新的知识,与时俱进嘛,咱年纪虽然大了,但却一点都不保守。
可现在,他不在乎了。
他迅速的变老了,胡子邋遢,头发凌乱,一脸皱纹,走几步路都要喘一阵,衰弱得好像随时就要一命呜呼。
然后他就遇到了刺客,最顶级的,一瞬间就得手,快得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当九把法则之刃刺入李肆的胸口,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世间最锋利,最恐怖的法则之刃,竟然在一点点的被吸收,被吞噬,刺客们吓得嚎啕大哭,你管这叫风烛残年?你管这叫垂垂老矣?
這貨不是慧音
没用的,这就是个老不死的bug!
因为他头顶是历史,脚跟是现实,只要他还活着,就相当于三大道火的另类烙印。
有这么个搅屎棍在,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如果时间道火还在,时间法则会强制的在这个老不死的身上积累时间之劫,不死也得死,必须死,李败类那么牛逼都必须死。
但问题是,时间道火已经熄灭了。
想要杀死这个老不死,必须重燃时间道火。
于是在某一日,历史赛道内,忽然多了一大批为人热情,善良,做事踏实可靠,主要是非常有理想,有道德的年轻人,他们的口号是,重燃三大道火!
而这,本来就是李败类,慕少安,张扬,以及大多数历史中人的目标。
重燃三大道火,多么伟大的目的啊!
谁敢阻拦,就弄死他。
就这样,历史赛道中第一次出现了团结一心的场面,明明是求证历史道火的赛道,竟然变成了复活三大道火的基地。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当历史道火被求证到八级,距离最完整的历史道火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在无数人的努力下,尤其是那一批年轻有为的年轻人的伟大奉献下,熄灭了不知多久的时间道火终于被重新点燃。
代价非常大,据说点燃时间道火的最后一步,至少三千连真实名字都没有的年轻人二话不说就跳下去了。
令人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无数的长河生灵会永远记着他们的无私奉献。
——
历史黄沙中,李肆蹒跚的走着,他一直在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重生之佳妻來襲 小說
三千历史影子早就死的死,散的散,或者干脆就老死了,没人知道为什么。
山神伯义,肥鸟,最终还是去了历史赛道。
现在李肆身边就剩下了巡山饿鬼,狱卒巴蛇,它们也不知道什么叫苦,反正跟着山神大老爷走就是了。
一片黄沙一片黄沙的走,它们是分不清黄沙之中哪是哪,但山神大老爷能分得清,据说他们已经快要走遍所有的历史黄沙,也就意味着,自三大道火诞生以来,所有的历史地图他们都快要走遍了。
它们不知道为何要走,山神大老爷说是要找一个人。
那就走呗。
“大老爷,太阳快下山了。”
狱卒巴蛇跳起来叫道,顺便还卷了一堆野果吃,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历史黄沙里原本没有昼夜变化,后来就有了。
原本到处都是黄沙,但是现在偶尔还会下雨,许多沙丘就变成了荒原,上面长满了果子,蛮好吃的。
大老爷还笑称这是开天之果,多吃些有好处。
它与巡山饿鬼每天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玩意了。
“大老爷,您不吃点吗?”
“我用不着。”
李肆微微一笑,满头的白发在风中飘荡,像是一个巨大的,凌乱的白线团,身后,是咔嚓咔嚓的声音,巡山饿鬼与狱卒巴蛇吃的那叫一个汁水横流,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远处地平线上,沿着最后的天光,也有一个人影正在缓缓走来。
李肆笑了起来,来的是一个风尘仆仆的老太婆。
虽然岁月抹去了她的容颜,沧桑了双眸,但李肆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泥胎老太赵青榭。
两人目光相对,一个是苍苍白发,目光浑浊的老妪,一个是胡子邋遢,满脸皱纹的老头,倒也相得益彰。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到处都是你的痕迹,但到处都找不见你。”赵青榭沙哑着声音问,很惊讶,但更多的还是惊喜。
“嘿嘿,我一直在这,我知道你在找我。”李肆嘿嘿一笑,然后指了指天上,“虚实道火也被点燃了,接下来就该是命运道火,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赵青榭点点头,“那些人还真的厉害,这么难的事情居然真的给办成了,虽然三大道火重燃,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去死,却也觉得很值。”
李肆闻言大笑,“我其实还有最后一张底牌,没能用上,我觉得很遗憾。”
“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这落日的角度很不错。”
李肆的目光注视着天边的大火球,以他如今的实力,境界,还有无数岁月的经验来看,这轮太阳之中所蕴含的法则能量是蓬勃的,迸发的,健康的。
只能说,这一届的邪神,你赢了,能用这种办法弄死我,我李肆输得心服口服。
你这墙脚太硬太强太臭太凶猛,老子不挖也罢。
但是,三大道火一旦全部重燃,想再熄灭可没那么容易了。
未来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李肆长舒了一口气,搀着赵青榭,追着落日,一步一步的,走入了黑暗之中。
这个时代,终究还是结束了。
至于下个时代还有没有人能治得了那神秘的邪神,关他屁事!
(全书完)
(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也给那些打赏了却没有得到加更的同学表示深深的歉意,这本书我为了填上这个系列的坑,写的过程急了点,所以到后期早就崩了,其罪在我,下本书的话,有机会给大家补上,要过年了,给大家拜个真·早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工作顺利,心想事成!)